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从《水形物语》看奥斯卡评奖的鬼畜逻辑

哲空空
2018-03-07 13:55: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钱钟书说,苏曼殊诗里的日本味儿,浓得就像日本女人头发上的油气。

《The Shape Of Water》翻译成《水形物语》,也有这个毛病,日本味儿太浓,好比美国大兵穿和服,说不出的别扭。

其实,我们可以有个更好的译名,鉴于电影里的大部分场景,都在下雨,不妨叫它——《萧敬腾在1963》。

如果说大陆的译名“水形物语”,短短四个字,就把一个原装电影搞得像个赝品,不动声色地打击了美帝。那么香港的译名《忘形水》,则更加接地气,仿佛听见有人在唱,啊哈,给我一杯忘形水,换我一夜不流泪。

但是,看完这个电影,不流泪是不可能的。

奥斯卡老帮菜的口味

一部讲跨物种畸恋的美版“下水道美人鱼”获得奥斯卡最佳电影,暴露了奥斯卡评奖的鬼畜逻辑。

奥斯卡评委,乌泱乌泱,人数众多,但起决定作用的中坚力量,是一群老爷爷和老奶奶。这些评委,七老八十,品味陈旧,思想腐朽,偏好上世纪的好莱坞风格。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导演想问鼎,就得投其所好。

2011年的《艺术家》,就是凭借对上世纪黑白默片的还魂,获得了老爷爷和老奶奶的青睐,一举夺得第84届奥斯卡最佳影片。

《水形物语》的导演“陀螺”,想必深谙这种螺旋式上升的奥斯卡套路,也深谙老帮菜们的心理。《红楼梦》里的生日宴,贾母问薛宝钗爱听何戏,爱吃何物时,小薛深知贾母老年人,喜欢热闹戏文,爱吃甜烂之食,便依着贾母的口味说了出来,深得贾母欢心。

小陀螺导演亦是如此,为了获取老爷爷老奶奶的欢心,没少下功夫。

《水形物语》的背景,设置在1963年的冷战时期,大有深意。冷战时代,正是这些老帮菜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少年裘马,衣履风流,往事只堪回味。在大荧幕上看见自己青春时的影像,评委们岂能不晕头转向?这种年代设置,类似贾母钟爱的“甜烂之食”。

除了“甜烂之食”,小陀螺导演在电影里,还为老爷爷老奶奶点了很多热闹戏文。

人鱼逃跑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电影院,电影院正在放映《路得记》。这个老电影,是好莱坞老帮菜们的青春记忆,《路得记》之于他们,恰似《奇袭白虎团》之于姜文。

为了进一步唤醒他们内心深处的情愫,小陀螺还让哑女和人鱼突兀地跳了段黑白画面的舞蹈。这段尴尬的舞蹈,模仿的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两部好莱坞歌舞片——《海上恋舞》和《百老汇旋律》。

不用说,这两个电影自然是老帮菜们的心头好。

搔到评委的痒处,只成功了一半,想得奥斯卡,除了照顾老年人情结,还得考虑政治正确。

无处不在的政治正确

奥斯卡金像奖,毕竟不是这群老帮菜的自留地。某种程度上说,这些老帮菜评委,自觉或不自觉地,扮演着政府救火员的角色。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五颜六色,各有信仰,不同的人挤在一起,难免会有摩擦。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种族歧视问题,女权问题,贫富悬殊问题,都需要疏导,都需要发泄,而电影正好提供了这个发泄端口。

奥斯卡的老帮菜评委们,艺术修养参差不齐,在政治正确的标准上,却是整齐划一。

他们的评选原则可以用四个字表达:你丫闭嘴。

所谓的“你丫闭嘴”原则,就是最后的奥斯卡评选结果,要考虑到方方面面,让美国社会各阶层人士,都无话可说。

以本届奥斯卡为例。

《逃出绝命镇》获得最佳剧本,《亲爱的篮球》获得最佳动画短片。So,美国黑人们,你丫闭嘴。

《三块广告牌》获得最佳女演员,《我,花样女王》获得最佳女配角,《普通女人》获得最佳外语片。So,女权主义者们,你丫闭嘴。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获得最佳改编剧本。So,基佬们,你丫闭嘴。

《至暗时刻》获得最佳男主角。So,白左老炮,保守主义人士,你丫闭嘴。

……

当然,很多电影是多层次的,比如《三块广告牌》,内核就很丰富。而本届奥斯卡的最大赢家《水形物语》,更是涉及了女权,黑人种族歧视,底层人群,残障人士等多个痛点,可以让最广泛的社会阶层,通通闭嘴。

公允的说,陀螺这种导演,有点恶趣味,但才华实在有限,就喜欢搞个小怪兽啥的。该导演之前的作品,如《潘神的迷宫》《环太平洋》《刀锋战士》,大抵都是技术流的平庸之作。这一次,陀螺能破天荒得到奥斯卡最佳,一是抓住了政治正确的G点,二是迎合了老帮菜评委的趣味,至于电影本身,则不足为道。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奥斯卡的评奖逻辑:政治正确排第一,然后是老帮菜评委腐朽的怀旧趣味,最后才是电影本身的艺术性和完成度。

31
1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0)

查看更多回应(10)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