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和火

二元二次方程
2018-03-07 13:30:4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原创 2018-03-06 刀 uselesspoetry

一 序

《啊,荒野》分为上下两篇,每篇都超过了两个半小时,加起来五个小时。虽然已经达到这样的片长,但我仍看得意犹未尽。

我说实话,耐心一般,九十分钟标准时长的电影都很容易喜欢,超过两小时的,我就变得苛刻,像这样五小时的电影,更是不会轻易打开,因为以我的毛病,看什么只要选定开始,就一定会坚持看完。《啊,荒野》真的很好,出乎意料,没有一刻觉得煎熬,偶尔弹出的进度条,也是因为我不小心碰到电脑。花了两天看完(看太久眼睛很累就没有继续),在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觉得,啊,必须得写它。

记得之前我还在微博抱怨过,菅田将晖得梁朝伟教教他挑剧本,幸好发完就删啦,因为刚说完这话,大概2016年夏天,梁朝伟演了《摆渡人》,然后是《捉妖记2》,菅田将晖则在接了一堆可有可无的电影的同时,接下了《啊,荒野》。我觉得一位可能要晚节不保,而另一位,在去年凭借《啊,荒野》获得了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男主角。这个奖项于日本,相当于奥斯卡之于美国,以菅田将晖的演技和努力,总得得这个奖,早选一个好剧本,就能早得。《啊,荒野》,就是这个好剧本,难度很大,野心更大的那种。

...
显示全文

原创 2018-03-06 刀 uselesspoetry

一 序

《啊,荒野》分为上下两篇,每篇都超过了两个半小时,加起来五个小时。虽然已经达到这样的片长,但我仍看得意犹未尽。

我说实话,耐心一般,九十分钟标准时长的电影都很容易喜欢,超过两小时的,我就变得苛刻,像这样五小时的电影,更是不会轻易打开,因为以我的毛病,看什么只要选定开始,就一定会坚持看完。《啊,荒野》真的很好,出乎意料,没有一刻觉得煎熬,偶尔弹出的进度条,也是因为我不小心碰到电脑。花了两天看完(看太久眼睛很累就没有继续),在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觉得,啊,必须得写它。

记得之前我还在微博抱怨过,菅田将晖得梁朝伟教教他挑剧本,幸好发完就删啦,因为刚说完这话,大概2016年夏天,梁朝伟演了《摆渡人》,然后是《捉妖记2》,菅田将晖则在接了一堆可有可无的电影的同时,接下了《啊,荒野》。我觉得一位可能要晚节不保,而另一位,在去年凭借《啊,荒野》获得了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男主角。这个奖项于日本,相当于奥斯卡之于美国,以菅田将晖的演技和努力,总得得这个奖,早选一个好剧本,就能早得。《啊,荒野》,就是这个好剧本,难度很大,野心更大的那种。

二 荒野

2021年,混乱、绝望、死亡,充斥着日本,自杀率居高不下。这一年,是日本经历福岛3·11地震十周年,经历过地震、海啸、核泄漏等灾难的青少年们已经变成青年,步入社会,老龄化问题成为整个社会的负担。曾经歌舞升平的新宿歌舞伎町内,旅馆纷纷改装成养老院、殡仪馆,爆炸随时发生在任意角落,工厂废置,荒凉萧条。整个社会的青年被要求履行《社会奉献法案》,他们被强制参加自卫队,或者充当义工照顾老人。不满这一法案的年轻人则纷纷走上街头,为了反抗政府,为了一份虚无的自由。

泽村新次(将田将晖饰)和他憧憬的大哥刘辉干着电话诈骗的勾当,从老人那里诈取钱财。一次工作后,西装革履的两人正准备去吃拉面,却遭到了手下小弟的暗算。两人被一群蒙面人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刘辉被叛徒裕二打断了双腿。目击这一切的新次,血混合着泪,在吼叫中挣扎开来,疯狂地打倒了很多很多人,吓跑了被刘辉撕下面具的裕二。于是在少管所的三年里,新次唯一盼望的,就是出狱后找到裕二为刘辉报仇。

二木健二(梁益准饰)在一家小小的理发店工作。健二是口吃,顾客在向他搭话时,他会紧张地说不出话,客人就自然地以为他在挑衅,幸好老板及时解释,而健二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一个结巴,一直在道歉。下班后,健二坐在狭窄的换衣间里,一边动作很小、小心翼翼地吃着饭团,一边翻着《口吃疗法》。书里写,有节奏地嚼东西,然后慢慢地说话,可以减缓口吃。于是健二吃着饭团,结巴却努力地一个人讲话,灯光小小的,他的声音也小小的。

出狱后,新次又变成了一个人。十岁那年,他被妈妈送到孤儿院,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很多的欺负,很多的殴打,大孩子们打他想他屈服求饶,但新次从不会哭。直到一次爆发,他追着那些欺负他的孩子,打得他们无力还手,就在这时,一个很高的男孩子从背后抱住了他疯狂的身体,说:“以后都不会有人欺负你了”。这一次,小新次把头靠在了这个男孩怀里,然后才哭。这个高个子男孩就是刘辉,新次不再是独自一人了。刘辉成了新次的兄长,是新次憧憬的人,他此后跟着刘辉,直到刘辉被打断双腿,不知去向。

健二也没有妈妈很多年了。他的妈妈是歌舞伎町的韩国陪酒女,父亲是日本的军人。和妈妈生活到十岁的健二,在妈妈死后,被父亲强制带走。由于父亲在战场上殴打手下士兵,导致多名士兵因后遗症在回国后自杀。面对这些压力,父亲的狂躁与日俱增,酗酒家暴,健二在日复一日的忍受下,内向而胆小,甚至变成口吃。父子二人生活在只能放下两张榻榻米的小房间里,健二的薪水会被老爸在暴打他后掠夺而去,而健二只能把自己的拳头打在墙壁上、照片上,直到昏暗的房间里,他的手开始血流不止。

两个生活在新宿的人,某天,在一家拳击训练馆门口相遇。新次因为打听到了叛徒裕二的消息来这家拳击馆报仇,却被拳击手裕二一拳打到吐出隔夜饭,而正在发传单的健二看到跌跌撞撞的新次,下一刻便毫无顾忌地接住了即将倒地的他,这一刻,是故事的开始,当然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人:海洋拳击馆的老板——独眼男。独眼男戴着墨镜,穿着编织凉鞋,一头卷发,满脸堆笑,递给了两个主人公自己拳击馆招人的传单,“这里只会骗钱,我那里便宜哦”。

经过了各自的挣扎,拳击手“新宿新次”和“推子健二”诞生在独眼男经常看赛马的一家居酒屋。独眼男说:这里不是涩谷,不是池袋,而是新宿。独眼男还说:在拳击的世界里,拥有最多恨意的人,将被授予冠军的荣耀,所以,恨吧!恨吧!这样的独眼男,在自己二十四岁时由于比赛失去左眼,却在自己一把年纪的时候,靠自己晚上做牛郎开香槟赚的钱,维持着两个拳击手的教练费用。

说到这里,电影到底讲了什么故事呢?讲了两人作为拳击手的成长故事,还是讲了两个主人公的复仇故事,可惜,这些都没有。可以说以上所描述的只是一个电影的背景框架,在这样的构架中,这个电影为我们展示了很多与这两个主人公相关的生命形态,这才是我想要记录的。

三 生命(剧透)

电影由许多生命线构成。

拳击手新宿新次一次次靠恨意有力地出拳,对着陌生的对手照片,想法设法燃起恨意,这样的他却在老人院里仔细温柔地擦着老人的身体。在出道赛的拳击台上,他认出了投资拳击馆的老板秘书就是自己消失掉的妈妈,只恍惚了一瞬,便立刻投身赛场。即使母亲将精致的便当放到他的面前,也只有转身走掉,仿佛这一次只要他不再去拥有,就不会再有离开。然而当女朋友芳子、健二依次地突然消失,他还是坐在练习场的一角,在独眼男的注目下,哭得很伤心。他曾跟健二说,自己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上吊自杀,为什么母亲会抛弃自己。如今,他又一次不明白,身边的人,为什么又扔下他。

推子健二总是跟在师弟新次身后,无论是第一次带拳击手套的顺序还是每天的跑步训练。他第一次在海洋拳击馆尝到了被别人接受的滋味。独眼男抓住他受伤的手,让他爱惜自己的拳头,他就对着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大声地哭了。他开始跟新次讲起自己的家人。他会为新次挤好牙膏,在笔记本上画下新次睡觉的脸,会把新次擦血的纱布偷偷卷好保留下来。新次打赢了他会开心,就算自己输了他也会蛮开心。然而有一天他觉得这一切都不对,因为这样的他,总是不敢看对手的自己,总是输的自己,无法和新次产生真正的羁绊,他开始羡慕新次的恨,所以他叛变了。因为他不想只能看着新次的背影,他甚至宁愿变成新次恨的裕二,所以他决定开始恨新次,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和他打一场,和他产生真正的联系。

海洋拳击馆创始人独眼男,自从眼睛在比赛中受伤后,最爱做的事是赌马。他带新次去看赛马,新次问他:介绍册上每一匹马旁边的名字是什么?他说那是它父母的名字,血统很重要的。新次想到上吊的父亲和捶打着尸体的母亲,没再说话。独眼男却继续说,但我都只选我喜欢的马。喜欢赌马,难道不就是不信宿命的赌博吗,不挑战一下宿命,人生还有什么乐趣。说着,原本对赌马毫无兴趣的新次,突然就像所有赌徒一样,大叫起来,欢呼起来,眼里闪着最热烈的光。而独眼男,由于戴着墨镜,我们不知道他此时的表情。

海洋拳击馆的投资人,老人院的老板宫本,每天都会坐在沙发上对着av打飞机。他在烂尾楼偷看别人做爱,被发现后,会上前求对方继续做,好让自己打飞机能成功。独眼男希望宫本能够出资请一个教练,但宫本已负债累累,对着落魄的独眼男,宫本说:我是因为父辈喜欢拳击才给你出资,如今大家都很困难,你支撑不下去就关了吧。独眼男当然没有放弃,因为那两个人是他的爱徒,于是他让宫本去看比赛。看了两人比赛的宫本第一次明白了父亲对拳击的执着,拳击场上肆意的出击使他热血沸腾。从前他对讨债者唯唯诺诺,而之后他却会在老板要求收回拳击馆的土地时,不甘心地骂出声。宫本发现为了海洋拳击馆,自己可以再努把力。

宫本的秘书京子是新次的妈妈,她每天看着宫本在隔壁打飞机,也只能劝他少吃一点蓝色小药丸。她会坚决地掰开一片,只给老板半片,再告诉他这药伤害身体。京子的丈夫就是健二父亲在战场上虐待的士兵之一,由于后遗症选择自杀,留下了京子和十岁的新次。十几年后,京子面对新次的冷漠和仇恨,说到:我不会向你道歉,我只是亲手要回了我自己的人生。她不忘告诉新次,健二就是仇人的儿子。她仿佛也是靠着对仇人的恨,体面地活到了现在。当最终新次和健二在台上互相挥起拳头时,泪流不止的京子,大声喊道:杀了他。

地主石井少爷,为了赚钱,要收回拳击馆的地另作他用,但宫本抱着最后的希望,带石井少爷去了海洋拳击馆看新次和健二的训练。少爷进门时,正轮到健二。健二被陪练揍到无法还手,宫本以为这下糟了,无法让少爷感到拳击的力量,谁知健二靠着自己耐打的功夫,间隙突然出手,一拳打倒陪练拳击手。少爷看在眼里,对健二升起了憧憬。少爷常常看健二的比赛,约健二去吃饭。健二带少爷去了他常去的韩国饭馆,少爷对健二说,我有哮喘,每次住进医院,我望着天花板,都会告诉自己,我要变强。突然少爷对健二伸出手,两人开始比赛掰手腕,少爷最后用两个手赢了健二,开心得像个小孩。他站起来大声地欢呼,再大声向大家道谢。他为健二租了大房子,带健二去了更好的拳击馆,帮健二邀请新次来当健二的对手,他帮健二变强,就仿佛自己在变强。

健二的父亲二木健夫,面对手下的自杀一蹶不振。当健二最后一次将薪水留给父亲而踏进海洋拳击馆的大门,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二木健夫变成了一个流浪汉。他自公园里拿起一桶液体淋满全身,点起烟。刚刚因为同学自杀而加入防自杀协会的高中生七尾,以为这个流浪汉要自燃,立刻抢夺他的烟。然而二木健夫只是在演戏,他求七尾给他去买一桶真正的汽油,而七尾则将二木健夫送往协会所建立的自杀者收容所,负责照顾这个流浪汉。毕业的七尾还是选择去参加自卫队,二木问他为什么不去老人院,七尾毫无感情回答说:太脏。最后,七尾带着二木去了新次和健二的比赛赛场,因为这样一个怕脏的年轻人,他想要知道,他们到底在为了什么能够一直战斗。

防自杀协会的会长川崎,一直以自己弟弟的自杀为说辞,鼓舞有过自杀经历的人加入协会,以拯救更多的潜在自杀者。遇见因好友自杀而自责的女孩尾根后,不断安慰她,也不断在和尾根的性体验中感到生命的存在。他建立自杀者收容所,只是为了一场自己筹划的自杀盛宴。其实川崎的弟弟没有死,川崎所说的弟弟用无人机自杀的事件只是川崎的妄想,真正想要死的人,只有川崎。他在学校成功直播了他的自杀盛宴,吊起那些口口声声说要自杀的人,然后看他们是如何哭着求饶。川崎在台上,像本世纪最伟大的演讲者,对所有人说出了至理名言:希望这东西,是人类最后的顽疾。然后遥控无人机,射穿了自己的动脉。川崎死后,尾根怀孕并流产,是健二发现了躺在地上的尾根,救下了这个女孩。尾根向健二露出了她的手腕,一道道伤疤历历在目,健二赶紧撸起自己的衣袖,说我...我也有。女孩在一次比赛后将健二带到旅馆,脱完衣服,这个处男却一把推开尾根,告诉她:我不能和你产生联系。也许健二知道,这个人不是那个对的人,也永远不会是。

芳子平日在拉面店工作,是新次的女朋友。不上班时,她就在街上拉看到的男人去旅馆,做爱后偷他们的钱离开。她和新次做完就偷了新次所有的钱离开,这直接导致新次身无分文投奔了海洋拳击馆。芳子的妈妈惠子是一个妓女,无法知道女儿的父亲是谁。福岛地震时,惠子和芳子正在一家鞋店买鞋。惠子很满意芳子穿的一双粉色布鞋,正在这时,鞋架开始晃动,人们开始叫喊,母亲为了保护女儿,压坏了一条腿。从此她开始跟不上芳子的脚步,芳子也从临时安置房离开,从惠子身边逃离。女儿讨厌妈妈吗?但女儿却保留着那双粉色布鞋,走着和妈妈同样的道路。直到遇到新次,新次爱的表白使芳子短暂的感受到有人陪伴的温暖。芳子和新次健二一起去海边,丢弃了保留至今的粉色布鞋,当他们准备回去时,却又看到了那双布鞋,被海冲到了海滩上。芳子似乎明白,宿命这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能说不要就不要。

还有很多很多人。拳击教练马场,是独眼男曾经的教练,一个老头子,似乎没有家人那样,和独眼男混迹在一起,云淡风轻地喝酒,谈论着无关紧要的事。但我立刻就相信,就连这样不起眼的角色,也确实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生活,他们的回忆,只是没有展开在我们眼前。我看着这许多过了大半生,或是只过了一小半人生的人们在一起,仿佛看到了2021年东京新宿的人间脉络。

2021年,新宿上空的天一直灰暗,偶尔下雨,新次永远穿着破旧的灰藕色的卷边套头衫,健二总是用拳头挡住视线,年轻人们走在街头,像是可以轻易走进末日。

四 死亡

日本社会的现状据说很不行。北野武在电视广告里鼓励年轻人要有欲望,要去争取,不能无欲无求。可见年轻一代的丧是一个趋势,让老一辈不安。社会文明仿佛看不到进步的可能,极度便捷文明,也极度压抑固化。而这样的社会,一直在诞生很多死亡。原作寺山修司在1966年之所以将时间设定在2021年,正是因为他对社会的忧虑也许将在那时彻底实现。因为那时“团块世代”将步入年迈,社会问题大幅暴露。可以说是一个上世纪的预言,而今似乎正在一点点实现。

(团块世代专指日本在1947年到1949年之间出生的一代人,是日本二战后出现的第一次婴儿潮人口。在日本,团块世代被看作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推动经济腾飞的主力,是日本经济的脊梁。这一代约700万人将于2007年开始陆续退休。这一代人大都拥有坚实的经济基础,一直是最引人关注的消费群体。据估算,日本60岁左右人口所拥有的资产,是40至50岁人口的3倍以上。这群数量庞大的银发族经济基础雄厚、购买力强,退休后还将有充足的闲暇时间。)

年轻一代被卷入国家命运的机器,由此背负着很大的义务和责任,底层个体命运的虚无感挥之不去,而像瘟疫一般蔓延的社会病——孤独,使他们被最熟悉最近在眼前的文明遗忘,生活在新宿这个高楼林立的荒野。

而日本又那么擅长死亡。于是电影也在毁灭这条道路上一去不回。新次按着胸口,对躺在身旁的芳子说,我这里有一团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新次打起架,就像失心疯般不要命。在豆瓣看到一句评论,说新次太孤独了,只有这么孤独的人才会在发生爆炸后,把旁边逃命的人的拉面认真吃完。然而孤独这种情绪适用于所有时空,但在电影这样特殊的时代舞台上,新次的孤独只是一个佐料,我看到的,是一群边缘人,生生被父辈时代遗留的问题而导致的社会现状碾过,无处可逃。和北野武那一批战后的孩子不同的是,不是所有人都一无所有,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可以任意奋斗就能成功的年代,甚至什么是成功,都压得很多年轻人无暇思考。

电影中的人们,在对毁灭选择不采取反抗的唯一间隙,就是还在坚持和他人产生联系。新次让自己充满仇恨,只有在出拳的时候,他感到对活着的喜悦,而其它时候,都松松垮垮,无比涣散。当他遇到芳子,他也在和芳子的性和爱中感到活着,当健二背叛离开,他又在对健二的恨中活着,这种恨包含一种对力量的好奇,对较量的期待。最后芳子离开,健二死亡,海洋拳击馆被收回,刘辉原谅了裕二,这一切是否暗示新次最后的毁灭?

健二从始至终都在期待和他人产生联系。由于自己是口吃,中韩混血,又长期被父亲实施暴力,他十岁后从没得到过归属感。而第一次不出于任何利益关系的,他被新次接纳。但他觉得这种关系远远不够。他要证明给新次看,他不再胆小,也在努力活着,于是向新次宣战。最后一场两人的比赛打满了四回合,健二一拳一拳数着新次向自己挥来的拳头,仿佛一次次证明给新次看,自己在新次生命中的存在。他一边数,一边在心里不再结巴地对世界说:我在这里,所以,不要走,我在这里,就在这里,所以,想你来爱我。然后两人都终于倒地。健二终究死了吗,我不确定死亡鉴定书上究竟是写了健二还是他父亲的名字健夫,但我觉得白布下是健二。因为随着电影一步步走向毁灭,我想健二是愿意用自己的死,建立和新次的联系。

芳子切断了自己和母亲的联系,飘荡在新宿的各个旅馆,却终究变成了自己的母亲。当她可以将一点点心事透露给新次时,她发现新次在出神,她坐在新次身上问他,你在想什么,新次说,一个没有体验过这般美妙滋味的男人,还是处男,还口吃,胆小,爱脸红,却有着很大的力量。然后新次跑着离开芳子。也许就是这一刻吧,芳子发现新次也是一个无法使自己安心的人,因为新次和自己都无法让对方感到完整的真正的活着,于是她站在广场上,和邀请他去吃饭的小混混一起去吃烤肉,然后搬离了住处,在新次的世界消失。

几乎所有人,在最后所寻求的联系都没有回音,大家在希望中不断失望,不知去向。《啊,荒野》完全让人面对一种无解的残忍,所以有人骂这个电影很缺德。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看懂了这部电影,但它确实让我想到了很多,哭了很多,我找不到出口,试着缕清关系写了这些,但第一次到头来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想到一个终点,然后结束思考。但这样的电影,无疑是好的,没有伟光正的一味歌颂夺人心神,没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来结束我们的疑问,而在不断思考社会现状下人的精神状态,并将其再现在所有愿意看和也许不愿意看的人面前,总是会引发一些对活着这种状态的思考。

最后的比赛中,被打到昏迷的新次恍惚看到森林的瀑布边上,站着一个女人,而后他喃喃道,我们活在,最美丽又最肮脏的国度里,此时,赛场外面,正在游行演讲的年轻人群中,发生了爆炸。《啊,荒野》整个电影似乎可以浓缩在这一段镜头里,美丽的梦境到血腥的现实,仿佛充满斗志和希望下一刻却被炸得一片狼藉。《啊,荒野》和托马斯·艾略特的《荒原》都讲的是精神的迷茫和幻灭,只是时代不同,一个还是二十世纪,一个已经来到二十一世纪。当二十世纪,人们陷入了醉生梦死的现代化物欲世界,还可以用崇高的信仰自救,那么到了二十一世纪,我们如果还有可能面临崭新的精神危机,它究竟是什么,又该怎么解救自我呢?

3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啊,荒野 后篇的更多影评

推荐啊,荒野 后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