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赫兰道 穆赫兰道 8.3分

原本就无序?

mozyer
2018-03-07 12:20:25

是不是不论怎样拼接,都无从还原真实? 左右脑由narrating self和experiencing self组成,而记忆由narrating self的“自欺欺人”所主导。在一个计算上帝的背景下,我们是否还能自认拥有自由意识?奥赛罗第一幕里,男孩女孩如胶似漆,却在我们开始赞美这对“理想”夫妻时,横来一笔生命本身的无序——“但是莎士比亚的伟大之处就是只用了五天的时间,故事发生了五天,奥赛罗把苔丝狄梦娜杀掉了。这个杀掉的过程,你用手摸过去,一点疤痕、一点裂缝都没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样糊涂混乱的一笔账。 十九世纪末的欧洲因为弗大哥的unconscious mind而陷入大规模焦虑。整部人类史一直在混乱中造出秩序,忽然一个声音告诉人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扭转根本的无序。故而有了munch的那幅街景:望不到尽头的人潮里满是空洞的人心。故而许多人选择以非理智对抗这样的无稽——和埋在最深处的畏惧相比,任何折磨都嫌轻。在如今的时代,饶是我们的焦虑被技术爆炸瓜分不少,对于谜底本身无解的恐惧依然让我们深陷在一张大网,再也难找回原始的一切未知时的清净。 一场梦终究要结束,因而在意识到这一切只是“录音”的虚象时她禁不住颤栗。可这场梦如此真实,好像那个开朗的姑娘真

...
显示全文

是不是不论怎样拼接,都无从还原真实? 左右脑由narrating self和experiencing self组成,而记忆由narrating self的“自欺欺人”所主导。在一个计算上帝的背景下,我们是否还能自认拥有自由意识?奥赛罗第一幕里,男孩女孩如胶似漆,却在我们开始赞美这对“理想”夫妻时,横来一笔生命本身的无序——“但是莎士比亚的伟大之处就是只用了五天的时间,故事发生了五天,奥赛罗把苔丝狄梦娜杀掉了。这个杀掉的过程,你用手摸过去,一点疤痕、一点裂缝都没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样糊涂混乱的一笔账。 十九世纪末的欧洲因为弗大哥的unconscious mind而陷入大规模焦虑。整部人类史一直在混乱中造出秩序,忽然一个声音告诉人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扭转根本的无序。故而有了munch的那幅街景:望不到尽头的人潮里满是空洞的人心。故而许多人选择以非理智对抗这样的无稽——和埋在最深处的畏惧相比,任何折磨都嫌轻。在如今的时代,饶是我们的焦虑被技术爆炸瓜分不少,对于谜底本身无解的恐惧依然让我们深陷在一张大网,再也难找回原始的一切未知时的清净。 一场梦终究要结束,因而在意识到这一切只是“录音”的虚象时她禁不住颤栗。可这场梦如此真实,好像那个开朗的姑娘真的存在于世。有时候想梦境和虚拟现实的区别其实挺小,一个unconsciously一个consciously地construct another reality。时间在两个平行真实存在的面前失了刻度,庄子那场蝴蝶生其实不比人生短几许。可梦醒时无论那个世界如何漫长都消失在这个有时间刻度的世界里。该如何面对这样物理意义上存在的因果顺序,如何衡量另一层真实在这一层里的厚度和意义,可真是生命留给我们的一道难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穆赫兰道的更多影评

推荐穆赫兰道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