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内心的宇宙,你想象不到

世界尽头的船
2018-03-07 12:19:0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当镜头第一次对准肚财干净整洁、有满床玩偶娃娃和贴满美女照片的家中时,那种战栗感与第一次看到黄启文假发时是相同的。“当人类去探索宇宙时,他们不知道,每个人内心的宇宙有多么难测”。

一台行车记录仪,记录下的欢愉和罪恶、假象与真心、惊心动魄与风骚撩动,都难以想象,如果稍微想一想,在我们身边每日穿梭着成千又上万的小汽车,如果随便拿几个,就像菜埔和肚财那样,吃着泡面,吹着风扇,在下着小雨有微风的夜里,随便挑拣出来几个,也许就能经历一次惊心胆颤的观看。

“黄启文”,开着宾士车,在城市郊外经营着一个艺术品加工场,家庭经济殷实,去NEW YORK 留过学,说的一嘴流利英语,与一众上层官员关系交好,在菜埔眼中,虽然老板年近中年,但依然身材挺拔,尤其性能力很强,说明“身体好”,副驾驶位上的美女换了一位又一位,声音娇嗔的叶女士,向往NEWYORK留学的“好活女”,还有PUTA女,当然这些只是启文老板的“一些”女人,人活到这个份上,是不是已经“很可以”了呢。而就在亲眼目睹了,黄老板因为狠狠撞击叶女士而被甩掉了假发,脑壳上仅有的几缕头发也已经花白,叶女士沉重的身体被装入大佛内,菜埔和肚财才真正认识了“黄启文”老板。




...
显示全文
当镜头第一次对准肚财干净整洁、有满床玩偶娃娃和贴满美女照片的家中时,那种战栗感与第一次看到黄启文假发时是相同的。“当人类去探索宇宙时,他们不知道,每个人内心的宇宙有多么难测”。

一台行车记录仪,记录下的欢愉和罪恶、假象与真心、惊心动魄与风骚撩动,都难以想象,如果稍微想一想,在我们身边每日穿梭着成千又上万的小汽车,如果随便拿几个,就像菜埔和肚财那样,吃着泡面,吹着风扇,在下着小雨有微风的夜里,随便挑拣出来几个,也许就能经历一次惊心胆颤的观看。

“黄启文”,开着宾士车,在城市郊外经营着一个艺术品加工场,家庭经济殷实,去NEW YORK 留过学,说的一嘴流利英语,与一众上层官员关系交好,在菜埔眼中,虽然老板年近中年,但依然身材挺拔,尤其性能力很强,说明“身体好”,副驾驶位上的美女换了一位又一位,声音娇嗔的叶女士,向往NEWYORK留学的“好活女”,还有PUTA女,当然这些只是启文老板的“一些”女人,人活到这个份上,是不是已经“很可以”了呢。而就在亲眼目睹了,黄老板因为狠狠撞击叶女士而被甩掉了假发,脑壳上仅有的几缕头发也已经花白,叶女士沉重的身体被装入大佛内,菜埔和肚财才真正认识了“黄启文”老板。

肚财,城市流浪汉,我们没有见过肚财的父母,寥寥几句台词“肚财是城市孤独的流浪儿”,每天也只是吃超市过期了的冷冰冰的便当当做宵夜,别人从来不知道肚财胃口很小,一天也只是吃一餐饭,头发永远油腻,靠着捡破烂为生,如果说在外人看来,肚财最“不能让人理解”的是肚财非常喜欢抓娃娃,就是在抓娃娃机里的那种布偶娃娃。面对警察放肆的欺辱,肚财只会拼命抱住自己的头,在地上求饶。如果说肚财生命中唯一的一处亮光,也就是“会饭菜”(专门给监狱里的囚犯吃的饭)饭店老板娘,常常给他饭吃,在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餐上,给他加了一个鸡腿。而就在亲眼目睹了,在肚财自己搭的棚子里,虽然破旧,但足够干净整洁,在床上整齐的摆着他在娃娃机里抓的娃娃,头顶的墙壁上,精心贴着从杂志上剪下的美女照片,菜埔说“他第一次感觉他对肚财一点都不了解”。

释迦,片子中描述最少的人,我们想要了解他,只能通过几处有限的细节。首先,是他的名字,释迦,释迦牟尼,佛的名字。第二个细节,片子中说释迦住在一个靠着海的地方,镜头里是一个灯塔,释迦谁在一个吊床上,可能这也就是他唯一的一个家具。“谁也不知道释迦从哪里来”,有人说“他可能疯了”。“他晚上不听着海浪声,睡不着觉”。第三个细节,肚财临死前,释迦已有预感。第四个细节,肚财被精彩按在地上打的时候,释迦没有出手相救,只是呆呆的站在一旁。我猜想,释迦才是全片里最重要的角色,他是一个现实中的“佛”,与片中那尊成为藏匿罪证的“佛”的艺术品相对应。对释迦这个人物的理解,包含着导演最终想说的话。释迦之前是干嘛的?释迦之前经历了一次相当沉重的人生历练,至关生死,在这次以后释迦突然顿悟了,抛弃了之前的所有,来到海边,进入了“无我”的境界。顿悟这个世界与生命的释迦,“肚财死了,是不是对他更好一点呢”。

当虔诚的佛教徒在那座藏匿着罪证的佛陀塑像念诵经文时,佛陀塑像里传来了钝重的撞击声,因果报应,环环相扣,天机算尽,也无非凡人,只是一种日常轮回罢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