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离我们很近,我们离佛系很远

曦月
2018-03-07 10:11:1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山中无岁月,方知天道无常。 此生彼岸远,皆因人心莫测。

不知道为什么,相对于第一部,我却更喜欢第二部。

第二部剧集过半时,朝堂之上,那位昔日长林军主帅、长林王府的老王爷萧庭生,终因病体不支,累倒在其子萧平旌的怀里。看到这一幕时,不由想起了最初几集中,萧平旌舞剑时吟诵的那两句诗:“皎皎贞素,侔夷节兮;帝臣是戴,尚其洁兮。”这两句,出自曹植的《蝉赋》,全文大意是讲:蝉天资秀美,生性淡泊,品德高洁,与世无争,无奈造化轮回,即便躲得过黄雀和螳螂的利爪、避得了蜘蛛织造的毒网,最后却还是未能幸免于难,落入了顽皮嬉戏的孩童手中,终成了腹中之食。

世道轮回,因果循环,很奇妙,不知道这“蝉境”与“禅意”,是否有某种牵系。

萧庭生自幼生长在囚押罪臣家眷的掖幽庭之中。深宫禁地,尝过这世间最艰涩的苦痛,见过这世间最阴冷的面孔。后得遇先师恩养,又幸历两代明君,戎马一生,功勋盖世,忠义正直,清华自知。未曾想白首之时,先是视如己出的养子战死沙场,接着是唯一的亲生之子受辱蒙屈,本无心争权夺位,却难免不遭人嫉恨猜疑。就如同剧中那段台词:“红尘碌碌,风起不息,这代代相传的,除了世间情义,还有皇权,野心,阴风诡雨。”

时过境迁,往事历历在目,萧庭生眼里噙着迷离的泪痕,纵有万般甘苦,既讲不出、也说不得、更道不尽,“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萧庭生深知自己来日无多,向其子萧平旌交代后事:“衣冠葬王陵,祭皇室血脉;遗骨归梅岭,祭长林风骨。”

身在局中而不困于局,忧系社稷而不负本心——这世代传承的将门之志和无法磨灭的长林军魂,使我联想到时下的网络流行语:“佛系”。

网传“佛系”的关键词是:无所谓,随缘,有也可以,没有也行。相对应的潜台词实际上却是:不上进,随便,袖手旁观,委曲求全

佛祖从来都不含糊,从来都是要么做、要么不做,并非不主动、不积极、不改变,而是:莫强求,随性,顺其自然,无愧于心——苦海无涯,可以回头;承受不起,可以放下;身在佛门,因为信仰,所以淡然;普渡众生,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懦弱逃避、自欺欺人的鸵鸟心态与佛家慈悲为怀、向上向善的忍辱精神相形甚远。

万物皆有性。抬头有天相,地上有方圆,人间有四季,生死有命数。人真正能做到的事情,其实很少。比方说,从未遁入空门,连佛门都没入过,还谈什么佛系?

最可怕的不是你没有做到,最可怕的是:你本可以。更可怕的不是你本可以竭尽全力而你却袖手旁观,更可怕的是:你本可以全身而退,可你却偏偏选择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从古至今最多见的是:忠诚的被误解,被误解的也不坚持。原本想的是破茧成蝶,可是几经摇摆,后来却一步步由膨胀走向灭亡的庸臣或是奸佞。如萧庭生这般:忠诚的被误解,被误解却依然忠诚。又能有几人?一心安守本职,无意争权夺势,也已尽量不闻窗外事,若是注定后会无期,那就带着蝉落秋风的深情:我自倾杯,君且随意。

果真是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没有人知道,为何萧庭生当初从最暗无天日的地方走出来,这一路,却能始终绽放着万众敬仰的温厚之光——边界清晰,不搞对立;善恶分明,不嚼是非;取舍有度,不失分寸;竭力而为,不愧于心。

真正的“佛系”,应是浓情淡如你,而非以心为形役。

突然间想起了一则笑话——“年轻时你做了个决定,要把生命献给爱情,后来你没死,年轻替你抵了命。”

佛系其实挺难的,多一点就成了“执念”,少一点又成了“装B”。

4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