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岁的奥斯卡又让我走神儿了……

joyjay
2018-03-07 看过

我只期待,你若安好,请别借题发挥。

每次我都是带着纯粹的态度和心情去欣赏电影、欣赏奥斯卡,但后者不止一次让我走神儿了,总是不禁想起了很多很多乍看下和纯粹的电影本无关联的事……

果然,90岁的奥斯卡,又一次让我走神儿了,而且“神游”到很远很远……

举个例子,我开始琢磨,美国境内的拉丁裔族群和墨西哥境内的墨西哥人……

也默数着,迪士尼这台大“拖拉机”越发霸场子了……(动画、真人、音乐、超级英雄……各种嵌入与相关、各个下属品牌来走台……也可以理解为是广泛吞并后极度扩大了“先天”优势,包括转播方ABC)

再比如,如果中国人要拿奥斯卡(按严格的《Made in中国大陆》来考量,且成龙大哥那款“终身成就”不在该讨论范围内),甭管什么奖项,至少需要做到两点吧?

首先,电影水平层面要过关;

还有,颁奖礼那年必须刮“中国风”。

“叙利亚”风〈→_→内战〉、墨西哥风,这就算刮过去了……

伺(dui)候(kang)“总统先生”的风,也从未停下过……

“性取向解放”的东风,还留有影响……

女权主义之风〈→_→就说积极层面的〉,怎么“才”来啊!

(~…吹啊吹啊,我的那啥放肆了…~)

美中,也许是世界上最能宣(你懂的)传(你懂的)的两个国家(姑且指民间的活动)。

说一套,怼一方,又造一隅……

自信呐!?!

就拿泛艺术领域而言,为什么学院派那么自信?

因为这是一个长期被人类固有认知压迫的阶级……(好疼)

“2017/18赛季”(何止),韦恩斯坦是大恶,(这话)没毛病;但剩余的好人们(包括你我在内)又是不是“充气”的,我真的很纠结、很“大姨妈”……

突然开始理解,为什么早就有不少声音认为欧洲的电影节和颁奖礼很NB了。

所谓“美国春晚”,按收视,指的是橄榄球超级碗;按“剧本”设计,应该是奥斯卡才对。

不管多隐喻(实际上很露骨),至少这几界奥斯卡颁奖礼已然成了喊口号的战场……

国内,我看……;

国外,我还得看喊口号!

真替你们累!(不该是我很累吗)

你累,但请不要把别人“拉下水”,不要把别人遭遇的问题当成工具或借口,尤其是对基层的人!

更多墨西哥的人民估计不会因此开心。

更多受到骚扰的女性估计也不会因此开心。

土壤不好的时候,培养了一批小人;

土壤“好”的时候,又培养了一批巨型小人。

想起最近才读的那几篇不看好《芳华》的影评。文字是真豪华,但我觉得他们的心情在可以理解的基础上难免显得矫情了……

你说冯导的《芳华》太“温柔”、太“梦境”了……

废TMD话!

他敢不“温柔”地拍吗?

他能不“温柔”地拍吗!

“激进”或保守,横竖也是让人怼,最后各方也只能用“活该”定调了,毕竟钱进账了嘛……

如果说,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无私”,不是因为“人性”的黑暗面,而是因为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无私,何谈绝对?

如果说我喜欢艺术,那我一定最厌恶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矫揉造作……

我只期待,你若安好,请别借题发挥。

电影,就是电影本身。

电影不错,就是电影好。

经常扫我文章的朋友也许能留意到,我很爱用“矫情”这个词……倒和哪门子娘娘没啥关系,主要是我有个期许,本意是希望能把一切矫情理解为多情。

多情,没啥不对,没啥不好。

纵然面对“矫情”,也尽量按多情去“体谅”、去释怀。

总之,爱无数,爱人无数;

多情,多美,多善。

受“迫”与否,静下来,还真分不太清,有多少来自外界,又有多少出于自己的“焦虑”或企图。

所以,我还是喜欢欣赏更纯粹的奥斯卡,好比唐诗宋词那样主宰、那般灿烂、那么多元。

那……唐诗宋词是不是“武器”呢?

取决于用法。

但是,人们单纯喜欢唐诗宋词的原因绝不是因为“武器”吧!

又想起个事儿……

我小时候,第一次知道花木兰是因为看了迪士尼那部动画片,长大了才对这样的状况有了股心酸的感觉。

喝迪士尼的老醋?

不不不,我国那些五毛钱特效不是也“模拟”过金发碧眼们的故事嘛……

这坛醋只能是浇给自己的!

我真心希望,以后中国能有一部保证口碑的国产《花木兰》留给后代寓教于乐。(当然不是指刘亦菲参与的那部、“有幸”贡献了中国脸的新《花木兰》)

当然,这么多年了,你得“谢谢”迪士尼。

要不是美国出品,你可能都不是特别“了解”墨西哥啊、大溪地呀……

于是,不知怎的,我想湾湾了……

为了跑过去的那点根儿,湾湾,你也得回到妈妈这里来……

WX:iSee电影 iseedianying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