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瞑目 永不瞑目 7.7分

《永不瞑目》《玉观音》海岩:有情色也不刻意迎合

释凡
2018-03-07 看过

谈到大名鼎鼎的海岩,他不仅是深受读者喜爱的著名作家、编剧,还是北京昆仑饭店有限公司董事长,其卓越成绩,让人敬佩。从《便衣警察》《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到《玉观音》《永不瞑目》《河流如血》让他成为华语文坛炙手可热的作家,而金盾文学奖、飞天奖、金鹰奖,都有他的作品获得大奖。

2006年,我由于在新浪博客写下了《谈海岩戏,观风花雪月的爱情》一篇博文,不料海岩老师看后,居然很喜欢,破天荒请我去昆仑饭店吃了一顿饭。这个奇特的经历,让我见到了海岩老师的本人!谈吐犀利、清高桀骜、目光敏捷、判断与分析能力甚强,是我对他的这次认识。最近,他和儿子侣皓吉吉合作科幻剧《昆仑归》,我就根据当年访问和其它资料看一看这位金牌编剧辉煌!

有记者去过海岩的家,当下午的阳光透进来,白色的落地纱帘外是墨竹假山,天花板上的吊灯欧式般奢华——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全都出自海岩的设计手笔,比起为人熟识的电视剧,他认为这里更能体现才华,所谓“一流的室内设计师、二流的酒店管理者、三流的作家、四流的编剧”。

“我前一阵写了差不多150万字的剧本,每天夜里都要拿出三四个小时来写,写完了第二天就大病一场,可能是一写完这个弦一松,人就容易生病。”海岩说。

到自己写作的初衷,海岩直言:“我是一个没有学历的人,真实学历就是小学四年级,然后就文化大革命了。我也上过中学,但那时候上中学就是复课闹革命。天天学毛主席语录,天天在学校挖防空洞,然后就当兵了。我最初写作有一点是想证明自己、检验自己。”

中国文坛有一个误区,就是注重形式,而不注重故事。但其实写故事很难的,很多故事写到最后都成了俗套,但其实写俗套是最难的。海岩认为自己的作品追求让观众看得下去,让他们喜欢。所以你看我文字虽然并不是多华丽,有些人也会质疑我的文字很浅薄。“但他们不知道,我那么写小说,文字通俗易懂,任何阶层的读者都会看得下去,包括看门大爷、看电梯的大奶,他们识字可能并不那么多,但都看得下去我的作品。”

因为文字和故事让他们觉得亲切,让他们觉得很喜欢。海岩任何一部作品,都希望自己能1000字以内就能拿住观众,因为1000字代表了半页纸,这已经让观众看很长时间了,如果观众看了你1000字还看不下去,那你就很失败了,所以我认为一部文学作品如何吸引住读者,关键看前1000字,能否吸引住人。

1969年,海岩应征入伍,成为海军航空兵二十八团战士,做歼击机6型的电器员。1975年,21岁的海岩从海军航空兵二十八团退伍后,被安置到北京市公安局劳改局,当了警察!1983年,海岩上班路过家对面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决定写一本书交给他们出版。

在粉碎“四人帮”以后,国家改革开放,突然学历变得重要了。海岩说,当时他在公安机关工作,做了十年警察,看了很多写警察的小说都觉得不真实,写得不好,就想把自己的真实体验写出来,因此,第一部小说《便衣警察》就这样诞生了。

曾经有一篇报道说,海岩作品之所以屹立30年不倒,是因为他每年要写80万字的作品,上厕所都在写作。海岩则笑言:“成名以后的写作好像有一点为完成任务,不想让别人失望,以那样一种自尊心在写。小说《便衣警察》拍成影视剧以后,有特别多的制片方来找我,让我写。写作慢慢就变成了一个压力了。”

对很多中年人来讲,记忆中荧屏上最早的帅气警察形象就是1987年播出的《便衣警察》。此剧当年播出时曾形成人人争睹的场面,反响十分强烈。该剧荣获第八届全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三等奖、第六届大众电视金鹰奖、公安部首届金盾影视奖。

胡亚捷凭该剧获得第二届电视十佳演员,宋春丽也凭该剧获得“飞天奖”优秀女配角奖。而当时热唱的歌曲《少年壮志不言愁》,让人从那深情款款的主题歌里的岁月苦涩中,感悟到刘欢一种洒脱的气概。

海岩说过,自己写了那么多作品,但哪个有深度都是由读者和评论家来断判。曾经有个著名评论家对他说,“海岩啊,你写了那么多作品,我回头看来还是《便衣警察》最有深度,因为你写了那个时代的悲哀,很有批判现实色彩。”他因为那个时候,《便衣警察》跟自己生活经历有关,当时就希望写出这种拥有时代特色的作品。

最早海岩剧选演员实行的是“三票制”。海岩、投资方和导演,一人一票,最后决定演员是谁。和今天“颜值即正义”的当红流量小生不同,海岩剧选角,虽然也都是找年轻的新人,但凭借的却不仅仅是“好看”。谈到选演员的“秘笈”,海岩说,第一眼要顺眼,然后就是接触。因为有的演员看上去长得很好看,但是一聊天,说说话,就会觉得这个人没有魅力。

所以,“颜值”并非海岩剧演员的第一标准。比如佟大为扮演的杨瑞就曾受到过争议,佟大为形象偏憨厚,不太像《玉观音》书中所描绘的杨瑞,一个风流倜傥的纨绔弟子。但是通过交谈、接触,海岩觉得佟大为合适。

同样因为“颜值不高”受到过争议的还有“岩女郎”徐静蕾。在《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记者发布会上,就有人当着徐静蕾的面直接问,为什么书中的女主角那么好看,但是这个女演员并没有貌似天仙,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嘛。在导演赵宝刚和海岩看来,徐静蕾有她的魅力。

在《一场风花雪月的事》选角时,周迅的照片和很多演员的一起贴在墙上,海岩和海润公司董事长刘燕铭看了都很喜欢,就跟副导演说:“这个小孩好,你马上给叫来。”周迅匆匆忙忙赶过来,一头黄发,“那个时候染黄头发的人还很少,她的头发还支着,打扮得很前卫,看上去特别显小。感觉第一眼不太像女警察。”

从《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开始,连续6年,海岩写的都是当代、都市、20多岁的年轻人、恋爱等等事情 ,“如果规定了这些因素,老实说,人物要发生很大的变化是很难的。但是类型化不是雷同。要检验一个人雷同不雷同,不应该 让他今天写工人、明天写农民,这两种人差别太大了,写出来当然不雷同。难的是同一种人同一件事还写出不一样的地方。就 像施耐庵写水浒,林冲卖刀,紧接着就写杨志卖刀,这就是故意显摆他的才学。”海岩总结道!

谈到如今徐静蕾已经成为“四大名旦”之一,海岩认为徐静蕾之所以能爆红,“这跟她自身的文艺气质和影视追求有关,我的剧只是让她有一个很好起点。”

虽然有《便衣警察》珠玉在前,但严格意义上的“海岩剧”还是应该从《永不瞑目》算起,有“言情大师”之称的赵 宝刚导演把这出凄美的侦破爱情故事讲得缠绵悱恻,荡气回肠,在创造了荧屏又一收视神话的同时,也奠定了海岩电视剧在荧 屏上的基本表达要素:画面唯美、明星气质、结构另类、感情炽烈。

海岩总结过自己作品,“特别拘泥于大情节的真实,但是细节一定要特别真实。我的大的方面胡编乱造的痕迹是很 明显的,就像好莱坞大片一样,大的故事都很模式化,但是小到一个人死、一栋房子爆炸,都各不相同、特别真实,该给你一 个笑料就给你一个笑料,这样那种真实的情景就会把观众带进去。现在有的电视剧拍得非常讲究,可是人不坑开口,一开口讲 的根本不是人话,观众还是不爱看。这就是把真事写成了假的,还不如我把假事写成真的!”

有一个经常会被提及的“二选一”的残酷例子,就是《永不瞑目》选角时,海岩要在陆毅和陈坤之间选出男主角肖童。当时两个人都是候选,不用陆毅就用陈坤。“后来为什么用陆毅呢?”海岩说,陆毅那个时候有点胖,陈坤比较有都市感。

其实陆毅当年第一次见的时候,剧组对他印象并不是很好,当时他有点胖,“我们要求他去减肥,过了一阵子,他再来发现他终于忍痛减肥,已经瘦了。我们再让他剪了剪头发,这才定下他是《永不瞑目》的男一号,所以对他印象特别深。”

而谈到苏瑾,海岩透露“她当时不太会演戏,也不是很漂亮的人,也跟我心中想到的冷美人也有距离,但是你跟她接触几次,你就发现她能够表达这个人物。”因为先定了的女演员苏瑾个子很高,从男女主角的身高上考虑,陆毅更搭配。“而且当时陈坤的气质有点玩世不恭,陆毅特乖,要是剧中吸毒的话,陆毅 吸毒 会更让人震惊。”

海岩透露,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以20多岁年轻人为主要人物的电视剧本来就不多。而当陆毅得知自己不仅拿到了海岩剧的男一号,还有一集600元的片酬时,很惊讶地说,“还给我钱啊。”

“陆毅有一点特别好,做事和待人都特别谦虚,所以陆毅在圈内人缘特别好,好多大导演都愿意跟他合作,粉丝也对他评价特别好。陆毅现在的情况,有点像当年唐国强,那会唐国强刚出来时候,大家都说他多帅多火,没想到他有一段时间就没那么火了,后来直到《三国演义》《雍正王朝》出来,他转演老生了,一下就又火了。陆毅前一阵子发胖了,我觉得如果他减减肥,会有更好的前途和发展。”海岩说道!如今,陆毅已减肥成功。

在海岩剧相继捧红徐静蕾、陆毅、袁立等一批新人之后,海岩剧成了“造星神器”,同时,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已经意识到,用一个新人演一部戏,红了,等于是在为他人作嫁衣。所以在《永不瞑目》之后,凡是海岩剧用的新人,都要签经纪约。

这也使得《玉观音》在选角时,由于很多演员都有约在身,从而无法采用,而最后选定的孙俪就是还没有签过经纪约的。“孙俪当时是一个在家待业的青年。投资方带给我看,从提出用她到真正用有半年时间,她很刻苦,一直肯钻研角色。而且做了造型之后孙俪很符合安心的样子,她有清纯、青涩的特殊气质。”

电视剧大体上都是根据内容来进行分类,然而“海岩剧”成为一种以个人命名又最具品牌效应的剧种。那个时候大批明星,特别是年轻的新人想上海岩剧。海岩半开玩笑地讲起当时的一件事:有一次,一个朋友拉他去钱柜,说要重拍《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去见个导演。

海岩刚准备走,一个演员来电话说,海岩老师一会儿你去钱柜吧,我们经纪人要我赶紧去,而且好多经纪人都知道了,今天晚上有海岩老师一个局。海岩被吓住了,就没去。“那个时候请我吃饭,我以为就两三人呢,结果一桌子男孩女孩。”

说到当年海岩剧的鼎盛,海岩说,那个时候的观众也还是比较文艺的,在一个文艺作品中寻求一些情感寄托、对生活的认识。不像现在就是喜欢热闹轻松,就看喜欢的一张脸。“现在评判一部作品的标准就是,电影看票房,电视剧就是收视率,网络靠点击量。”

不过,从《便衣警察》《死于青春》到《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永不瞑目》《玉观音》等作品,大家明显发现海岩写作风格有了变化。对此,海岩觉得跟自己经历有关系,每个作家有什么样的经历,作品都会受什么样的影响。

他说,“我写《便衣警察》那时的生活经历,肯定跟《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永不瞑目》《玉观音》时不一样,我十五岁应征入伍,退役后当过工人、警察、共青团干部,后从事企业管理工作,这些经历在了,必然在《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时候注重的东西,跟当年《便衣警察》时候不一样了。”

在他看来,其实每个读者都有自己经历,所以他们的欣赏眼光很不一样,“例如有人有当过警察的经历,他就会喜欢我《便衣警察》,有人有在北京打工经历,就会喜欢我的《平淡生活》。但我认为什么作品是好呢?就比如我去北京大学去讲座,然后随机抽两个学生,他们如何都认为我讲的不错了,那就是好,因为完全是随机抽的人,最有代表性。”

许多人最喜欢海岩编写《玉观音》,认为该剧是他巅峰力作。书名中观音是没有欲望的,但“玉”谐音是“欲”,这有一种对女主角安心的悲痛隐射?海岩对这种解读,付之一笑,“但我这部作品思想主题是任何人都能成佛。比如安心这样的女警察,跟情人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还导致丈夫铁军的惨死,在别人眼里都是大逆不道的,但这部作品成功在给她一种同情和宽容,让安心的悲剧吸引住观众,这是比较成功的地方。”

他透露当年写《玉观音》时候,他从没去过云南,但根据资料还有自己想像写出了那里景象,没想到很多人看完都认为海岩去过那里,也是没想到的!而且这部戏的演员都选的很准确,佟大为、孙俪、何润东都是经过导演慎重考虑,才选他们的。结果佟大为和孙俪一演就红了,这也跟他们生活经历有关,例如孙俪在上海警备区文工团当文艺兵,对警察生活很熟悉,所以他们演得跟书里简直是一模一样的。

在《玉观音》,铁军因为女主角安心的孩子不是他的而争吵,而安心悲痛欲绝出门后,立即就遭遇反派毛杰追杀,最终导致铁军被杀,这段戏也成为海岩老师最得意之笔,他称“这段戏铺垫好,我的作品追求开始就让人很吸引,就比如你去一个过道发现长廊过道很漂亮,远处有亮光,特别吸引你过去,因为我都设计好了,前面给你一些很吸引住你看的,后面等你走过这个长廊过道,到了最后发现,这是那么漂亮那么豁亮一个大世界啊。你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惊喜感。”

他写《玉观音》时候同样是追求这样一种效果,别看安心以前遇见杨瑞,别看回忆中她跟毛杰有爱情故事,都是为这段高潮戏而服务的,都是有精妙铺垫的,所以观众会有你所说的震撼效果。

《玉观音》热播后,许多人质疑安心的私生活混乱,认为她跟三个男人睡过,典型“骚货”“绿茶婊”。海岩认为这种说法本身就是不尊重女性,也不尊重自己,因为很多男人出轨了,就说成什么风流潇洒,但女性如果这方面有事情,就被认为是“骚”。

他坦言:“这也是我作品想为安心证明的一点,她即便这方面犯了不可挽回的错,但还是有自己的苦衷,同样是一个很优秀的女警察。”

而从《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到《永不瞑目》《玉观音》《平淡生活》中出现了海岩作品以前没有情色成分,对此,他认为情色是商业作品中的一部分,有人评价我的作品好看是因为“三两爱情,二两打斗,一两情色”。

“但说谁都会说,你知道中国电影学院编剧系曾请我过去给他们讲课吗?我去了才知道,那里的学生曾特意研究过我的影视剧作品,计算多少分钟有什么,这几分钟是打斗,那两分钟是爱情戏,但这个尺度把握必须要准确,我就算有情色部分,也会把尺度控制在一定范畴内,都是为剧情而服务的,绝对不会像香港某些三级片那样没有底线去刻意迎合和胡来。”海岩很义正言辞地说道。

谈到海岩剧后来没有造出一线明星,海岩认为,从电视剧里面走出来的明星越来越少了,别人说看你捧的明星好象不如过去那么红,我说你看最近红的都是选秀出来的,李宇春也好,周笔畅也好。通过一部电视剧至少圈里人都知道的新人,有吗?

“如果你要举个例子,你还是得举我的剧,比如周一围。只不过他没有那么红,但是一部电视剧《深牢大狱》把他提到一个二线演员的位置上,很不容易了,这也是奇迹。假如说江苏卫视这三部‘新生死三部曲’,所有参加的演员,如果不是演海岩剧,关注度有这么高吗?”海岩对此还是充满了自信!

后来,很多人认为海岩江郎才尽,认为《舞者》《五星大饭店》是失败的。对此,海岩回应称“应该说收视率是可以的,只是没有达到《永不瞑目》《玉观音》那样一枝独秀的水平。所以大家说海岩剧江郎才尽,这跟江郎才尽有什么关系啊?你现在看《红楼梦》的有几个人?你说曹雪芹江郎才尽吗?看《红楼梦》的人还不如看芙蓉姐姐的多。”

对于海岩剧最黄金的时候,是海润制作、赵宝刚执导的时候。海岩称:“十年前人家就说我江郎才尽了,当时写完《永不瞑目》,我还在报纸上发过一篇文章叫《我已山穷水尽》,就是回应这个的。但我后来不依然还是写了《拿什么拯救你》、《玉观音》么?现在是一个媒体的时代,话多,甚至你都不应该去思考。信息时代最重要的是躲避信息,人的生命、心情是有限的,整天缠在大量的无谓的信息当中去没有意义。”

如今,海岩认为自己最好的状态没有改变,“海岩剧”曾经收视率号称年度冠军,为什么呢?因为收视群体以年轻人学生、白领、都市阶层为主。“那时候没有网络下载,没有压缩光碟的技术,你只能看电视。现在我可以说,海岩剧的收视主力群体,肯定是不对黄金档收视率做贡献的,他网上看去了,买了一个压缩碟自己看去了。”

“算命的说我不走官运,不走财运,我主要走的出名运,什么时候出名呢?92岁以后,能提前吗?不能。那么你现在出的名呢?不能和你92岁时候相比,完全不在一个等量级上。所以我现在没有名利心,因为时候不到,我再怎么努力也不能出名。92岁以后那我死了呢,努力不努力,我都很红,你们还能看到。”这是海岩对自己被质疑过气的回应。

不过,海岩儿子侣皓吉吉在《舞者》演砸了,并且声称整容失败,还是他曾经的心病。当年儿子去考芭蕾舞学校,海岩没多过问,理由是:他肯定考不上。侣皓吉吉执意签了经纪公司做演员,海岩没拦着,理由是:签了公司也没人找他演戏。

海岩现在绝不允许侣皓吉吉在自己的作品中出演任何一个角色,哪怕是个一句台词也没有、只是给人开个车门、镜头不到3秒的保安——也不行。非但如此,海岩还悄悄地特地打电话给圈子里熟识的几位导演,叮嘱他们“千万别找我儿子演戏”,“或者就说,你形象不行”。

2008年,导演刘心刚邀请侣皓吉吉出演海岩作品《舞者》,海岩拦不住,电视剧才播到第二集,侣皓吉吉就收到海岩的短信,“这戏就砸在你手上了”。

北京市新源南路2号的昆仑饭店是海岩工作了几十年的地方,他在作家之外的另一个身份是这家饭店的董事长。侣皓吉吉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父亲严令禁止出入昆仑饭店,即使偶然去了,海岩也不会说,这是我儿子。

演员周一围记得,他曾和海岩父子一起吃饭。在饭桌上说话,海岩能说70%,周一围自己补充20%,剩下10%侣皓吉吉溜缝儿。在他眼中,海岩是一个严厉的父亲,而侣皓吉吉则有点“怕他爸”。

和其他典型的中国式严父一样,在严厉与苛刻的背后,海岩也藏着自己作为父亲的柔软和深情,只是极少流露。侣皓吉吉至今清楚地记得幼年时的一天,他生病发烧到42度,海岩给他煮了一碗面,“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收到海岩短信评价他把戏“搞砸”的当天晚上,侣皓吉吉回到家不敢说话,海岩主动走过来,说:“其实你演得比我想象得好。”儿子也从此转型幕后,拍了《太子妃》火了!

2011年,三部经典海岩剧《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永不瞑目》《玉观音》被翻拍后播出,但播出效果不尽如人意。这次翻拍,从剧情改编到定演员,海岩采用了“放手”的态度,并没有过多过问。

他认为“既然是要改,那我就没办法控制。他们有很充分的想法,很充分的准备,很强大的团队,那就让他们去做吧。做不到《人间正道是沧桑》,应该也是《养父》吧。”

开播之后海岩也没有看,最后的海岩剧放弃造星。他还对“封笔”谣言回应:“前一阵子有人说,三部剧不成功我就封笔,但这三部剧我没参与创作啊,别人写得不成功,我凭什么封笔?还有说重拍三部剧说明海岩江郎才尽,说我江郎才尽是可以肯定的,但是跟重拍这三部剧有什么关系呢?人家愿意,又不是我在拍。即使我就是封笔,我复出,我干什么,都不会对外宣布。 ”

许鞍华版《玉观音》虽然斩获过国际大奖,但海洋并不满意

海岩认为许鞍华只适合慢悠悠的生活文艺片

不过,对于许鞍华导演《玉观音》电影版,尽管汇集了赵薇、柳云龙、谢霆锋、陈建斌、孙海英等明星大腕,还在欧洲获得一些奖项,海岩依旧对此不满意。他透露对方买走我的版权,就没有过问剧本。当时,许鞍华导演喜欢这本书,就花钱买走了我的版权,却成为海岩作品第一次搬上银幕。

他一看许鞍华导演《女人四十》拿过柏林银熊奖,每部作品都评价比较高,就同意了。之后,许鞍华请了御用金牌编剧岸西,就是写过《女人四十》《甜蜜蜜》那位,还请了赵薇、谢霆锋、陈建斌、柳云龙、孙海英等大牌。但是,岸西和许鞍华不熟悉内地警察生活,她们只是适合《女人四十》那种慢悠悠文艺性作品。

“剧本出来后,给我看了,我说你都改成这样,干脆拿掉杨瑞那条线索吧,他们听了后也没拿掉。最后拍出来效果,极不理想。不理想不要紧,媒体都骂是因为海岩的作品不适合拍成电影,才不理想,等于把我的经典作品也给否认了,这可不行了。《玉观音》电影版据说花了3000万人民币,我看了后都不知道这种水准的作品,钱都花在哪里了?所以我以后作品改成电影,一定要慎重。”

可惜,第二次根据海岩作品改编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尽管是《风声》《神探亨特张》的金牌导演高群书指导,汇集了在熙、杨颖、黄晓明、巍子、许俊豪等明星大腕,依旧是票房与口碑惨败,这时,大家才发现赵薇版《玉观音》至少是将原著90分拍到了70分,《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则不及格。

影片的故事情节不仅漏洞百出,而且有时还让人莫名其妙,例如女一号最后生孩子的镜头,就不了了之。而对吕月月、金正熙、薛宇感情纠葛的由来没有交代清楚,《人民日报》曾批评导演还停留在男女主角骑个自行车、滚滚床单就想让人相信爱情的话,未免也太低估观众日益增长的鉴赏能力了!

海岩曾称过:“我曾要求就是剧情一点也不能改,台词一句也不能改,我所写的地方都不能做大幅度改动。但是有些戏,导演拍摄水平有限,编剧也乱改我的原著,或者演员和导演那时候不在状态,结果出来的效果不好,那就不能怪在我头上了。”

2014年《独家披露》算是荧屏上播出的最后一部海岩剧,女主角是林心如,因现在电视剧用新人主演,电视台给的价格会很低,海岩只能放弃了“造星”。

对海岩来说,读书、写作以及影视题材的创作,都是不容亵渎的事情。在网络文化与流量IP当道的当下,他仍然保持着清醒与客观的认识。

他笨笨地写,因为不会用电脑,到目前依然保持手写的习惯。秘书给他装了个语音输入系统,海岩试了一下,《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第一页,700字,他用语音说下来,弄到没有错误,用了5个小时。他得出结论,还是得手写。

写作者是不老的精灵。由海岩刚刚写完的电视剧《昆仑归》是一部科幻剧目,儿子导演,目前写了八九十集。“如果按照现在电视剧的速度,大概在一百集左右,因为现在一集电视剧大约是40或者30多个场景,我们一集大概平均在80到90个场景,基本上是电影的一个密度了。”海岩说。

这次尝试科幻的写作,海岩才发现里面也有很多限制,比如作品中所有出现的奇怪的现象,必须在当前的科学理论上能够得到解释,比如机器人能生成情感,机器人能重新编程等,都是有科学解释的,还有机器人能制造出仿生皮肤……但是太离谱的不能写。而魔幻作品因为数量太多,是受打压的,投资人也不能接受。

曾经有人说,好的作家与创作者一定是批判现实主义的。这正是海岩那一代作家共通的地方,身怀悲悯情结,身系国家命运。海岩坦言:“每一个作家心里都是比较脆弱和柔软的,对人性的东西、美好的事物、冲突的部分较为敏感。只有保持这份敏感,才能如实地写出真实的生活感受。”

他透露,《太子妃》这个戏,到现在也没看过,“当时他和我说点击率挺高的,他这是想告诉我:你别太拿这个不当回事,希望得到我的认可。但我更多的是说他,我们俩有个很现实的对话,”《太子妃》最火的时候,海岩说:“吉吉,所有你的认识的人当中最不开心的是谁?”他说:“你。”我说:“是,我不希望你这么受关注。”

海岩不期待儿子成名成家,只是希望他做好人,“接人待物、为人处事要有底线,哪怕你能力没那么强也没关系,没那么强也是自己的孩子啊。他后来去了几个剧组,这些人跟我说:‘哎哟,你知道吗,你儿子在剧组里特别招人喜欢。’说这个‘富二代’特别愿意帮别人做事,什么苦活儿抢着干,一点不偷懒。我心里面就比较踏实了。”

《昆仑归》通过两对男女疯狂悲壮的经历,描述了地球人与外太空人之间错综复杂的爱恨纠缠以及隐藏在背后的重重危机。它以宇宙为视角,对身处真实与谎言、忠诚与背叛、情谊与利益中苦苦追逐的人物乃至人类命运走向,展开了一系列哲学化的叩问。

这个戏找侣皓吉吉的时候,剧本编了好几稿都不行,他挺焦虑的。跟制片人去美国看景和特效公司之前,他和父亲聊起这个剧本,说感觉很难做成。当时他已经有想退出的打算了,海岩就说,“我要是再不给你写一个,你这个项目就进行不下去了。我从洛杉矶回来以后,他就给了我一个11万字的故事梗概。我开始还以为他只是给个大纲,之后再让编剧往下写,没想到接下来是整个剧本都是他自己在写。 ”

那段时间,海岩白天管理企业,每天下了班回家,像以前那样拿个本子靠在床上,他不会用电脑嘛,就用笔写,写到凌晨两三点,有时候五六点起来又开始接着写。他写的速度非常快,叫儿子很吃惊。“我爸的心态还挺年轻的,比我还要年轻。这是一个现代的年轻人的故事,现在的一些网络语言我都不懂,他都懂,包括星座什么的,我爸也研究得挺多的,他也会给我讲。”

在之前采访中,海岩儿子侣皓吉吉也曾表示自己更喜欢有深度、有思想的片子。无疑,《昆仑归》气势磅礴的故事背景和主题思想十分契合,也因此在整体视听语言表达上更“正”一些。

当然,这也需要更为庞大的资金来支撑其视觉化的过程,需要更为一丝不苟的大胆创新才能成为精品,甚至需要长达四年的时间来完成此次制作。据透露,此次侣皓吉吉还亲自出国选购服装,力求贴合角色性格,从视觉上刷新时尚质感。

释凡:您如何看待如今华语大片市场蓬勃发展,让很多烂片票房飘红呢? 海岩:我觉得现在大片市场都喜欢疯狂炒作,例如王家卫导演,他四年一部《2046》是不是那么好呢,也未必,但是他宣传的好,让人四年来保持一种神秘感,都特想知道他拍得什么样,所以最后票房还不错。再好比很多导演都喜欢吹牛吹大天,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那些大导演,各个都把自己作品吹得跟什么似的。

我一个亲友去看了《十面埋伏》,他说开始画面多漂亮啊,真不愧是大师导演,再往下一看傻了,这不是剧情胡来了吗?这部作品我至今没兴趣看,但据说是雪地里死人煽情时候,全场都在笑场,为什么会笑场的,我估计是编剧煽情把握尺寸拿捏有问题,你要知道海岩戏里是不敢随便煽情的,我每次煽情都特别谨慎,生怕出问题,就会闹笑话!

释凡:我们都很关心您的新剧还会创造收视率神话吗? 海岩:曾经很多记者都追问我《深牢大狱》《金耳环》还有希望创造收视神话吗?我说不敢保证,因为这几部作品都没有那么疯狂的炒作。我这两部作品用得还是新人,并没有像《英雄》《十面埋伏》那么大阵容与疯狂炒作,因为没有炒作的好作品,收视率神话是很难创造的。

海岩指责《天地英雄》导演何平炒作过头

海岩很喜欢韩国片《武士》

释凡:您看过的华语大片有喜欢的吗? 海岩:我没看过真正意义上的华语大片,但就拍《天地英雄》那个何平导演,他当时拍完了吹得挺过分,什么“我看完剪的片,说这个片是我拍的吗?我能拍这么棒吗?我对这个作品就三句话,第一是好,第二还是好,第三太好了”,那吹的比张艺谋、冯小刚都狠多了。那我说就看看吧,我一看了20分钟,跟一起看的哥们说您觉得有意思吗?我哥们说没意思,那就关了。然后我就看韩国片《武士》,结果后来看得那叫一个精彩,绝对比《天地英雄》好看多了。我后来跟姜文就说你这个片不行,不如韩国的《武士》,我跟姜文很熟的,你知道吗?姜文一听就不乐意,说《武士》其实也不咋地。我说你别说《武士》不咋地,任何作品都有缺点,但至少我《武士》看下去了,你主演《天地英雄》我真看不下去。

释凡:其实我觉得《天地英雄》后面挺不错的,有些悲壮的地方。 海岩:但前20分钟真没进入什么情节,我看影视剧就看前面20分钟有没有精彩的地方,如果没有精彩的地方,自然不会去看了。因为《天地英雄》你给观众看了前20分钟时候,观众给了你等于20分钟,

你不给观众精彩的地方,观众绝对不喜欢。就例如开会发言,站起来一个人说话,肯定不能啰嗦,必须直接切中要害,才能有效。

《深牢大狱》被质疑抄袭《肖申克救赎》,海岩才去看了该片

海岩认为《黄飞鸿》打外国人振奋民族精神的方式,太小家子气

《太极旗飘扬》海岩认为跟自己熟悉的朝鲜战争不一样

最喜欢好莱坞电影 释凡:有人说您的作品受港台警匪片影响很重? 海岩:说实话我没多看过他们的作品,很多有名的作品我都没有看,也没时间看。我觉得香港电影远不如好莱坞电影,例如徐克的《黄飞鸿》搞一个擂台,打败外国人来振奋民族情绪,这样搞戏太小家子气了。包括《无间道》,我没有看下去,开头镜头剪辑太快,不喜欢那种感觉。还有《香港有个好莱坞》也慕名看过,里面人手断了,居然瞬间又接上了,也觉得很莫名其妙!我还是更喜欢好莱坞电影,他们虽然很多作品被称为爆米花电影,但其实很多作品是很雅的,例如迪士尼的动画,例如奥斯卡奖的作品,其实都是很雅的,很难搞的作品,这也是他们高于港台电影的关键所在。

释凡:您好莱坞作品看得很多吗? 海岩:说实话由于工作忙碌的原因,看得也不是特别多。印象最深的是有人说我写的《深牢大狱》是抄袭《肖申克的救赎》,因为说犯人都在养鸟,其实这可能是巧合。后来,我就特意找了《肖申克的救赎》去看,发现原著作者斯蒂芬·金也是一个很了解监狱情况的人,因此剧情写的很精彩!

释凡:您如何看待韩国战争片《太极旗飘扬》呢? 海岩:我说实话也不是很喜欢,觉得跟我了解的南北韩战争不一样。这个片里,哥哥和弟弟先被抓去参军,然后哥哥变成了战争狂一样的人物,他后来发现弟弟死了,去参加了共产党军队,还跟弟弟在战场上遇见了,都是战争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跟我们那代人了解的朝鲜战争不一样了,《太极旗飘扬》有一点特别好,就是女主角李恩珠被迫害死的时候很感人。但这种桥段在前苏联的很多经典战争片中都很常见,所以没那么感人。

“虽然确实现在不红了,但是我以前确实红过,而且红的时间很长,我接触媒体的机会曾经很多,后来我发现媒体也是被逼疯了。”海岩说,当年有一个发行量几百万份的杂志,写了一篇关于他家庭生活的报道,说他的老婆叫何倩倩,文章中,夫妻两个人在床头说什么话都有鼻子有眼睛的,还写了为何离婚等等。“都是假的!我妈看了之后特生气。那一阵,很多女的写信过来,说我愿意和你一起抚养你的儿子。搞得我不胜其烦。”说起往事,海岩笑了起来。

当时有人说劝海岩,说您也发一个文章,说自己老婆不叫何倩倩。“这个人问我:海岩老师,你愿意你的家庭全民大讨论?大揭秘吗?我说我不愿意,他说你不愿意你就翻篇,什么也不搭理,有什么负面新闻都不搭理。”

有记者问百年之后特别希望在海岩墓碑上写的是什么,海岩说:“我特别希望没有墓碑,我是生与死都不希望被人关注。我的后人能够靠我生活就OK。我生前都不在乎,我死后再在乎不是有毛病吗?我跟我儿子说,我死后别给我弄八宝山之类的墓地去,弄一骨灰盒放家里就行了。”

海岩主要作品

1987《便衣警察》

第6届大众电视金鹰奖优秀连续剧奖

1993《海马歌舞厅》

编剧之一

1997《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1999《永不瞑目》

第1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长篇连续剧奖

2002《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2003《玉观音》

第22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编剧奖

2004《平淡生活》

2006《阳光像花一样绽放》

2007《五星大饭店》

2008《金耳环》《舞者》

2011

中国电视剧产业20年群英盛典“突出贡献人物”称号

2013《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电影版

2014《独家披露》

与金凌云联合编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永不瞑目的更多剧评

推荐永不瞑目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