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历史,科技和自我

猫和胡椒粉
2018-03-07 00:26:1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其之一 历史 伟大的电影往往生不逢时,然而其光辉却难以被掩埋。 《银翼杀手》1982年在美国上映时,遭遇了票房和口碑的双杀。 阴沉泥泞的街区、光怪陆离的灯光、奇形怪状的行人,雷德利·斯科特搭建的这个未来都市不是人民生活获得了极大满足的乌托邦,而是一座冰冷、颓废、麻木的钢铁罗马,这种邪典气质满满的电影,实在是难入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观众老爷们的法眼。 35年后,没有人记得曾经打出差评的影评风云儿,却鲜有影迷不知道《银翼杀手》的存在。《银翼杀手》成为了赛博朋克这棵大树的枝干,无论是士郎正宗的《攻壳机动队》,还是沃卓斯基兄弟(姐妹)的《黑客帝国》,都因吸取其养分才绽放出瑰丽的花朵。 如此多的后世经典使得这部电影本身的续集的拍摄变得极为具有难度。 过去我们想的少,又急于表达,凭一股狠劲,有什么想做的就能大胆做出来;以后我们长大了,才明白“保温杯里的枸杞”不只是在诉说年岁的流逝,更是一座高高的高台,他们站在底下望眼欲穿,我们站在上面不胜风寒。 还好,丹尼斯·维伦纽瓦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老版那种充满了电子游戏般色彩风格的画面在80年代是会给人带来很大的视觉冲击,然而对于我们这些被显示屏毒害至深的新

...
显示全文

其之一 历史 伟大的电影往往生不逢时,然而其光辉却难以被掩埋。 《银翼杀手》1982年在美国上映时,遭遇了票房和口碑的双杀。 阴沉泥泞的街区、光怪陆离的灯光、奇形怪状的行人,雷德利·斯科特搭建的这个未来都市不是人民生活获得了极大满足的乌托邦,而是一座冰冷、颓废、麻木的钢铁罗马,这种邪典气质满满的电影,实在是难入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观众老爷们的法眼。 35年后,没有人记得曾经打出差评的影评风云儿,却鲜有影迷不知道《银翼杀手》的存在。《银翼杀手》成为了赛博朋克这棵大树的枝干,无论是士郎正宗的《攻壳机动队》,还是沃卓斯基兄弟(姐妹)的《黑客帝国》,都因吸取其养分才绽放出瑰丽的花朵。 如此多的后世经典使得这部电影本身的续集的拍摄变得极为具有难度。 过去我们想的少,又急于表达,凭一股狠劲,有什么想做的就能大胆做出来;以后我们长大了,才明白“保温杯里的枸杞”不只是在诉说年岁的流逝,更是一座高高的高台,他们站在底下望眼欲穿,我们站在上面不胜风寒。 还好,丹尼斯·维伦纽瓦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老版那种充满了电子游戏般色彩风格的画面在80年代是会给人带来很大的视觉冲击,然而对于我们这些被显示屏毒害至深的新千年的人来说到底是有些old fashion了。《银翼杀手2049》在继承了老版城市设计的同时,运用了大量单一的背景色调,与身处之中的人物产生了强烈的颜色对比,塑造出了极具美感的镜头。米黄色的大楼,白色的雪地和橙色的拉斯维加斯,简直分分钟想截屏做壁纸。 得益于历史元素的巧妙应用,拉斯维加斯“认亲”成为了本片最精彩的一场戏。 在这场20分钟的戏中,现在的我们坐在影院里,看着未来普及了全息投影技术的赌场废墟中,一老一少两代银翼杀手伴着时断时续的猫王歌舞拳脚相向,又在辛纳屈的迷人唱腔中互诉衷肠。现实,历史和未来,三者在这一时刻交织在一起,这种视觉、听觉和感觉上的三重震撼,使观众产生了强烈的时空错位的体验,可谓妙不可言。猫王是摇滚的上帝,辛纳屈是爵士的歌王,看到他们活蹦乱跳,你很难不会想起过去那段好时光。 《Fly me to the moon》曾经红遍全美,除了是电影《华尔街》的开场曲之外,更是由阿波罗计划带上月球,成为第一首在月球播放的人类歌曲。这首歌被翻唱的次数也是惊人,你可以搜到无数版本——辛纳屈,纳京高,Julie London,Ella Fitzgerald,Westlife,张智霖,黎明,小野丽莎,椎名林檎,宇多田光…… 哦,对了,还有你们最爱的EVA。 其之二 科技 艺术源于现实。20世纪中叶,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极大地激发了艺术家们的创作灵感。60年代的阿波罗登月计划,燃起了人们对于外太空探索的激情,这时期的《2001太空漫游》等太空探索主题的电影就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写照。 那个时候,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我们的舰队充满力量,男人们穿得像个牛仔,女人们美得像个新娘,脑中所想,尽是那浩瀚星空中的奇妙冒险和穷之不尽的宝藏。 而《银翼杀手》刺破了这个鲜艳无比的泡泡——在太空探索为人类带来了数之不尽的殖民地同时,母星地球却因为核战和过度开采变得残破不堪。冰冷粘稠的雨水不知疲倦的冲刷着泥泞不堪的拥挤街道,人们眼神空洞,沉浸在虚拟影像和致幻药品中,在这座城市森林的最底端麻木地活着。 科技发展的速度就像和阿基里斯赛跑的那只乌龟,看似遥遥领先,实则永远不是人类无限膨胀的贪欲的对手。骑着白、红、黑、绿四色马匹的骑士从来都不会从天而降,而是我们打开盒子亲手放他们出来的。 不过,别怕,那个盒子里还装有希望。 其之三 自我 《银翼杀手》最惊艳的一段台词——“雨中之泪”独白,不只是给主角,也给观众带来了强烈的震撼。相比于只能屈服于权力、从事充满危险的职业却活得唯唯诺诺的Deckard,敢爱敢恨、有过无比奇幻经历却只有四年寿命的Batty显然更能让我们感受到其人格的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或许来自于后者对于自我有着更强烈的认可和控制力。 而续作中,围绕自我这个主题,原本的对手戏变成了我们忧郁帅气的高司令的独角戏。主角K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行为动机从强烈的试图寻找外在的认可,逐步转变为由自己内在的想法出发,去寻找一种自我认可。 自我意识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据科学研究表明,18个月以前的孩子是没有自我意识的,科学家将一面镜子摆在婴儿面前,并在婴儿鼻头点上一个红点。结果,18个月以下的小孩会试图帮助镜子里的小伙伴擦去红点,而只有18个月以上的婴儿才会做出拂去自己鼻头红点的行为。而有的动物,例如火烈鸟,就根本不会认为镜子里的小伙伴只是自己的倒影。 自我意识的产生,从来就是一种很神圣的东西,不管是最早之前上帝的那一口气,还是之前大火的《西部世界》里迷宫的隐喻,都让自我意识这个词充满了一种宗教意味。回到电影,Batty那颗穿过左手的长钉和右手所持的白鸽,代表了他为复制人自我意识觉醒所背负的罪恶和留下的希望;到了续作中,复制人的希望就是那个为他们亲眼所见的“miracle”,然而奇妙的是,被认为不可能反抗人类的、亟待拯救的连锁9型复制人K最终也觉醒了自我意识,当K经历过故事里一切的怀疑、激动、渴求、悲伤和失望之后,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也接受了自己的存在。 纯洁无瑕的雪地上的K,笑的如此释然,他再也不是那个比人更像人的“skin job”,他在离开这个世界后也终于有了归宿。 真正使你变得不同的,不是你的社会关系、地位和金钱等外物,而是知识和阅历磨砺出来的思维和建立在充分自我认知基础上的自我认可。 或许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灵魂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