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6分

藏在绚丽青春背后的残酷

杞林华子
2018-03-06 21:00:1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区别于原著小说,电影《芳华》显得特别漂亮,漂亮到在全剧中找不到一个长的不好看的人。整本电影色彩鲜亮绚丽,在美腿林立的青春里,欺凌和心机都不曾给人以丑恶感。
电影的前半部分都是湿漉漉的,像《太阳照常升起》里面的陈冲一样。就是这样湿漉漉的气氛,却始终宣泄着一股灿烂的情怀,训练场、舞台、游泳池、遍地标语、演员的笑容以及夜幕下的草地,除了几分钟的战争场面,无一不透着明媚气息,比《阳光灿烂的日子》还要灿烂。这种基调一直维持到文工团散伙饭的那个夜晚。
大家都说导演给所有角色的结局都太过温柔,“坏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其实恰好相反,正是所有人都归于常态,才让他们的生存状况更加真实。没有波澜起伏的结局,让电影里的每个人就好像真实世界里我们身边的路人一样,这种理所当然的现实感结成了一张大网,背后隐藏着深厚的残酷。
电影《芳华》告诉我们的是,人们是怎样离开曾经的美好。
第一个离开美好的人,就是刘峰。他不是主动离开的,他是被美好抛弃的。活雷锋的人设,在他“摸了”心爱的人的那一刹那,崩塌了。随之而来就是,他的世界观崩塌了。在那个年代里,靡靡之音裹挟着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糖衣炮弹,彻底腐化了我们的活雷锋



...
显示全文
区别于原著小说,电影《芳华》显得特别漂亮,漂亮到在全剧中找不到一个长的不好看的人。整本电影色彩鲜亮绚丽,在美腿林立的青春里,欺凌和心机都不曾给人以丑恶感。
电影的前半部分都是湿漉漉的,像《太阳照常升起》里面的陈冲一样。就是这样湿漉漉的气氛,却始终宣泄着一股灿烂的情怀,训练场、舞台、游泳池、遍地标语、演员的笑容以及夜幕下的草地,除了几分钟的战争场面,无一不透着明媚气息,比《阳光灿烂的日子》还要灿烂。这种基调一直维持到文工团散伙饭的那个夜晚。
大家都说导演给所有角色的结局都太过温柔,“坏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其实恰好相反,正是所有人都归于常态,才让他们的生存状况更加真实。没有波澜起伏的结局,让电影里的每个人就好像真实世界里我们身边的路人一样,这种理所当然的现实感结成了一张大网,背后隐藏着深厚的残酷。
电影《芳华》告诉我们的是,人们是怎样离开曾经的美好。
第一个离开美好的人,就是刘峰。他不是主动离开的,他是被美好抛弃的。活雷锋的人设,在他“摸了”心爱的人的那一刹那,崩塌了。随之而来就是,他的世界观崩塌了。在那个年代里,靡靡之音裹挟着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糖衣炮弹,彻底腐化了我们的活雷锋刘峰同志。
刘峰的生命里,理想和美好绝尘而去,仿佛被丢弃的一箱子奖状和奖牌。何小萍一语中的:“这可都是好字啊。”
刘峰在愤怒里苟活,在绝望中战斗,负伤之后一心求死,真正是心如死灰。但他终究是个好人,为了从藻泽里救起战友,断送了右手。此后,他走上了平凡之路。
何小萍生命里的美好,随刘峰而来,随刘峰而去。她被刘峰带进文工团的时候,内心充满了希望。她就像第一次出现在荧幕上时,行着并不纯熟的军礼时,她脸上挂着的雨珠一样,晶莹却脆弱。

她在雾气蒸腾里赤裸着身体,沉浸在每天都能洗澡的愉悦之中。离开那个让她受尽欺凌的家庭,进入朝气蓬勃的文工团,她似乎得到了新生。温润的水洒在她身上,她张开双手在雾气里旋转,透过朦胧的镜头,能感受到她光洁如婴儿一般的身体,内中藏着一颗动人的心。可是画外音却说:“她不知道,从她走进这个集体的那一天起,她就成为了这个集体的笑话。”
刘峰离开的那一天,何小萍一个人在门口送别,背景响起了全剧唯一不灿烂的音乐,《送别》。那一刻,她开始主动远离美好。
她装病拒绝此前一直盼望和等待的上台的机会。听到自己被下放到野战医院,嘴角反而扬起一丝得意。她的梦想已经幻灭,她说一辈子不会原谅林丁丁。其实她觉得自己和刘峰是站在一起的,她不愿意和冷漠的文工团战友站在一起。离开,是她的出路。
正如那个医生说的,何小萍从没有被人温柔以待,除了刘峰。她在战场上目睹无数残酷的死伤,之后忽然成了英雄,强烈的反差,让她的人生观崩塌了,于是她把自己封闭起来,企图逃避这个她看不懂的世界。
萧穗子,全团最美丽的女孩,她是除了刘峰以外,唯一对“集体的笑话”何小萍表示过善意的人。但是面对别人的生活和别人的梦想,她和团里的战友一样,也和荧幕外面的我们一样,只是一个普通观众。面对刘峰和何小萍的境遇变故,她仅仅也是藏在人群中不出声而已。
她的美好,终结于爱情。她用一个小时写尽了多年的心结,满怀窃喜偷偷把情书放进陈灿的箱子里,谁曾想到,她自以为终于要被浪漫和惊喜布满的爱情圣地,转身就被郝淑雯宣示了主权。当时,她的爱情观崩塌了。
多年以后,萧穗子问郝淑雯,陈灿还吹号吗?郝淑雯说,可惜了你的金链子。萧穗子眼神一低,闪过一丝怅然。这两个人的内心世界,在争夺爱情的战场上,依旧能感受到隐隐的烽烟四起。
整本电影表达出来的美好,止步于那场最后的演出。
即将解散的文工团,最后的演出奉献给一群特殊的病人,病人里面,坐着何小萍。
剧场中,舞台上表演《沂蒙颂》;剧场外,草地上,小萍独自一人翩翩起舞。这是电影里最惊艳的片段,足以载入影史。
团里的每一个战友,他们最后的力量,都挥洒在这一次演出上,此后可能都再也不会登上舞台。小萍终于打开了心扉,似乎幡然醒悟过来,悠扬的乐声里,她在观众席里轻轻扬起双手,然后走出剧场,来到草地上。
这是一场告别的仪式,告别青春,告别美好。
剧场里有灯光和音乐,有舞美和妆容,演员倾情的表演,用力的告别。剧场里是一个大众的世界,他们的世界里,小萍从笑话变成谈资,最后变成过客。他们都在演艺自己的生命之舞,他们都是自己的主角。
草地上洒满一层银色,似乎是清凉的月光,小萍穿着病号服,依然掩饰不住身姿曼妙,俏兮嫣然。没有“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也没有“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却是超尘脱俗的“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小萍的过往,充满着苦难和坎坷,她把心中的所有美好,都倾入舞姿当中,这也成为她生命中的绝唱,她的梦想之花唯一一次肆意的绽放。
这段剪辑很有意思,《沂蒙颂》的曲调里,舞台上的演员和草地上的小萍动作和节奏同步,画面穿插,耐人寻味。期间给了文工团团长长达6秒的特写,嘴角微微一扬,胸中一定也是波涛汹涌。也许是剪辑有意为之,也许是我们过度解读,团长的特写可能映射着决定普罗大众人生走向的体制决策,真是神来之笔。虽然我更愿意把这6秒钟给草地上的何小萍,她的独舞,实在看不够。
翩然一舞太惊尘,绝艳芳华了无痕。
电影到达这里,似乎可以结束了,若是画面定格在小萍独舞之后发丝轻拂的脸上,那么我们可以遗忘所有的痛苦,留下的全是美好。此时如果没有那段近10分钟的战争场面,电影的名字也完全可以叫做《阳光灿烂的日子》,不过鉴于剧中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对阳光的刻画,片名也可以叫做《雨水滴答的日子》。
但是,我们可能忘了一件事,那场盛大的告别仪式里面,没有我们的主角刘峰同志。刘峰的故事线,从他离开文工团开始,永远都游离于大众之外。他的苦难,只有小萍能够理解,对于大部分战友来说,这个活雷锋早已经成为可有可无的过客。这本身就是一种残酷。
而电影的残酷,刚刚开始。
一曲《驼铃》拉开了散伙饭的序幕,“真是刻骨铭心的一夜,社会的变革让每个人都闹着专业,可真到告别的那一天,大家才意识到,文工团是我们不能割舍的一个家。这个家没了,每个人的心都被揉碎了,又踏上了一万只脚,疼。就此一别,天各一方。自那以后,许多战友,至今也未曾谋面。”
这段话,放在我们的中学毕业上,放在我们的大学毕业上,放在我们的每一次离别上,都无比合适。电影自此开始,不仅揭开我们的疮疤,还要把我们扔进艰难的现实里,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感到——疼!
那些天各一方,不再谋面的战友,在电影里当然不会再出现,他们被遗忘了,被身为自己的主角的人们包括荧幕外面的人们遗忘了。我们现实中曾经遗忘了多少人,我们又曾经被多少人所遗忘。《后会无期》里的马浩汉说:“跟人告别的时候,最好用力一点。因为你多说一句话,说不定就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弄不好就是最后一眼。”
后来我们的好人刘峰同志,回到文工团里,在女生宿舍里踏到一片损坏的地板。好人刘峰坚持要修理一下,所以他发现了小萍撕碎的照片。他拼起照片,说:“你看,笑的多好。”
1991年的海口,我们的战斗英雄刘峰,在街边卖书糊口,不服联防队讹钱被殴打,假手掉在了地上。曾经带头欺负何小萍,曾经抢好朋友心上人的郝淑雯,流着眼泪说:“艹你妈的,你们打残废军人,你们打战斗英雄!……”
我们渴望此时身为高官儿媳和富商妻子的郝淑雯能够伸张正义,但她只是替刘峰付了钱,无力的索要收据。可以想见,最后她也并不能惩恶扬善,快意恩仇。
萧穗子看到林丁丁发福的照片,拿起活雷锋的假手对郝淑雯说:“假手都不愿意摸。”两个人拿着战斗英雄的假手肆意调笑。
你看,所有人的苦痛,在外人看来,也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
绝大多数人,最后都成为了自己曾经讨厌的普通人。不普通的,受万民敬仰的人,在1976年早已经离开了我们。
所以电影的名字,没有叫做什么什么的日子。因为日子一直在变,每个人都曾经有过美好,他们被时代左右,被创伤摆布,到头来美好都消失殆尽。那些消失的东西,伴随着时光流向未知的深邃里,我们称之为芳华。
只有一种人,他们不为芳华已逝感到痛苦,他们在历尽沧桑的小萍标准的军礼面前,躺在墓里,他们的芳华凝结在时空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