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

Pen Zen
2018-03-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近看了一部叫《最后的棒棒》的纪录片,导演名叫何苦,是一位当了十五年兵的退伍军官,退伍之后选择自主择业,回到重庆当一个挑扁担的棒棒。山城棒棒军是改革开放之初,山城重庆特殊的地理环境孕育的一个特殊行业。由于重庆山多,城市里面也是高低不平,爬坡上坎,所以码头上的众多货物只能靠这些棒棒来负责搬运,棒棒的优点是机动灵活、任劳任怨而且价格低廉。
       时间一晃到了这部纪录片拍摄的 2014 年,几乎绝大部分的棒棒已经转业,进入家装行业或者加入城市工程施工队,继续留在这个行业里的,说的不好听一些,尽是一些老弱病残了。片子的镜头对准了五个人,老黄、老金、大石、老杨还有河南,除了河南,其余四个全部是年逾六旬的老人,剩下的河南虽然不到五十岁,但是他的左脚脚筋曾被挑断过,是个残疾人。所有人都挤在一栋叫「自立巷 53 号」的危楼里面,据房东的说法,这栋楼在 1996 年的时候就说要拆迁,一直是危楼,现在已过去接近二十年。
       何苦也跟这五个人一同住在这栋危楼里面,老黄算是带他入行的师傅,每天拿着一根扁担到解放碑附近的五一路口等活干,因为这是他们的地盘。棒棒也是划地而治,各有地盘,因为抢地盘甚至会发生流血冲突。何苦才干了两天,肩上就被磨破皮,要不是因为他当兵多年,体质过人,他觉得自己根本撑不下去。但是,在他身边的,都是一个个六十岁的老头,如果他都觉得艰难,这些老头是怎么干下去的呢?片子描述了每个人的困境,几乎都是无解题。棒棒一年到头最多只能攒下五千块左右的存款,而老杨有腿病,一年的医药费就要过万,还好现在有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一半费用后,可以勉强承受。老黄有个女儿,老婆在女儿三岁的时候就因为家里太穷跑了,老黄拼尽全力把女儿养大。没想到女儿二十岁的时候又让他做了外公,本以为熬出头的老黄又得帮着女儿女婿养外孙。河南沾染赌博恶习,觉得牌桌上来钱容易,不愿再继续挑扁担,做苦力。其他几位的境况不在此过多赘述。
       关于社会底层人员的生活状况,片子中有种种真实场景描述,令人泪目。但是,他们又如此真实的存在,勤劳并且善良,你会觉得他们没有受到时代公正的对待。施工挡板上的中国梦标语令人心潮澎湃,而老黄因为不肯花钱就医而倒在挡板旁边。
       片中的这些场景不得不让你思考社会资源分配不公的问题,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有钱了,但是最需要的那批人并没有拿到他们该得的那一份,这也是大时代下的心酸吧。当然,这部片子让我产生如此多的共鸣,大概也有部分私人原因。我看到片中人物挥汗如雨挑扁担的时候我会想到自己的长辈,继而想到自己的一次惊险经历。小时候我们这边的农村一年种两季水稻,所以在夏秋之交最热的那段时间有个叫「双抢」的农忙季,顾名思义,抢收第一季的粮食和抢种第二季的粮食。那段时间全家所有人都会出动劳作,甚至外出务工的人也可能请假回家帮忙,在热火朝天的季节所有人忙着热火朝天的劳作。我还能够清晰的回忆起外公、外婆还有我的爸爸妈妈,挑着一担担稻谷顶着烈日在路上行走的样子,随着走路的节奏,他们的汗水划过面颊,滴在衣服上或土路上。我还记得某个夏日的「双抢」,家里成年劳动力都去了田里,小阿姨在家晒谷子忘了看住年幼的我,还不满三周岁的我蹒跚地走出了外婆家的围墙到了大路上。这时,路上经过一辆拖拉机,小时候极其害怕拖拉机的我为了避让一直朝着路边后退,直到踏进了路边的一口水井。还好农忙季节到井里打水洗脸的人较多,我在井里面扑腾的时候正好被打水洗脸的路人看到,捡回一条命。随后赶来的阿姨抱着瑟瑟发抖的我吓得脸色铁青。如果我最后没有碰巧被路人救上来,这当然会是一个溺水而亡的悲剧,但是坦白讲,这个悲剧的产生能够怪罪某个人的过失或疏忽吗?似乎并不能。这是因为,对于大多数的贫穷的社会大众而言,单单是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
        这部记录片的最后,「自立巷53号」被强拆,随着这栋危楼的倒塌,这几个棒棒工人的生活也被压的支离破碎。
       如果不是何苦作为一个退伍军人加入即将消亡的棒棒行业,并且带上自己的摄影师朋友全程跟拍,这个片子不可能存在。如今,时代的发展滚滚向前,中国梦的口号喊得震天响,若不是这部纪录片,我们可能都快忘了有这么一群人,单单是活着他们就已经竭尽了全力。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最后的棒棒的更多剧评

推荐最后的棒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