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与千寻 千与千寻 9.3分

千与千寻与18年奥斯卡

Henry宋
2018-03-06 19:26:37
电影
作为动画电影,的确在世界观的设立,奇观的表达上做的很不错。将观众带入了一个很特别的世界。之前听说老头的分镜,角色个性化的动作表达上做到很好。今天算是第二次看,看到的东西的确多了很多细节。虽然情节的转折和好莱坞的电影完全不是一个程度,但还是有其别致的感觉。要数情节性的弱,和我国电影、文学比还是好了不少!记得宫崎骏大学时学的金融,这使其对社会的观察更为深刻。的确父母的贪婪、大多数仆人的追名逐利,才使得千寻的勇敢、纯真更显珍贵。最近发现韩国的著名导演,奉俊昊曾经也是社会学系出身。的确一位好的导演也是一位思想家、一位社会学家。
寒假看了宫崎骏的记录片,七十多岁的老头还在挑战自我创作cg动画,实在佩服。吕克贝松也是80岁还在继续拍照。可见他门所从事的不是作为谋生饭碗的职业,而是投射了生命意义的志业。就像他自己说得“拍电影在传达世界未传达的美”。对于自己员工他也表示对不认真的同事不能忍,做不好就辞职!在李安的传记中也写到对于不认真的对不认真的员工的放纵也是对认真的员工的不尊重,让他门决定自己不认真工作也能拿到相同的待遇。在这里不能看一时严厉带来的小摩擦,更应看到放纵毒草所消耗的昂贵机会成本,

...
显示全文
电影
作为动画电影,的确在世界观的设立,奇观的表达上做的很不错。将观众带入了一个很特别的世界。之前听说老头的分镜,角色个性化的动作表达上做到很好。今天算是第二次看,看到的东西的确多了很多细节。虽然情节的转折和好莱坞的电影完全不是一个程度,但还是有其别致的感觉。要数情节性的弱,和我国电影、文学比还是好了不少!记得宫崎骏大学时学的金融,这使其对社会的观察更为深刻。的确父母的贪婪、大多数仆人的追名逐利,才使得千寻的勇敢、纯真更显珍贵。最近发现韩国的著名导演,奉俊昊曾经也是社会学系出身。的确一位好的导演也是一位思想家、一位社会学家。
寒假看了宫崎骏的记录片,七十多岁的老头还在挑战自我创作cg动画,实在佩服。吕克贝松也是80岁还在继续拍照。可见他门所从事的不是作为谋生饭碗的职业,而是投射了生命意义的志业。就像他自己说得“拍电影在传达世界未传达的美”。对于自己员工他也表示对不认真的同事不能忍,做不好就辞职!在李安的传记中也写到对于不认真的对不认真的员工的放纵也是对认真的员工的不尊重,让他门决定自己不认真工作也能拿到相同的待遇。在这里不能看一时严厉带来的小摩擦,更应看到放纵毒草所消耗的昂贵机会成本,或者说严重后果。

2018奥斯卡
正好最近出了奥斯卡的结果。这部电影也是日本唯一部拿下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电影。日本作为唯一体量规模、制作水平可以与美国媲美的动画大国,尽管一向以动画作为其国家名片,但是由于在美国普及程度不高难以吸引大众所以也很难拿奖。因为好莱坞也是个大名利场,能不能拿奖,一方面看作品的水平,同时也要看北美发行公司的公关能力。吉普力进入奥斯卡的三部作品也都是是迪士尼负责北美引进,千与千寻能拿下奥斯卡一方面作品本身功不可没,同时也离不开在评选时约翰拉瑟特的大力安利。据说当时他逢人就会推荐这部电影,所以本片才获奖。大部分日本动画作品在北美的发行公司都不是大厂,所以在人脉比拼上就比迪士尼差了大截。比如我很喜欢的今敏的《红辣椒》《千年女优》《东京教父》以及《恶童》等动画都有选送奥斯卡,但连提名也没有拿到。仔细研究就会嘲讽得发现在选送《红辣椒》的2006年获奖长片是IMDb只有6.5的《快乐的大脚》,远低于7.7的红辣椒。《好莱坞记者报》曾经揭露有投票会员将爱尔兰的《海洋之歌》和日本的《辉夜姬物语》称呼成Chinese f*ckin’ things。可见这些会员的无知和对非美国主流商业动画的态度。自奥斯卡动画奖开办以来,就一直被美国牢牢把控。实际上过去86年的最佳动画短片里,美国独占54次,其次是加拿大9次,英国7次,其他国家均不超过3次。虽然发源自美国的3d动画对动画影响颇深,但外国外国影片的示弱也不得不说到说到提到奥斯卡的投票规则。
奥斯卡的投票是采取两阶段投票制:从选送名单中投票产生提名名单,提名名单中再投票产生最终获奖结果。第一阶段选提名影片时,除最佳影片由全体会员投票产生提名,最佳外语片由所有分支中志愿参加的会员构成的特别放映委员会投票外,所有专项奖由各个分支的专家投票产生。譬如最佳动画长片奖就是由“短片与动画长片”分支来投票。虽然不知为何这个分支中混入了从事实拍短片的人,但大多数人来自动画业内活对动画有所了解。这样尽管无法保证最终的结果,但基本上保证了提名名单的权威性和多样性。但是从今年开始,最佳动画长片和最佳外语片一样,开始最佳动画长片和最佳外语片一样由全体志愿参加的会员投票产生。这样这些投票的大多数人会更倾向投给自己熟悉的好莱坞主流商业动画。同时从这一届起,对这些投票者的要求也从之前要看66%的选送影片也就是近20部电影变成了今年的看被分配的10部电影,同时还要必须加上4部其他没有被分配到的电影,最后选出最喜欢的前五名。这样他们本来看到的电影就少还要自己选4部额外影片,这样美国大公司再次获得优势。从今年起,最佳长片也开始使用偏好投票制,这样不是渲出大多数人喜欢的电影,而是渲出了大多数人都不反感的电影。这样的投票制度进行下去,我们将越来越难看到外国动画进入奥斯卡最佳长片。
获奖的在奥斯卡中产生有力影响的不止是发行公司,还有无处不在的政治。就像诺贝尔奖青睐红色国家或者前红色国家的异见分子。奥斯卡动画最佳短片也有着这一倾向。冷战时期,美国给敌对分子的发奖是不可能的,拿到动画奥斯卡的都是这些国家的异见分子。还有在南斯拉夫发起不结盟运动时,南斯拉夫动画短片就得了奥斯卡奖。中美建交之年,中国的《阿凡提的故事:种金子》要不是因为片长问题估计就能拿到奥斯卡。苏联解体前夕,苏联油画动画片获得最佳短片提名。可见政治的确无处不在。
奥斯卡只是美国最重要的电影奖项,只能代表一群人的观点。尽管在美国电影文化输出全球的时代,奥斯卡极具影响力。但奥斯卡不会是动画界的顶峰,以奥斯卡动画奖为马首是瞻实质是在把奥斯卡神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千与千寻的更多影评

推荐千与千寻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