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只是討厭屈服!

厓山之後無中國
2018-03-06 19:14: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有些人死了,他還活著;有些人活著,卻已經死了。”這句話如果投射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有志青年身上,再貼切不過了。那些為了理想而犧牲的人成了英雄,永遠被人銘記。那些僥倖活下來的人,既要忍受內心的不安和愧疚,又無法理解後來的那個世界還是自己曾經努力奮鬥想爭取的世界嗎?

一開始,我很不理解許毅生與游仔重逢時連接兩個老人的記憶是居然是舊日本海軍的軍歌《軍艦進行曲》。後來我理解了,這是一種多麼無奈的自嘲:作為殖民地的台灣人,一個二等公民,一個被宗主國當成炮灰的人,一個連正式軍人資格都沒有的人,尚且可以為自己的命運奮鬥;可作為一個中國人,至少是作為一個台灣人,卻連為自己的國家爭取光明的資格都沒有,只能落個家破人亡的下場。許毅生對陳政一一生的愧疚,不僅因為他對他的背叛,也有他們那一代人對曾經的選擇的反思,對所謂理想的反思。他們曾想努力改變這個世界,不曾想卻被這個世界的拋棄。

保安處內酷刑之下的慘叫聲,在外面的鶯聲燕語看來,是多麼不合時宜的存在;“如果鄭成功沒有打敗荷蘭人,我們就是荷蘭人了”,“如果二戰日本沒有戰敗,我們就是日本人了”,尊嚴在許多人眼中,遠不如活下去更重要。

對於陳政一、許毅生們來說,也許他們只是討厭屈服。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超级大国民的更多影评

推荐超级大国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