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何以住,云何降服其心?

水西示白
2018-03-06 18:30: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女友劝我写篇影评,赶在奥斯卡之前。然而我总是慢一拍,那就写点别人没有谈到的吧。 这是一部拷问体制与道德、愤怒与宽恕的电影。 观影时,我对女友说:不由自主地想起两样事。 一样是江歌案中如出一辙的愤怒母亲。 一样是我不是潘金莲中如出一辙的执拗雪莲。 然而,结局还是出乎意料。 恰恰是影片的艺术价值所在。 一 影片一开始并未背离国人的思维框架,体制内的ebbing镇警察是一帮碌碌无为、上班听歌杂耍的混球。 局长也似乎是个套路深的领导,不专注破案,但求广告牌撤下。 就好像《我不是潘金莲》中的各路领导一样,千方百计不是为李雪莲正名,而是不让她上访。 这其实牵涉到赫费在《政治正义性》中的命题,法和国家的道德观念,是流血斗争还是和平探讨?是正义还是利维坦? 虽然只是一件看似未破的奸杀案,依然影射了很多关于政治哲学本源的问题。 直到威洛比局长一口鲜血喷出来,一切似乎都变了。 影片开始脱离了套路,具备了自己独立的视角。 二 母亲,是一样的母亲。 不

...
显示全文

女友劝我写篇影评,赶在奥斯卡之前。然而我总是慢一拍,那就写点别人没有谈到的吧。 这是一部拷问体制与道德、愤怒与宽恕的电影。 观影时,我对女友说:不由自主地想起两样事。 一样是江歌案中如出一辙的愤怒母亲。 一样是我不是潘金莲中如出一辙的执拗雪莲。 然而,结局还是出乎意料。 恰恰是影片的艺术价值所在。 一 影片一开始并未背离国人的思维框架,体制内的ebbing镇警察是一帮碌碌无为、上班听歌杂耍的混球。 局长也似乎是个套路深的领导,不专注破案,但求广告牌撤下。 就好像《我不是潘金莲》中的各路领导一样,千方百计不是为李雪莲正名,而是不让她上访。 这其实牵涉到赫费在《政治正义性》中的命题,法和国家的道德观念,是流血斗争还是和平探讨?是正义还是利维坦? 虽然只是一件看似未破的奸杀案,依然影射了很多关于政治哲学本源的问题。 直到威洛比局长一口鲜血喷出来,一切似乎都变了。 影片开始脱离了套路,具备了自己独立的视角。 二 母亲,是一样的母亲。 不管她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还是拼命证明自己是爱安吉尔的。 三块广告牌,都是她无声而有形的抗议。 就好像江歌母亲拼命要判凶手死刑而不能,便频繁借助媒体,却引来了大众同情厌倦后的反感一样。 米尔德雷德,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从同情到阻力,由戾气生暴力。 我曾经想说,正义或许迟到,但良知不会。 然而良知也迟到了。 无论是威洛比局长的死,又或者是迪克森摘掉警徽,都是离开体制束缚后的觉醒。 这是否意味着在体制内已经无可所为? 新的黑人局长上任后,先开掉了他眼中的警局败类迪克森,却也并不能在破案上有所作为,只能无力地对广告牌被烧后的米尔德雷德喊一声,我们不是你的对立面。 正义的迟到或者缺席,固然唤醒了良知,却也催生了暴力。 这是一个因果循环。 三 米尔德雷德的前夫查理,是一个戏份不多但很丰满的人物,他甚而是三块广告牌的一个题眼。 家暴是一切悲剧的起因,包括支离破碎的家庭,怒而出走的安吉尔。 查理很世俗,他劝导前妻树广告牌无益于破案,只能让她更痛苦。 转机也在查理,他的家暴,对应着刚强的前妻,却在19岁的现任身上慢慢退散。 因为那句“愤怒招致更大的愤怒”? 或者,因为傻白甜的纯真。 米尔德雷德也放下了本来准备向前夫砸去的红酒瓶。 她开始反省和思考。 四 同样思考良知的,还有迪克森。 他完成了自己的蜕变,在威洛比和广告商散发人性光辉之后。 但他们并没有摆脱暴力的宿命,而是诉诸了类似于“侠”的正义。 《左传》有一个上下其手的故事,楚国县尹穿封戎,在作战中俘虏了郑国将军,却被楚王儿子公子围抢攻,于是找晋国逃亡楚国的破落贵族伯州犁评判公正。结果伯州犁拉了偏架,一边是王子,一边是屌丝,诱导郑国将军说俘虏他的是王子。 接下来就耐人寻味,穿封戎怒追杀公子围,反而没有执法不公的伯州犁什么事儿。 穿封戎的怒火,某种意义上类似于米尔德雷德的迁怒。 凶手抓不到,从警局到大兵,反正得找个对象来发泄愤怒,或者说伸张正义。 那句愤怒招致更大的愤怒,似乎成了另一种暗讽。

真是这样吗? 五 云何以住,云何降服其心? 这是《金刚经》中须菩提反复询问佛祖的话,也是每个人的终极命题之一。 渴望正义,渴望公平,求之却不得,只能诉诸暴力。 然而伤害到的人,并非正主,却是帮她破案的苦主。 影片中反复强调的冲突,米尔德雷德之于威洛比,牙医之于米尔德雷德,迪克森之于广告商,无不如此。 这也构成了精巧的因缘。 似乎可以用佛教的这句偈语来注脚。 无怪乎越来越人选择——佛系。 六 真的佛系,应该是与世界、与内心的自洽。 而非犬儒和利己主义。 三块广告牌中,之所以主要角色都有可憎,却仍然可爱的原因。 是他们没有丧失正义,即便是正义滋生的暴力。 导演未置可否,给了开放性结局,其实是想让观众评判。 是士之怒,血溅五步;还是佛系,降服其心,以理性或宽恕解决问题? 孰是孰非? 也许我们应该尊重世界的多样性,也许降服其心的方式,本就很多种。

这是《三块广告牌》超越了冯导《我不是潘金莲》或者江歌事件本身的艺术价值。 它上升到了哲学层面,尽管人家是商业片。 而我们,有很长路要走。 不管是电影,还是内心。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