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水形物语》,一个幼稚胖子的怪癖大集合

airiver
2018-03-06 看过

《水形物语》拿了奥斯卡最佳影片,胖子托罗拿了最佳导演。

很多人并不服气,

有人批评它万般皆正确的价值观,有人说它剧情简单,bug连连。

他们都说对了!

大家甚至还能把“幼稚”、“固执”这样的形容词加进去。

就像1954年,托罗看完了《黑湖妖谭》,

那个鱼人怪物立刻成了他的心头好。

对,我知道你想到了《地狱男爵》中那个集合了温柔、善良、责任感、干练……几乎所有好男人优点的鱼人艾比。

除了艾比,那个蒸汽怪物也像鱼一样用两腮“呼吸”。

甚至在《水形物语》的结尾,艾丽莎的伤疤变成了鱼腮,让人对她的来历浮想联翩。

可惜,《黑湖妖谭》里的人鱼恋并没有童话的结局,

艾比和公主朦胧的爱情也有始无终。

所以等到托罗能呼风唤雨时,就有了《水形物语》。

这让我想到南非世界杯时,阿根廷主教练马拉多纳站在场边抓耳挠腮,就等着皮球飞出界外好秀一把脚法,真是幼稚的可以!

这么多年过去,托罗依旧像个大男孩一样只拍自己喜欢的,

像个大男孩一样炫耀着自己古怪的玩具,

迫不及待地把那些“破”瓶瓶罐罐摆出来让观众看个够。

真的,我就爱托罗这不成熟的孩子气。

《水形物语》的每一帧都充满了强烈的“托罗”元素,色彩、符号、怪物……完全是他的个人怪癖大集合。

一,色彩癖

《水形物语》中有着大量的绿色元素。

艾丽莎每天穿着绿外套,拿着绿刷子刷着绿皮鞋,坐着绿色的车子,和邻居去吃绿馅的甜点。

女工们打卡的卡片都是绿色。

为什么是绿色?

因为绿色意味着潮流和安全。

而红色则意味着激进和冒险

艾丽莎刷着绿鞋的时候,窗外火警的红色映入窗帘。

邻居画的红色甜点被万恶的甲方要求改成绿色。

可绿色的画仍然不受欢迎,绿色的招牌馅饼也并不好吃。

艾丽莎会盯着橱窗里被绿色包围的红皮鞋发愣;

第一次和鱼人亲密后,发带也换成了红色;

很快又穿上了红皮鞋,换上了红大衣。

由绿到红,人物脱胎换骨。

每部托罗电影,都是他挥洒颜色的画板。

在《潘神的迷宫》中,小女孩也被要求穿上大家都觉得好看的绿衣服,深色皮鞋。

可她脱掉世俗的绿色后,才进入树洞里的童话世界。

影片最后,小女孩穿着红皮鞋、红衣服回到了父母的怀抱。

这种隐喻同样适用于故事场景。

弗朗哥政府统治下的灰暗现实画面由灰、绿色构成。

游击队出现的画面和小女孩的幻想世界则散发着温暖的黄、红色。

当它们交融在一起,对比更加明显。

同样,《地狱男爵》的人类世界也是蓝灰色,怪物集市就像个爆炸了的调色盘。

二,钟表癖

可扩展为齿轮癖、发条癖。

托罗对齿轮类的物件有着蜜汁爱好。

《水形物语》中多次出现时钟来提示我们人类世界中的紧迫节奏。

计时煮蛋,约见客户,到点上班,记录大逃亡的日期……

在童话世界里,时间就变得模糊而永恒。

回顾下其他电影:

《猩红山峰》中,女主妈妈的魂灵飘来前响起了“铛铛铛”的钟表声。

《地狱男爵》里的外科手术瘾患者每次发大招前都要上发条。

《潘神的迷宫》里的坏军官一定要修好钟表来强化父权的威严。

在《魔鬼银爪》中,时钟还是永生的象征。

三,管道癖

论起对管道的爱,托罗不输红蓝帽。

年少时,他就开始探索墨西哥神秘的下水道,在地下走遍了整个城市。

他听下水道的工人讲故事,在下水道里找老鼠,然后把心爱的管道铺进了自己的电影。

看看鱼人被关押房间的墙壁,

是不是很像《地狱男爵2》里的地下王宫?

这是《刀锋2》。

这是《环太平洋》。

满满的管子,满满的满足。

四,鬼故事癖

托罗这个胖子最爱在影片开头,俯着身子在你耳边轻轻讲故事,尤其是鬼故事。

他在《潘神的迷宫》讲;

在《水形物语》讲;

在《地狱男爵2》讲;

还在《猩红山峰》里让女主写了个鬼故事开讲。

他还有反向“美女与野兽”癖:总爱把“野兽”变成王子,把美女变成“野兽”成就爱情童话。

还爱用昆虫来串联故事。

真的,以上这些都不算什么。

看看托罗那摆满各种怪物的家就明白这人有多怪,多惹人爱了。

我最佩服是,

托罗在沙发上摆了一个《驱魔人》中真人大小,被邪灵附体的女孩,

每天陪她一起看电视,实在是销魂。

我爱托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