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笔记

CHIEDIm
2018-03-06 14:46:40
开篇:水底的人类世界废墟,居室,沉睡的女人,旁白,如果我要讲这个故事,我是要告诉你时间?王子统治的末期。地点?还是说说她?说说爱,还有那个摧毁一切的怪兽。

空旷的电影院,零星的观影者,电影台词,我有罪,我堕落了。#1电影意向
女主角煮鸡蛋,查看伤疤,在温热绿水里自慰,日历的每日一思,时间只是我们过往的流逝。
擦皮鞋,做早饭,一气呵成地出门,来到画室。静止,平稳,流淌。

外面的警笛,警察说巧克力工厂着火了,他们闻到可可烤焦的香味,悲惨与快乐同源。
画家的电视里放着楼梯舞,女主着迷地观看,出去后,踩着地板自己试着跳舞,清脆的脚步声,无声的喜悦。#2电影意向

老式的电影院招牌,拼贴字母The Story of Ruth和Mardi Gras,异教,相爱,皈依,叛逆,道德,权威束缚,狂欢节。贴字母的人呼唤女主角,名字第一次出现,伊莱莎,赠送女主角两张免费电影票。#3电影意向

绿色调中的一抹红,女主角浏览橱窗里的红色高跟皮鞋。
等候车座位上的胖人捧着少了一块的蛋糕,拿着一束气球。女主角上车,吹口哨呼应画外音乐,用帽子贴着窗户枕着脸庞。
下车,音乐变调,色调低沉,静谧感转变为隐隐的危险。

机械的工厂和排班。对比之前活色生香的生活。
枯燥的清洁工作,黑人同事对家庭和工作的抱怨,女主角倾听的安静回应。
领导要求黑人噤声,宣布新的重要研究工作。
女主角好奇地窥探装满绿水的铁罐子,罐子中传来生物的哀鸣。她伸手抚摸,罐中的脚蹼拍打挣扎。
黑人同事说,这地方到底在发生什么?#1

女主角奇怪画家戴着假发,他说假发是永恒的。
画家在甜品店里说起坦塔罗期的故事,永远对果实和溪水求而不得,因此坦塔罗斯成为诱惑而不得的代名词。
画家对甜品店小哥的兴趣,难以入口的青柠派。画家的冰箱里堆满了难吃的青柠派,他却依旧前往。画家的爱和诱惑。
画家讨厌电视里的政治新闻,宁愿看电影歌舞。对现实的逃避。
画家说,如果我能变年轻,回到十八岁,我给自己的建议是保护好牙齿,多做爱。
画家和女主角坐在沙发上,脚步随着电视里的歌舞踩踏。

女主角重复的一天,鸡蛋形状的计时器,煮蛋,鹅毛擦皮鞋,大巴车,夜色都市,急转直下的枯燥工作。
黑人同事抱怨天花板上的尿渍,珊农进入卫生间,毫无顾忌地当着她们小便,双手叉腰,带着电击棒,说自己是安保人员。
珊农小便前洗手,小便后没洗手就吃口香糖,说如果前后都洗手,代表那人性格软弱。
女主角注意到洗手台上留下的血迹,血迹流动像有生命。

工厂深处传来的声音,珊农缓缓走出,身体被血浸透倒下。力量的展现和压制。
黑人同事一轮俄罗斯人闯入的可能性,点明冷战时期。黑人同事说,这地方到底在发生什么?#2
领导慌张地传唤女主角和黑人同事,说遇到了大麻烦。两人要在二十分钟内清理实验室的血迹。

电击棒落在地上,女主角捡起,用水冲洗血迹,断指顺水漂出来,她装在蛋糕袋子里。
女主角再次好奇窥探绿色水箱。水箱里的生物第一次现形。

女主角和画家讲述自己看到了人鱼,画家说起自己在马戏团被带尾巴的猴子假装人鱼骗到。
画家去领取报酬,想再次去买柠檬派,说女主角可以要任何她想要的。双关。
女主角看着电视里的歌舞,歌词,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
画家得知甲方想要绿色的,绿色是新潮流,不要红色,而且这家人要看起来更开心点。是否红色代表俄罗斯,所以一切红色都被禁止?红色高跟鞋,红色的画,青色的柠檬,压抑的爱。

女主角来到实验室,坐在水池边,愉悦地用勺子敲碎鸡蛋,呼唤水中的人鱼。
人鱼浮出水面,女主角轻轻咬一口鸡蛋诱惑,人鱼伸出手,又畏惧地缩回,咆哮。女主角安抚,将鸡蛋放在台子上,人鱼拿了鸡蛋,跳回水中。

珊农审讯二人,认识时间,家庭背景,姓名。顾忌地压着自己的断指,情感知觉的麻木。
珊农得知女主角是哑巴,注意到她脖子上的伤疤。
珊农吩咐二人清理,然后出来,不要逗留,实验室里的东西是affront,他一路从南美洲拖着它回来,相处不愉快。
珊农说那东西虽然看起来像人,但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上帝不会长成它那样。黑人同事说我不知道上帝长什么样,珊农说长成人样,像我,甚至像你,也许更多还是像我。

女主角再次在大巴车上畅想。

珊农的车里放着future的广告,回到传统的美国中产家庭中,妻子和儿子围着他喋喋不休。儿子在学校埋了时间胶囊,反复问guess what,久久才得到父亲的回应。儿子问未来会有喷气背包吗,珊农说想相信会有,这里是美国。
妻子秘密地要珊农上楼,珊农说自己想要新车,妻子让他抚摸自己的乳房,说给他凯迪拉克,两人做爱。
妻子呼唤他的名字,理查德,他在妻子的抗拒中用流血的手捂住她的嘴,I want you in silence, silence。

女主角来到实验室,带来鸡蛋,留声机,三明治。
人鱼伸出羞涩的手拿走鸡蛋。女主角停下音乐,人鱼浮出水面,学习音乐的手语,要求女主角放音乐,带着好奇和欣喜。女主角吃着三明治,人鱼吃着鸡蛋。

女主角在浴缸边放着水,幻想,水中的裸体。
水中的裸体和池边的鸡蛋,爱欲的意向。

黑人同事注意到女主角的反常。

女主角在实验里给人鱼跳舞,和人鱼手语交流,被人偷看到。

偷看者和人在秘密地点对暗号,双方都听不清对方说什么。偷看者是俄罗斯人,他们叫他迪米特里。
迪米特里上交了人鱼的解剖笔记,实验室构造,说人鱼是智慧生物,能与人交流。

辛苦的工作间歇抽烟,工人们挪开摄像头,留下一个监控盲点。

女主角来到实验室,发现人鱼受伤流血,有人要进来,她慌忙中落下一颗鸡蛋。
珊农折磨人鱼,发现鸡蛋。
将军和科学家来到实验室,讨论和苏联的太空竞赛,人鱼的双呼吸系统。科学家迪米特里关心人鱼,想把它放回水中。
珊农中科学家就像艺术家,爱上自己的玩物。
迪米特里恳求将军无论如何不能解剖杀死人鱼。
女主角追着他们出去,哀求地看着迪米特里,看着他们在楼上争论。低密特鲁失败,将军决定解剖人鱼。

女主角告诉画家自己要救人鱼出来,说人鱼很孤独,画家说那又怎样,我们都孤独。
女主角说他是the loneliest thing,画家说那它只是thing,是怪胎。
女主角爆发,要求画家重复她的手语:我是什么?我会动我的嘴唇,和他一样。我发不出任何声音,和他一样。那我是什么?我的一切,和我经历的一切,将我指引向他。当他看向我的时候,他看着我的方式,他并不觉得我缺少什么,也不会觉得我是不完整的。他看到的我,是真实的我。他看到的时候很快乐。每一次,每一天。现在,我要么拯救他,要么让他死去。
画家急着要走,说这是他的第二次机会,说那根本不是人类,我们又算什么,无名小卒,什么也做不了。
伊莱莎说,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我们也是人类。

画家再次被前老板拒绝,来到甜品店,和小哥聊天。我来这里唯一的原因就是……(你),是对话,和好吃的派。
画家握住小哥的手,说想要更了解他,小哥抵触。黑人女子来到甜品店,被小哥拒绝接待。
Y‘all come back here,曾经让画家猜测是否真心的话。小哥赶走画家,画家把舌头上的派都擦干净。
画家告诉伊莱莎,他只有她,如果她需要,她只用告诉他需要做什么。

迪米特里和接头人潦草敷衍地对暗号,诗歌。All those things...as the spring recedes。
迪米特里的上司不支持他的拯救计划,给他两个选择,一是推迟美方行动,二是毁掉人鱼。
迪米特里说,我来到这个国家,是作为一个爱国者,也是作为一个科学家。我们还有很多要学。上司说我们不需要学,只需要让美国人没得学。

珊农去看凯迪拉克新车,推销员介绍,说车是未来的车,珊农看起来是前往那里的人。哪里?future,man of the future。
珊农买了凯迪拉克新车,在车上和年轻人打招呼。

女主角和画家为拯救计划做准备,观察保安人员,地形,伪造车辆标志。黑人同事注意到女主角的异常。

珊农从监控里观察女主角,故意洒水让女主角来清理,意图亲近她,问她是不是完全的哑,说她的哑激起他的性癖。
迪米特里去劝说珊农推迟计划,珊农说这事完了他要和家人搬走,去真正的城市安家,迪米特里看到监控被挪动,发现女主角的脚印。
黑人同事等不到伊莱莎,没有回家。
迪米特里在实验室里等着女主角。计划开始。
黑人女同事阻拦女主角,画家被发现,停电开始。
迪米特里注射保安,解救画家。画家开车撞上凯迪拉克。
珊农在黑暗中射击车子,车子开走,灯亮,珊农发现凯迪拉克被撞烂。

女主角在浴缸里养人鱼,绿藻和盐。
珊农离开的计划被打断,被迫为将军找回人鱼。
女主角计划在十号下雨天的码头放生人鱼。

工厂高度戒备。
画家描绘人鱼,问他是否一直孤独,是都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他自己不知道,照镜子的时候只能认出自己的眼睛,长在一个老男人的脸上。他要么生得太早,要么生得太迟。也许他们都只是relics。

珊农审问女主角和黑人同事,说自己居然在采访清洁工,十分不屑。女主角离开前带着胜利的微笑做手势,珊农看不懂,被她的沉默激怒。

人鱼吃了画家的猫咪,受惊逃走,画家被抓伤。
迪米特里来询问人鱼的状况,女主角说他是好人,他说我的名字是迪米特里,很高兴认识你。
女主角得知人鱼逃走,去寻找人鱼,背景是老式电影院招牌,The Story of Ruth和Mardi Gras。
女主角顺着血手印找到电影院,人鱼独自看着电影屏幕。

女主角带着人鱼回家,人鱼温驯地和猫咪玩,向画家道歉。

珊农审问迪米特里,说调查有进展。

女主角抚摸人鱼,人鱼想抚摸女主角的脖颈,女主角逃走。
女主角睡前又回到浴室,在人鱼面前脱光衣服,站进浴缸,拉上浴帘。
女主角在大巴上畅想,穿了一身红衣服。
大巴上的水滴随着车子的运动而彼此追逐交汇。

女主角戴着红色发圈,穿着红色高跟鞋去上班,难掩喜悦。黑人同事询问他们怎么可能?

迪米特里的上司审问他处理人鱼尸体的办法,带枪而来。

珊农的家里电视放着南美洲亚马逊丛林的探险。
珊农坐上撞烂的车,手指腐烂发臭化脓。

女主角用水淹了浴室,楼下的电影院因此天花板漏水。
画家醒来发现伤口愈合,头上长出了头发。
电影院老板来抱怨漏水。
画家发现了人鱼的神奇,想要多留他一会儿。

迪米特里的上级说他要在四十八小时候撤离。

人鱼渴望地看着下雨的窗外,女主角发现他的鳞片在脱落。

将军来见珊农。珊农问将军认识自己多久了,十三年,从釜山战役开始。他一直忠诚、有效,他有用武之地,他也期待一定的回报。他就失败了一次,一次,这就意味他是个失败者吗?什么时候一个男人才能停止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是个好人?一个体面的人。
将军说一个体面的人不会把事情搞砸。除此以外的体面都无关紧要。我们贩卖那种体面,但仅仅出口它,它对我们没用。
将军说,三十六小时后,这个事件就会结束,珊农也会完蛋,被流放到另一个宇宙,被文明所抛弃。

珊农对着厕所镜子给自己洗脑,三十六小时,你完成任务,你会完成任务。他之前在读《积极的思想方式》,说自己不能进入消极模式。国家机器的压迫。

女主角看到九号的每日一思,Life is but the shipwreck of our plans。生活不过我们计划的沉船。
女主角对人鱼做手语,光线暗去,色彩黑白,女主角在唯一的光中开始说话,you'll never know how much i've loved you。
背景里的星光灯束亮起,女主角穿着礼服,和人鱼在舞台上歌舞。

人鱼奄奄一息,黑人同事打电话给迪米特里求助。迪米特里刚离开家,没接到电话。
迪米特里这次没有接到暗号,对方开枪。迪米特里求饶,珊农射杀杀手。
珊农折磨迪米特里,逼他说出偷走人鱼的部队编号。No names, no ranks, they just clean。

珊农来到黑人同事家中,逼问人鱼下落,说参孙的神话,并徒手拔下自己腐烂的手指。
一直无视老婆的黑人老公告密,说听到她们电话里的交谈,哑巴带走了人鱼。
黑人同事打电话警告女主角,让她带着人鱼逃跑。

珊农发现日历上的笔记,rain/dock。

在码头,画家摘下帽子,和人鱼互相摸头告别。
人鱼打手语,我,你,在一起。女主角打手语,没有我。
珊农到来,打昏画家,开枪打中人鱼和女主角。人鱼和女主角都倒下。
珊农说,I do not fail, I deliver,说完就被画家打倒。
人鱼自我愈合,站起来,珊农:fuck, you are a god。
黑人同事带着警察赶到。
人鱼抱着女主角跳入水中。

人鱼在水中围绕女主角,亲吻,发光。她的伤疤像鳃,然后变成了鳃。

画家的旁白,如果我要讲这个故事,我要说他们从此幸福地生活下去吗?我相信是的,他们相爱,也将继续相爱下去。我相信这是真的。但当我想起她,伊莱莎,只有一首诗浮现在我脑海中,那是百年前的一对情侣的喟叹:
Unable to perceive the shape of you
I found you all around me
Your presence filled my eyes with your love
It humbles my love
For you are everywhere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