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从绝望中,开出希望的花

北叶枫
2018-03-06 11:21:09

已经有些苍老的哑女,单身,做着最低微的清洁工作 。她只有两个朋友,一个是黑胖的,整天抱怨自己老公的女清洁工,另一个则是年纪一大把,秃顶严重,失业潦倒,却又偏偏看上个年轻boy的老爷爷。 这三个人,我不想说谁更惨一些,但他们每天都在很努力的生活,仿佛那许许多多的难处,只是鞋子上需要擦拭的尘土。 即使没有钱,买向往了许久的红鞋子,哑女还是会每天把自己的黑鞋子,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带上白煮蛋和简易三明治,穿戴的整整齐齐去上班。 虽然,她会忍不住看向别人手中美味的蛋糕……(请允许我充满个人感情的描述下,那当真是极其克制隐忍的一眼。) 而老爷爷,画了许多画,却一副也卖不出去。但这不能阻止他,每天定时收看自己喜爱的节目,与哑女一起模仿里面的舞步,笑逐颜开。 之后,他会仔细套上假发,穿上精心打理好的,没有一丝褶皱的外套,去固定的餐厅,买一份绿油油的难吃极了(哑女第一次吃,表情作呕)的糕点。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跟餐厅小哥说几句话,而已。 日复一日,生活枯燥又乏味,哑女虽然每天工作完,都会被肮脏和疲惫打击成生无可恋脸。但到了第二天,她依旧会认认真真擦拭自己的黑鞋子,努力做好每一件工作。 她与男主(抱歉我直接用了男主,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精准的描述“它”,人鱼?NO!鱼人?NO,NO!蜥蜴?硅胶?好吧,我认输……同时,为了对称些,下文哑女也直接称呼女主了啊~)的第一次见面,那教科书般的暗室惊魂——于巨大严密的罐装容器中,忽然跃出水面的一只绿油油带璞大手掌,不止拍在了玻璃上,更拍到了女主心头,将她死水般无波无澜的日子拍的一去不复返。 初时,我以为女主被吓到了,事实证明,被吓到的是我。 女主实在是个勇气过人的奇女子,看到满身鲜血的安保人员,毫不慌乱;被派去打扫血迹狼藉,也神情自若;甚至,一桶水下去,冲出两节残肢,她也能很平静的捡起来,放到随身的纸袋子里。 (请原谅,光是这样描述,我都有点想吐。 不过再一细想,我只为女主感到悲哀。遇到这些事都能平静以对,之前她到底被旁人,忽视到了何种境地?毕竟,但凡有人能依靠,女孩子一定会忍不住,把委屈与不安宣泄出来。 还记得我小时候,不小心用小刀削了手,极深,血涌出来很多。正赶上母上大人下夜班,在旁边睡得很熟,于是我使劲哭,拼全力把她晃醒,给她看我的伤口,却只得了一句,“喔,找点药洒上。” 然后,母上大人翻过身继续睡,我也顾不得再哭,赶紧去翻药,待洒上药,心情放松,又觉得委屈。可看着母上大人熟睡的脸,我再没了哭的兴致,哭给谁听呢?还是省点力气的好。) 所以,当看到女主主动接近男主,送他白煮蛋时,我并不十分惊讶,还觉得合情合理。这可不同于许多俗套恐怖片里的“no zuo no die”,而是生性善良的,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女主,在看到男主受伤后的,一种非常真实的本能反应。在她的眼中,没有异类,因为她知道,在旁人眼中,她就是个“异类”。但这不能阻止她,爱自己爱生命。 然而,跨越种族该如何交流呢?女主与男主彼此间的观望与试探,再到交心,给了我们最完满的答案。 (不过,当看到鸡蛋从一个变成六个,我忍不住笑喷了。 因为,这令我想起自己的第一个宠物,玉雪可爱的小白兔。 我当时爱它爱到不知怎么爱,将所有的零食,自己都不舍得吃的,全部堆到它窝里,任凭它尿来尿去。在发现它对我家的凉席感兴趣后,立刻抱它过去啃,还怕它啃着费劲,直接上手拆解。母上大人看到,简直要昏倒,立刻将我俩驱逐到别的屋子,但我不死心,屡次偷溜回去,撕扯凉席…… 因了这个缘故,直到最后,男女主那么明显的相爱,我都无法抽离开宠物的情结。毕竟,当女主深情的脑补恢宏示爱大戏时,男主一直在低着头,认真吃盘子里的食物,并在最后,向女主奉上了一枚懵懂的小眼神。) 但在残酷的等级分明的权利社会里,卑微的如草芥般的女主是没有一点话语权的,她亲耳听到浑身勋章的将军,语气轻松的说着,“把那该死的玩意剖开,研究研究,任务结束。”心中再如何惊涛拍岸,面上却还是一脸怯懦的做小伏低。 救,她是一定要救的!可怎么救,如何操作,还有谁能帮她,这一连串的难题,几乎将她逼入绝境。 影片从这里起,处处透着不祥,绝望四下蔓延,浸染向各个角落。 一个哑女,穷困单薄,妄图以一己之力,对抗荷枪实弹的政府机构,这简直是痴人说梦,再看看她选择的帮手——隔壁年迈体弱的老爷爷,excuse me?确定不是在送人头? 值得一提的是,老爷爷刚开始还不愿意帮。其实,以正常视角而言,老爷爷是对的,毕竟男主不是人,“非我族类”咩。在他看来,救男主跟救一条鱼没有区别,而鱼那么多,救不过来的,还是算了。 可女主近乎于疯狂的坚持,在那一串串力道十足的手语中,她到底是因了什么,竟爱上男主这种“非人类”,也慢慢浮出水面: “当他看向我时,并不觉得我缺少什么,也不觉得我是不完整的。” “他看到的我,是真实的我。” “他见到我很快乐,每一天,每一次。” 被看做一个正常人,被尊重,被需要,被喜欢,这其中任何一点,都足以令孤寂了许多年的女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而老爷爷并不能理解这种情感,于是他拒绝了,可紧接着,他就遭遇了人生最重大的二连击。 首先是画,上一次被拒,是因为不够绿,于是他将它改得不能再绿,却依然被拒,这次甚至连理由都没有。 其次是人,餐厅小哥出于留住常客的打算,赠了他块蛋糕,他一下子觉得“守得云开见月明”,激动之下握住了小哥的手,于是,被勒令终身不得再踏入餐厅。 心灰意冷的老爷爷敲开了女主的门,“我现在只有你这个朋友了,你说啥是啥,都听你的。”(这实在带了种破罐子破摔的无奈,还夹着丝丝孤注一掷的悲壮。) 尽管终于多了个帮手,但仅凭女主和老爷爷,这场“拯救男主大逃亡”还是会沦为一个笑话,倘若没有关键人物“生物学博士”的话。 当真是夜空越黑,繁星越美。当大家都为了各自的利益,枉顾人性时,充满了人文主义关怀的生物学博士,简直仿佛发了光。 不夸张的说,倘若没有他的协助,男主是绝对跑不成的,就算跑了也活不了。 只可惜,为了科学,也因为尊重生命,博士同时得罪了美苏两座大山,结局怎一个“惨”字了得。所以,我把他划到了线索兼灵魂人物里,愿他在天堂得到永远的安息…… 说回女主这里,虽然她救出了男主,但我无时不刻不为他俩揪着心:明面上,有反派断指男穷追不舍,那个男人不光暴戾,还能力卓绝;暗线来讲,男女主毕竟跨越了种族,再如何相爱,又怎逃得开“殊途”二字? 终究不过一场心伤。 但通篇都在渲染暗黑无望的导演大人,在最后居然给了我莫大的惊喜,还是深海鱼雷级别的~ 男主的隐藏技能居然是浴血重生!当看到他与女主双双要害中弹,血染当场,只余老爷爷一个人孤身VS持枪boss时,我的内心绝望到了极点,一句“mmp”甚至不知该送给谁。 可是,可可是,在距离结束还有几分钟的时候,疑似已经死掉的男主忽然开始发光,然后竟然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胸口两个还在流血的弹洞,也是随手一抹就消失了,给导演跪了,这么大的一颗糖,你居然忍到这个时候才给我,也不怕齁shi我,啊哈哈^O^ 不过说起来,该片导演玩起浪漫来,也是逆天级别的。中间有一段,男主以为自己犯了错,飞奔着逃出公寓,老爷爷追赶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空荡荡的门口。 闻迅赶回的女主几乎要急疯了,我也同她一样担心,倘若男主跑到了大街上,兹要被一个人看到,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然而,男主去了哪里呢?那样大的一只,如此显眼的黑绿色,去哪里才能不被人发觉? 答案是电影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电影院里空无一人,经济不景气咩~ 容我再笑会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Sorry,笑太多忘记说,男主与女主在电影院里的拥抱,画面简直不要再美!) 全片都是这样,处处绝望,但于无声处,希望的花朵,面带微笑,努力生长,摇曳多姿。 当更大的绝望袭来,小花化身为柔韧的蒲草,任尔狂风骤雨,我自飘摇着坚强。 最最后,当绝望以灭顶之势,狞笑着扑过来,蒲草干脆化身为光,无处不在,无所不在,俨然成为爱与自由本体。 问天下,谁奈我何! 如此佳作,小金人实至名归。 倘若你需要温暖,那么去吧,去拥抱这寒冬里难得的温情与爱。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