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一点感想

游离丸子
2018-03-06 06:11:4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何小萍海绵内衣事件,让我想起了我爸。 何小萍刚来文工团的时候,就因为身上的馊味而被大家嫌弃。 何小萍“偷了”林丁丁的军装去拍照,然后被揭发。自此何小平算是跟她的室友们正式结下梁子。 之后在何小萍的内衣事件中,何小萍被霸凌,差点被小芭蕾脱掉了上衣和胸罩。 如果我是何小萍,如果我爸是分队长。 分队长肯定不会是训斥小芭蕾了。分队长肯定是把错误都算在何小萍的头上。分队长还会把何小萍从前“偷”军长的事情拿出来,以证明何小萍从来就是这样一个思想有问题的人。在何小萍以为分队长是个可以倾诉的对象而向分队长埋怨小芭蕾的时候,分队长会狠狠地打何小萍一巴掌多么的讽刺。 如果你想了解我爸的话,我可以把我爸的“三妈事件”讲给你听。(见本文附录)

然后是关于人性,关于刘峰。 对于刘峰自己,暗恋林丁丁多年,放弃了去上大学进修一年然后提升到正连级的机会,只是为了留在文工团能看到林丁丁

...
显示全文

何小萍海绵内衣事件,让我想起了我爸。 何小萍刚来文工团的时候,就因为身上的馊味而被大家嫌弃。 何小萍“偷了”林丁丁的军装去拍照,然后被揭发。自此何小平算是跟她的室友们正式结下梁子。 之后在何小萍的内衣事件中,何小萍被霸凌,差点被小芭蕾脱掉了上衣和胸罩。 如果我是何小萍,如果我爸是分队长。 分队长肯定不会是训斥小芭蕾了。分队长肯定是把错误都算在何小萍的头上。分队长还会把何小萍从前“偷”军长的事情拿出来,以证明何小萍从来就是这样一个思想有问题的人。在何小萍以为分队长是个可以倾诉的对象而向分队长埋怨小芭蕾的时候,分队长会狠狠地打何小萍一巴掌多么的讽刺。 如果你想了解我爸的话,我可以把我爸的“三妈事件”讲给你听。(见本文附录)

然后是关于人性,关于刘峰。 对于刘峰自己,暗恋林丁丁多年,放弃了去上大学进修一年然后提升到正连级的机会,只是为了留在文工团能看到林丁丁。可是在对林丁丁表白的时候,却遭遇了拒绝。然后林丁丁背叛了刘峰,诬告刘峰在抱林丁丁的时候想要解开她胸罩的扣子。最终刘峰还是离开了文工团,被下放到了川滇边境的伐木连。 多么地讽刺。 有人从这个故事中学到,做人要利己。好像没什么毛病。不过我算是利己主义了吧,怎么到现在都没能移民呢(固有阶级难被打破?)。 或许刘峰的悲剧的真正原因,是他做事的方法不对吧。他应该在得知自己得到进修机会的时候就去向林丁丁表白,如果同意,那正好;如果被拒绝,就去进修。 不过这样好像也有问题,就算表白的时间节点在前面,可是如果这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提前了而已呢?林丁丁拒绝刘峰——刘峰抱住林丁丁——被别人撞见——刘峰被谈话——刘峰被下放,这时就算刘峰自己不放弃这个进修的机会,组织也不会再把这个机会给他了。 噢,我懂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个人感情和个人发展的选择中,个人发展是远远大于个人感情的。个人感情这样的东西在这样的选择中就该被果断放弃。在个人发展面前,个人感情根本不值得一提。当刘峰知道自己可以去进修时,他应该果断放弃自己对林丁丁的执念。

(噗,我刚看到大家都在说这个片是在控诉集体主义。正腐一直在强调要学雷锋、奉献自己,但是标兵刘峰却落得个被下放伐木连的下场。 对于刘峰的悲剧,我自己在想是不是刘峰自己做得不好,原来这个片是在讽刺制度。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6862829/questions/758158/ 看来我受我爸的荼毒还是太深。每当有什么事,我总习惯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在“三妈事件”中,我爸把错误全都算在了我一个人的头上。)

陈灿最后居然和舍长卓玛好了。之前一直和萧穗子暧昧的。舍长之前一直讨厌陈灿,在得知陈灿是军区副司令的儿子之后迅速搞定了陈灿。卓玛真是“厉害”啊。

这部片的结构好像赵薇的《致青春》,这也不难怪,这本来就是冯小刚在怀念自己的青春。有短评说这个电影把原著里复杂的人性全都拍扁,讽刺的东西全都一带而过。最后这个电影也就只能是《致青春》了。

原著里郝淑雯、林丁丁早早认识到金钱和权势的魅力,做的都是当代人的选择。刘峰和何小曼是时代的老实人,结果结结实实被时代碾压,这正是故事的悲剧之处。电影把所有复杂的人性全部拍扁,拍了一个文工团版的致青春,断手和重逢轻飘飘得像打胎一样,尤其文工团那场合唱送战友,真正的庸俗不堪。

在部队里那么上进的活雷锋、断臂军人刘峰,进入社会之后只能当个被扣留车的书贩子;在越难自卫反击战中的英雄何小萍,进入社会还是那么的潦倒。 而最后活得好的是谁呢?原来的干部子弟:卓玛、陈灿。社会的固有阶级还是无法打破。 自私的林丁丁对刘峰落井下石,嫁到澳洲,才过上了好生活。

何小萍为什么疯,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999824/

小萍依赖着生病把自己从看不懂的世界推开。她潜意识里以为,如果刘峰不配做英雄,那么英雄或许不值得稀罕。刘峰走后,小萍偷偷换了体温计,用装来的高烧拒绝了领舞机会。可是生病的是这个世界。团长知道她的装病,反而借机宣扬,小萍同志轻伤不下火线,带病领舞,鼓舞士气。再后来,被利用完宣传价值的小萍,被下派了战地当护士,书里写到一次拯救伤员的行动中,小萍用裹尸布缠着昏迷的战友爬了一公里路。等小萍醒来,报纸上是一个陌生而好看的女兵照片,手指尖捏着一枝野花,花瓣似乎挠痒了她的嘴唇,照片旁写道“战地天使何小萍”,门外挂着大横幅“响应军区号召,向何小萍同志学习”。何小萍慌了神,一辈子被作轻作践的她不懂如何饰演一个报纸上的陌生女人,她在恍惚间为无数崇拜者写了签名,握了许多双热切的手,背着别人撰写好的演讲稿。我猜她或许有那么瞬间想起了刘峰,刘峰当标兵的时候,在摔下神坛之前,是不是也这么被人热情地崇拜过,期盼过;这么多双伸向她的手,有多少是伸向那报纸上明媚的战地天使,又有多少是伸向那曾经整个文工团都不愿触碰的何小萍。何小萍精神分裂了:“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我离英雄差太远。”

附 :三妈事件

有次我从北京回老家(2015年寒假),中途需要经过我三大爷家,然后我在我三大爷家住了一晚。我三妈向来不喜欢我家——因为我家穷,我小时候她都不让她的女儿跟我玩,只跟有钱的四姑家的女儿玩。我三妈自己也整天贴在我四姑屁股后面。这是背景。

我起床后,我看我三妈在我旁边,背对着我,我就问了句:“回我老家的车是几点钟。”(我当时没有加称谓,这确实是我不对。)我三妈没有回应,片刻之后,我三妈继续背对着我,嘴里念叨一句:“跟谁说话呢,没名没姓的。”

我回到家,在吃晚饭的时候跟我爸妈说我在三妈家受委屈了,骂了句三妈。但是当时发生的具体情况我并没详细说。我妈安慰了我一下,而我爸当时一声不吭,真的是一声不吭!!!完全瘪了的状态,只埋头吃饭。

结果第二天早上,我爸把我从睡梦中叫起,说是我不对!!!

我心里一万头艹尼玛奔过,我:???你怎么知道的?昨晚我并没有详细说当时的情况,你怎么就知道是我错在先的?你是不是又跟你兄弟姐妹们告密了?那我骂我三妈的那句话你是不是也告诉他们了?我当时瞬间觉得我爸这个人好危险,难道我以前说的什么事情你都会跟你兄弟姐妹们说?我可能在不经意间说的一句他们不好,他可能都会转达他们!有时候我可能并不是真心骂他们,但是经过我爸这个牵线搭桥的这么一转达,在我爸兄弟姐妹眼里,我岂不就是真的在骂他们?真的是细思极恐。

然后我就大哭,大声说你怎么把我说三妈的事情告诉他们。你想知道的话,你不会直接问我?你有必要在昨天吃完饭的时候一声不吭、然后又在我背后去询问你的姐妹们吗?你让我怎么想?我感觉你就是他们的间谍。

然后我爸就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我震惊。

其实有时候我也会想,在三妈家我跟三妈说话不加称谓确实是我错,我在家吃晚饭骂三妈或许也是我的错?我不该在别人背后骂人?但是我当时也并没有骂什么,我只是说“三妈死色道”(苏北方言,有时候揶揄自己朋友的时候也会说他“什么色道”、“死色道”。“色到”大概是“样子”的意思,带点贬义;而“死色到”大概就是矫情、做作的意思)。难道这都不能说了吗?我爸在我妈背后手舞足蹈、唾沫横飞地诋毁我妈的时候,我四姑不也是叫我不要跟别人说的吗?

总之就是经过这件事,我就微信+手机拉黑我爸了。直到现在,我也没跟我爸说上几句话。也只有过年回家的时候说上一些,没办法,低头不见抬头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