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5

Ada Wang
2018-03-06 01:17:15

本文内容改编自卡普空生化危机游戏和CG动画宇宙故事线:生化危机6 感兴趣的也可以食用视频了解剧情,真人电影请绕行!各位挑自己喜欢的版本食用了解剧情。 无解说版: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Q0MzgwNTgw.html?spm=a2hzp.8253876.0.0&f=19179324 有解说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412274/?from=search&seid=5604505751056914912 ——————分割——————— PART 1到11见: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193887/ PART 12到18见: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196096/ PART 19到28见;https://movie.douban.c

...
显示全文

本文内容改编自卡普空生化危机游戏和CG动画宇宙故事线:生化危机6 感兴趣的也可以食用视频了解剧情,真人电影请绕行!各位挑自己喜欢的版本食用了解剧情。 无解说版: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Q0MzgwNTgw.html?spm=a2hzp.8253876.0.0&f=19179324 有解说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412274/?from=search&seid=5604505751056914912 ——————分割——————— PART 1到11见: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193887/ PART 12到18见: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196096/ PART 19到28见;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199295/ PART 29到35见: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201987/ PART 3 6

  中国的蓝祥市是一个历经苦难的地方,若说世界上最大的贫民窟在肯尼亚的基贝拉(Kibera,努比亚语:树林、森林),那么蓝祥市的博卅湾就是其中的传奇。虽然中国内地很少有人知道博卅湾的存在,但是西方的一些国家,尤其是日本,却将其反复地神话。   博卅湾有着跌宕起伏的历史,长期以来就处于“三不管”的状态(即英国政府不管、蓝祥政府不管、中国政府不管),上世纪70年代,博卅湾的人口达到了两万五千人左右,其中90%的居民是杀*人*犯、强*奸*犯或者毒枭,蓝祥90%的毒品由此输出。与此同时,各色大小的妓院、赌场、斗狗场如雨后春笋般应然而生,俨然已成为了“罪恶之都”。大部分没有安全生产许可的地下食品加工厂,无照医生以及非法移民也都在此聚集。 蓝祥市博卅湾:

  自97年回归中国之后,蓝祥市还是内乱不断,尤其是博卅湾。Ada Wong,啊,应该说“另一个我”选中了这个地方,看来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现在我在这个地方就是为了看看另一个自己究竟打算做什么,得益于B.S.A.A.的情报网络,我得到了一份博卅湾知情者的手稿:   有个叫Wong的极美的女人来到了博卅湾,说是要征集年轻力壮的男人。出于对她的兴趣,我抱着淡淡的小期待去看了看,发现她似乎是需要人来协助新药的实验。她说报酬很丰厚,问了下金额,的确如此,报酬的钱足够花整整一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药,不过能拿到这么多钱试试也不错。   说起来,之前就听说有个女人在号召贫民窟的穷人们试验新药并付给他们相应的报酬,应该指的就是这个Wong吧。做小白鼠确实是有点可怕,不过报酬真的很诱人。我决定试一试。   然后是组织从Neo-Umbrella内部窃取的一份机密指令:                     D计划   1.利用导弹,将以Tat chi为中心的蓝祥全域变成感染地区。   2.在感染造成的混乱之际,将中国外海沉睡的“HAOS”强制唤醒,送到地面上。如此一来,总裁Ada Wong的夙愿就能顺利完成了。全世界将重演Raccoon市的噩梦,世界将永无宁日。

  这也许是Simmons捅了一个“大篓子”,不然我无法想象一个打着我的旗号到处发疯的女人也叫Ada Wong。

  “HQ(注:Head Quarter的缩写,即总部。),这里是Alpha小队队长。我需要Ada Wong的坐标定位。”   “这里是HQ,我们已经帮你找到位置了——Ada Wong已经离开市内前往南港口去了。”   就在我对接下来的行程进行确认的时候,两个B.S.A.A.士兵从我脚下的Waiyip大街匆匆离去。呵呵,看来早在我未到来之前他们就准备了一场盛大的派对,如果主角不到场,这场派对就失去意义了。   说起来这个地方因为任务的关系,我曾来过多次,当我路过这片区域的街心公园时,忍不住又坐了坐那里的滑梯。小时候第一次坐这样的滑梯是什么时候呢?虽然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回忆碎片,但我总是会想起和弟弟一起玩耍的情景:他从滑梯上滑下来,然后我在下面一把抱住他,他会大声地笑个不停……呵呵,看来我已经不再年轻了,Leon,你也会觉得我现在还有闲暇做这些事情,一定很无聊吧?

  不论如何,命运之线已经断开,一切都将不复存在。齐格菲尔德被杀死了,布伦希尔德骑马跃入火堆殉葬。莱茵河泛滥,天国火光融融,瓦尔哈拉神殿崩塌,众神与神殿同归于尽。这就是诸神的黄昏,人类的末日。Simmons创造的“另一个我”正在将末日逐步变为现实,就像现在,就在此地。  穿过杂乱不堪的街道,走过一间间无人看管的路边摊,我见到的只有死亡和绝望。也许我来这里证明自己的清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我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轻易放弃我的原则,尤其是——这里是中国。我发誓,我会将“另一个我”偿还这一切,还有那个始作俑者Simmons!

  通往南港口的路并不好走,除了那些烦人的感染者,还有一大群变异能力极强的J’avo。   对了,关于C-病毒的资料Alex已经在终端上替我更新了,因此我知道了那些戴面具的小丑们有着怎样的能力。和他们战斗并不轻松,然而遇到一个“孵化”了的新型B.O.W.则更让人头疼——Ubistvo。Ubistvo是C-病毒的完全变异体之一,它整体上依然呈现出人形,但是全身的“皮肤”覆盖着深红色的有机物质。这种生物似乎经历过某种奇特的变异过程,因为它的右手变成了一把有机链锯,而这把链锯和它身体一样都是由肉质物质和骨头构成的。

  好吧,不得不说我和这家伙战斗了不下几百回合是有史以来我所创造的最高单战纪录,就像一个被抛弃了的颓废情妇,在自己发疯的同时还准备让别人一起疯狂。好在我有钩绳枪可以陪它玩玩“捉迷藏”,不然可以想象被它的链锯像木桩一样锯成两瓣会是怎么一番情景。

  一番苦斗之后,我终于甩开了这个烦人的家伙,搭上了一部驶往目的地方向的地铁列车。

  终于我可以休息一会了。 PART 37   通过钩绳枪,我来到了一片住宅区,这里应该是通往目的地的最佳路线。老实说,我并不喜欢这样潮湿肮脏的地方,但不论如何,我的故乡在这片土地上,那种熟悉的气息和味道你永远也不会厌倦。   “亲爱的Ada,你对这次的行动我提供的小小帮助还算满意么?”Alex这个时候的来电把我从回忆中拉回到现实。   “还算不错。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何把路线选择在这里?”   “这个嘛……除了让你在激烈的活动后舒缓一下精神之外,我想你也一定不介意再练习一下狙击吧?”   “哼,你以为狙击对我来说很简单么?一个良好的狙击手需要具备三个条件,优秀的射击技术只是所有狙击技巧中最后也是最基础的一点,纪律及细心才是最重要的元素,狙击手并不是拿着枪胡乱扫射的杀人狂,单为射击而盲目的向目标射击只会增加被发现、俘虏及杀害的机会,纪律和耐心是非常重要的。在成为一个狙击手之前必须先问问自己:你是否很怕冷或怕热?是否很容易发怒?愤怒会使你不小心以及做一些不寻常的行为,这是最坏的一点。有没有尝试过一个人单独过一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狙击手并不一定是个孤独者,但事实上如果你每日的生活都不能缺少其他人的存在的话,狙击手一定不是你最好的选择。”   “比如……Leon S. Kennedy?”   “我想你从来都不是个爱关心别人隐私的人。”   “好吧,我只是想让你轻松点。”Alex顿了顿,然后换成了比较严肃的口吻,“听着,在你所在楼层的402室有我为你准备的Sniper Rifle,这是经过特殊改装的Accuracy International AW(AWP),对你接下来的行动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很快,我在指定的房间里拿到了这把特制的狙击枪。   Alex似乎兴致很高:“很好,你拿到了那个‘宝贝’。 让我说说它的优点吧:首先它的弹道平直,精确度高;其次是后座力小,要知道,在子弹出膛时即使有一丁点的偏差,到两百米以外的目标时,可能就要差出一米开外。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它比较小巧,便于携带。嗯,这么说来,喜欢么?”   “得试试才知道。”我拿起Sniper Rifle,手感的确不错。   “那就让我拭目以待吧。”Alex关闭了通讯器。

 来到阳台时,我听到了隐约两人的说话声,调整了光学狙击镜的倍率和焦距后,我看到了这两个人竟然是久违的Jake Muller和Sherry Birkin。   C-病毒抗体携带者竟然在这里出现,我想接下来一定会有不少“余兴节目”。于是似乎为了印证我的想法,之前和我纠缠不休的Ubistvo跟着冲了出来,他们几乎落荒而逃。   呵呵,看来新加入的伙伴很让人消受不起。那么,“狩猎”正式开始。

  很多人都以为狙击手只要枪射得准就够了,当然,这句话并没什么错,但是射击训练内容复杂的程度可能会让人大吃一惊。   枪支的弹道会因膛线、地心引力及风的影响而使弹着点产生误差,因此步枪的表尺和照门是可调节的,以便修正这些误差;光学狙击镜的倍率和镜片质量也会产生射击差,温差及光学偏折现象也能造成相关问题,因此狙击手必须在各种不同的天气、温度、日夜环境下进行不同高度、距离的射击训练,以帮助了解枪械的性能与误差所在加以修正,直到可以接受的范围;动态目标的移动速率会因行走、跑步或所搭乘交通工具而有所不同,而依目标与狙击手间的距离、风速所取的前置量也有所不同……距离,风向,风速,风偏,光向,方位角,甚至射击时的呼吸方法都是大有讲究的。   还好,我的手艺并没有落下,多年以来在组织里的训练,让我一枪就让底下乱窜的Ubistvo脑袋开了花。

  不过,Ubistvo不是这些“小菜鸟”们可以应付的,我得带带他们。说起来,为他们的父辈们报恩现在恰逢其时,嗯,Alex给了我这个机会还真是处心积虑啊。   Albert和William之前是两个彼此信赖的朋友,这在原来Umbrella之中并不多见;现在的Jake和Sherry成为了亲密无间的战友,这还真是耐人寻味。在他们不懈同J’avo们战斗的同时,在他们一起和Ubistvo周旋的那一刻,我似乎重回到Raccoon市和Leon并肩战斗的情形,那么美好那么真实。

  呵呵,顺便说一句:如果没有我的协助,这两口子可就“水深火热”了。   但愿到此为止了,在他们顺利登上这边的码头后,我收到了B.S.A.A.的即时通讯:“这里是Piers Nivans,Ada Wong正在前往南部的军事港口……”接着,我就看到了左侧高架上两辆车追逐而去的身影。仔细看来,前面一个坐着敞篷车的女子似乎就是“另一个我”,后面不断射击的是Chris和他的队友。啊,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难道现在正在举行“Raccoon市老乡会”么?

  也好,接下来的“聚会”无论如何也不能少了我一份。 PART 38

  得益于组织的定位系统以及B.S.A.A.的通讯系统,我确定了那个“小怨妇”应该是回到了军事港口的航空母舰上。呃,说句题外话,Simmons动用了家族的力量给了Neo-Umbrella无上的权利,若是仅仅一个Ada Wong(说实话我很不乐意这么认为)就能让他这么兴师动众,我以为这显然是不合情理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小怨妇”在利用Simmons给予的资源私下进行自己的计划。不管怎样,我确信这次The Family的麻烦比以往都要多的多,而且Alex获得的机会也会比以往多得多。

  接近这艘航空母舰的时候,我才发现Simmons给予的是多么大的一个“手笔”——那是小鹰号航空母舰(USS Kitty Hawk CV-63),原编号CVA-63,是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之一,采传统动力设计,也是美国海军最后一艘退役的传统动力航空母舰。最近访问蓝祥市还是在2008年的4月。现在Simmons把这艘航空母舰指派给那个“小怨妇”,就好像把一把上了膛的手枪给了一个调皮的小孩,接着会发生什么都将是显而易见的结果。   啊,“小怨妇”,希望这一次你不要再逃跑了。我们得见见不是么? 通过航母的第三层甲板,穿过吊舱甲板,我来到了上层建筑的第一层甲板。在这里我碰到了一些之前在潜艇中见过的Neo-Umbrella生化兵,根据之前战斗的经验倒是不难对付,但是一种新的怪物的出现让我应付起来有点吃紧,根据资料显示,这个怪物称为Rasklapanje。

  Rasklapanje在塞尔维亚语里的意思为“分裂”,这种生物全身包裹着光滑、灰蓝色的皮肤,但是这层皮肤却像某些昆虫的外骨骼一样,可以保护Rasklapanje身体内形似鼻涕虫一样的主体。即使它的类人形身躯受到了部分伤害,也不会对主体造成任何的影响。因为它对体液的渴求,让这种生物对于任何活着的生命体都有着强烈地攻击欲望。即便是被打得四分五裂,它依然有能力让失去的身体部分得到再生。它可以让四肢与身躯分离,这样便于分开搜寻和诱捕猎物——这便是它得名的原因。   我不知道这种C-病毒创造出来的可怕怪物为何会在这里出现,但是这一定和那个“小怨妇”脱不了关系——航空母舰上几乎所有的船员大都被这种生物袭击殆尽,死状惨不忍睹。 嗯,虽然这种生物对付起来有点棘手,不过一番战斗之后我发现它最大的弱点是“怕火”。   和我预料的情况差不多,这种类似于之前t-Abyss病毒产生的Ooze一样,对于火和高热的环境会有着剧烈的应激反应,它们会对火源和热源有着本能的趋避行为——于是顺理成章,在机房舱里,我利用管道喷出的火焰和高热蒸汽干掉了几个纠缠不休的Rasklapanje。   然后在生化兵的身上找到三个电子解码器后,终于打开了通往最高层主控室及指挥中心的电子锁大门。然后,在升降梯旁,我忽然听到了一段广播:“……你能感觉到身体的膨胀么?我只是把你给我的一切还给你而已,Simmons。一开始你会感到恐惧,不过别担心——你只是变回原来怪物模样而已,你和这星球上所有的人类都是如此。就是你和你的家族把这个世界发展成如今这个样子,但是从明天开始……一切即将改变……”

  嗯,真不知道Simmons对“小怨妇”做了什么,就连我也对此事产生了些许兴趣——啊,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和她见到面。  在此期间,Chris Redfield和他的跟班小弟Piers Nivans 也追了上来。他们显然把我当成了那个“小怨妇”——呵呵,现在不是见面的时候,当然我也没有时间来和这两个追着“小怨妇”已经失去理智的“疯牛”解释——他们现在对于红色似乎特别敏感,嗯,但愿那个“小怨妇”不要和我一样喜欢红色的装配,我不喜欢“撞衫”的感觉。

  航母显然还有防御机制存在,探照灯照的我的眼睛有点发花,但隐匿身形却是我的专长——说实话,我宁愿站在聚光灯下受万人簇拥,也不愿被这劳什子探照灯照来照去。   最终,我抵达了定位装置所指的指挥室。

  遗憾的是,“小怨妇”已然离开。不过一个密码箱却被随手扔在了办公桌上——嗯,也许这就是我想要的答案。   按下了箱体上的指纹识别器,我打开了箱子。   首先是一个录音器,里面是Simmons歇斯底里的声音,配合着录音内容,我开始翻阅下面的文件:              关于Ada Wong的受体实验小结   我终于制造了一个完美的Ada替代品。我接下来就要确认这个复制品与原来的Ada是不是处处相同,不单单是外表,更重要的是智商和习惯都要相同。或许这需要一些训练。也许我还必须把“对我的绝对忠诚”教授给她。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的实验在一开始就选择了错误的方向:把寻找合适的受体作为了主要目标——这使得我们的实验耗费了不必要的时间和金钱。其实通过基因序列组合来拟合C-病毒的RNA就可以省略许多步骤——在花费10年的时间12235次实验后才发现这个简易的方法,我对于Neo-Umbrella的那些自诩天才的专家们深感不值。

  好在有Carla Radames全身心地按照我的想法展开实验,C-病毒才能成功地顺着我的终极目标发展。   Ada Wong其实就在眼前,我偷偷采集过Carla的基因样本,发现她和Ada有着几乎98%基因同步率。C-病毒很特别,它超凡的变异速度能极快地突破受体的抗体进入细胞。当然,并不是每次变异都会成功,C-病毒会在侵入受体细胞时让自己的RNA复制发生“错误”,这些“错误”会导致受体出现各种各样的变异形态。接着病毒的表面分子必须与潜在的受体细胞表面存在的诸多接收器匹配——如果基因序列和RNA序列有这种接收器耦合,实验的成功率就会大大地提升。   于是,在一次精心设计的“圈套”下,Carla Radames甘心情愿地参与到这次实验中来。     然后,离我远去的Ada Wong终于从蛹中蜕变而出,她现在完全属于我了。   生日快乐,Ada Wong!                            Derek C. Simmons                               2012/6/23

  我现在总算知道一切了。   箱底放着一个金属模型——蓝祥市的四方塔。   嗯,是该去那里和Simmons算算总账了。 PART 39   

  直升机的轰鸣声让我回过神来,在跑向侧舷的一刹那,一个蓝色的身影在我眼前直落而下。   就在这一刹那,我意识到那就是一直在找的“小怨妇”——嗯,按照刚才看过的文件,应该称之为Carla Radames。   从那么高的控制室直摔落在甲板上,她一定必死无疑。无论如何,我决定下去看看。

          在乘坐升降电梯时,我又收到了B.S.A.A.的通讯信号:   “……Alpha小队人员,这里是HQ。我们已经证实Wong说的是事实,一艘全副武装的航母正在接近你们所在的海域,根据卫星图像显示,他们准备向陆地发射飞弹。你们必须赶往阻止,保证他们不能发出一枚飞弹。……收到,HQ!”难道Carla为这次的计划准备了不止一艘航母?   我关掉监听器,走出电梯,Carla的尸体就躺在面前。之前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终于肯歇下来了么?

  啊,可怜的Carla,尽管我无法容忍你的所作所为,但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你对Simmons的怨恨促使你去破坏他们创造的世界,但因为你那仅存的良知,就注定会迎来失败的结局。 说到底,Carla,这就是你把我卷入的原因么?真可悲。如果只是针对Simmons的复仇,我可能还会帮你一把……  我的感慨这时被打断了——Carla手中滑落的一支注射器表明,她选择了舍弃人类身躯的不归之路,就像Raccoon市绝望的William博士一样——我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   安详闭上的双眼再度睁开,她的双眸变成了可怕的惨白色。C-病毒让她痛苦地挣扎而起,如泥浆般的不明物质从她破败的身躯中不断涌出,然后她变成了一个如同魔幻小说里才会存在的“黏土怪”。

     “别自以为是了。帮助我?我才是真正的Ada Wong。”她已经疯了。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我的计划并没有失败,反而还一切顺利!很快……这个名为‘社会’的脆弱外壳即将彻底崩溃!而后,你觉得还有什么能逃离这个世界?哈哈哈哈哈……什么都逃不了!地狱即将呈现,混沌即为主宰!而我,Ada Wong,将成为这个新世界的女王!”她已经变成了一大摊恶心的“泥浆”,并且还对我发起了攻击。很抱歉,我真的不喜欢“泡泡浴”,而且尤其不喜欢浓度如此之高的“泡泡浴”。侧身几个翻滚,我躲进了通往下层储藏室的闸门之后,外面的她已经看不到身躯的存在了,只有不断涌来的“泥浆”和她满含愤懑的声音在响彻着。

  哼,不是想打击你,充其量你也只是个廉价的冒牌货!就此安息吧,Carla。   我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我能得到救赎么?——究竟是痛苦地被杀死容易,还是苟延残喘地活着容易?或者是杀死别人容易,还是等着被宰容易?这是两个问题,但永远只有一个答案,不过哪一个都不是正确的答案。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没有真理的存在。但是Carla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活着是有着自己独特使命的,就像摩西被上帝选择了,而我今天也被Carla选择了。不同的是,摩西的使命是带着以色列人离开埃及,而我的使命,仅仅是救赎。救赎Carla因我而产生的原罪,救赎我成为The Agent的一员所做的无数违心之罪,救赎我永远不能拥有爱情的怨怼!   在舱底,我迎来了和Carla的最终对决。她巨大而丑陋的脸孔堆砌在我的面前,她一直喊着我的名字——她那么想变成真正的我!但是她不懂真正的我所背负的原罪,Simmons也不会明白,失去自己的灵魂而妄图夺取别人的,这本身就不会是一场会有结局的“游戏”。所以,我用爆炸弓击碎了Carla的“执念”—— Carla,但愿在真正的地狱里,会有属于你的Vergil接引你被玷污的灵魂。(笔者注:Vergil,即Publius Vergilius Maro,是诗人但丁最崇拜的作家,在他所著《神曲》中,后者称他为“老师”,虚构他解救了迷路的自己,并邀请自己去游览地狱和天国。)  当我终于重新踏上甲板时,我看到了Chris他们驾驶舰载战斗机远去的背影。而一枚飞弹已经朝着蓝祥市中心区域飞去,目标正是四方塔的位置。

  地狱即将来到么?我坐上了甲板上仅存的一架武装直升机,跟了上去。   我要将这一切终结! PART 40

  《圣经·旧约》有句话:“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这也就是说不论是Simmons,还是Carla,他们都会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不过就在驾驶武装直升机临近蓝祥市时,我才发现情况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Carla之前说的没错,地狱就在眼前。

              我忽然想起了罗丹的《地狱之门》,那是浓缩了罗丹大部分重要作品的杰作。人类的三个影子痛苦地合而为一,迷失的沉思者矗立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纯洁的伊卡尔斯坠海而死,保罗和弗朗西斯卡缠绵而吻。总的说来,这道门包含了人类所有的永恒主题,生与死,爱与恨,灵魂和肉体,痛苦和热情,希望与绝望,当然还有,天堂和地狱。   如同罗丹的《吻》一样,要知道,那是从《地狱之门》独立出来的一部分。在但丁的《神曲》里,他遇到了因爱而死的保罗和弗朗西斯卡。两人因为不伦之爱而在地狱中遭受折磨。然而罗丹雕塑里的吻却是那么美好,恋爱中的女孩都希望得到这样缠绵的吻。   这是艺术的力量,也是生命的奇迹。   尽管现在已然是一片烈焰滔滔,尽管眼下都是行尸走肉哀鸿嗷嗷——我却相信我能够拯救我的家园,我能站在这个已是人间地狱的土地上——更重要的是,Leon也在这里。

  这就足够了。   接着,我果然发现了Leon的踪迹。   他和他的女搭档正被一群感染者围攻,嗯,尽管我的出现可能有些多余,但帮帮这两个“迷途羔羊”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Ada!我以为你死了!”Leon还是一如既往的迟钝。   “尽可能离开这里!”我能说的只有这句话了。   啊,我发觉自己已经习惯这样了。感觉就像是你的私人保镖了呢,Kennedy先生。   呵呵,我们总能在不该遇见的地方遇见,是宿命也好是缘分也罢。虽然这其中总掺杂着麻烦,不过我还是希望这样的麻烦越来越多比较好。

  好吧,让我想想目前的处境吧——我猜这或许也是Simmons计划的一部分?嗯,仔细想想也不敢苟同呢,以我对Simmons的了解,这么疯狂的事情他不可能做的出来。Leon或许也是这么认为的吧?不过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毕竟Tall Oaks市的惨剧可是这个家伙一手造成的。   Carla,你带给我的困扰真是不少呵。   嗯,你们两位也该上路了,我得尽快赶往四方塔。   击落几架围追堵截的Neo-Umbrella战斗直升机后,我最终抵达了四方塔的中心广场。嗯,Neo-Umbrella的“员工们”还不知道他们的老板已经去见上帝了吧?否则真不该耽误我这么多的时间,无趣、平淡、不知所谓,哼。

  在这里我看到了步履踉跄的Simmons,他的突然出现让赶来调查的Leon两人深感厌恶,当然,我也一样。   Simmons显然也看到了我:“Ada,我知道你做了什么!你竟敢违抗我!你擅自抓走了Wesker的儿子!用那混蛋的血液……强化了病毒!”身体的强烈异变让他半跪在地。   “哼,这就是你信任Ada Wong的后果!”我终于明白Carla为什么会在这里,并且为什么那么疯狂了。就是因为你,Derek C. Simmons,你和你的家族费尽心思制造了这么一个怪物,然后再让这个怪物毁灭你们——这可真是讽刺,和你那家族的族徽寓意是一样的吧?Uroboros(笔者注:即Wesker创造的衔尾蛇病毒,这里有双关的意思。在现实世界里,柏拉图形容衔尾蛇为一头处于自我吞食状态的宇宙始祖生物,它是不死之身,并拥有完美的生物结构。虽然柏拉图提到的宇宙圆球概念,只是形容一种星体的最外层气圈结构,而非蛇型的传说生物,文献中亦未有直接涉及衔尾蛇的名字,可是这个圆形的无限概念正是衔尾蛇所标示的基础逻辑。另外,衔尾蛇亦是宗教及神话中的常见符号,在炼金术中更是重要的徽记。近代,有些心理学家(如卡尔·荣格)认为,衔尾蛇其实反映了人类心理的原型。),本来就是自我毁灭么?

  C-病毒的究极形态是什么?这一个问题现在得到了解答。有Jake的血清作为干扰素和稳定剂,这个堪比T-病毒的狂躁以及G-病毒的突变还有T-Veronica的狱炎之极致病毒,就此转变为真正的“无暇品”。它的能力会随着宿主的执念和身体特质产生变化。   记得Wesker在目睹Sergei Vladimir上校变异后,曾经不止一次提出T-病毒会依照宿主的心绪变成宿主内心渴望的怪物,这是一种高级生命形式的直观体现。那么现在Simmons变异成一只体型庞大的霸王龙,这也是他内心渴望的一种形态吧?   尽管如此,按照生物的进化历史,这种不符合种群进化的变异是一定会遭到淘汰的。靠病毒引发的爆发式变异生命体想要主宰全世界的生命,不论是Carla还是Simmons,这注定只是一场滑稽可笑的“闹剧”。历史不会因侥幸而改变。   和被C-病毒改造后的“疯狂Simmons”战斗并不那么困难,但也非那么容易。为了让下面陷入困境的Leon先生及Helena小姐早点脱身,我几乎开启了武装直升机所有的攻击装置——火力全开的效果下,“疯狂Simmons”终于轰然倒下。   好吧,我的护卫任务终于圆满完成了,Kennedy先生,但愿你和你的Helena对我的服务还算满意。 PART 41  

  暂时从激烈的战斗中全身而退不啻是一种幸运,Simmons,你和你的Carla活着的时候一直惹是生非,我要确保你们搞出的所有麻烦全部在这里结束。   距离我最终的目的地已经很近了,不过还是在沿途看到有不少幸存者在高层的平台上呼救。虽然我自认并不是个乐善好施舍己为人的好人,但帮助这些人争取一点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今天已然看到太多毫无意义的死亡了,我只是希望自己的心境能够藉此平静一会。目前为止,我只能想到这么多。   帮助这边两个幸存者打发了大约一打的感染者,他们所在的平台终于变得空旷了一些;接着是斜对面被围困在电台大楼楼顶的几个幸存者,我不得不再度浪费一点子弹替他们清理周遭的感染者,啊,但愿这些可怜人买过保险。说老实话,我还是很乐意帮助别人的,呵。 但我终究不能解救所有人,那么好吧,现在我得找个地方歇脚了。停机坪就在正前方,不过我还得费点心思再度清理一下在上面蹦跶得不亦乐乎的杂碎们。十多分钟后,我终于安全地停在了上面,武装直升机的螺旋桨带动着这个城市的气息掠过我的身体,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

  Kennedy先生,你一定还在和我一样努力地去探究这些事态中掩盖的“真相”吧?尽管我一直认为这是自己的私事,不过透露给你一些线索和证据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知道,这是我们之间维系关系的唯一方式,彼此心照不宣。那么,我把我最爱的粉底盒留给你做个纪念吧,但愿你和当初喜欢我送给你的小熊挂链一样喜欢这个“小礼物”——嗯,再补充一点,我不希望你再把它转送给别的女人,好么?最后,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枚RPG火箭筒,如果你和你的Helena能顺利到达这里,这架武装直升机和我留下的这些“小礼物”就是最好的“奖赏”。  现在,是该给Simmons料理后事的时间了。   对面的高层就是我的目的地,我得销毁那些冒充我身份的所有痕迹。   下到下层楼道后,我突然听到了外面的剧烈爆炸声,觅声而行,我看到了对面楼层的观光电梯上Leon和Helena纵身一跃的惊险一幕。他们奋力从炸毁的电梯中跃出,有惊无险地冲进了四方塔的楼层过道中。

               Leon,你总是能够像这样幸存下来……   好吧,没空闲着了,我得想办法到下层去。正巧我这边的观光电梯从上面缓缓降下,很好,就搭个“顺风车”吧。然而这个时候,我却在中心的联络桥上看到了Simmons,他竟然还活着!   “Ada——!”他显然发现了我。   随即他变异成了一个形态奇特的大蝎子,那高高昂起的尾巴朝我这边射出一连串类似子弹的玩意。哼,你还要继续玩下去么?真是个十足的虐待狂。也罢,我早就想狠狠揍你一顿了,你让我恶心得无以复加!   在他将我乘坐的电梯限位器打断的一刹那,我用钩绳枪抵达了Simmons所在的联络桥上。   “欢迎回到我身边,Ada!你最终还是回到我身边了。你和我……命中注定是要在一起的!你终究比不上真正的Ada那般完美,创造你的确是一个错误。但终究是我创造了你,你必须得服从我!别担心,我会很温柔地对你的!你是我的,你身体的每一寸都是属于我的!好好感受一下吧,你不能没有我!Ada——!”Simmons和Carla一样,已经疯了。可悲的是,他直到现在还把我当作那个一直捣乱的“小怨妇”,我已无话可说。   你真令人作呕,让我们坦诚一点地说清楚吧——我可不是你的小玩偶,Simmons。事实上,我和Carla唯一的相似之处就是对你充满了憎恨!好好正视一下你的所作所为吧,我并不如你想象的那般柔弱!Leon,看着我一个人搞定这一切吧!

  我把所有的子弹都倾泻在这个混蛋身上,他被一遍遍变回人形,一遍遍变成怪物,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倒下。C-病毒果然还不止这点强悍,只是我已经没有兴趣再去了解它了——我只想尽快解决战斗。   我和Simmons之间的战斗已经超越了任何战斗的意义,只是这样的鏖战让脆弱无比的联络桥再次坍塌,我不得不利用钩绳枪跃到最高层的联络桥上。在下方疯狂的Simmons暂时失去了我的位置,这样一来,他把满腔的愤怒都倾泻到了正在沿着电梯缆线往上奋力攀爬的Leon和Helena身上。于是,我不得不再次充当保镖的角色。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这是Simmons故意卖弄的一个破绽——趁着我专心做掩护的瞬间,他忽然转身一跃朝我扑来,在意识消失的一刹那,我似乎听到了Leon急切的呼喊声。   一切归于黑暗。 PART 42     

  我似乎是睡着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个完整的美梦。从我开始成为一个双重间谍,美梦就早已远离我而去了,但是现在,现在我感觉如此的美好:我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就好像小时候抱着弟弟那样,安详而宁和。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终究是渴望有一个人能够让我依靠的。我一直都被悬荡在幸福和忧伤之间,不能自主。每一天每一分钟我都会经历假想中的绝望,这种绝望总是如影随形,让我自认为自己已经丧失了爱一个人的权利。在这个时候,是你,Leon,就那样走近我的身边。你想象不到你走来的那刻,对于我的灵魂是一种怎样的震颤和颠覆。飓风之于苍茫的大地也不过如此,奋鸣之于静远的天空也不过如此。总之,就在此时就在现在,我已不属于我了,操持我命运的完全是你宽厚而温暖的臂弯。

  然后我听到你的声音,灵魂似乎也藉此而忘乎所以地跳跃和呼喊:   “Ada,听得到我说话么!?不要让一切就这样结束了!……求你了,快点醒过来!如果你是真正的Ada,你就一定能够挺过来。我们都能够转危为安。”   于是就像童话里的睡美人一样,我完全醒过来了。

  我看着你,不由自主地就握了握你扶着我右肩的手掌:“我只是闭上眼休息了一会。”   “工作之中可不能睡着了。”你难得撇了撇嘴,露出一丝欣然。   我们又在一起并肩战斗了。

  “Leon,如果你没如此关照我,Simmons就不会如此紧张担忧了。”   “这里面有什么背景故事么?”   “没什么值得说的。”  Simmons对我们的交谈显然已经是怒火冲天了,这只丑陋的怪物对我们发起了猛烈地进攻。迂回反击之中,Leon一不留神被打下了联络桥,还好他的一只手紧紧扒在了桥的边缘才没有掉下去。Simmons化为人形,伸出脚狠狠碾在了Leon的手背上。   不可饶恕,Simmons!你可以这样伤害我甚至杀死我,但是你绝不能对Leon这么做,绝不能!   我随手取出一只战斗弓弓箭,狠狠插入了Simmons的腰间。在他满眼的不可置信中,我利用钩绳枪将他扔下了楼下的滚滚烈焰之中。

  终于,我把恶魔送回了地狱。   我们看着Simmons在烈焰中惨叫,遥遥相望而笑。

  “真可爱!”我看着Leon那清澈懵懂的眼神,就像个想要朝我撒娇的孩子,一如既往。Leon,你依旧对这一切事态茫然无措吧?就这样看着你无疑是一种乐趣,不过我还得处理点事情。掏出“魔幻水晶”,我给他留下最后一条短信:   我真希望多呆点时间,不过我得走了。我在楼顶给你留了“告别礼”。那么以后再见了,Leon。   这样,Leon,你和你的女搭档就可以洗脱杀害总统的罪名了。   相见不如怀念,Leon,但愿你以后还能常常想起今天的事情。  那么,事到如今我得做完最后的事情。我终于来到了Carla留给我的那份文件中提到的秘密实验室,通过四方塔的金属模型(实际是上是一把钥匙),我启动了实验室的主控装置。   环绕的监视屏幕里开始播放Carla进行C-病毒实验的情景,只见她毫无怜悯地对一名研究员注射了C-病毒,在那研究员一声凄厉的惨叫后化成了一个人蛹。   “不管是不是Simmons指使你对我做了那些实验,我都无所谓了。不管怎样,我的实验也成功了,这将是我最伟大的作品!”Carla的声音依旧那么冰冷淡漠。

  回想起我在航空母舰上听到的一段录音,我这才明白,为了报复Simmons,Carla竟然也做了同样的事!她也想创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Simmons,完全的服从和卑躬!天哪……   走进观察室里,我看到了那个人蛹正在破茧而出。   啊,Carla,从这一点看来,我们都已丧失了怜悯之心,甚至已经没有了人性!   我永远都不会承认这样的自己,我不会像Carla一样失去了真正的自己!端起手中的乌兹冲锋枪,我开始摧毁这些泯灭人性的邪恶之所在。当这里也充满了地狱的火焰时,我的愤懑才得到了一点点宣泄,我回望四周,红莲朵朵。   同时,我把“魔幻水晶”也扔在了这里,在显示着Simmons与Carla甜蜜合照的电脑屏幕之前——我要彻底抛弃与你们有关的东西。我,永远也不要成为你们那一类的人,永远!

  Trent这时适时地打来了电话,我平静地告诉他我已经了断此事了。   这里的行程已经结束,我得开展新的工作了。   我是Ada Wong,独一无二。 彩蛋; 与Trent的通话录音片段: Ada:对于C-病毒的样本我已经通过D.S.O.的Leon传达给组织了。 Trent:很好,那么Piers Nivans的恢复计划执行情况如何? Ada:自从三个月前在中国南海找到他时,生命体征一直就处在低水平状态。C-病毒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负担。 Trent:这是肯定的,如果不是Carla改造过的话,那么他就真的去见上帝了。 Ada:Piers目前在注射了抗原疫苗后情况稍微好转了一点,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把他的情况报告给B.S.A.A.。 Trent:……你见机行事吧。我们以后的工作还要和B.S.A.A.打交道,我们得让他们欠我们一个大大的人情。 Ada:哼,对于这点我无所谓。 Trent:好吧,亲爱的Ada,我来告诉你一个感兴趣的消息:The Family终于让Alex Wesker成为家主了。 Ada:那又如何,这点我早就想到了。 Trent:不过The Family重新回收了Neo-Umbrella组织的机构和人员。我之前一直以为他们会对Neo-Umbrella进行彻底清算,现在看来,他们做出这样的举动明显是对我们产生了忌惮啊。 Ada:Neo-Umbrella现在的主导者也是Alex么? Trent:不,据我刚刚获取的情报显示,是一个叫做Flaminia Wesker的女孩子。 Ada:什么?难道W计划还有这样一个幸存者么? Trent:这和W计划无关,资料显示,她是Alex的女儿。看来Alex一直都有着他自己的计划,只是我们一直不知道而已。 Ada:那么,对此我需要做什么? Trent:不用那么紧张,你只要按原来计划执行即可。看住Jake Muller,如果Alex会有什么举措的话,就一定会去中东找他的。 Ada:明白。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化危机:诅咒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化危机:诅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