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 烈火如歌 6.1分

谁让,这是江湖

Renee-Here
2018-03-05 22:27:29

《烈火如歌》的小说是很多人的白月光,显然,我的年纪已经太大,没能在容易爱上白月光的年纪读过它,现在再读,只觉普通。改编电视剧所呈现出来的成色,在及格之上吧。

很多时候,一部作品的优劣,光靠诚意和努力并不足够,作品能走得多远,取决于团队本身能站得多高。

影视剧评论,甚至文学评论,素来都是见仁见智,评论者的好恶、境界、立场各不相同,说客观或尽量客观,本身就不客观。

权且凭一己主观,随便说说吧。

年少的时候喜欢一个人物或角色,就会想要诗化他/她,想来是自己的未经世事,才会陶醉于把苦难解读得美轮美奂。到如今,要换已经惯于沉默的我,来看待未经世事的少年了。比起角色的人设,我更喜欢他们真实。有些人物虽完美无缺得令人向往,可打动人心的,却往往是那些血肉模糊到叫人心酸的,这一个或那一个。

那一年,被暗夜罗洗脑时,战枫,只有十七岁。

没人知道那些寂寂长夜里,一个心思单纯的少年,一个和其他同龄人一样会质疑、迷茫、不知所措的少年,是如何将自己碾碎了烧沸了又一点一点冰冷下来的。

没人知道,他有没有一丝一缕细细地叩问过自己的心,想把它生生割开,这一分给如师如父的杀父仇人,那

...
显示全文

《烈火如歌》的小说是很多人的白月光,显然,我的年纪已经太大,没能在容易爱上白月光的年纪读过它,现在再读,只觉普通。改编电视剧所呈现出来的成色,在及格之上吧。

很多时候,一部作品的优劣,光靠诚意和努力并不足够,作品能走得多远,取决于团队本身能站得多高。

影视剧评论,甚至文学评论,素来都是见仁见智,评论者的好恶、境界、立场各不相同,说客观或尽量客观,本身就不客观。

权且凭一己主观,随便说说吧。

年少的时候喜欢一个人物或角色,就会想要诗化他/她,想来是自己的未经世事,才会陶醉于把苦难解读得美轮美奂。到如今,要换已经惯于沉默的我,来看待未经世事的少年了。比起角色的人设,我更喜欢他们真实。有些人物虽完美无缺得令人向往,可打动人心的,却往往是那些血肉模糊到叫人心酸的,这一个或那一个。

那一年,被暗夜罗洗脑时,战枫,只有十七岁。

没人知道那些寂寂长夜里,一个心思单纯的少年,一个和其他同龄人一样会质疑、迷茫、不知所措的少年,是如何将自己碾碎了烧沸了又一点一点冰冷下来的。

没人知道,他有没有一丝一缕细细地叩问过自己的心,想把它生生割开,这一分给如师如父的杀父仇人,那一分给生长于斯的故里山庄,这一分给素未谋面的亲生父母,那一分给珍如性命的皎皎青梅。

没人知道,他拆到碎不可拾的心瓣,可还有一丝血肉,留给自己?

这样的十七岁,这样的成人礼,这样的一夜长大——叱诧江湖如烈明镜,终究还是低估了敌人的狡诈。

风评里总有声音说,战枫的悲剧源于他不信养育自己的烈明镜,却错信了暗夜罗。

要知道江湖诡谲,只手遮天如烈明镜,仍无法也无力去保护每一个孩子,而令战枫一夕突变的种子,早已在他的生命里深深种下。

谁让,这是江湖!

至死未能相认的父子俩,其实是那么那么的相似啊,不是吗?

有的人他们要誓死守护,有些事则绝对冷血无情,面对天大的误解、至亲之人的误解,不肯、不会、也不屑解释。

那么刚烈又愚蠢,那么固执又自大,那么深沉又木讷,那么隐忍又执着。

一面是不择手段,一面是精神洁癖,宁借自污以自洁,是耳濡目染,还是血脉相承?

烈明镜和战枫,不过是以同样的姿态,从人生巅峰,走向各自不堪回首的归途。

这对父子最令人唏嘘的,是那样决绝却又轻易地放弃了自己;而最让人痛心的不也正是——如歌那样珍视的他们,却被他们自己弃如敝履。

而烈如歌呢?

我禁不住想,烈如歌恰是那个最较真的人,凡人凡事她皆要弄个清明透亮,可讽刺也在这里,她要的真相何其难求。

她求不到真相,因为没人懂她那颗求真的心,和近乎虔诚的勇敢。他们不懂她的虔诚,也不信她的勇敢,所以用一个一个又一个假象来保护她,所以一个一个接一个去牺牲自己。

他们的保护太盲目,都来不及扪心自问一下,称霸江湖就可以保护她?修道成仙就可以保护她?杀身成魔就可以保护她?不离不弃就可以保护她?

每一个爱她的人,还是全不了解她。

人总得在某一刻,顿然醒悟,而在此之前,四壁高耸,远处的嘈杂在无边静寂里嚣闹,青春岁月,宛如牢笼。

可惜他们是江湖儿女,等不到斑白老去,等不到原谅辜负,也等不到回望加了滤镜的旧时光。

谁让,这是江湖。

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烈火如歌的更多剧评

推荐烈火如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