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财是被启文杀的吗

胡乐乎
2018-03-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中,肚财的死被警察判定为:过量饮酒,然后被撞死了。

大家都知道,肚财从不喝酒,而且一般都是喝酒的撞死人,哪有喝酒的被撞死的,最重要的是,肚财还是一个买不起酒,一天只吃得起一顿饭的穷光蛋。

作为观影人,有着上帝视角的观影人,大家的直觉,几乎认定了是启文杀死了肚财。在这个认定下,有人甚至已经提出了电影中的一个bug——启文是怎么知道肚财他们看了他的行车记录仪。

其实这个根本不是bug。

因为在我看来:肚财真的只是死于一场意外,和启文并没有直接关系

而警察为什么给肚财的死一个荒诞的结果——因为肚财就是一个死了的流浪汉啊:没有证件,没有家人,没根没枝,静悄悄地死去,不会有人追究他的死因。

对于这样一个流浪汉的死去,和死去了一条野狗有什么区别,警察为何要浪费精力去查他死亡的真相,直接给一个醉酒,盖棺定论,多么省事简单。

要知道,警察的摄影机可是会晃来晃去的。让一个买不起酒的流浪汉死于醉酒,不就是和晃来晃去的摄影机一脉相承!

以上观点,是出于警方角度。

我为什么认为肚财的死和启文没有关系,因为启文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看了他的行车记录仪。

你看,启文被警察约谈后,回来走到菜埔的值班室。

他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进过这个房间了,然后眼睛却看向电脑的监控画面

很多年没有进过这个房间,言下之意可以理解成:他没有来过菜埔的值班室,所以不知道这里的监控可以看见哪些角落。他杀叶女士的那个晚上,菜埔值班室里的监控电脑,到底有没有拍到些什么。

他拿下假发,说自己很多年没有拿下过假发(杀叶女士的那晚假发掉了下来),问菜埔是否看过他这个样子,菜埔点头摇头,含糊不清。

在我们观影人的上帝视角里,知道是行车记录仪记录了启文杀人的过程,而在启文的视角里,他根本就没有往行车记录仪这个方面想过。

他在菜埔的值班室关注的:是监控器是否拍到了他杀人!菜埔是否通过监控看到过什么!或者那个晚上,菜埔有没有听到什么响动,看到些什么!

你看他对菜埔的说话顺序,先是关心:工资是否够用,房子漏水,母亲生病;接着拿下假发问菜埔是否见过;得到菜埔含混不清的回答后,他开始施威:你上班的时候打瞌睡,你捡垃圾的朋友经常来这里找你聊天......

恩威并施的言下之意就是:你上班不认真的事我都知道,但我不会炒了你,所以我不管你知不知道什么,都给我烂在肚子里,别去外面胡说,要是被我知道了,你知道下场。

在启文的视角里,他怀疑的对象,其实一直都是菜埔,根本不是肚财,就算要杀人,他也会杀菜埔,而不是肚财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我说启文关注的重点是监控器,并没有联想到行车记录仪?

如果启文联想到行车记录仪,看过行车记录仪里面的视频,就会知道行车记录仪完整地拍下了他杀害叶女士的过程,这可是直接的、致命的、关键性的证据。

如果启文知道了菜埔和肚财看过他的行车记录仪,这两个人算得上是亲眼目睹了他行凶杀人,关键他还不能保证他们是否拷贝了一份,他又怎么会只杀肚财,不杀菜埔呢?

有人说是因为菜埔有母亲可以威胁,肚财找不到把柄。

拜托,如果启文知道了菜埔和肚财看过他的行车记录仪,他怎么可能因为有什么可威胁的就留下一个“目睹”了自己杀人过程的人!

要知道,启文可不是什么心理素质强大的人

在胖胖的女士说佛相不对称,不够庄严的时候,启文在一旁不停地擦汗。

注意,这个时候,胖胖女士还没有提议要把大佛锯开重塑,启文已经因为心虚紧张,不停流汗了(因为大佛里面装着叶女士的尸体)。

以启文的性格,如果他知道菜埔看了行车记录仪,肯定菜埔“目睹”了他杀人,这个威胁,他是绝对不会留的。

参见他对叶女士动杀心时,正是叶女士拿她拍摄的监控视频威胁他。

同样的,菜埔和肚财虽然提过他们是不是要去报警,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报警。

他们手上拿着的,可是启文的杀人视频。如果他们报了警,启文怎么可能只是被约谈个话而已?

换言之,菜埔和肚财,把他们看见启文杀人的事情烂在了心里,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即便土豆看出来他们遇见了不好的事情,但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

所以在启文的视角,他根本没有想过行车记录仪拍到了什么(要是想到了,早就清理行车记录仪了,还会留着给菜埔和肚财看),他唯一担心的,是监控视频拍到了什么!

以上观点,出自启文视角。

很多人不解,启文找菜埔谈话后的那晚,肚财站在外面不敢进,为何会对这里产生留恋、不舍。

因为没过多久,肚财就死了。

在观影人的上帝视角里,直觉总认为这是肚财知道自己要被启文杀害的预感,这些话,像是一个将死之人对生的留恋。

这的确是肚财的留恋,但不是一个将死之人对生的留恋,而是一个“人”对生而为人,应当感受到的“尊严”的留恋。

他在菜埔的值班室,可以对菜埔高声说话——这是唯一一个他可以对别人高声说话的地方。

他和菜埔看启文的行车记录仪视频——视频里的声色犬马,是他唯一最接近的富人的世界。

他在这里,才不再是那个每天只能吃一顿饭的捡垃圾的肚财,他才能微微跳出他黑白的人生,接触到一点彩色。

可是启文对菜埔说——我知道你那个捡垃圾的朋友每天到这里来找你聊天。

你想想,要是你朋友的老板对他说,知道你在朋友上班的时候,每天去他公司找他聊天,你还敢再去朋友公司找他吗?

那不是连累朋友丢工作吗!

并且,肚财来找菜埔,原本就有一点偷偷摸摸的意味。

启文杀叶女士的那晚,肚财和菜埔在值班室看行车记录仪的视频,听到启文的车响,肚财马上躲到了桌子下面。

他偷偷来启文的公司找菜埔,得知被启文发现,试想,肚财还敢再去吗?

他不能再来菜埔的值班室,就意味着他再不能来到这个他唯一可以对别人高声说话的地方;

再不能通过行车记录仪的视频,看富人世界的声色犬马(借以解决他的生理需要);

再不能微微从他黑白的人生跳出来,接触一点彩色。

他将失去他人生的小确幸。

他怎么不留恋!

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暗示了肚财并没有认为会被启文杀害——

他一个流浪汉,如果预感启文将杀害他,肯定早逃之夭夭,有多远走多远,怎么可能去吃了顿面会菜后,又回到原来的地方!

以上观点,出自肚财的视角。

关于释迦。

在我的视角,总认为释迦等于佛祖释迦牟尼。

肚财出事的那个晚上,释迦梦见和肚财见了一面,醒来,预感肚财出事了,然后他去隔壁的泳池洗了一个澡。

和这里对应的一个点应该是:启文塑的那尊佛里,藏着叶女士的尸体。

尘世的佛藏污纳垢,真正的佛预知悲苦,但也就是预知罢了。

38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