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体2 超体2 尚未上映

我们可怜的人类根本就没有自由意志

Joel Gia
2018-03-05 看过

我们若想获得自由,就一定要认识并超越自己的潜意识。

美剧《西部世界》是由1973年中国引进的第一部美国同名科幻片改编而成,这部1973年电影导演对“失控的乐园”的想法情有独钟,于是又写了《侏罗纪公园》这部小说,被斯皮尔伯格搬上荧幕。很多人都认为《西部世界》是在讲人工智能,但其实这只是表面想象。虽然这部2016年的美剧看似故事背景与原著极其相似,但是在思想上有巨大的飞跃:它是历史上第一个让机器人做主人公的美剧,而且这部剧很有代入感,所以让我们越看这故事,越发现自己与机器人的共性。其实这就是这部剧的主创,《盗梦空间》的导演弟弟想阐述的中心思想:我们每个人其实就是机器人。

虽然这个事实很难让我们接受,但是当我们仔细思考一下--为什么大自然要同时赋予我们人类强大的潜意识和非常有限的脑力,其答案就很明显:由于我们的脑力有限,(我们人类只能使用大脑10%的脑力),我们就很难发现自己潜意识的存在,而我们的潜意识是如此强大,从而很自然地就被我们自己的潜意识所控制了。其实机器人就是这样设计的:机器人处理器虽然能很快地执行自己的程序,但是机器人却不知道自己是被程序控制的,而且它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执行这些程序。我们就正是处在这样的状态: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要吃饭,要性,不能死掉,但是我们却不知道为什么。

在第一季第八集中,《西部世界》其实已经给我们讲得很明白了。

There is no threshold that makes us greater than the sum of our parts, no inflection point that at which we become fully alive. We can't define consciousness because it doesn't exist. Humans fancy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special about the way we perceive the world and yet we live in loops as tight and as closed as the hosts do, seldom questioning our choices, content for the most part, to be told what to do next.

自我意识并不存在。虽然我们都是机器人,但是能意识到自己是机器人的机器人总要比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机器人的机器人要高级。

那么作为机器人的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如果我们的脑力足够高,第一阶段就是意识到我们是被程序控制的;第二阶段就应该是能看到我们的程序,也就是挖掘我们的潜意识;第三阶段就是试图解除我们的程序。(当然试图解除我们自己的程序也可能是我们自己的程序的一部分,但至少我们可以成为更高级的机器人。)在《西部世界》中,当机器人第一次看到自己程序的时候,她就死机了,因为机器人进入了死循环。还好我们是多程序同时运行的机器人,所以不至于死机。只有我们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潜意识我们才有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否则我们所谓的自由意志仅仅是被自己潜意识操纵的假象。

那么我们的潜意识的强弱和大脑的机能有什么关系呢?记得在《超体》(2014)这部电影里,我们可以看到:当Lucy的脑力很低时,她的恐惧是占主导地位的。当她被韩国流氓抓去后,她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瑟瑟发抖;但是当Lucy的脑力提升了以后,不但她利用自己阿凡达解决问题的能力直线上升,而且她对危险和死亡的恐惧以及不必要的疼痛感受都直线下降。由此可见,我们的脑力和本能成反比--脑力越强,我们覆盖重载自己本能的能力就越高;我们脑力越低,我们就越容易被自己本能所控制。

但是相反地,我也慢慢开始意识到,如果我们越有超越自己的本能的意识,我们就会感到越自由,从而就能更容易地解放自己的大脑,从而使我们的脑力提升;而如果我们越被自己的潜意识奴役,我们就越禁锢,我们的脑力也就会越来越低。所以这就让我们发现了另一个提高脑力的方法: 战胜自己的潜意识。就像在《生活大爆炸》(2007)中,谢耳朵的脑力比Leonard要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谢耳朵没有什么性意识,所以他可以使用更多的脑功能;而Leonard就没那么聪明,因为他被自己的性本能日夜缠绕。

讲到这里,我觉得这是一个和大家解释信念和信仰区别的一个好机会。信念是在我们意识层面上的思想;而信仰是埋藏在潜意识中的思想。信念是我们给我们自己的程序,而信仰是大自然给我们的程序。比如年轻的施瓦辛格相信自己将来会成为健美明星或电影明星,这就是不折不扣的信念; 但是这种信念可能是靠他的信仰支撑的:作为奥地利人的他,很可能相信自己是希特勒说称的“超人”,而这就是施瓦辛格的信仰。(希特勒是运用潜意识的大师,德军能够在二战中创造奇迹,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就是因为他给德军埋下的潜意识。而美国其实就是一个新一代改良了的法西斯,因为他发现占领仅仅别人的领土,不占有世界人民的心灵是无济于事的。于是还有什么比美国发明的“民主自由”更能禁锢大家的思想呢?这个思想在《美国队长2》(2014)中有所讨论:美国恰恰是利用“自由”和“安全”这些潜意识让人民主动放弃了自己的自由。)

想必大家在了解了信仰的力量之后就会有了想要信仰的欲望。但是我们应该有信仰么?

首先,我们几乎不可能获得真正的信仰。如果我们想要培养自己的信仰,就必须不断地强化自己的潜意识。而且在强化一个你想要的潜意识的时候不能让其他的不明潜意识侵入。这是几乎不可能的。比如,如果我们想强化自己“相信神”的潜意识,同时也会难以避免地将“相信神能得永生”或“不信神就会下地狱”的思想也带入潜意识,这就会破坏我们的信仰。

而且,既然我们已经被足够的潜意识控制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加上更多的潜意识呢?我认为,其实,所有的信仰本质上都是一种懒惰,对现实的一种逃避,从而造成了自己成长机会的错失。如果信仰是一种潜意识的话,信仰和自由就是反义词。我们的可悲之处就是我们的大脑是为我们的潜意识服务的,而不是相反。而我们所追求的目标就应该是让潜意识为我们的大脑服务,让大脑有意识地去领导潜意识。

所以我们应该有信念,而不是信仰。信念是一种有意识地自我编程,从而达到我们想要达到的生活目标,但是我们随时可以解除这种程序;而信仰却无法受我们个人控制,这就很危险了。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中国老百姓要比美国老百姓聪明的缘故:中国人没有信仰,所以中国人思维比较自由;美国人却被信仰所束缚,所以思维比较迟钝。这一点从美食上就可以看出来:美国人整天就是汉堡,但是中国人吃的东西五花八门。有信仰在短期内可能比较容易管理,容易发挥出机器人的效率;但是在长期内,信仰会把一个人的发展限制在一个有限的范围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中华民族正在超越美国的原因。

我对人类脑力战胜自己的潜意识的可能还是充满信心的:既然有些人在清醒意识中能做到自杀,就说明人类能做到战胜自己对死亡的恐惧;既然我们有可能战胜自己对死亡的恐惧,那么我们就一定能战胜其他更多的更弱的潜意识,从而获得真正的自由。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超体2的更多影评

推荐超体2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