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大会第二季的第二场,刘可乐谈论躁郁症经历的故事。

林白马
2018-03-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们都就已经到了这个岁数,从小读过无数的有长篇独白的文学,看见过无数个长篇的人生讲解的电影,看见过《天堂电影院》里那个Alfredo跟那个Toto讲人生是什么……我觉得她刚才这一大段独白,是放在任何一个优秀的作品里,都是优秀的。”

当张韶涵唱着赵雷的阿刁开始了她对人生的新的理解,可能我们被现实磨平棱角的时候,才有可能说出:活着本身就是意义本身这句话。


刘可乐演讲稿:

你好,我是东七门的非自由撰稿人,虽然是非自由,但是还是有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非常的不饱和。这时候我还有另外在做两件事情,一件是一元出租自己,就是别人花一块钱出租,然后为他做一件事情;我在微博还有个树洞,不同的陌生人可以跟我说秘密。

我在做出租和树洞之后,每天的生活就变成了一个宇宙收音机和真人版故事会的生活。但是我今天来分享的事情和这几个都没有什么关系,我是想分享一下我高三的躁郁症的经历。

现在和大家说下这是一个什么病。嗯,躁郁症,它有一个正式的学名,叫做双向情感障碍。躁郁症,就是它有狂躁的一面,也有抑郁的一面,抑郁的一面就是想自杀,然后狂躁的时候呢,就会感觉自己站在世界之巅,然后灵感突发,精力超旺盛,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我就在这两种状态之间切换,这是很难受的一个状态,就相当于是把你从万丈的深渊突然一下拉到高空,然后太阳火辣辣的打在你脸上,就好像是从冰窖突然到了火炉。

这是一种比抑郁症更糟糕的病,所以确诊的那一天在办入住手术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耷拉着脑袋,趴在医生的桌子上。

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实习医生,他可能看我有点可怜,然后他大发慈悲的走过来和我说:“我觉得你就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你知道吗,得这个病的人,80%的人智商都在150以上的,你不信去查好了,梵高、费雯丽、舒曼……无数的艺术家文人得的是这个病。”

然后我当时就,哇~天呐!他在我眼中简直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天使的光芒。我赶紧一个人掏出手机跑到角落里去做智商测试,结果才90,我毫无防备的成为了那20%的人。这是第一次体会到那句话的正确性:叫做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还会用门夹你的脑壳子。

然后就怀着这样矛盾的心情,住院了。

住院的第一天我看到长得像花朵一样的女孩,就是明星脸,你跟她交谈都是青春期正常的烦恼,喜怒哀乐。但是,他的家人觉得她有双相情感障碍,所以她被关在那个屋子里,哪儿都不能去。我当时特别的震惊,就求我妈说,那我可不可以不住院了。我后来觉得那是一个特别幸运的选择,我们意识到一件事情就是,当你百分之百接受了社会贴在你身上的标签,其实你就失去了自愈的能力。

所以我出院之后,就一边在吃药,一边在看心理医生,我看了将近20多个心理医生,每一个都不欢而散,因为当时我纠结一个问题是,我找不到生活下去的意义。

当时的心理医生无非给我打这两种答案。

一种答案是:嗯,你觉得生活的意义又是什么?我就说,这不是耍流氓么,找不到才问你呀。

然后另外一种是:嗯,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我就更绝望,我说我知道没有标准答案,可是我想找一个让我满意的答案。

于是我妈就没辙了,她就替我找了一个当时美国哈佛的双向情感障碍研究所的医生。我就飞去看他,只是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好笑,就是我带的那个疑问说:诶,你既然这么厉害,那我就想来看看你到底能不能给我满意的答案。

他当时听到歪头笑了一下,他说,我每次被问到这样问题的时候,我都会问说,意义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我当时pia一下,被打倒。

我后来出租的时候,第一个遇到的人特别巧,她也是躁郁症,然后她也纠结同样的问题,我就把这个医生的答案告诉了他,她的第一反应有点让我意外,她说这个回答好形而上哦。于是我就把这个答案戳我的那一点告诉了租我的人。我说,他通过一个简简单单的反问,然后直接就把我拉到了这个问题最本质最本源的地方,然后让我赤裸裸的站在那里,让我第一次那么深刻的意识到说:追求意义本身是件多么荒谬的事情啊,而活着本身也是一件多么荒谬的事情啊,所以活着本身就是意义本身。

我把这个答案告诉她,沉默了一个晚上,没有回复,第二天没有回复,第三天她发一个消息说,我想一天一夜我想通了,也许问题没有答案才是答案

我把这个故事告诉那个医生,他很惊讶,因为他没有想到说可以通过我帮助到其他人。

然后另外特别想感谢帮助我的人是我大学时候遇到的三个男朋友。我妈给我说,你要有所保留啊,你不要把你的病情告诉别人。

我说好,我妈怎么说,我就反着做,百分之百坦诚告诉他们,他们反而没有嫌弃我,他们反而如出一辙的跟我说了一段话,他说,哪怕你以后又一次感到了绝望,又一次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你都不要放弃自己,哪怕你放弃了自己,也不要放弃给别人一个帮助你的机会,哪怕你对所有人都感到绝望,哪怕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分手了,你都请答应我一定要来找我,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帮助你,我会尽我全力帮助你,哪怕我的帮助不能够让你满意,你都不要因为对我的失望,而这下一个人失去信心。

他们三个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件事情,其实信任的成本是最低的,就是当你在亲密关系当中,你对对方坦诚,其实对方会会感受到你对他的信任,所以会更有可能回馈信任。这其实就是那句话,就是真诚是通向一切的道路。

然后我另外想说的一件事情是,一般得这个病,至少吃5到6年的药,但是我吃了两年的药,我就自己把药停了,是因为,我每次在看那个心理医生之前,我要做一个测试,然后那个测试的最后两道题很神奇,是说,你觉得你有双向情感障碍吗?你觉得你需要治疗吗?

那道题的下面,三个按钮:是的,我觉得我有;可能吧;最后一个是我觉得我没有,我不需要治疗。

我一开始是对这道题很疑惑,难道我觉得我不要治疗,我就可以不消治疗了吗?第一次选择最后那个,然后那个医生看到了,他说,你知道设计这道问题的初衷是什么吗?它其实就是想,拷问你,说你到底还在不在乎你自己对你自己的看法。

我pia的一下就又被打倒。

就是很多时候,其实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躁郁症是社会贴在你身上的一个标签,而如果你接受的那个标签,就恰恰忽略了你自己对自己的看法,你自己对你自己的心理暗示是一种多么强大的力量,而你忽略的这种力量。这个世界之所以如此多的条条框框,它就是告诉你,不必格格都入,不必每时每刻都人地皆宜呀。但我在这里我并不是要质疑说,所有的躁郁症都是扯淡,所有的抑郁症都是被制造出来的。我不是要质疑这个,恰恰相反,我太懂得那种感受,就是你想自杀, 你痛苦得想自杀,然后你又嗨到觉得全世界没有人能理解你。

我太懂得那种感受了,但我真正想说的是,哪怕在你最脆弱最绝望的时候,你都不要忘了,你自己的内心仍旧埋藏着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你都不要忘了,也许你自己才是你自己最好的心理医生。你不要忘了脆弱它也许是你的软肋,但它也可能是你的出口。所以说不必去抗拒脆弱,拥抱它。

如果重来一次,可以选说我可以不得这个病吗?我不会选,因为我觉得躁郁症和其它所有我生活当中经历的挫折一样,它可以是一个诅咒,它也可以是一个馈赠。所以如果你现在问我,你觉得你好了吗?我不知道,问题是我也不care我到底有没有好,就像我不care我到底有没有这个病一样。可能有人会说,那既然你不care,你为什么今天还要来分享,不然你今后就被打上躁郁症患者的标签啊。其实开始是犹豫过,纠结过的,我完全可以讲我自己的奇葩家庭,其他经历。有意思的事情多了去了,那是因为我出租之后,我遇到了很多让我意外的人,我都或多或少帮助到了他们,到后来就是我发现来寻求帮助的人太多了,无法一个一个回复,所以我就想说,那我今天来这里,哪怕可能只有一部分人有感同身受,我特别喜欢艾米莉狄金森一首诗是叫,哪怕我能使一颗心免于破碎,我这一生就没有白活。当然我也特别喜欢奥斯卡王尔德另外一句话叫做心就是拿来碎的

所以嗯,我今天到这里我并不想讲什么苦难就是财富,我觉得痛苦本身没有什么好值得歌颂的,我觉得我们对痛苦的反思和反击,那才是价值所在。但可能我们到最后反击了之后,我们还只是生活的幸存者而已,这是为什么我特别喜欢一个比喻是:人生,就好像你手里捧着一盏水一样,然后你看着它一直在漏,你所做的,只是能让它漏的慢一点而已。

所以我承认我过不好这人生,我承认,我可能所有的努力就只是完成了平凡的生活,或许这就是人生的意义所在吧。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奇葩大会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奇葩大会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