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自己的潜意识,挣脱束缚自己的信仰

Joel Gia
2018-03-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选择Edward Norton这个演员饰演主角是《搏击俱乐部》这个电影的最大剧透。这个家伙的成名作《一级恐惧》就是一个多重人格的人,他演过的电影中大多数角色都是多重人格。所谓多重人格,其实就是我们的潜意识和我们自己的冲突。在《美国历史X》中,Edward Norton 饰演了一个狂热的种族歧视分子。他是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小时候他的消防员父亲曾经在他面前对“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表示过不满,而后其父亲在执行公务的时候在黑人区惨遭杀害。所以种族歧视的潜意识就被深深地埋在了他的心中。

之所以《搏击俱乐部》能成为历史上最成功最著名的多重人格电影,是因为它不是用多重人格来故弄玄虚和哗众取宠,而是非常深度挖掘了潜意识和信仰的这个主题。这个电影里所有的剧情和大量细节没有一个不是关于潜意识和信仰的。所以《搏击俱乐部》简直就是一个哲理大汇总。它比历史上任何一部电影都要更多地告诉观众如何去生活。

Hitting bottom isn't a weekend retreat. It's not a goddamn seminar. Stop trying to control everything and just let go! LET GO!

创建搏击俱乐部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主动地去寻求肉体上的痛苦,超越他对痛苦和恐惧的潜意识,从而获得真正的自由。所以主人公故意强迫自己挑事,和别人打架。这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我们都活在自己恐惧的阴影中,所以大部分人怕事,见事都躲,这也就是大部分人没法活得淋漓尽致的原因。但是当我们真的把自己打得遍体鳞伤的时候,我们就会意识到其实我们一直害怕的东西也只不过如此。这样我们就可以超越我们的恐惧而达到真正的自由。(不过我个人觉得这种方法比较适合女生,男生打架还是比较危险的。男生可以去尝试蹦极运动。)

It's only after you have lost everything can you be free to do anything.

在创建搏击俱乐部的同时主人公还放弃了所有物质需求,这也是为了超越自己“害怕失去”的潜意识。我们拥有的越多,我们就越害怕失去。只有当我们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样我们才能清楚地看到什么是最重要的。在David Fincher的另一部伟大作品《心理游戏》中,主人公的弟弟为了把自己整天自命不凡,自我封锁的银行家哥哥拯救出来,不惜重金请来专业的恶作剧公司把哥哥搞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在哥哥禁不起这样的连环打击,在跳楼自杀之后,才发现事实真相,重获新生。

A new car built by my company leaves somewhere traveling at 60 mph. The rear differential locks up. The car crashes and burns with everyone trapped inside. Now, should we initiate a recall? Take the number of vehicles in the field, A, multiply by the probable rate of failure, B, multiply by the average out-of-court settlement, C. A times B times C equals X. If X is less than the cost of a recall, we don't do one.

“你以为你拥有的东西,这些东西最后却拥有了你。”这是《搏击俱乐部》中引用的一句名言,也是该影片中的男主人公想要避免的。主人公做的很多事都是想告诉观众,我们社会中的很多为大众服务的东西最后都变成了束缚大众的枷锁。比如我们的房子,我们的家具,我们的另一半,我们的恐惧本能。宜家家具本来是让我们生活更舒适的,但是最后购买宜家家具成了我们填补生活空虚的方法(主人公只要看到设计有点意思的家具就要买);让我们生活更加丰富多彩的电影,最后变成了控制我们潜意识的工具(主人公在电影院工作就是为了能在家庭电影中加上半秒钟的性爱或性器官闪过性画面,用来玷污观众的潜意识);让我们生活更便利的汽车,最后有可能把我们烧死或撞死(主人公的工作就是到处去调查汽车设计失误造成的事故)。所以要想获得真正的自由,主人公烧了他的房子和他的家具,主动地去寻求肉体上的痛苦,超越他对痛苦的恐惧的潜意识,从而获得真正的自由。

Man, I see in fight club the strongest and smartest men who've ever lived. I see all this potential, and I see squandering. God damn it, an entire generation pumping gas, waiting tables; slaves with white collars. Advertising has us chasing cars and clothes, working jobs we hate so we can buy shit we don't need. We're the middle children of history, man. No purpose or place. We have no Great War. No Great Depression. Our Great War's a spiritual war... our Great Depression is our lives.

主人公的空虚让他无法入睡,无法停止无意义的消费,被自己的恐惧所缠绕,痛苦不堪。他最大的痛苦可能就是无法说出自己的痛苦: 因为现代社会中似乎所有的便利都成了他痛苦的一部分。于是他在教会的互助组中得到了安慰。这是好多人应对自己痛苦的方法: CNN主持人Anderson Cooper说他应对自己的痛苦(他的作家父亲在他11岁时心脏病去世,他的哥哥在他21岁时跳楼自杀)的方法就是满世界的跑去报道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纸牌屋》中的Jackie Sharp在军队服役的时候用导弹杀死过好多人,于是她不停地去纹身,用肉体的痛苦去抵消她心中的痛。在互助组中,每个人都有身体上的痛苦,使得他们很容易倾诉自己的情感。这就让主人公不仅找到了自己情感的宣泄出口,而且对自己的状态变得十分满意:至少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没几天活了。就像主人公说的:“失去所有希望是一种自由”。而他说的希望又是什么呢?为什么有希望反而会让他觉得痛苦呢?

We've all been raised on television to believe that one day we'd all be millionaires, and movie gods, and rock stars. But we won't. And we're slowly learning that fact. And we're very, very pissed off.

现代社会其实对每个人的要求很高。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能成为新闻媒体中宣传的名人:亿万富翁(现在百万富翁已经算是穷鬼了),企业家,电影明星,歌星等等。而且大众文化给我们的潜意识也是我们是完全可以成为这些名人伟人的。但是再看看我们自己的生活,就连那种超高层的像活棺材一样的单身宿舍都住不起的时候,我们的心理落差太大了。虽然这种要求不是正大光明地提出来的,但是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么丑的人都能成为马云,我为什么就是一个无名小卒呢?

但是当我们再看看社会的最底层,那些医院里垂死挣扎的人,我们发现其实自己是如此的幸福。这种幸福是持续不了多久的,因为我们能骗自己一时,不能骗自己一世。记得我们在《西部世界》里说过,只有痛苦才能真正进入潜意识,非人类基础情感的快乐是无法真正进入潜意识的。所以没过多久,主人公就对自己这种自我欺骗的行为感到强烈的不满,开始鄙视自己。这样的话,互助组的治疗就不能再起作用了。(其实Marla Singer也是主人公的一种人格,因为在电影中Marla和Tyler出来不会同时出现。但不管怎么样,主人公对Marla的鄙视其实就是他鄙视自己的一种映射。)

We're consumers. We are by-products of a lifestyle obsession. Murder, crime, poverty, these things don't concern me. What concerns me are celebrity magazines, television with 500 channels, some guy's name on my underwear. Rogaine, Viagra, Olestra.

于是,他又发明了Brad Pitt饰演的Tyler Durden这个自由人格。这个人格把这个世界的本源,我们消费的本质看得很清楚: 我们的反复消费看似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新的希望,乐趣和进步,但其实不过是在反复炒冷饭。于是他把人体脂肪做成肥皂,在别人的饭菜汤里撒尿,无非是想说服自己,向自己证明,反复消费是愚蠢的,消费带来的满足感是仅仅是一种错觉。

这部电影里似乎有大量毫不相干的细节,其实都是属于潜意识和信仰这个主题的故事。

好比主人公在电影院里搞了一份剪电影胶卷的工作,为了就是能在家庭电影中加上半秒钟的性爱或性器官闪过性画面,用来玷污观众的潜意识。大多数人都不敢承认自己看到了这些镜头,但是他们确确实实是看到了,而且很有可能就埋藏在他们潜意识里了。这仅仅是大众文化如何侵入我们潜意识的一个比喻。我们之前在《潜意识是否能改变一个人甚至整个世界》这篇文章中有深入的这方面的讨论。

《搏击俱乐部》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是它不时地在提醒观众自己在观看电影。这是有很深沉的意义的。首先,《搏击俱乐部》之所以要这样不忌讳,反而不断提醒观众,是因为这部电影本身就拒绝成为毒害大众潜意识的一部分;再次,它用电影剪辑的方式早就在告诉观众,Tyler其实就是男主角的潜意识,因为Tyler的画面经常恶作剧般地闪现在我们面前,可能我们没有意识到,但是他的形象却被印在了我们的潜意识里了。

Tomorrow will be the most beautiful day of Raymond K. Hessel's life. His breakfast will taste better than any meal you and I have ever tasted.

再比如男主角假装抢劫便利店,用死去威胁服务员,逼他去实现自己的梦想的片段。这里男主角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想改变这个便利店服务员的信仰。我们虽然每个人都知道人总有一死,但是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我们总觉得自己可以永远活下去。所以我们并没有把每天都当做最后一天去活。但是在被差点抢劫丧命之后,这个服务员的信仰就会发生变化:他开始真正意识到他一直以来的信仰是错误的。他其实随时都可能死去。就像Tyler在男主角手上撒硫酸的时候说的话。First you have to give up, first you have to “know”... not fear... “know”.... that someday you're gonna die. 如果我们能真正得懂得这一点,我们的人生态度和人生轨迹就会发生改变。

Listen to me! You have to consider the possibility that God does not like you. He never wanted you. In all probability, he hates you. This is not the worst thing that can happen.

这部电影试图告诉我们:我们的信仰其实全错了:我们以为我们的父母是爱我们的,我们的上帝是爱我们的,我们是不会死的。这些信仰在本质上其实给我们套上了灵魂的枷锁,因为当我们有这些信仰的时候,我们就会“害怕失去”。真正的自由就是“不再害怕失去”。一个不怕失去的人是无敌的。就像是主人公随意让酒吧老板毒打他,或者是在公司老板的面前把自己揍了一顿一样,虽然似乎是自己挨了打,但是他们却是真正有力量的一方,所以最后他们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耶稣是我们人类历史上最有力量的人物。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搏击俱乐部的更多影评

推荐搏击俱乐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