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行动 红海行动 8.3分

「红海行动」:戏比天大,内容为王;这里没有演员,没有剧组,他们活成了一支队伍

柯惋灵Allin
2018-03-05 15:21:0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是第一部让我想在影院大喊暂停的电影。

全片128分钟,有一百多分钟都在「厮杀」,稍微走点神,你都可能会忽略一个重要的镜头。从影片开始到结束,我不止一次有想要暂停它的欲望。要么是想倒回某个片段,再感受一次;要么就是镜头太过血腥,想要缓缓。包括到最后,我不停地看着时间,心想怎么还没放完。因为实在是不愿再看到任何一个人物,在影片里犯险、牺牲。

可这就是战争,你难以接受,但它就是真实存在的。就像这部电影里「蛟龙小分队」的几位演员,在连剧本都还不完整的情况下,只凭一个故事大纲,就来了。没有退路,一踏进「红海」,便自成战场。

与以大兵团的方式,正面突击的常规部队不同,蛟龙突击队是要躲过敌人的侦察监视,隐蔽地渗透到敌人后方执行任务,而在任务结束后,要不留下任何痕迹撤回的小规模部队。

因此,「红海行动」里,没有英雄主义色彩的基

...
显示全文

这是第一部让我想在影院大喊暂停的电影。

全片128分钟,有一百多分钟都在「厮杀」,稍微走点神,你都可能会忽略一个重要的镜头。从影片开始到结束,我不止一次有想要暂停它的欲望。要么是想倒回某个片段,再感受一次;要么就是镜头太过血腥,想要缓缓。包括到最后,我不停地看着时间,心想怎么还没放完。因为实在是不愿再看到任何一个人物,在影片里犯险、牺牲。

可这就是战争,你难以接受,但它就是真实存在的。就像这部电影里「蛟龙小分队」的几位演员,在连剧本都还不完整的情况下,只凭一个故事大纲,就来了。没有退路,一踏进「红海」,便自成战场。

与以大兵团的方式,正面突击的常规部队不同,蛟龙突击队是要躲过敌人的侦察监视,隐蔽地渗透到敌人后方执行任务,而在任务结束后,要不留下任何痕迹撤回的小规模部队。

因此,「红海行动」里,没有英雄主义色彩的基调,只有完成任务,保卫中国公民人身安全的最高指令。每个演员的脸上都被抹上沙和油彩,分不清谁是谁,加上整天都翻滚在充斥着浓重烟熏味的拍摄现场,彼此间有时都只能通过各自的枪来辨认。

「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是谁,你们不是单独的个人,是一支队伍」,魔鬼导演林超贤用严格要求自己的态度去要求这些演员,不管之前他们的明星光环有多耀眼,到了这里,他们就是「蛟龙」的一份子:是祖国的钢枪,无所谓各自的长相。

身为「蛟龙突击队」的队长和副队长,张译与杜江在影片一开始,为了冲进白色大楼的房间里解救一批中国公民,而对着一道玻璃门射击,成为了他俩正式开拍后的第一枪。一颗子弹发射出去,不能眨眼,不能抖动,要打出身为军人的果敢。

林超贤把每一个镜头都抠到极致,所以有很多在荧幕上只呈现了一秒的画面,常常要拍摄一天。比如那场公路遇袭,把汽车炸的乱七八糟的戏,就硬是拍了一个月,全方位各种角度的炸,就看哪一种更符合林超贤心中最完美的「毁灭」。

比如「蛟龙」们要上楼梯到天台,然后飞越到另一栋楼上救人,且不说8个人飞越的高难度,就连上一段黑漆漆的楼梯,就上上下下跑了至少50遍。包括在拆除汽车炸弹后,所有人撤退的镜头又来回跑了20遍。

每个人的身上都背着平均60斤的东西,到导演宣布「过」的那一瞬,演员们一个个地就直接横瘫在地上,累的说不出话来,连抬眼皮看一下周围人状态的气力都没有。

但他们心里知道,如果没有这几十遍的亲身跑过,是到达不了最后影片上观众看到的真实效果的。导演就是这么变态,他要让你体验,要你的身体条件反射形成的疲态,而不是演出一种「我很累」的样子。因为你此刻不是哪个演员,你就是「蛟龙」,你要成为他,就必须专注、死磕,绝无二心。

让自己成为剧中人,是每个演员进到「红海行动」剧组后,反复提醒自己的一件事。电影里有12处大场面,呼啸而过的坦克,胡乱飞窜的子弹,突然而来的爆破声。如此震撼的拍摄氛围,仿佛扔给他们一把枪,说明天就要上战场了,他们也毫不犹豫,在所不惜。

扮演队长杨锐的张译,有次不小心就踩中爆后的玻璃碎渣而摔倒,造成踝关节骨折,为了不耽误拍摄进程,也不想辜负信任自己的导演和上千人的团队,他拒绝了手术,签署了「放弃治疗的声明」。

他把自己放入当下的境遇里,让疼痛随着那个叫张译的人一起消失。毕竟,这是战场,身为队长,要时刻沉着冷静地指挥,深思熟虑地下达命令,哪有队长负伤先行离开的?

他把所有人的生命、责任与压力抗在自己的肩上,同时还要让自己硬撑下去。「只是他没能带所有队员回家。」这是杨锐最大的遗憾,也成了张译自己心里的痛点,到影片拍摄完毕,这份「悔恨」与「自责」还深深笼罩着他。

他早已没把这些情节当成戏来演了。

32岁的尹昉,是狙击手兼观察员李懂的扮演者。没有学过表演,尽管之前出演过三四部作品,但都没有「红海行动」里这个角色吃重。他用「感同身受,身体力行」的态度去触摸李懂的世界,不放松任何一个成为「蛟龙」的机会。

有一场发生在卡萨布兰卡市中心的戏,他需要从车里捡起枪并马上调整到作战状态。在开拍之前,他已经反复练习过好多遍,但最后开拍时,他却在情急之下把枪拿反了。

就一扫而过的镜头,说不定都不会剪辑到最后的成片中,他明知道重拍又会浪费不少时间和心力,但他就是觉得羞愧和自责,于是顶住压力,跟导演反映了情况。

虽然导演没说什么,不过叹了口气后示意大家重拍,可就是这若有似无的叹气声,让这个因舞蹈功底深厚,都可以被称得上是「舞蹈家」的尹昉,极其难受。

好在影片中,前期的李懂也是个「打不开自己」和偶有失误的人,尹昉将这种感受记在心里,投射在角色身上,从每一次犯错中提炼出让自己改进的点。这才有了后期的李懂从受伤的顾顺手里接过狙击枪,一枪击毙挟持佟莉的恐怖分子时眼神的坚毅。

这时的李懂,已然成长,与戏外的尹昉一起,与过去释怀。

而在戏外小了尹昉6岁的黄景瑜,在戏中却要成为李懂的「老师」,一个略有点自负却又勇猛无畏的狙击手顾顺。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想透为何林超贤选中了自己来演绎这个角色,不过两小时对于人生喜好的交谈,就让这个年轻气盛的「鲜肉流量」,死心塌地的与顾顺的灵魂交融。

狙击手,要耐得住寂寞,常躲在没有人觉察到的制高点,蓄势待发,一枪制敌。拍摄期间,当地40多度的高温,手机也因温度太高自动关机。而黄景瑜,就安静地趴在山头上的一个位置,和他的摄影师一起,静静等候从对讲机里传出导演的指示。

有一场重戏里是说他要单挑对方的狙击手,那个一脸杀气的男孩,同时还要捣毁对方的迫击炮,要观察,要用帽子做假动作诱惑对方,还要瞄准位置,扣动扳机,一气呵成。这套高难度的动作让黄景瑜压力极大,他努力说服自己要让观众感受到,你做这些很顺,很真,要有那种一端起枪来,就是「蛟龙」的自信。

果然,影片放映到这里的时候,他表现地干净利落,没让导演失望,也没让顾顺失望。「男人的肩膀不是用来穿衣服的,是用来担当责任的」。

同样,有十个月没来例假的蒋露霞,演绎起机枪手佟莉来,更是让人惊喜。比男人还短的板寸头,整日背着最重的装备,扛着导弹打飞机,和其他七名「蛟龙」一起,勇赴战场,视死如归,丝毫不拖后腿,还承担着不少难度极高的戏份。

比如飞机里那场与一个2米高的外国壮汉赤手空拳,从12岁就在少林寺学习武艺,到04年成为全国少年拳武术冠军的蒋露霞,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说当时的两个人,真的是当作一场较量去完成的,不是说完成既定的动作,而是真的动了真格,非要拼出个你死我活来,都忘记了镜头的存在。

这是林超贤想要的状态,那个不需要被照顾,不用以男女去界定角色的强弱,真正做到了性别的对等。

除此之外,还有郭家豪饰演的陆琛,被地雷炸断了手臂;王雨甜扮演的「石头」张天德,被打中半边脸还依旧在与叛军火力全开;麦亨利饰演的庄羽,在一场匍匐前进的戏时,为了镜头效果没带护膝,导致膝盖严重炸伤,直到血渗透出来了才感受到疼痛。就像影片里他把地雷扔出去,回过头看到地上的指头,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掌已被炸飞了半截。

杜江在后来的自述里谈到,「红海行动」从来就不是想要讲绝对的英雄主义,这些战士,他们没有刀枪不入的金刚不坏之身,只有一个个信仰「强者无敌」的血肉之躯。他们也会受伤,会流血,会残,会死,但他们骨子里却有着英雄的胆识与魄力。

这样一部电影,让大家看了,就是对这些军人的奉献和牺牲做了一点点,一点点的回馈而已,就是想让不擅长表达自己情绪的他们,都寄托在这部电影里,让他们的家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有多值得骄傲。

其实,原本,林超贤是不打算选择长得好看的杜江成为「蛟龙」的一员的,总觉得他那么白,眼睛那么大,怎么会有军人的气质。

然而,影片中,当徐宏救下汽车炸弹里的父亲,却没能救下他儿子时的无奈;很努力地拆炸弹,可满车的人还是被炸的血肉横飞,包括在还原那根断了的戴着戒指的手指,用土埋好后的失落。这些镜头,给出了答案:他的那双大眼睛里,有着温情的存在。

军人要服从命令,要放下生死,但情感永远是生命里无法割舍的部分。要勇往直前,也要片刻情怀,好比关于那颗糖的柔情,全片仅此几分钟的爱情故事,全萌生在那颗糖里。受伤了的安慰,牺牲时的告别,军人不擅长谈情说爱,点到即止的心动也着实令人心疼。

还有顾顺与李懂的兄弟之情,和罗星相比,顾顺更能看得到李懂身上的闪光点,而李懂,也从一开始只是衬托主狙击手的位置,变成了和队友互补的身份,是背靠着背,都能绝对信任彼此,是李懂给到顾顺一个眼神,就能立马有着「你懂」的默契。

另外,影片也没有去夸大地宣讲慷慨激昂的爱国情怀,而是队长平静的一句「我们是中国海军,来带你们回家」,就已然足够。就像结尾军舰上海葬的部分,主演身后的列队排列的整整齐齐,那些都是真正的海军。林超贤没有刻意用多声势浩大的镜头给到他们,而是让你从中去感受他们内敛的气息,知道他们是守护一方国土的人,就够了。电影负责讲故事,至于抒发情结,交给观众。

戏比天大,内容为王。这里没有演员,没有剧组,他们活成了一支队伍。每天,导演出工都拎着一把真枪,空包弹,然后就用它下达「action」的命令。

所有演员开枪也都是真打,不是后期特效那种,像他们带去3万颗子弹去摩洛哥,最后全都打光。「蛟龙」的所有动作,必须熟练到是下意识的,装备的摆放要自己时刻记牢,要知道烟雾弹在哪里,手榴弹在哪里,闪光弹在哪里,因为没有人去帮你完成这些琐碎的事。

他们被林超贤骂着,逼着,凶着,但他们看了电影就会明白,为什么要按照导演说的去做。「我宁愿你们现在恨我,但只要走出去,让观众喜欢你们就好,让观众觉着你们是真实存在的一支队伍了,就好。」

好在,电影上映后,口碑赢得了一切,每个人的付出都得到应有的回报。

又或许,当你真正去做你热爱的事情时,那些过程都不能称之为「付出」,而完完全全就变成「享受」了,是苦痛与满足交织的享受。你明知道它坚不可摧,它会把你打倒,但你还是会站起来一次次地冲向它。

你无惧失败,因为你知道,你想去做的这件事,并不是为了要成功,而是融进了骨子里的热爱,就像海清扮演的夏楠在电影里说的那句台词:「总有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你解释不清,也无法辩解,但你义无反顾,已然是最大的成功。

我们总要做点什么,让自己都为自己为之骄傲一次的。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红海行动的更多影评

推荐红海行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