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宇宙》S1E7: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陆冠均
2018-03-05 15:19:4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一直觉得《相对宇宙》不会烂尾(Starz可是一口气预订了两季),看完第七集后更是坚定了这种想法:尽管这集没霍华德等主角什么事儿,但克莱尔和奎尔联手依然奉上了精彩故事,更关键的是,该集全程填坑而不挖坑,一部懂得收线同时铺陈的剧,显然做到了“胸中有丘壑,下笔如有神”。

至于剧中过于“腻歪”的感情戏,有部分观众看不下去,觉得和主题关系不大还喧宾夺主……实际上,这是该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古往今来,但凡是人,总绕不开一个“情”字。

可以梳理时间线了

本集借着电视新闻和课堂教学,基本能理出时间线了,只要内容确实无误的话。

1987年,世界自我复制,出现了两个同样的平行镜像世界。

1991年,冷战结束,结果未知,经读者提醒,上集里我确实存在不严谨的地方,Russia不一定就是俄罗斯,也可能指苏联。(待定)

1992年或1993年,A世界有人秘密潜入B世界,带去了致命病毒。

1993年,双方签订了《1993年协议》,规定两个世界之间越界进行任何

...
显示全文

我一直觉得《相对宇宙》不会烂尾(Starz可是一口气预订了两季),看完第七集后更是坚定了这种想法:尽管这集没霍华德等主角什么事儿,但克莱尔和奎尔联手依然奉上了精彩故事,更关键的是,该集全程填坑而不挖坑,一部懂得收线同时铺陈的剧,显然做到了“胸中有丘壑,下笔如有神”。

至于剧中过于“腻歪”的感情戏,有部分观众看不下去,觉得和主题关系不大还喧宾夺主……实际上,这是该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古往今来,但凡是人,总绕不开一个“情”字。

可以梳理时间线了

本集借着电视新闻和课堂教学,基本能理出时间线了,只要内容确实无误的话。

1987年,世界自我复制,出现了两个同样的平行镜像世界。

1991年,冷战结束,结果未知,经读者提醒,上集里我确实存在不严谨的地方,Russia不一定就是俄罗斯,也可能指苏联。(待定)

1992年或1993年,A世界有人秘密潜入B世界,带去了致命病毒。

1993年,双方签订了《1993年协议》,规定两个世界之间越界进行任何秘密行动都属违法。

1993年—1997年,流感病毒在德国流行,集中爆发于1996年,造成上百万人死亡,并开始扩散到全欧洲。

有句话值得注意:“高原上的村落被多次确认在所处经度上感染疫病的概率很低,但悲剧还是发生了,这是另一个‘慕尼黑病毒’变强的信号。”初步理解,低温环境可以降低感染率,病毒最早可能在慕尼黑发现。

1999年,欧洲国家取缔了烟草买卖。

这基本证实了之前一个想法,在B世界香烟就是毒品,性质类似于现实世界中的大麻(合不合法看地方),结合之前那点,“热源”可能是流感传播的重要条件。

21世纪,流感病毒终于得到遏制。(待定)

此外,该病毒被发现是通过生猪传播的,因此A世界的猪还是重要的肉食来源,而B世界的猪恐怕早已灭绝了。

学生讲到“他们手机比我们先进”,也说明A世界有不少技术领先于B世界(第一集开头死掉探员的手机有点迷啊)。

上述时间线主要以B世界为主,有遗漏、不当之处,欢迎大家补充。

女间谍的成长纪实

本集核心主角是克莱尔,通过她的人生轨迹,我们也见识到了B世界那所“学校”的真容。

1997年克莱尔的父母双双死于流感,变成孤儿的她被送入“学校”培训。

这里能看到“学校”挑选孩子的标准——孤儿当然是最理想的培养对象,他们无牵无挂,后天拥有绝佳的仇恨基因,要做间谍、特工、杀手,“信仰和意志力”至关重要,从娃娃抓起嘛。

不过还得考虑另一种情况:A世界的“自己”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自己的重要性,所以除了普通孤儿外,恐怕有一些“身份特殊”的孩子也被送进了学校。

克莱尔的父母真的死了吗?或者真的死于流感么?会不会范彻B将来也会出场?这些都是停不下来的脑洞。

所有学生全是“靛青”项目的一份子,每个人其实都是“影子”,像斯潘塞B要跟着素未谋面的斯潘塞A戴牙套,活成对方的“影子”。

克莱尔自然也不能例外,那位得到父母宠爱的“自己”断了腿,她也必须保持清醒地断腿受苦……

这是“学校”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孩子们必须从小学着抹去“自我”。

这里充斥着谎言,米拉老师说“最痛苦的地方很快过去了”,实际上,最痛苦的地方才刚刚开始。

克莱尔还在“想回家、想爸妈”时,米拉老师就教育她“该蜕皮了,长出新的铠甲,用愤怒加固”;断腿后,老师则告知了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并教她应该去仇恨对方。

他们发明病毒,想要消灭我们,而你我现在做的事,就是为了将来能给他们一个教训,为我们的遭遇付出代价。

在“学校”里,孩子们每天念着“在另一边,我可以做个不同的我”,课内课外时间,他们还要了解、牢记A世界“自己”的一切。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学校”只要稍稍因势利导一番,就能实施最成功的仇恨教育。

一方面,学生每天接收着A世界“自己”的信息,看着对方在另一边过着幸福(至少安宁)的童年生活,另一方面,他们又每天看着B世界暗无天日的绝望现实,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心理能不扭曲嘛。

“学校”不仅整天讲天理,还要灭人欲。眼看克莱尔是重点培养对象,就要杜绝一切可能妨碍她的因素,男孩斯潘塞立刻被“支走”了——至于他是被征召、被退学、还是被“处理”,没人知道。

年少的克莱尔对男孩子有好感是人之常情,但在这里不允许,要吃耳刮子。

杀死心中的女孩,成为一名士兵。”这便是米拉老师的谆谆教诲。

想要懂得憎恨,先要感受愤怒和痛苦——见到克莱尔深切感受到痛苦了,米拉欣喜不已,这意味着成长。

终于,动不动就开小差的女孩子成了优秀学生代表,毕业后还留校任职,悉心教育下一代学会仇恨。

克莱尔对艾瑟儿说“落单斑马”的故事,和当年米拉对自己说“不合群羚羊”是一样的,越“合群”活得越久,这就是“学校”乃至他们这个世界的生存之道。

为什么克莱尔没有一早去A世界?通过监视资料得知,范彻夫妇早年失去了幼女,克莱尔A很可能是家中独女,因此她从小就被娇生惯养,范彻完全不让她接触工作上的事……所以,当初备受期待的“未来之星”,其实变成了一颗鸡肋废子,还不如留校教书更有价值。

直到2013年克莱尔A和奎尔处对象,事情才出现转机,她必须在奎尔升迁、安全级别提高之前完成“影子”计划。

蒲柏经手过境事宜,捏造“外交出访”身份,兰伯特负责接应,这些都没问题,但这里有个疑问:B世界显然有不少人长期滞留在A世界未归,鉴于双方严格记下出境记录并规定签证时间,除非还有其他偷渡通道,否则A世界如此不设防,放任那么多人留下来,也太粗心大意了,难道是优越感默许B世界的非法移民?这点有待解释

克莱尔B安顿下来后,开始监控克莱尔A,做起了老功课,继续学习对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

相比起克莱尔B的沉稳干练,克莱尔A简直算蠢萌的小女孩了,整天无忧无虑,像所有爱做梦的姑娘那样,爱上了帅气男生,奉上了处子之身,又以梦想破碎为由,在婚礼前夕提出分手。

这是克莱尔B放弃行动的最好机会——她当然想过放弃——但其他人不允许,兰伯特的话再明白不过:她不嫁,你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现在你手上也有启动资金了,赶紧雇个团队开工,“影子”计划不能黄。

看看克莱尔B雇来做事的人:去入室抢劫,结果轻松让克莱尔A跑了,两人还让房东发现,看到雇主和死者长一样以为是亲戚,准备毁尸灭迹时想着拿钱包……

这么业余,很显然是A世界本地人,还是不入流的那种。

这解释了为什么B世界的间谍活动为何能长期保持隐秘了,除了核心人员,其余负责干脏活苦活累活的都是不知情的当地人,保密性大大提高。

你不信,也得信

奎尔是本集最佳配角,首先确定一点:他真是“入赘”的,连房子都是克莱尔的……

尽管奎尔之前口口声声说,是靠自己本事坐上高位的,但显然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B世界决定派出克莱尔,正是因为克莱尔A与奎尔的交往,范彻“不想女儿嫁地不好”,因此早就准备提携准女婿了。

“外交部长女儿”的价值无法发挥,“战略部长妻子”算是柳暗花明,这也是“学校”不愿轻易打发克莱尔的原因。

说回奎尔,最大的嫌疑人已经摆在眼前了,可他仍难以置信,一边支走妻子让霍华德B来搜查,一边却还在怀疑女仆、保姆……

直到霍华德找到了熟悉的氰化物胶囊,这是B世界间谍最后的“逃生之路”。

不过这个时候,奎尔还是不愿相信自己眼中那个“乖乖女”会是潜伏在身边的间谍。

奎尔一直没发现,只是因为他从没怀疑过克莱尔——只要真的起疑心,他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把秘密的工作文件带回家,保险箱密码和手机密码一样,克莱尔要知道实在太容易了……种种迹象同时说明,奎尔真想靠能力上位,大概一辈子当不了战略部主管……

霍华德抓狂归抓狂,但总算确定了内鬼是谁。想想也是,奎尔警惕性这么差,妻子克莱尔是能掌握他行程的最佳间谍人选。

道是“无情”却“有情”

作为坚持把《相对宇宙》写到第八篇评论文章的作者,我在各平台见过许多不同的见解和体验,有个别观众觉得该剧中期开始感情戏比重太大,又太腻味,已经影响到其作为“科幻谍战剧”的本质,甚至还有弃剧的。

这些情绪可以理解,但我只能说这是个人“口味喜好”问题,剧集本身不存在明显失误——正相反,那种绝对精密、烧脑、一丝不苟的故事往往只是一种幻想,无论历史现实,还是文艺创作,有人的地方就有感性和情绪,而这些不可捉摸的东西才是永恒未知的变量。

没几个人能做到彻底冷酷无情——克莱尔也算“优秀毕业生”了吧,从小被老师教育“不能有这些感情”、“你不是那种可以做梦的小女孩”,长大后她似乎也成为了众人希望的样子。

可实际上呢?

去克莱尔A屋里装完摄像头出来,碰到了长期絮叨的老太太,又是道歉又是吻别,端是一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模样。

然而,想想对方埋怨垃圾的事,再加上监视时克莱尔A背后说老太太的话,就可以明白她平时对老人家恐怕没那么尊重,至少也该有些调皮的轻浮。

两个克莱尔本质上是两种人——与共渡了青少年时期的霍华德不同,和一起目睹父亲死亡的娜迪亚也不同——她们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童年,克莱尔A从小被奉为掌上明珠,要星星要月亮的,克莱尔B却自幼父母双亡,吞噬痛楚和苦涩成长

当克莱尔B看着克莱尔A把初夜交给奎尔时,她情不自禁地咬起了手指——哪怕从小就被教育不可以,她还是改不了。

无论克莱尔B学得再怎么像克莱尔A,她本质上仍旧是自己,拘谨、沉静,缺乏那份娇气、俏皮。

自己没品尝过男欢女爱,又不愿意让兰伯特帮忙开苞,克莱尔只好去酒吧找一夜情办事……

看她一脸置身事外的表情,就该知道克莱尔B早就丧失了“爱”的希冀和源动力,不懂享受,也没有欲望。

我曾幻想过许多种克莱尔B杀死克莱尔A的场景,但没想到会是最直接、最有冲击力的一种:当面扼死。

这一幕也说明克莱尔彻底拥抱了“爱无能”的自己,放弃可有可无的挣扎,去做一张精致的“影子”。

以上都是可以预见的东西,然而真正能颤动心灵的情节却是之后无法预见的——当奎尔发疯似的让自己吃药自尽时,克莱尔却如释重负地说“放任胶囊过期了”,她不想死。

虽然这不能完全说明克莱尔的真实意图,但至少有一点能肯定,也就是她接下去那句话:“我的一生,什么都不是我自己的,但现在不一样了。”

结婚若干年后,克莱尔产下了她与奎尔的孩子(时间和心理上她都没条件出轨),当怀胎十月后出现在面前的孩子吸吮自己乳汁时,当自己给孩子取名为斯潘塞时,克莱尔突然再次拥有了“爱”的能力和动力。

这是克莱尔近来心理状态越来越不“利索”的最大原因。

某种程度上,奎尔也和克莱尔一样“失态”了——既然自己妻子就是间谍,他接下去最好的做法,就是听从霍华德的建议,利用“她还不知道”的优势顺藤摸瓜,把克莱尔背后的间谍网连根拔起,笑嘻嘻地演好“生日派对”这场戏。

可派对开始后,奎尔却一再忍耐,顾自己喝闷酒,发表祝酒词时还忍不住对克莱尔翻旧账。

我相信奎尔是真正爱过克莱尔A这个人的(而不仅仅是她背后的身家)——平时狎妓和找情人又有所不同,前者是不在状态地打发自己,后者则是全身心出轨(这点有争议,求轻喷)——只是婚后妻子“性情大变”,自己才渐渐疏远了她

奎尔原以为克莱尔是在分手后被打劫受辱才变得冷静沉稳,但他越想越明白爱人是被掉包了,因为人的本性不会变。

派对结束后,心知肚明的夫妻两人再也没法把哑谜打下去了,奎尔更是撕扯着克莱尔让她把毒药吃了“完成使命”……

至于自己本该完成的使命,早忘得一干二净了

作为主管级的间谍和干部,实际上克莱尔和奎尔两个人都“失败”了,不管是无可抑制的母爱,还是冲动误事的摊牌,都算得上严重失职行为,按照他们各自世界的“标准”,两人都有罪,可他们就有错吗?

没法理智的行为,才是处处理智环境下的亮色;人物角色难以抗拒的失败,才能换来好作品的不败。

【公号“有爱评论区”也欢迎您的关注~】

92
1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81)

查看更多回应(81)

相对宇宙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相对宇宙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