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广告牌》:人在“复仇”中究竟能得到什么?

萧鹿
2018-03-05 14:53:1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对于具备反思能力的人类来说,“复仇”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让我们知道“复仇”也许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 ——题记


《三块广告牌》的故事,是从一个女人寻求公正开始的。

女主角 Mildred 因为“七个月前女儿惨遭奸杀但罪犯依旧逍遥法外”,只好通过巨型广告牌向警局施压,想以此寻回公正。但这三块巨型广告牌后来变成了一系列“报复”与“反报复”行为的导火索,让故事一步一步滑向人性的深渊。

电影里的每个人似乎都被架在“愤怒”的炙火上烤,除了那个逍遥法外的强奸犯,这场人性的斗争中其实并没有坏人。触发每个人行动的动机都是为了维护内心的公正和秩序而进行的报复行动,却让整个事件离公正和秩序越来越远。



Mildred 的愤怒令她登出巨型广告










...
显示全文
对于具备反思能力的人类来说,“复仇”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让我们知道“复仇”也许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 ——题记


《三块广告牌》的故事,是从一个女人寻求公正开始的。

女主角 Mildred 因为“七个月前女儿惨遭奸杀但罪犯依旧逍遥法外”,只好通过巨型广告牌向警局施压,想以此寻回公正。但这三块巨型广告牌后来变成了一系列“报复”与“反报复”行为的导火索,让故事一步一步滑向人性的深渊。

电影里的每个人似乎都被架在“愤怒”的炙火上烤,除了那个逍遥法外的强奸犯,这场人性的斗争中其实并没有坏人。触发每个人行动的动机都是为了维护内心的公正和秩序而进行的报复行动,却让整个事件离公正和秩序越来越远。



Mildred 的愤怒令她登出巨型广告牌,原本只是为了向警局施压,控诉警方办案无能,但她却将矛头直接对准了警察局局长 Willoughby ,但恰好,Willoughby是个镇上公认的“好警察”,更糟糕的是:他刚被确诊患胰腺癌不久。

虽然镇上的人都同情 Mildred 痛失女儿,却对她针对警察局局长个人的“报复”行为感到愤怒,他们觉得一个将死之人,并且还是一个好人,不应该得到这样的对待。

而群众的愤怒是这样发泄的:牙医为 Mildred 拔牙故意不上麻药,Mildred 儿子学校的学生向她的车扔牛奶罐,有人到 Mildred 所在的杂货店里砸东西.......这些行为又一一被强硬的女主角反击回去。

Mildred 是个不折不扣的回报论主义者:相信“以暴制暴”是保证公正的唯一方法,宽恕会削弱公正,这一点可以在她和来劝说她撤掉广告牌的牧师的对话中瞥见端倪。“复仇”的信念使她回击一切针对她所造成的不公,愤怒支撑她在这一场斗争中活下去。


不得不说好人警长 Willoughby 的自杀也是另一种报复。他在留给 Mildred 的遗书里说:“虽然和我的死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肯定,镇上的每个人都会觉得我的死和广告牌有关……” Willoughby 自杀前甚至匿名为即将付不起广告牌租金的 Mildred 交了一个月的广告费,他知道他的死将在某种程度上惩罚Mildred ,利用公众的愤怒。

这和去年年底引发舆论热点的“江歌案”很像,无论从痛失女儿的江妈妈,到承受舆论攻击的刘鑫,再到网络上的看客,每个人内心对公正都有自己的理解,以及维护自己认同的道德秩序的需要,而公众的愤怒投射在公共事件上就变成了网络暴力。

电影里最愤怒的大概要数警长助手 Dixon。发现三块巨型广告牌登出的广告之后,他处处给Mildred 找茬,甚至通过逮捕她的朋友来威胁她撤掉广告牌;得知警长Willoughby自杀后,愤怒和复仇心理让他将三块广告牌的广告商暴打一顿并扔下楼,还放火焚烧了三块广告牌......最后他被解雇了。


但他愤怒的原因在警长留给他的遗书里曝露无遗:“我觉得你拥有成为一名真正的好警察的潜质,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打从内心来讲,你是个正直的人。我知道你肯定不觉得我会这么想,但是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确实觉得你太易怒了。我知道这都归因于你父亲的去世,你不得不全身心去照顾你的妈妈。可是,只要你把这么多愤怒都深深埋入心底,我觉得你无法成为那个我所知道的,也是你想成为的好警察。”

在 Dixon 深夜回警局取这封信并且读到的时候,恰逢Mildred为了报复广告牌被烧而纵火焚烧警察局。Dixon 受到警长遗书启发和顿悟的时刻,他同时被困在火海里而不自知,最后他冲出火海的时候将 Mildred女儿遭奸杀的案底一起救了出来。而在医院接受烧伤治疗的他,再一次被“被他扔下楼的广告商红发小子”的以德报怨感化,导致他出院后竭尽全力帮助Mildred 破案的一系列行为。


在火海里读信这个场景是一个完美的暗喻,就像人在愤怒和报复中所得到的:人会被愤怒和报复的烈火灼伤,但同时也会在这种人性的炙烤中有所顿悟。

如果没有“愤怒”和复仇,这个故事将不复存在;但如果只有“愤怒”和复仇,这个故事也不能走得更远。电影展现的正是这种人性的复杂之处,也是它发人深省的地方。

但凡生物天性都会对危害自身或者种族生存的攻击进行反攻,这是一种自保性和防御机制,起到自我保护和威慑的作用。如果没有这种自保性,人类大概不复存在。复仇的根源在于人在客观或者心理上认为自己遭受到了不公,进而采取攻击来释放愤怒和恨意的行为。

弗吉尼亚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 David Chester 和他肯塔基大学的同事Nathan DeWall 的研究发现,被侵犯或被社会拒绝的人会有情感疼痛。被排斥后表现出攻击反应的实验对象,其大脑和疼痛相关联的区域十分活跃。当事人被拒绝后的第一反应是感到疼痛,但如果如果有机会复仇,疼痛很快就会被愉悦掩盖,甚至还会激活大脑已知的奖励回路——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

在公权力尚未发达以及法律尚未完善的时代,复仇在人类历史上曾经是一种允许存在的私刑,也是一种最自然的自力制裁。从法律进化论的角度来看,法律也可以理解为“权力机构通过帮助受害者复仇以达到稳定秩序和警示众人”的保障体系。法律的价值包括维护秩序和保证公正,但这二者也常常发生冲突,这种冲突也正是法律存的缺陷和漏洞。


即便是在现代社会,法律也不尽完美,所以才会出现女主角在遭受不公时用自己的方式进行反击和复仇。这种心理是强而有力的情感触发点,使人进一步采取积极或消极的行动。

这样的行动有时可以促进法律的完善,但也可能带来更多的不公。

正如群众和警长助手Dison 认为女主角Mildred不应该把仇恨指向警长Willoughby,但他们同时也用私自的报复行为对Mildred进行惩罚。假若惩罚以个人复仇为背景,那么惩罚往往便永无终结之日。

在一个复仇心理学研究中,David Chester 和 Nathan DeWall监测了实验对象的大脑内部形态,他们发现,那些能够抑制自己实施报复的人大脑外侧额叶皮层被激活,这一区域对推理和抑制冲动行为很重要。“所以我们不会注定沦为复仇欲望的奴隶。人类已经进化出了这个非常复杂的前额叶皮层,来抑制冲动行为,从而引导大脑创造出更多的社会成果。不管我们意识到这点与否,我们都拥有希望。”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们具备自省和反思的能力。电影将近结束时,Mildred和Dixon的和解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愤怒的Dixon是在读了警长Willoughby给他写的信之后变得不一样的:“因为只有通过爱才能达到内心的平静,通过内心的平静才能拥有思想。杰森,有时候你需要有思想才能侦察到一些东西。这大概就是你所需要的一切了。你甚至连枪都不需要,但你绝对是不需要仇恨的。仇恨从来就无法解决问题,但是内心的平静可以,思想也可以。试一试吧。试着做出一点改变。”这封信改变了Dixon的人生轨迹。

Mildred也因为前夫女朋友的一句“愤怒会招致更大的愤怒”而对自己的一直来的信念和行为产生了动摇。

寻求报复的人只能得到一时的愉悦。“和很多事情一样,复仇的愉快总是短暂的。它带来的是一种看似上瘾的循环,然后你的自我感受比刚开始复仇时要糟糕得多。”有心理研究表明。

对于具备反思能力的人类来说,“复仇”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让我们知道“复仇”也许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这个过程帮助我们释放了愤怒,但毫无疑问,我们必然也要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也许有些和解,注定要在复仇的过程中领悟。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叩问自己:冤冤相报,何时了?

而电影的结尾是另一个神来之笔:Mildred和Dixon因为找不到真凶的愤怒,又踏上了“复仇”之路:带上枪,开车一起去找另一起强奸案的罪犯。

在车上他们的对话是这样的:
Mildred:Dixon?
Dixon:怎么了?
Mildred:这事你确定吗?
Dixon:杀了那个人?
Mildred 点点头
Dixon:不太确定。你呢?
Mildred:不太确定。我想咱们可以路上再决定。
两人微笑对视。

电影结尾里,最愤怒、最喜欢“以暴制暴”的两个人,无法克制那种本能的冲动和思维的惯性,又走上了“复仇”的道路。虽然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最终有没有开枪,但他们终于开始反思。

这种对于人性的不确定,正是整部电影最有意思的地方:

曾经确凿无疑的东西开始松动,确定的事开始变得不那么确定,而恰恰,这就是人性黑暗的裂隙里照出来的光。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