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消失、愤怒失控,和解的方式是理智还是疯狂?

刘喜根
2018-03-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五年前我读大二,选修课修了《电影中的法律》。

半个学期的课堂上,我们观看了《十二怒汉》《换子疑云》《相助》《糖衣陷阱》……

美国归来的法律系年轻女教师用心准备教案。虽然100分钟的课堂经常连电影都没法放完,但老师的良苦用心却昭然若揭:在电影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制度框架中的正义社会。

无论是《十二怒汉》中陪审员们的精彩争论还是《换子疑云》中母亲的锲而不舍,动力都是愤怒。

委屈、愤怒、仇恨,这些感情被现实压制,同时也在社会和制度中经受考验和思辨,最终成为追求正义的动机。在足够开放、够有弹性的社会制度中,个人经历的不公在框架中发出声音。

从这个角度来看,《三块广告牌》是一部不一样的电影。

艾比镇的居民,经历着一场祛除了制度的愤怒。

《三块广告牌》中的艾比镇,像是一个化外之地。

愤怒化身的两位主人公,母亲米尔德雷德和警察狄克森。他们的愤怒无人制约。

二十一世纪的美国小镇,米尔德雷德治牙时用牙科钻刀给胖牙医的大拇指开了个洞,警官狄克森在狂怒中破门而入,将广告商威尔比从窗口扔了出去。

米尔德雷德在胖牙医的大拇指上开洞,画面残忍而幽默

暴行后,没有想象中的拘留和诉讼。拥有力量的一方继续游走世间,被泄愤的群体则默默躲到了后台的黑暗中。

感情牌也制约不了他们。米尔德雷德懂事的儿子、狄克森深情的母亲,他们的呼喊也并不能让两位怒火中烧的行动派份子停止下来。

没有规则和感情制约的愤怒,是昆汀·塔伦蒂诺的惯常套路。也许这也是为什么,《三块广告牌》让不止我在内的许多观众想到昆汀,想到《低俗小说》中的布道杀手朱尔斯和《杀死比尔》中的乌玛瑟曼。

只是在日常图景下,他们的愤怒显得更为突兀。

黑帮片中暴力的发泄是“爽快”的,但日常中无法制约的愤怒则令人绝望:到底什么能支持我想要的公正呢?

女儿的死,是米尔德雷德无心犯下的一个错误。爱女惨死后,想要追寻公正的母亲却得知了一个无奈的事实:大部分同类型的奸杀案,刑侦途径完全无法找到凶手。也许在很多年后,酒吧喝酒的警察无意中听到犯人向朋友吹嘘自己的“光荣事迹”,真凶才可能被绳之以法。

暴躁,具有歧视倾向的狄克森决定做一个“多关心他人”的好警察。当他锁定了可能是强奸犯的大鼻孔男人,付出被暴打一顿的代价获得他的DNA后,却发现无法制裁。这个男人从伊拉克战场归来,过往被封锁在黑暗中。一个货真价实的强奸犯,法律和制度却无力惩罚他。

货真价实的愤怒,多么的无力啊。

在餐厅,米尔德雷德和前夫查理起了冲突。查理引述自己的新女朋友,大眼睛的话痨小姐姐说“Anger begets greater anger”,愤怒招致更大的愤怒。在艾比镇,招致更大愤怒的不只是愤怒本身,而是无力伸张的愤怒,在情绪发酵后的蔓延。

It just begets greater anger

电影最后,无力战胜社会的愤怒者们另辟蹊径:他们战胜了自己。

社会无法为愤怒创造思辨的环境,愤怒的人们却在发泄的过程中不断思辨着。制度无法为愤怒声张正义,义愤的种子却埋进了米尔德雷德和狄克森心中。

影片末尾,米尔德雷德和狄克森驶上了前往爱荷华州寻找大鼻孔强奸犯的路,后备箱里放着一支双杆猎枪。

他们像谈论天气一样地谈论复仇计划:嘿,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了吗?

其实我还没想好。

我也是,我们可以在路上决定。

我们可以在路上决定

内心的愤怒在不可动摇的时候,却逐渐脱下了他苦大仇深的表情。变得理智,又或者是疯狂?

其实这两个词只是一线之差罢了。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