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 归来 7.8分

婉瑜真的想让陆焉识“归来”么?

Joel Gia
2018-03-05 13:53:4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可能和他出生卑微有关,也可能和他以前以卖药为生的制片人有关,张艺谋有个跟风的毛病,总是想顺着电影市场的潮流去拍片,以保证他的票房。当然这无可厚非,而且其实他就是一个以拍电影为生的老农民而已。这里我并没有贬低他的意思,相反地,我对他无比崇拜。不仅因为我认为他的《活着》(1994)是世界电影史上数一数二的杰作(这部电影有明显向《阿甘正传》致敬的情怀),而且因为他不是所谓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超脱的艺术家,而是一个对现实世界的残酷性有深刻认识但是又不放弃对创意力量信念的普通人。这一点,他很像《纸牌屋》里的Underwood,他能够直视世界的真实面目,顽强的活下去,不管有多大困难。我们都是普通人,唯一使他们与众不同的原因是他们超越自己的决心和永不放弃的精神。

我认为张艺谋《归来》这部电影明显受到了《革命之路》代表的精神,电影制作方法和斯皮尔伯格的影响。(《革命之路》是斯皮尔伯格的梦工厂出品的。)当然斯皮尔伯格也受到了中国革命精神的很多影响。比如他的《拯救大兵瑞恩》和《幸福终点站》都用了只身一人挡在一个庞然大物面前这样的画面作为电影的高潮。)对张艺谋来说,和合作了大半辈子的制片人分手就像是《革命之路》里April “去巴黎”一样让人既害怕又让人兴奋。张艺谋终于不用考虑票房的问题,而是没有杂念地静下心来拍片了。和《革命之路》一样,《归来》既是一个基本上全在室内拍摄的低成本电影,又是一个家庭悲剧,更是一个潜意识对人毒害的心理电影。但是张艺谋并没有能拍出《革命之路》这样的人性境界,很多时候感觉拖沓,演员多少有些神情做作,(当然这和这部电影剧本有问题有关,使得两个主角能做的事情和冲突不够多),张艺谋差点把陆焉识偷偷跑回家里来看婉瑜结果被女儿发现的那场戏处理成了恐怖片,那女儿眼神的吓人程度简直可以和贞子匹敌。

在这部电影里,所有的人都认为巩俐的角色婉瑜认不出自己丈夫是心理疾病。但是我却认为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任何人处在她的情况下都会是这样。造成婉瑜这种状况的罪魁祸首有两个人:一个是她自己的女儿,还有一个就是方师傅。(当然当时社会对人的残害就不用说了。)为什么我这么说呢?

首先,婉瑜对陆焉识不离不弃,望穿秋水,等了他20年没有回来。而在这个过程中,她女儿把家里陆焉识的照片全剪了使得婉瑜失去了回忆陆焉识的重要手段,于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后,丈夫的归来变成了一个似乎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为了保护自己,可能她下意识已经死了心,她整天朝思暮想的丈夫已经上升成了一个思想--“我的丈夫一定会回来”就上升成了一个纯的意识,而不再是一个特定的人。所以当这个梦想真正实现的时候,她无法接受。对她来说,眼前这个实实在在的人和她朝思暮想的那个理想差距太大了。况且在她的印象中,她的丈夫从来没有带过眼镜,这个眼前戴眼镜的糟老头又是谁呢?

还有就是方师傅当时为了霸占婉瑜,欺骗她“陆焉识已经被枪毙”。虽然婉瑜口口声声不愿相信,但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有这么多人都在文革中被枪毙,而自己的丈夫这么长时间都没个音讯,被杀害的可能性也是相当大的。而且特别是在方师傅成功霸占了婉瑜之后,她就开始觉得自己对不起陆焉识,无脸再面对自己的丈夫,所以婉瑜下意识中也希望陆焉识不要再回来。所以“陆焉识已经被枪毙”和对自己丈夫的内疚导致婉瑜潜意识无法接受现实。

记得我们在讨论电影《盗梦空间》时,就讲过可能成为潜意识的想法必须满足以下4点标准:

1. 这个想法要埋地越深越好。

2. 这个想法要与已经存在的潜意识有关;

3. 这个想法要越简单越好;

4. 这个想法最好是正能量的想法。

现在我对最后一个想法表示怀疑。根据我们《西部世界》中的讨论,我们必须有痛苦才能有自我意识。我们所有痛苦的根源都和“失去”有关,我们所有的快乐都是和 “没有失去,反而得到”有关。所以快乐并不是最底层的情感。“害怕失去”才是我们人类最基础的情感。所以我现在认为负能量的想法要比正能量的想法更能侵入一个人的潜意识

“我的丈夫不会回来了”这个想法在婉瑜心中埋得很深:这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而且很有可能在方师傅告诉她“陆焉识已经被枪毙”这个消息后,婉瑜万念俱灰才被霸占的,我可以想象,方师傅很可能一边在猥亵婉俞,一边喃喃地说“陆焉识已经被枪毙了,以后你就跟我过吧。。。”类似的话。所以婉瑜把“陆焉识已经被枪毙”这个想法和自己对性的羞耻感联系在了一起。虽然婉瑜整天说要去接丈夫,但是她的潜意识是“陆焉识不会回来了”。

《归来》这个故事用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丈夫陪妻子去接自己”。 这是这部电影最感人最有新意的地方。《归来》这部电影如果用一个画面来概括,就是陆焉识举着一块“陆焉识”的牌子,和不认识自己的妻子去火车站接陆焉识。当火车站的门关上的时候,冷冰冰的铁栏杆把他们两个人无情地隔开了。让我想起斯皮尔伯格在《辛德勒名单》中的处理方法。这幅画面妙不可言,让人心碎。

这部电影花了100分钟讲《归来》这个故事,就是为了给观众看最后一个画面。虽然这部电影的冲突不够多,剧情也不够精彩,但是可以好不夸张地说,《归来》的最后一个幕是整个电影史上所有电影的最后一个画面中给观众思想上最震撼的一个,而且在没有任何主角死亡的基础上把悲剧这个故事流派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人与人最大的隔阂不是距离,而是情感。最让人心痛的不是分别,而是两个人在一起,却互不相识。这让我想起《飞屋环游记》中的老头最伤心的不是他妻子的去世,而是在他去世前一辈子没能带她去探险,去实现他们童年的梦想。

这副画面除了让人心碎,还让人感到希望:夫妻俩至少还找到了共同的目标—寻找陆焉识。如此下去,陆焉识本人也会渐渐地人格分裂,成为另一个人,从而获得新生。而且作为一个给婉瑜读信的人,他对婉瑜的心理有着神一般的导向作用:他已经成功地说服了婉瑜原谅女儿,也许他也能说服婉瑜接受自己。唯一的困难似乎就是他一和婉瑜亲密,她就会想起方师傅。也许陆焉识能装作方师傅向婉瑜进行一次真诚地道歉,然后在婉瑜面前假装自杀,好让婉瑜断了这条执念。但是看在上帝的份上,在这个特技做完之后一定要刮了胡子,脱下眼镜,让婉瑜瞧瞧。陆焉识把全世界的唤起记忆的方法都用了,就是没有试过改变自己的外貌。这是这个电影剧本的一大漏洞和笑话。

公众号SearchWithin

深度解读心理电影,

带领读者走进自己的心灵,

对自己增进了解,

从而获得真正的自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归来的更多影评

推荐归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