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象征电影:他者,种族,文化差异

晚饭花
2018-03-05 看过
Elisa是个并不太漂亮的哑巴女孩,不会说话,据说这是一场大病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但脖子上的伤痕似乎暗示着一切并没有这么简单。她为机密的政府实验室打扫卫生,生活规律,起床,洗澡,煮鸡蛋,除了她的邻居老头和一个同事外,她没有别的朋友。而这两个朋友,一个是失业落魄的同志画家,一个是长期在婚姻中苟且的黑人妇女。

Elisa爱电影和音乐,会在看了踢踏舞表演后自己在空无一人的走廊模仿舞蹈的步伐,会自己推着垃圾车起舞。她的生活天然单调而孤寂,直到有一天,她在实验室里发现了另一双同样孤寂的眼睛。

《水形物语》的故事起源于导演戴尔·托罗斯与朋友丹尼尔的一次早餐,他们边吃早餐边聊八卦,聊出了一个神秘丛林里美女与野兽的故事,这就是《巨怪猎人》,他们说干就干,在2016年把这个故事拍成了电影。(这个形象可一点都不下饭)


影片故事发生在美苏冷战的1962年,这个特殊的年份使得电影中场景与情节的设计都显得富有象征意义。 “外交人员与军事人员生活在国际关系里,并成为它的象征。(Raymond Aron)”影片中围绕男女主人公的,是一系列美苏双方军方人员的暗中博弈,个人命运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如履薄冰。

正因为如此,女主人公Elisa的主动才显得勇敢、孤绝而美丽,影片中几个社会边缘人的抱团取暖,才显得异常温暖与珍贵。

影片中贯穿了一条若隐若现的“他者”线索。在最开始介绍两栖人时,美国军方说他是从南美潮湿的热带雨林泥泞中找到的,原始部落把他视为“神”。反派Richard立刻嘲笑原始部落不过是无知的土著。

这组镜头构建的时空里此时已经出现了三个“他者”,对于原始部落来说,他们所不了解的两栖人是“他者”,属于“神”的范畴;对于军方来说,原始部落是愚昧落后的“他者”,两栖人更是危险、不可知和未进化的“他者”。一旦把这些人列为“他者”,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将“他者”与“自我“分列在野蛮-文明的不同区域内,他们可以心安理得地借由文明之名对野蛮进行利用与打击迫害。影片中有一组教科书级别的对话:


有趣的是,在引入Richard的一个镜头中,电视上正放着两个学生的对话,其中一个选修了人类学课,正要去南美做田野调查。在人类学发展早期,原始部落被视为人类学的调查对象,是被观察者,其背后隐含的是观察与被观察的权力关系。20世纪中期,人类学进入反思时代,对待“他者”的态度开始转变。正如影片中Richard对两栖人的认识在最后接近落幕的一瞬发生了遽变:“他者”完成了神话故事中的线索暗示,从被奴役被研究的地位中解脱,成为“神性”的象征。

男女主角的爱情是跨越了“他者”界限的,ELisa爱两栖人,是因为他看见的是“她本身”;而她看见的,同样也是作为“人”的对方,而非双方之间的差异。在人类学的叙述语境里,“种族”一词一般指的并非“种”,所有的人类本都是同一的晚期智人种。

托罗斯说,这是一个成人讲述的童话,它既是童年梦境的延伸,又加入了太多成人担忧的东西:信任,他者,爱情,性,未来。这些都是人们在七岁或者九岁的时候不会关心的。

但孩子可能会更欣赏这样的童话,当他们心里还没有”他者”与自我的边界区分,还没有意识到大人们总是借保护自己的名义,把一点点的“不同”扩大,把他们、你们和我们分开的时候。大人们总是很容易忘了,我们、你们和他们,都能体会语言、音乐和情感,都知道爱与痛苦,本质上都是平等、一样的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