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悼 思悼 8.3分

人生如花开花落,爱是幻灭也是永恒

Zoexin~
2018-03-05 12:16:4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思悼》是一部浓墨重彩情感基调沉重的电影。影片的开头便直接进入最紧张的时刻,下着大雨的夜晚,伴随着佛乐的响起,思悼世子从棺材里惊醒准备谋反,数名卫士尾随其后。导演故意在影片开头选取最为紧张和悬念的一场戏,来作为整部影片的因与果,故事本身的张力也就扩大了。

电影丝毫没有以往历史剧的拖沓感,而是直接让故事进入最核心的突转部分,思悼关进米柜子后,英祖整个人近乎癫狂,他亲自用锤子一次次敲击着盖顶,像是要把思悼永远封死在米柜。锤子代表着英祖作为父亲的恨意,一声声的重击如利刺一般扎进思悼的心头,但同时也是重击下的残酷将故事带回整个事件的初始状态,讲述父子二人一开始和乐的生活情境。

在回溯的过程中,两个重要的场景即“雪夜中的跪拜”和“参祭祖宗神庙”让我记忆颇深。两次的场景各有呼应,是几个时期下人物内心的演变,也是剧情的转折点。英祖第一次带思悼去宗族牌位的时候告诉他,帝王家是将孩

...
显示全文

《思悼》是一部浓墨重彩情感基调沉重的电影。影片的开头便直接进入最紧张的时刻,下着大雨的夜晚,伴随着佛乐的响起,思悼世子从棺材里惊醒准备谋反,数名卫士尾随其后。导演故意在影片开头选取最为紧张和悬念的一场戏,来作为整部影片的因与果,故事本身的张力也就扩大了。

电影丝毫没有以往历史剧的拖沓感,而是直接让故事进入最核心的突转部分,思悼关进米柜子后,英祖整个人近乎癫狂,他亲自用锤子一次次敲击着盖顶,像是要把思悼永远封死在米柜。锤子代表着英祖作为父亲的恨意,一声声的重击如利刺一般扎进思悼的心头,但同时也是重击下的残酷将故事带回整个事件的初始状态,讲述父子二人一开始和乐的生活情境。

在回溯的过程中,两个重要的场景即“雪夜中的跪拜”和“参祭祖宗神庙”让我记忆颇深。两次的场景各有呼应,是几个时期下人物内心的演变,也是剧情的转折点。英祖第一次带思悼去宗族牌位的时候告诉他,帝王家是将孩子当仇人养,没有人情更不存在法度,权力是王追求的核心。英祖的父亲是可以为了王权给妻子赐死药的人,那么英祖同样也可以这样做。在回廊里英祖问思悼是如何看待世人所认为自己杀死兄长而取得皇位的议论。思悼有些害怕,以党派之争的利益谋权来宽慰父亲。可英祖并没有完全释怀,“低贱的出身”“不配当王”始终是他取得王位后最大的恐惧,他害怕世人认为自己是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的王位。于是英祖告诫思悼这就是“王”,思悼也小心害怕的奉迎着。而在影片的结尾又呈现了相同的场景,思悼的儿子也就是正祖再一次陪英祖去祭祀宗坛,这时候英祖没有说他的父亲是给妻子赐死药的人,而是问他认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世孙用孝道礼法来回应英祖,英祖显得颇为满意,一再感叹思悼怎么会生出这么优秀的儿子呢。同一个地方,英祖是两种完全相反的态度,对待思悼是恐惧和担忧,对待世孙则是期望。这让我想起来与朋友谈及原生家庭时,对父母的遗憾与理解,伤心与感恩。但当谈及姥姥姥爷时,却是很深的不舍与怀念。人生便是这样,所有最珍贵的东西都只有一次,等我们终于学会平和,学会接纳,学会去爱,可惜身份已经不同,年轮流转,唯有此刻才是永恒。英祖便是如此,王权是他背后的芒刺,不能有一时的松懈,但却也在岁月流逝中,慢慢接受改变。

人们因为恐惧而远离王权,一旦得到王权后便开始享受王权,用一切的丰功伟绩来粉饰王权的血腥和残酷。导演将“王”的两面通过两次的祭祀展示出来,预示着人物本身的悲剧性,也是故事的根源所在。“王”只过不是一个代称,真正令人恐惧的是人心。

接下来便是思悼两场长跪不起的戏。跪拜象征着臣服,是父子间的臣服,也是君臣之间的臣服。雪夜即是绝望和冰冷,思悼因为皇太妃对英祖的一句指责,而被迫求情跪于殿外。父子二人的关系自此出现无法弥补的裂痕,思悼虽然是跪拜的,但心是坚毅的,英祖虽然是仰视的,但心底却是恐惧的,其实英祖的内心也在跪拜,向王权跪拜,向恐惧跪拜。皇太妃终为世子妥协,病发去世。随后世子便像疯了一般,到后山请道士尼姑为皇太妃作法,这一次佛乐再次响起。佛乐是人性善良的化身,电影中两次响起的佛乐,其实是人物心性的体现,思悼通过佛乐召唤着他认为人性的善良,但同时也是一种为形势所迫的逃避。人们被宗法所束缚,“佛”是人追求精神自由的象征。

思悼最终的跪拜是在饿死米柜之后,那是灵魂的叩拜,它将英祖前一刻在米柜温存的舐犊之情荡然无存,有的只是英祖甘愿一生做一把屠刀,而这把刀在“王权”手里。英祖一生都在为自卑找借口,在思悼去世之后,他依然看到的是向他低头的儿子。此时奏起胜利的凯旋曲是对英祖的巨大讽刺,英祖始终是那个胜利者,面对儿子卑微的生命没有任何多余的怜悯,人生而自由,但却不得不被枷锁所束缚,思悼是如此的,我们也是如此。

影片当中最感人的当属思悼去世前与父亲的心里对话,以及结尾处思悼的儿子正祖的扇子之舞。在看电影的时,我就十分好奇导演应该用什么样的叙事手法来表达到思悼死后父子二人的情感表达,但我没想到导演竟用了一种看似普通甚至不太符合戏剧表演的内心独白来诠释二人的诀别。这是及其考验演员表演功力的一种场戏,演员完全要靠内心的想象来进行表演。当英祖从阶梯上往下走,一步一步靠近米柜时,他们的对话也就开始了。八天等于一个人的二十七年,他们诉说着二十多年没有相谈的心声。我们看到了一个可怜又可恨的父亲和一个单纯又脆弱的儿子。思悼说“我也曾试着理解父亲,但是您强硬的做法令我窒息,我想要的不过是您一寸温暖的目光,一句慈爱的话语。”“所以应该是先有人才有礼法啊,怎么能让读书和礼法成为压倒人的国策呢。”而英祖却还在逃避,他爱儿子,但是他的爱已经被礼法背后的自卑所占据,他告诉思悼礼法是国策,不读书的君主是没有活路的,如果当初自己不读书,大臣就不会支持他,那么思悼也就不负存在。可叹一代国王在面对儿子死时,终究不能认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他用帝王之家的残酷为自己害死儿子做最后的掩饰。因为他也是爱思悼的,如果不给自己留一个借口英祖又该如何活下去呢。

结尾处思悼的儿子正祖手持扇子向过寿的母亲表演,这一段是电影的核心,也是电影主题的完整表达。随着音乐的戛然而止,正祖舞扇子的动作也发生了改变,他回望着父亲,仿佛一刹那间懂的了父亲的用心,他学着父亲拉弓射箭的姿势,体会着他向往自由的心情。扇子是影片中反复出现的重要道具,电影最后一个镜头也是停留在扇子,它是思悼整个人物的灵魂象征。因为这把扇子是正祖出生时,思悼画的,扇面是一条龙,思悼着重画了龙的脊梁,龙本是没有脊的,思悼这么做是因为他想让正祖做一个堂堂正正活出自己的人,龙在云里穿梭意味着他想让儿子享受无穷尽的自由。影片此时也插入了思悼在米柜中看着扇子痛哭的画面,那是思悼的爱和希望,与英祖不同,英祖的爱是彻夜为儿子写书,写好后要求思悼完全背会,而思悼是在孩子还未降生时无条件的爱,这种爱使他甘愿不反抗的迎接死亡。

《思悼》是一部男性社会的影片,所以女性角色基本上处在辅助或者是成全男性的位置,例如思悼的母亲和妻子,都是为了完整思悼这个人物的性格来设置的。影片中英祖,思悼,正祖是构成这部电影最中心的角色。所有角色都被当时的礼法所束缚,每一个人都在扭曲压抑后不是臣服就是反抗。臣服和反抗也就成为了构成人物角色关键的矛盾点。剧中的英祖是一个很自卑的帝王,就连记者采访英祖的扮演者宋康昊时,他也说这是因为帝王的自卑感所引发的悲剧性故事。但自卑只是这个人物的一面,他真正造成自卑的原因来自于他继承王位的争议性,他很怕别人说自己是不配得的,是低贱的。所以他用尽所有的力气,努力读书,谨遵礼法想要获得别人的肯定,但是却依然无法平息内心的恐惧。他听到别人说不好的话会洗耳朵,遇到不吉利的事情会烧符咒,做好事和做坏事走的是不同的门。他总想获得别人的承认,内心及其敏感,当逆党说着自己是低贱的人害死兄长不配当帝王时,当太妃说他的宠妃怀的是低贱的王子时,他人性中的阴暗面终于爆发出来,英祖一直想获得别人的认可,可一旦这种认可不存在,他就彻底崩溃了,他开始逃避,把一切事情错误的原因都怪罪给他寄予希望却又令他失望的世子思悼。由于强烈的自卑,英祖不敢面对自己的错误,他害怕一旦承认错误,就不配当王了。一旦失去王位,他将面临的是无尽的黑暗。于是,他选择去压抑去指责,去效仿历史上他以为王都会做的事,甚至到古稀之年,英祖还在劝告世孙(正祖)销毁一切关于思悼的历史痕迹。因此他才是剧中最可悲的人物,他怕思悼和他一样一生逃不过谋反的争议,于是便把思悼饿死在米柜,也把自己的一生封死在米柜。

如果说英祖是可悲的,那么思悼则是可怜的。人们可怜他,来源于他的单纯,真实,他很脆弱但是绝不伪装。思悼从小与母亲聚少离多,但母亲似乎一直是思悼内心中最重要的人。因此在谋反被告发关进米柜子里时,他万万没有想到是母亲向父亲告发的自己,他错愕之后带来的是巨大的失落。他以为母亲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他可以信任也是爱他的人,但是当母亲都背叛自己时,思悼心里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坍塌了,他对整个人生丧失了希望,他崩溃他挣扎,极致的痛苦使他奋力想挣脱米柜,他不敢相信当初冒着违反礼法的危险给母亲行中殿礼的祝寿,到如今却是这样的下场。在思悼的眼中,母亲和他一样也是卑微的,不受父亲肯定的,所以他想用尽所有力气保护母亲,保护唯一爱他的人。对于夫妻,他更是失望的,他认为妻子眼里根本没有他,关注点只在儿子身上。所以当他射箭看到正祖时,他告诉儿子真正的夫妻之道是什么,也希望儿子要向射出去的箭一样活得潇洒自由。思悼心有鸿鹄之志,可惜被困于宫阙之间,他的忍耐在父亲的一次次指责与谩骂中,完全消耗殆尽,所以他近乎所能的疯狂,在后山放棺材,召集道士念经,他渴望压抑到极点的释放,这样起码会让他在悬崖峭壁上透透气。然而这短暂的透气却是死亡的预兆。

他的一生体验了寻求爱后的不得,于是他放弃爱,认为爱是幻灭,但后来又在儿子身上找到爱。这也就是为什么当谋反逼近最后一步,他看到儿子和自己的父亲谈话时,英祖询问思悼私自给母亲行中殿礼仪的行为是不是有违背礼法之处。但没想到儿子却用孔子的话来回答,“不要看礼法的末端而是要看人心,即使您不是王我也能对您行千拜万拜,我之所以同父亲一起行中殿礼,是因为那一刻我看到了父亲的用心。”正是这句话使思悼放下了手中的刀,让他看到又一次的爱和希望。儿子是真正懂他的人,说出了自己十多年来没来和父亲说的话。

正祖李祘是思悼的儿子,在影片中他是一个让人感到温暖的角色,他比自己的父亲和祖父更显得有帝王智慧。同时正祖的内心也充满着爱。在父亲关进米柜子后,是他两次前来为父亲求情,送水,苦苦哀求英祖放了父亲。他不像思悼,不会直接对抗,他会为了礼法而读书,为了讨英祖开心,做一个乖巧的世孙,但这并不是他自愿的。在与父亲交谈后,正祖吐露了自己的心声,他很讨厌这样为了迎合别人而读书的自己,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要明哲保身也只能如此。在重重宫闱下,他深深感知父亲的痛苦,也看到了父亲残酷的遭遇。所以正祖对父亲更多的是体谅。当他与英祖对话时,他说礼法不应束缚人心。那一刻导演将这个七八岁的孩子提升到比思悼和英祖都高的位置,他体悟出了也道出了父亲思悼压抑那么多年的心声,也戳中了英祖多少年为了皇位战战兢兢度日如年的心理。当他最后一幕手持扇子舞蹈时,观众看到的是凄苦背后的暖意。正祖是一个从小在残酷的环境下成长,但却依然没有因为礼法而失去本心的人。这也是导演通过正祖想让观众思考的。

诚然《思悼》是一部以帝王宫廷为题材的影片,但是其意义却丝毫不停留在宫廷的勾心斗角上面。纵观中国的历史剧或者历史电影,要么是大气磅礴,要么是勾心斗角,很少有真正刻画人性的影片。其实中国像韩国这样的历史故事有很多,几乎每一个大朝代下,都能发现帝王与皇子之间不同的隔阂与矛盾,但却没能挖掘出其背后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好的戏剧是无论过了几百年都能与今天的人产生共鸣的,《思悼》一片就显示出了这样的魅力。这部电影从表层上是在探究礼法对人的束缚,以及读书压抑人性的自由,深层次是在对父子关系的探讨。最后又从父子关系上升到人性和爱的诠释。电影传达好一种意义并不难,但要传达多种意义,层层推进,环环相扣却是难上加难。电影从父子关系的不和到人性阴暗面的显现,从爱的幻灭到爱的重生。试问,如果我们知道爱有一天会破灭,那我们还会去爱吗?正如影片中先是对爱提出了质疑,最后答案是肯定的,因为爱是无条件的,正如正祖还没出生,思悼就给正祖画扇子一样,是一种希望一种寄托,亦是人类宿命般不可逃脱的命运轮回。

By 瑜心❤️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思悼的更多影评

推荐思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