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三牌》是美国的《武训传》,一株毒草?

灰禅须服
2018-03-05 10:33:5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为什么《三牌》是美国的《武训传》,一株毒草?

《三牌》所提出的问题带有根本的性质。像米尔德雷德那样的妇女,处在美帝水深火热的种族阶级矛盾社会美国底层人民反对流窜犯罪和堕落环境的伟大时代,根本不去触动左派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的一根毫毛,反而狂热地宣传个人恐怖主义,并为了取得自己所没有的公道和报复,就对一切有违于个人意愿的暴力统治机器竭尽扭曲抹黑之事,这种以暴易暴的行为,难道是我们所应当歌颂的吗?向着人民歌颂这种以暴易暴的行为,甚至打出“为了爱与宽恕”的普世旗号来歌颂,甚至用温良恭俭让的局长维稳的失败作为反衬来歌颂,这难道是我们所能够容忍的吗?承认或者容忍这种歌颂,就是承认或者容忍污蔑美国法制社会,污蔑结果正义,污蔑美国人民的反动宣传,就是把反动的宣传认为正当的宣传。

电影《三块广告牌》的出现,特别是对于米尔德雷德和电影《三牌》的歌颂竟至如此之多,说明了美国文化界的思想混乱达到了何等的程度!

在许多作者看来,历史的发展不是以新事物代替旧事物,而是以种种努力去保持旧事物使它得免于死亡;不是以阶级斗争去推翻应当推翻的反动的政治正确,而是像米尔德雷德那样否定被压迫人民的阶级斗争,

...
显示全文

为什么《三牌》是美国的《武训传》,一株毒草?

《三牌》所提出的问题带有根本的性质。像米尔德雷德那样的妇女,处在美帝水深火热的种族阶级矛盾社会美国底层人民反对流窜犯罪和堕落环境的伟大时代,根本不去触动左派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的一根毫毛,反而狂热地宣传个人恐怖主义,并为了取得自己所没有的公道和报复,就对一切有违于个人意愿的暴力统治机器竭尽扭曲抹黑之事,这种以暴易暴的行为,难道是我们所应当歌颂的吗?向着人民歌颂这种以暴易暴的行为,甚至打出“为了爱与宽恕”的普世旗号来歌颂,甚至用温良恭俭让的局长维稳的失败作为反衬来歌颂,这难道是我们所能够容忍的吗?承认或者容忍这种歌颂,就是承认或者容忍污蔑美国法制社会,污蔑结果正义,污蔑美国人民的反动宣传,就是把反动的宣传认为正当的宣传。

电影《三块广告牌》的出现,特别是对于米尔德雷德和电影《三牌》的歌颂竟至如此之多,说明了美国文化界的思想混乱达到了何等的程度!

在许多作者看来,历史的发展不是以新事物代替旧事物,而是以种种努力去保持旧事物使它得免于死亡;不是以阶级斗争去推翻应当推翻的反动的政治正确,而是像米尔德雷德那样否定被压迫人民的阶级斗争,向反动的政治正确和人性调和论投降。我们的作者们不去研究过去历史中压迫美国人民的敌人是些什么人,向这些敌人投降并为他们服务的人是否有值得称赞的地方。我们的作者们也不去研究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中,美国发生了一些什么向着旧的社会经济形态及其上层建筑(政治、文化等等)作斗争的新的社会经济形态,新的阶级力量,新的人物和新的思想,而去决定什么东西是应当称赞或歌颂的,什么东西是不应当称赞或歌颂的,什么东西是应当反对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号称学得了麦卡锡主义的共和党员。他们学得了社会发展史——结果正义论,但是一遇到具体的历史事件,具体的历史人物(如像米尔德雷德),具体的反历史的思想(如像电影《三块广告牌》及其他关于米尔德雷德的著作),就丧失了批判的能力,有些人则竟至向这种反动思想投降。政治正确的反动思想侵入了战斗的共和党,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一些共和党员自称已经学得的麦卡锡主义,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为了上述种种缘故,应当展开关于电影《三块广告牌》及其他有关米尔德雷德的著作和论文的讨论,求得彻底地澄清在这个问题上的混乱思想。

(《川普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2018年3月第1版,第46--47页)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