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乐中年 哀乐中年 9.2分

《哀乐中年》里的中年危机和女性形象

顾请假
2018-03-05 10:21:5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哀乐中年》是1949年桑弧编导的一部作品。电影在上海解放前一个月上映,由于与当时热情高涨的政治氛围不合,《哀乐中年》在票房和口碑上无大作为,直到80年代才被电影界重新发掘出来,认识到其娴熟技巧和思想光芒。香港评论家刘成汉说:“《哀乐中年》不但构思独到完整,而且充满着高度成熟的幽默和韵味。可以说是内容和技巧都接近完美的中国电影,亦是 40 年代光芒四射的一部作品。” 。

不少研究将桑弧与刘别谦拿来作比较,认为他深得刘别谦触动的精髓。两个人的共性也是围绕着金钱与性做文章。大儿子有钱,便怂恿父亲做老太爷,撺掇弟弟反对老爸结婚,甚至对父亲的行为指手画脚。这既是建立在五四过后知识分子对于传统纲常伦理的消解之上,也是对于金钱反噬人心的控诉。陈绍常作为父亲十分开明,不仅在孩子尚小时因为目睹好友后妻虐待女儿彻底打消结婚的念头,还毫不干涉儿女的生活行为与情感选择。正是由于儿子和父亲思想观念的倒置,陈绍常的危机尤为深重。自己先是在操纵下身不由己地退职,再是大儿子送给自己一份寿坟作为礼物,后是从“小棉袄”女儿那里也寻不到认同。影片中有一处横摇蒙太奇表现儿子劝说下立马开始尝试种花、收集邮票、养鱼、玩鸟、念佛的老

...
显示全文
《哀乐中年》是1949年桑弧编导的一部作品。电影在上海解放前一个月上映,由于与当时热情高涨的政治氛围不合,《哀乐中年》在票房和口碑上无大作为,直到80年代才被电影界重新发掘出来,认识到其娴熟技巧和思想光芒。香港评论家刘成汉说:“《哀乐中年》不但构思独到完整,而且充满着高度成熟的幽默和韵味。可以说是内容和技巧都接近完美的中国电影,亦是 40 年代光芒四射的一部作品。” 。

不少研究将桑弧与刘别谦拿来作比较,认为他深得刘别谦触动的精髓。两个人的共性也是围绕着金钱与性做文章。大儿子有钱,便怂恿父亲做老太爷,撺掇弟弟反对老爸结婚,甚至对父亲的行为指手画脚。这既是建立在五四过后知识分子对于传统纲常伦理的消解之上,也是对于金钱反噬人心的控诉。陈绍常作为父亲十分开明,不仅在孩子尚小时因为目睹好友后妻虐待女儿彻底打消结婚的念头,还毫不干涉儿女的生活行为与情感选择。正是由于儿子和父亲思想观念的倒置,陈绍常的危机尤为深重。自己先是在操纵下身不由己地退职,再是大儿子送给自己一份寿坟作为礼物,后是从“小棉袄”女儿那里也寻不到认同。影片中有一处横摇蒙太奇表现儿子劝说下立马开始尝试种花、收集邮票、养鱼、玩鸟、念佛的老太爷形象,显得轻松滑稽,最后竟在嫁出去的女儿家埋怨吐槽,可是女儿也对父亲的话不理不睬一门心思放在年幼的儿子身上。似乎年轻的才有生命力才会受到更多关注。在女性力量的感召下,一个旧式家庭里的青年叛逆者油然而生,而这罪恶之源竟是资本主义金钱造成的人心不古。

桑弧以喜剧的方式解构了原本堪称悲剧的故事。叙事流畅,重点突出,有详有略。三处逻辑上衔接紧密的转场省略了不需要浓墨重彩讲述的事件、时间,先是大儿子尚小时说自己想去银行做事,一个抖脚接上长大成人后他在银行领薪水站立的脚的镜头,省略了儿女的成长岁月;第二个是大儿子在街边指责父亲为何不去店里剃须,父亲一气之下说出我不去当你的主婚人的话,转而接到大儿子结婚现场他主婚的场面,省却了谈婚论嫁的琐事,同时表现了父亲一向对于儿子的无可奈何和听话,前后言行不一致造成的笑点也增添了轻松愉悦的气氛;再者是大儿子新婚当夜安慰妻子能让她住上花园洋房,接下来的镜头就是媳妇在张罗搬家,省下了大儿子往上奋斗的过程。铺陈完毕,影片就直接把剩下的一个多小时用来直面主人公的中年危机:五十岁的退休校长陈绍常从儿女等人那里找不到认同、无事可做又找不到自身价值。当今不少的国产喜剧片也拿中年危机做文章。《夏洛特烦恼》《泰囧》《情圣》无疑都包含了中年男性对于美女、初恋的性幻想。用初恋的意义或年轻女性的性吸引力转嫁对于自身一事无成或寂寞空虚的精神恐慌。此处中年男性视域下,女性是被物化了的处于不平等地位、没有共同交流权力的单纯的性对象,同时满足男主人公及观众的窥视需求。但是《哀乐中年》设置了一个与陈绍常有着共同理想且相互理解的事业女性角色刘敏华,使之在与陈绍常的相处中和他产生爱情结为连理,最终与僵化的儿女辈分道扬镳。这与男性意识到美貌会臣服于权力、金钱从而回归家庭的套路完全不同。

值得一提的是,基于前后逻辑的转场使得视听语言前卫而流畅,不仅有突出详略的作用,后面几处的重复衔接也蕴含着主要人物思想的变化。当敏华再次回沪来看望陈绍常时,在学校透露自己后母要把自己“嫁给五六十岁的老头子”,接陈绍常在她家质问后母居然“要把她嫁给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刘敏华表述了年轻女性不能自主的委屈,陈绍常则通过质问表达对于“老”的坚决否认。而影片后面后母拿这句话揶揄要和敏华结婚的已是五十的陈绍常,却换来了陈绍常的生气,一方面是由于两个人自由恋爱的神圣不容侵犯,另一方面也显示出陈绍常在敏华的激励下对于中年的认识已经释然。

刘敏华是全片主角中唯一一个事业女性,以教书为业。她的思想甚至比陈绍常这位男性还要进步。先是反对体罚学生,后是直言自己结婚也不会放弃事业,再又劝导不得儿女理解的陈绍常要“破旧立新”,讥讽大儿子他们不过是“未老先衰的一代人罢了”。可见她的年轻美丽由一语惊醒梦中人的金句和独立的思想来表现,而不曾以某种身体部位的特写和强调来突出。与现今解构初恋、美女的男性意识不同,此处由女性角色提出解决方式,让女性角色的言行推动真正的男主角的行为变化,从而使得情节发展。刘敏华在坟地劝导陈绍常,以致陈绍常得以重返学校贡献力量,面对大儿子提出的三条准许父亲结婚的无理要求:结婚不来参加婚礼、自己找房子不许她进门、不要她做校长,她也全都一一化解,不以为意。

影片的开头和结尾蕴含丰富的寓意。开头是一片坟地,而结尾的学校则又建立在一块坟地之上。之所以孩子刚刚懂事的那段时光对于不续弦的陈绍常是坟墓,是由于对于尚年轻的陈绍常来说,这是走向心力衰竭的开始和预兆。他将自己的华年奉献给了孩子们,却承受着后来孩子长大成人后乖张性格的不幸。“老太爷”一旦被儿女加之陈绍常身上,便形成了即将置于坟墓的错觉。结尾陈绍常作为中年男性“娜拉”出走家庭,离开儿女,在儿子送的坟地上开办小学,新的孩子受到教育,自己又有新的孩子出生。刘敏华感召陈绍常将大多数人认为的死亡的、衰弱的改造成了新生的、成长的。心境的变化使得坟地的语义也被置换了。

除了坟地这个元素,故事梗的运用也隐含了旧与新的辩证关系。影片中,主人公三次在正式或非正式场合口述自己创办学校时只有12名同学而今已有数百名学生的励志史,儿子的揶揄则影射他平时说的更多。这则故事梗代表了主人公置身于传统思想环境里潜意识生成的行将就木意识。主人公四五十岁仍然沉浸在自己年轻时的成就中无法自拔,这种对于青年成就的执着实则是对实际年纪的否定和现今无所作为的逃避。他和别人一样认为自己老了,因此听到刘敏华调侃他像孩子还十分高兴。不过,主人公进步的一点在于他能接受一切不合世俗但合情合理的观念想法,影片最后的十二名新学生和十二个窗格都象征着撇开世俗陈见后的重新开始,意味着他的新生。

由此不难看出,破旧立新在这里即为中年危机的化解方式。这个方式的提出和执行,由一位思想前卫的女性鼓励、引导、参与而成,最后新学校的建成和小孩子的诞生,给出了导演对于女性同时作为“社会人”和“女人”这一难题的理解。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哀乐中年的更多影评

推荐哀乐中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