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之路 革命之路 8.0分

当抑郁症成为一种骄傲

Joel Gia
2018-03-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革命之路》由1961年同名小说改编,整整花了半个世纪都没能把这本小说搬上银幕。之所以如此困难和周折原因一定有很多。剧本的难以确定是最根本的原因之一。小说和电影的故事和对白虽然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在对女主人公的行为采取的态度上有根本的不同:小说作者对女主人公想去巴黎的想法抱着一种讽刺的态度,而现在的电影却把女主人公刻画成勇敢的新女性形象。到底应该采取怎样的态度来解读女主人公的行为是电影投资制片方半个世纪以来矛盾的焦点,也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思考的问题。

Kate Winslet本人对新女性题材的电影非常感兴趣。自从《泰坦尼克号》开始她就不断地饰演新女性的角色,比如《身为人母》,《朗读者》,《乔布斯》等等。这部电影是Kate的执念。首先是她看中了这部电影的剧本,然后又去强迫她当时的丈夫Sam Mendes向制片方表示愿意指导该片。由于《革命之路》所倡导的生活方式非常小众,它的主题如此沉重以至于在有名导名演员的情况下仍然没能开拍,直到Kate说服了她的好朋友Leonardo DiCaprio。是Leo的加盟才最终说服制片方让Kate和Leo在《泰坦尼克号》(1997)后第又一次历史性合作。没有Leo的加盟,这个故事又要继续被电影投资方无限制地被搁置了。

这部片子的另一个亮点就是Michael Shannon 饰演的神经质数学家。他丝毫不会伪装,是April和Frank想要追求的极致目标。这个数学家大力赞扬了他们敢于承认自己生活无望的勇气。“The hopeless, emptiness? Now you’ve said it. Funny that people are onto the emptiness, but it takes real guts to see the hopelessness.”哇,又是一部以患抑郁症为豪的电影。

这些以患抑郁症为骄傲的电影人文关怀的原理是能让观众感到自己不再孤独:《革命之路》,《Melancholia》和《阳光小美女》之类的电影非常细致感人告诉观众患抑郁症不仅非常正常,而且非常需要勇气。但是这样的“集体无望”电影虽然在短期内能确确实实有安慰患者的作用,但是长期下是否真的有根本的治愈作用呢?

在我看来,《泰坦尼克号》和《革命之路》对大众都有多多少少地毒害。在《泰坦尼克号》中,Jack说虽然他一无所有,但是如果Rose不离开自己的家庭,早晚她心中的火焰就会被熄灭。这其实和《革命之路》中,April对Frank说的话是一样的:我们只有去巴黎才能真正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跟了一无所有的Jack或去了举目无亲的巴黎之后呢?

生活还是要继续,现在的困难会转变成另外一种困难:《泰坦尼克号》中的Rose很可能会意识到有钱是多么的方便,有佣人在身边自己的生活是多么地幸福,当时虽然会被家里人管着,但是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这个优越的环境去学习艺术,提高自己;但是现在每天的生活都是一场战斗: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干,要找工作去养活自己,一日三餐都要自己操心,Jack到处去鬼混,也不帮着做家务。。。

在《革命之路》中,去巴黎虽然使他们心理上觉得自己找到了解决方法,但是其实如果他们的处事方法不变,仍旧找不到根本改变自己困境的方法。Frank在被老板批评了以后没有想办法解决问题,而是去找对自己有好感的秘书打发时间;April在表演失败了以后不去继续提高自己的表演水平,而是在家里一蹶不振,连家务都懒得做。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们到了巴黎,April就算找到了工作也会非常郁闷,再加上看到Frank在家里无所事事,发现他在外面和巴黎学艺术的女生勾搭上之后更会怒火中烧,没多久她就会后悔来到巴黎,想回到美国但是又没脸回去。。。

我个人觉得虽然这些电影在短期内能有安慰患者的作用,但是不仅不能起到长期根本的治愈作用,而且还会导致非常可怕的副作用:因为这样情怀的电影助长了抑郁症患者“happy to be unhappy”的习惯,他们虽然表面对自己的状态并不满意,但是“集体无望”电影在他们潜意识里埋下了“抑郁症是一种精英才会得的病”的种子,导致他们偷偷地享受自己抑郁的状态,在抑郁中找到了某种满足感,使得自己下意识不愿意康复。

当我现在10年以后再看这部电影,虽然我仍觉得《革命之路》在电影制作上是无法达到的高峰,但是我开始发现April并没有我当时想象的那样勇敢:虽然她比别人更有勇气承认残酷的现实,但是她却没有真正面对真相的勇气。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如果她觉得生活空虚的话,完全可以继续学习表演,而不是一次出丑就放弃自己的梦想而把希望转移到虚无缥缈的巴黎上。她也不知道到了巴黎能去干什么,相反地,她却把自己灵魂充实的希望放在了那个对灵魂提升并不太感兴趣的丈夫身上。去巴黎的决定的本质不是解决问题,而其实是逃避。她以为自己只要到了巴黎,一切都会万事大吉。其实Frank的同事说的很对:就是到了巴黎也一样,在美国找不到的到了巴黎也找不到。我们的问题就在我们自己的心中,而不是去另外一个地方就可以解决的。

还有最要命的是April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对自己真诚:她和Frank争论最后失败的地方是她拒绝承认自己不爱自己的孩子。当Frank拿一个正常的母亲的行为和她想堕胎的行为做对比时,April顿时崩溃了。其实April本来就不是一个传统的母亲,她也很清楚自己不想再生孩子了。她显然不愿意为孩子牺牲自己。但是她的母性本能背叛了她,让April无法承认她其实更爱自己这个无可厚非的事实。

现在我能很清楚地看到April有明显的抑郁症症状:对自己的目标过分在乎(一次表演失败就无法面对),拒绝和丈夫交流,只想自己单独思考,在家里感到孤独,做家务效率底下,情绪时高时低,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失去了做决定的基本能力(她等了10个星期才告诉丈夫她已经怀孕了的消息),想要控制别人的想法,无法面对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孩子的事实,对新鲜事物不感兴趣,(她从来没有主动问过丈夫工作的事,直到在自己决定堕胎前才勉强听听Frank讲一下计算机工作原理)。

我最喜欢的一场戏是April在酒吧里单独和邻居在一起的独白:“I wanted it in. I just wanted us to live again. For years, I thought we shared this secret: that we will be wonderful in the world. I didn’t exactly know how, but just a possibility that kept me hoping. How pathetic is that? So stupid. To put all your hopes in a promise that was never made. See, Frank knows, he knows what he wants. He’s found his place and he’s just fine: married, two kids. It should be enough. It is for him. And he’s right. We were never special, destined or anything at all. I saw whole other future. And I can’t stop seeing it. Can’t leave. Can’t stay. No damn use to anyone.”从这里可以看出April的另一个致命问题就是对自己的期望过高,而且期望非常模糊。她想必也是书或电影看多了,受到了大众文化的毒害,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但是当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凡人的时候,没有办法面对。唯一的方法就是到处说自己要去法国向别人证明自己的特别。所以有自知之明,不被大众文化欺骗是非常重要的。

这一点Frank就比April做得好。他虽然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也觉得很绝望,看到火车站里的人都一模一样,觉得自己毫无特别可言,完全被淹没在人海里。但是一旦他们有了去巴黎的想法之后,Frank就马上觉得特别了,马上在工作中作出了与众不同的事情,而且他也马上意识到他不去巴黎也可以实现他的价值;但是April却执迷不悟,在巴黎这个执念中难以自拔。(从这个角度来说,这部电影也很像《盗梦空间》,April这样深陷泥潭其实也是因为Frank在他们热恋的时候在她潜意识里埋的“美国生活无聊,巴黎人民生活有情趣”这个思想种子。)

我觉得文化工作者应该有义务去想到观众的感受和观众不可自拔的后果。电影工作者的任务是把观众带入电影,让观众成为主人公去体验感受故事的起起伏伏。但是电影结束,怎么走出故事却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有时候故事的想法不知不觉地走进了我们的潜意识。那么我们怎样才能不被大众文化毒害呢?最根本的方法就是一定要把所有的故事看做是比喻。如果不能,就会让自己深陷故事而不能自拔而做出极端的事。很多基督徒就是以为不能把《圣经》中的故事看做比喻,而成为了邪教徒。

如果我们把《革命之路》看做是一个比喻的话,那它讲的就是勇敢的女性勇于冲破社会束缚,争取自由的故事。但是其实大多数敏感的观众都没有办法和这样一本如此感人的影片保持适当的心理距离,多多少少地会把“happy to be unhappy”的想法带到自己的潜意识中。所以我们被电影带进去,一定要把自己带出来:April面对自己生活的方法其实并不可取—我们应该勇敢的面对自己生活中的问题,而不是逃避现实。

最后,在快结束讨论《革命之路》这部电影的时候,我要讲一个八卦把大家从这部电影里带出来。

互相吸引但不匹配是大多数夫妻的问题。这部片子中April和Frank是这样的情况。我怀疑Kate Winslet和Sam Mendes也是这样的情况。Mendes在和Kate离婚之后就在艺术上一蹶不振,把自己浸泡在007的世界中不能自拔,虽然在商业上把邦德电影推向了新的高度。可见Mendes其实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他会愿意为了名誉和金钱放弃艺术。而Kate对《革命之路》的执着中可以看出她对这些不是很看重,是个比较随性的人。Kate Winslet的性格和她饰演的April人物很近,因为在导评中Mendes说是Kate坚持要把小说中对April的嘲笑去掉。这部电影的成本$35 Million, 北美票房$22.9 Million, 国外票房$52.3 Million。有这样的历史性阵容,国内票房都没能把成本收回,可见《革命之路》的主题有多不受欢迎。这是Sam Mendes接这个片子之前就预料到的,而且这样的记录对一个导演来说十分不利。所以Mendes当初不一定想拍这部电影,很可能是被Kate逼的。DiCaprio的加盟也很可能是碍于情面。在《革命之路》后仅仅两年Kate和Sam就离婚了,这让我不得不去想是这部片子让他们两个人看到了彼此“难以调和的不同”。

公众号SearchWithin

深度解读心理电影,

带领读者走进自己的心灵,

对自己增进了解,

从而获得真正的自由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革命之路的更多影评

推荐革命之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