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在梦中死去

科特迪瓦不下雪
2018-03-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开窗不是为了看风景,是要自杀。

查理·卓别林的默片时代绝对是电影史上最为光辉的一页之一,夸张但不失格调的肢体动作配上优雅应景应的音乐,真正的喜剧让你觉得即使没有语言也不会失色,他一直扮演一个倒霉的人,喜剧往往这样,让极度成功的人失败,让极度失败的人成功后再失败,人们就是天生拥有恶趣味的物种,几千年前的古人就深知这点。

“黑色幽默”本是一种荒诞的、稍显病态的文学流派,把所有对立面杂糅在一起形成的喜剧,这种不和谐的因素全部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绝望式的幽默”,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重要的文学流派,“黑色幽默电影”也是由此沿袭下来的,大卫·芬奇、伍迪·艾伦、盖·里奇、昆汀·塔伦蒂诺这些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导演,他们的风格带有明显的个人风格并影响了许多类型相似的导演,《黑道快餐店》就是一部典型的黑色喜剧。

该剧由塞缪尔·本谢区执导,采用独立单元叙事的手法,围绕一家咖啡店展开各自的故事:打算打劫咖啡店的匪徒和女服务员苏西原来之前就认识,两个绑匪和要自杀的朋克少女、一群到不惑年纪的老头想着重操旧业最后抢劫一次,两个多年不见的乐手意外在咖啡店碰面在却聊得并不开心;最后所有的故事都有重新回到匪徒和苏西身上,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最后一期踏上了一场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要怎样进行的匪徒生涯。

独立单元叙事手法在许多电影中都有过运用,《低俗小说》就是非常典型的一部,几个看似毫不相干的故事被诸多伏线串连,导演用哭笑不得的情节推动剧情的发展,而揭示的主题往往发人深省。

全篇采用黑白色调,故事开始的前三分钟没有一句台词,交响乐配上埃德瓦·贝耶饰演的匪徒已经让我们忍俊不禁,颇有卓别林默片风格,但又带有法国人独特的幽默:自嘲,匪徒本想打劫,但是他没有枪,虚张声势的模样并没有吓到任何人;盗匪A对盗匪B说自己的狗狗因为在路上听到《枪杀州长》的音乐以为是要杀自己而逃跑被车撞死,这个不崇尚大英雄的国家无包袱的调侃自己的“小市民情怀”。

剧中的台词并不多,大多数采用音乐、快进、卓别林式的字幕来叙述,例如苏西本来也是要打劫咖啡店老板的,但是她用枪打晕老板后发现店中并没有钱,无奈之下她只能假装是路人好心帮助老板,最后得到服务员一职,这一段中导演采用范尼拉的《十二街爵士散拍曲》、本尼的《亚历山大爵士散拍》和思考特的《银天鹅散拍》来推动人物情绪的改变,节奏由快减慢,并用快进手法突出喜剧效果,一时间让我们觉得是在欣赏默片喜剧。

电影以“黑道”为主题,全部人物都多多少少的和黑道有关,但他们都无一例外的与我们正常思维中坏人不同,实际上他们都是一群十分“可爱”的人,两个绑匪阴差阳错下绑架了一心求死的少女,一路护她周全,还安慰她不要寻死,一群老盗贼为了一句誓言将老友从医院偷偷运出,本来是想再一次看看他们当年的“避难所”,没想到变成了咖啡店,一群对生活失去激情的人打算再疯狂一次却已经不复当年,两个故人曾经都是怀揣音乐梦的青年,多年后的再次相见,留下来的只剩下相互的埋怨。

电影中有一篇名为《一切都变了,真疯狂》那群老盗贼坐在咖啡馆回忆起二十年前的英雄事迹,他们无比怀念那时的空气、森林、秘密基地,现在一切都不在了,全部都夷为平地,变成钢铁城市,“我受不了了,我想在森林公园里尿尿,但这里连树都没有了”,世界变了,坏人变好了,好人不见了。

我们有时都不知道为什么而活,自己每天忙忙碌碌是为了看起来尽量不像那些“被抛弃的那群人”吗?我们的好坏应该用什么定义呢?是身份还是人格?你不喜欢的人是不是就是你眼中的坏人?我们在某些人眼中说不定就是黑道中的一员,我们心中至少都曾有一个离经叛道的天使驻留。

命运有时妙不可言,匪徒和苏西之前就曾见过,苏西的枪就是匪徒的,最后,苏西请求和匪徒一起上路,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要何去何从,至少沿着公路走,就不会迷路。

老匪徒们最后也没有打劫成功(虽然他们的目标仅仅是一家麦当劳),因为其中一人得了严重的病,他们在车上沉思着,世界可能将他们抛弃了,他们也丢弃了这个荒唐的世界。

对一个人最好的问候就是:“希望你在梦中死去”,梦里没有痛苦,也没有烦恼。

更多影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碎语小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黑道快餐店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道快餐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