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狗

科特迪瓦不下雪
2018-03-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从前有一条狗,嫁了一个富商,生下一个魔鬼,又娶了一只青蛙。

法国人崇尚自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戴高乐领导的法国反纳粹德国侵略的抵抗组织就叫“自由法国”,他们不仅沉迷自由,还喜欢强行将“自由”赋予他人,拿破仑在攻占西班牙时,就高呼“自由万岁”的口号,但尴尬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被强加的自由,西班牙大师戈雅的《1808年5月3日夜枪杀起义者》就反映了当时西班牙爱国人士的反抗之心。

电影《自由的幻影》就从戈雅的这幅画为切入点,电影开头一群西班牙起义者被枪杀,他们口中高喊“自由滚蛋”的口号,下一个场景就切换到了20世纪70年代的法国,从头到尾并没有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所有的人物之间毫无联系又荒诞离奇。

但如果你知道这部电影是出自路易斯·布努埃尔之手时,就大概知道为什么感觉在看天书了,布努埃尔被誉为“超现实主义电影之父”,他的所有电影都是将现实与幻想结合起来,形成超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1928年,他和《记忆的永恒》的创作者画家达利共同制作的《安达鲁之犬》,也被视为超现实主义电影的奠基之作。

梦境、教会、资产阶级这是布努埃尔十分钟爱的三个要素,他的作品也全都是围绕对资产阶级和教会的批判展开的,导演身处在二战前后的西方世界,目睹了资产阶级的兴盛以及腐化,对中产阶级的虚伪以及宗教的真伪产生质疑,用现实与虚幻的手法隐晦的对资本主义的罪行进行控诉,在《自由的幻影》一片中,导演也是采用一贯的手法,将五个不成行的故事巧妙的通过人物进行传递,各个故事之间并无内在联系,也无头无尾,片中采用许多匪夷所思的情节,所以我们并不能用常态的视角去欣赏布努埃尔的作品。

在100分钟内,导演为我们展现了乱伦、同性恋、受虐狂、宗教等多个主题,但我们并不能马上分辨哪些是现实,哪些是臆想,例如,片中的第一个故事男主人公德弗考患有失眠症,在即将入睡之际发现时钟异常,每个几秒就经过了一个小时,而在自己的卧室里分别出现了公鸡、穿黑衣的女人、邮差送来的信和鸵鸟,如果说这是梦境的话,德佛考的床上还真的留下了邮差送的信,片中的其他故事情节与之类似,导演将我们只能在梦里才能出现的超现实情景挪到了现实时空中。

片中的几段故事都暗含着导演对中产阶级的批判,其中一个情节是发生在偏僻的旅馆之中,店中住着四名传教士、一个女护士、一对玩SM游戏的男女和一对乱伦的情侣,传教士不请再来的到了女护士的房间为其父亲祷告,但下一秒钟几个人就抽烟喝酒打起牌了,SM的男女故意邀请众人到房间来观看自己的性虐游戏,以此引发快感,而乱伦的那一对情节类似《毕业生》,高中毕业的青年爱上了年过半百的老妇,两人一边碍于社会身份一边又抑制不住原始冲动跑到旅馆偷情,这些人都是常人眼中的中产阶级,生活富足但内心空虚无用。

布努埃尔还是一个爱捉弄观众的导演,他抓住了人们内心的对“性”的偏见,当一个陌生男子交给少女一打照片被她的父母发现时,镜头并没有先告诉观众照片的内容,而是通过父母间的对话让人浮想联翩,“给小孩子这种东西简直和亵渎没有什么区别”,两人惊慌失措,表情暧昧,但事实上,那些照片只是巴黎的建筑照,布努埃尔看准了观众的小心思,以为是一些下流之作,但其实,肮脏的想法和我们会打喷嚏一样,自然存在的。

影片中的荒诞想法可谓是比比皆是,一个陌生男子在楼上射杀行人,最终被判死刑却像常人走出法庭还得到女士追捧,一对夫妇向警官报案自己的女儿走丢但其实女儿就在身边,这些情节其实就是导演对中产阶级虚伪的批判,他们自认为有思想有见识,但实际上不过时人云亦云,对不是自己的事情毫不关心,空有一套大道理,拿着标准行事,不顾实际,形同蝼蚁。

故事中还有两个情节发人深省,一个是老教授讲述他到朋友家做客,众人的椅子都是马桶,每个人都脱掉裤子坐在上面高谈阔论,而进餐室被置办成小隔间,如同我们的卫生间,片中老教授到进餐厅吃饭,外面有人敲门时,他答道:“有人”,这和我们现实情境相反,导演可谓是良苦用心,在他眼中,这些虚伪中产阶级,说话如排泄一般,毫无用处。

另一个情节时一位绅士恳请医生告诉他自己的病情,当医生如实禀报通知他罹患癌症,绅士却打了他一巴掌,有些人就是听不得真话,表面上道貌岸然,实则虚伪懦弱。

《红楼梦》中柳湘莲说这贾府只有这门前一对石狮子是干净的,我看不然,这石狮子见过多少肮脏事,就算不同流合污,也未必洁身自好,你身在泥潭,就不要想着出泥不染了,不如做一个快乐的狗,会摇尾巴,就能讨得欢心,怕就怕,挣扎一辈子,也不见得混到一个狗证。

更多影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碎语小窥”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自由的幻影的更多影评

推荐自由的幻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