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奶奶 姑奶奶 8.9分

哎呦我的姑奶奶

科特迪瓦不下雪
2018-03-04 22:20: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你该会的,日子都会交给你

蓬松散乱的巨大发套、楞出出的插着的白玫瑰,二十公分的高跟鞋、透视礼服里若隐若现的平坦胸部,在舞台上“她”是风骚妖艳的碧浪达夫人,台下“他”是孤独的同性恋裁缝,他像玛丽莲梦露一样,流着三英尺长、一英尺宽的泪,从荧幕上留下来,恰巧滴落在你的心湖上,她说,那才是你该嫖的地方。

他叫自己裁缝,爱抽女士香烟,说话时不自觉的会翕动鼻翼,外表看上去怎么也不会让你联想到他是会穿着夸张礼服扮演女人的那种“异类”,但不知是不是从小学唱戏的原因,他的眉眼间的风情是有些女人韵味,你会被他吸引,即使你或许对异装癖或是同性恋者排斥,但这并不影响你会爱上碧浪达夫人,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并不屑你的关心,她说,她的世界里,自己就是最大的牌。

《姑奶奶》是青年艺术家邱炯炯为裁缝拍摄的一部记录片,两个人能彼此信任,想必身上会有定有一些同质的成分,裁缝有才华,听他侃侃而谈两个小时不会嫌烦不会冷场,导演擅长聆听,是最佳的观众,一个喜爱唱大观园里的故事,一个爱引用《游园惊梦》,两个人都有不快乐的童年,你看,世界就是这么小,一不留神,就碰到个熟悉的人。

影片采用黑白色调,人物从台上的“她”和台下的“他”来回切换,当她是碧浪达夫人时,她自哀自怜,唱着国民时期的老歌和京派小曲,手拿话筒和女士香烟,自言自语念叨着生命这个小贱人的种种不耻,当他卸妆演回了裁缝,他换成了一幅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模样,说着自己猎艳的经历,和人家分享自己曾遇到过的伴儿,他说有些人只能嫖我上装和卸装那一段时间,操灵魂才叫真正的嫖。

碧浪达夫人说,“在座的各位会说我是一个严重的同性恋患者,其实在我眼中,你们不过是些异性恋患者,其实大家都是病人,我是替各位站在台上。”

裁缝说自己有不快乐的童年,自己的母亲一直有自杀的念头,他从来没叫一声“妈”,后来绝望的母亲去了台湾,裁缝觉得自己生来与父母没有关系,他的爸爸每年三十都会打电话叫他回家过年,他总用各种理由搪塞,直到他连理由都懒得找,直接说“你还想让我再把去年的假话说一遍吗”,奇怪的是,父亲还是会按时每年三十给他打电话喊他回家,裁缝说,自己童年最快乐的事是一次和爸爸去密云,那里有一个快干涸的河床,仅存的小溪流中有鱼苗窜来窜去,天也蓝,他玩了一下午,第二天都脱了皮,但他说,那是童年最快乐的记忆。

他是旱点的常客,那是同性恋喜欢聚集的地方,在那里,他能找到一个不错的一夜情对象,不谈爱,只看性,有人会觉得gay是一种性别,但他认为自己只是拥有很强的女人心态,但让自己每个月哗哗流血那还是不能接受的,身体舒服了就是最重要的吗?裁缝他怕穷,他宁愿被鸡巴操,也不愿被被贫穷操,贫穷太可怕,比男人的生殖器还要可怕。

他讲着自己唯一一次当“0”,就染上了梅毒,说着这件故事的时候眉飞色舞神情放松,他说虽然治疗痛苦但那一次性交很是愉快,就像原始的性爱没办法被什么遮盖一样,他念心经,已经成为了如同一日三餐这样习惯的事,不过他有自己的理解之道,念心经还是什么经,让内心平静最为重要,“如果念'操你妈的'有用,那我就念'操你妈的'”。

他也渴望爱情,但有趣的是,贫困时他从北京跑到了广州卖淫,遇到他喜欢但并不喜欢他的嫖客,他说没有什么是命中注定的人,那只是因为你没有第二个、第三个可以选择,才会很心酸,看起来才美好,他也遇到过囊中羞涩时给他五块钱的老教授,两人骑着自行车在北京城转悠,给他买了一瓶一毛五的北冰洋汽水,他说,那比红酒、青纱、艳曲都要浪漫。

120分钟的纪录片,裁缝说了120分钟的实话,他不在乎台下有多吵,人们的眼神有多不屑,越残忍越美丽,她越觉得自己可怜又可爱。

裁缝、或是碧浪达夫人还有一个庸俗的凡人名字,叫樊其辉,是我国著名的服装设计师,清华大学的客座教授工艺、造型顾问。被称为时尚圈异装“皇后”、自小学戏,年轻时曾卖过淫,后留学法国学设计,每周固定的晚上会化妆成一个两米多的女郎去三里屯的酒吧唱老上海的歌,没人知道他白天的身份,在42岁时搬到了郊区,他说最快乐的成人游戏就是性,他说你有多快乐就有多痛苦。

导演说这部片子是献给姑奶奶和樊师傅的,樊其辉这个人名,不过是个演员。

他在2010年10月12日中午12点上吊了。
死了。


更多影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碎语小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姑奶奶的更多影评

推荐姑奶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