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新楚中尧香帅的武戏

亦闲园
2018-03-04 看过

新楚中的武戏,看过的人无不折服。“ 行云流水 优雅飘逸 ”,几乎是众口一词的印象。对应原著,更是丝丝入扣,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行云流水 优雅飘逸,丝丝入扣......新楚武戏得其形。

更重要的,新楚武戏得其神。怎样的神?或者说楚香帅应该具有怎样的特点,才使之成为香帅,而非其他别的高手?

第一,追溯本源,一个人所有行为源于他的心。楚香帅,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他的善良决定了他所有对战的最终取向,即使吃亏,即使牺牲自己,也不愿伤及别人的性命。

这一点,在书中多处有突出的描写。这里列举对战过程中的两处:

1)血海飘香,第一二章 独步武林

楚香帅对战黑珍珠,用竹笺巧妙地化解了黑珍珠的飞环套月。原著:“说到这里,楚留香掌中剩下的十几根竹笺突然全都飞出,但却竟没有一根能投入圈子中的。高手过招,怎容得这丝毫差错,黑衣少年大喜之下,长鞭已套中了楚留香的脖子,鞭梢一卷,“拍”的在楚留香面颊上留下一条血印。楚留香虽败不乱,身子突然蛇般一转,已脱出了鞭圈,大仰身,向后直窜了出去,退到墙角。黑衣少年冷笑道:“你还想走?”他一招得手,怎肯容情,鞭圈又自卷出。“...就在这时,一点红进来化解了鞭圈... 原著:“(黑衣少年)瞪着楚留香冷笑道:“原来你早已约好了帮手。”楚留香摸摸面颊的鞭痕,微笑着也不说话。黑衣少年道:“打输了就约帮手来,中原武林难道都是这样的人物?”一点红突然冷冷道:“你以为他败了?”黑衣少年仰首笑道:“挨了一鞭子的,总不是我吧!”一点红又瞅了他一眼,满脸俱是不屑之色,突然走过去,用掌中长剑,在地上挑起了几根竹笺。黑衣少年也不知他弄什么玄虚,冷笑道:“你也想来他那一手么?”一点红嗤然道:“你瞧瞧再说。”他长剑一抖,竹笺飞出,但去势并不快。黑衣少年忍不住接在手里,只见那竹笺虽仍是竹笺,但每一根竹笺上,竟都钉着乌光闪闪的寒星。一点红冷冷道:“若不是那挨了你一鞭子的人,你此刻还有命么?”黑衣少年动容道:“你⋯⋯你说他是为了救我,才⋯⋯”一点红厉声截口道:“他若不是为了要将这暗器击落,你连他衣角也休想沾着半点。”黑衣少年身子一震,手里的竹笺全落在地上,面上忽青忽红,目光缓缓转向楚留香,颤声道:“你⋯⋯你方才为⋯⋯为何不说?”楚留香笑道:“说不定这暗器并非要打你的。”黑衣少年道:“暗器自我身后击来,目标自然是我。”楚留香笑道:“挨你一鞭子,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又何苦说出来,让你难受。”黑衣少年站在那里,大眼睛里竟似已有滴眼泪在滚动,只是他强忍着才未落下来。”

黑珍珠大受感动,读者也不禁动容。感动得不仅是香帅在对战过程中为对手挡暗器,为了挡暗器不惜被对手的鞭子打出一道血痕,更是即使做些这些好事仍然被误解,即使被误解也不生气,还在照顾着对手的心情。“挨你一鞭子,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又何苦说出来,让你难受。” 很暖心,不是吗?

2)画眉鸟 第七六章 恩将仇报

楚香帅在拥翠山庄对战六大高手组成的剑阵,以非常出人意料的巧妙方式打破了剑阵。原著:”楚留香的身形已欺入了李玉函肋下,左掌按在李玉函的胸膛上,右手却捏住了他的手腕。......此刻,这剑阵中正已多了一柄剑,于是其余三柄剑的去势,就全都被这柄多余的剑拦阻。他们这一剑既已被拦阻,第二剑就再也不能发出,因为楚留香的手掌,已拍上了李玉函的要害......李玉函忽然狂吼一声,一头撞向楚留香的胸膛,双足也连环踢出,直取楚留香的下腹。这一来连凌飞阁的脸色都变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只要楚留香的掌力一吐,李王函的腑脏心脉就立刻要被震碎。只听“砰砰”几响,李不函踉跄后退,掌中剑脱手飞出,但他的身形却并没有倒下。楚留香反而被他一脚踢倒。在那间不容发的一刹那间,楚留香竟没有使用掌上的真力,在自己的性命已将不保的时候,他竟还是不肯伤别人的性命。"

如果说上面与黑珍珠的对战还无性命之忧,那这里真是间不容发的生死对决了,“他竟还是不肯伤别人的性命。” 之后,对手恩将仇报,他也坦然接受。原著:“柳无眉的剑锋终于刺入了他的胸膛。楚留香已能感觉到剑锋刺入他的血肉,奇怪的是,到了这时,他反而不觉得恐惧,甚至连痛苦都感觉不到。”

第二,楚香帅的行为习惯。

原著里有这样一句话:“无论在哪里,无论对什么人,不到万不得已时,楚留香是绝不愿出手的,他并不是个喜欢打架的人。” 武功如此之高的楚香帅绝不是个喜欢打打杀杀的人,相反,能不出手就不出手,能用嘴炮解决的事为什么还要打架呢?香帅嘴炮第一,此言不虚,谁也不能否认机智过人的嘴炮实在是帮了太多的忙,已经成为他绝顶功夫的一部分。另外,香帅的这一习惯还成就了别人对他的一个绝妙评价:“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注意,这里的两个词意义上不能颠倒的,必是先有了“静如处子”,才谈到“动如脱兔”。也就是说,绝大部分时间这个人都是斯斯文文,静如处子。而在偶尔的瞬间表现出超人的爆发力,动如脱兔。静动之间,强烈的反差可以形成巨大的魅力。新楚片中,很好地贯彻了这一点,平时的尧香帅端端正正斯斯文文,武戏少到屈指可数,但不打则已,一打必是精华,每一段都短小精悍,紧凑精彩到令人目不暇接,屏息凝注,直到看呆。实在是惊鸿一瞥。注意,惊鸿只得一瞥,若是二瞥三瞥下去,就算不得惊鸿了。

第三,武器。

新月传奇中香帅出场时提到:“他没有佩剑,也没有带任何武器。” 另外,新月第十一章,香帅自己也说:“我......身上既没有收藏刀剑,也没有夹带暗器。” 斯斯文文,悠闲自得的楚香帅大部分时间手中空空,既没有剑也没有扇子,在对战中更是如此。他武功之高已高到不需要任何武器,他若需要武器,也都是对战中灵机一动,随手拈来,一条柔枝,一片树叶,一粒石子,一幅卷轴,几枚竹签......灵活机变,令人叹为观止。记得的,只有在拥翠山庄对战六大高手组成的剑阵时,他使用了剑,但那也是手执剑刃,倒持宝剑,只为把剑送入对方手中。其他时候,若是看到手持利刃与人酣战,那绝不是楚香帅。

第四,攻守之间。

对打,无非攻守。楚香帅武戏的最大特点,就是以守为主,这也是他善意的本心决定的。所以楚香帅的武戏,大部分时间看到的是闪避,迅捷如燕,飘逸如仙的闪避。当对手是正人君子时,这样的闪避就足够了,当香帅轻松闪避过对手所有的拿手高招,对手就会直接服输。当闪避还不足以退敌之时,香帅才会出手,若出手,一击必中。此处所谓“必中”,绝非制人死伤,只是控制对手,让对方知道厉害而已。所以香帅白衣飘飘从不曾沾染血污(自己负伤除外)。香帅出手,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为了救人,哪怕是对手,他也会出手相救,比如薛穿心。原著:“活下去,不但是一个人的权利,也是一个人的责任,没有人有权杀死别人,也没有人有权杀死自己。”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楚留香新传的更多剧评

推荐楚留香新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