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愤怒在路上走一会儿

靳龙晓
2018-03-04 21:34: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看完之后,我一直在回味。我总觉得,这部电影带给了我很多东西,可是又不能确切的表达出来。
       在修改了三四次文字后,我在朋友圈写到“就像每个人读完《悲惨世界》后,都会或多或少的杀死自己心中的沙威一样,每个人看完这个电影,也都会或多或少的和自己的愤怒与暴力和解。”
       让自己的愤怒和暴力得到和解,是这个电影最大的亮点。然而我觉得更妙的是,达成和解的方式。
       让愤怒在路上走一会儿。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看这个电影故事。
       故事的起因就是愤怒。女儿被人奸杀,警察却迟迟抓不到凶手。母亲米尔德雷德难以平息对警察的愤怒,于是买下了3个路边的大幅广告牌,红底白字,直接质问警长,“为什么?”
       故事中大多数人都在用各种各样的暴力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女儿与母亲争吵,出门前,母亲甚至咒骂到:“我也但愿你在路上被人强奸!”
       牙医不满米尔德雷德利用这样的手段,诋毁深受大家爱戴且已癌症晚期的警长,在给米尔德雷德治疗牙齿的时候,使用各种冷暴力。而米尔德雷德的直接弄伤牙医的手指来报复。
       已经离异的父亲,不满母亲的行为,来到家里声讨,两句话不合就暴力相向。儿子则直接拿刀抵着父亲的脖子来制止。
        米尔德雷德对警察的愤怒到达顶点的时候,甚至直接向警局投掷燃烧瓶。
        故事中的甚至也在用暴力表达自己的爱。妈妈与儿子吵架之后,第二天早上想要与孩子和解,却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于是就故意把汤洒到孩子脸上,装作失手来打破尴尬。
        整部电影的过程中,愤怒和暴力一直在宣泄。这种宣泄,既是电影故事情节推动的必要,也是人物感情最终发展的必要。
       但也并不是一味的宣泄。故事中的种种细节又都隐藏着人性中善的种子。希尔德雷德在购买广告牌的时候,善意的帮助一只正在挣扎着翻身的昆虫。被警员殴打的广告公司老板,给受伤的警员倒上果汁。希尔德雷德将燃烧瓶丢向警局之前两次打电话确认警局有没有人。
        所以剧中的人物并非想要成心为恶。人们心底的善良,为他们最终的和解打下了基础。
        但是若没有这些宣泄过程本身,这种和解的达成也同样缺少基础。
        若没有利用广告牌来质问警长,这件事也不会引起警长的注意。如不是警长的生前对这件事情的重视,以及死后对警员的劝导。也就不会有警员拼命去寻找凶手线索的努力。正是这些努力,使的希尔德雷德在知道真凶手依然不明之后,还能达成和解。
       暴力当然不值得提倡。但是,如果希尔德雷德不是利用广告牌去质问警长,而是直接冲到警长家里给警长一枪呢?我相信,如果希尔德雷德利用广告的办法被阻止,被压抑。故事的发展就会演变成直接的人身暴力。想想,我们很多医闹新闻,患者家属直接对医生本人的生命使用暴力。我总是在想,这些家属在把刀子通向医生之前,一定经历了很多愤怒、困惑无法表达的情况,以至于最终只有通过最直接的暴力来宣泄自己的愤怒。
       电影的结尾,两个人本来也是要去使用直接的暴力,去解决自己认定的却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的“犯罪分子”。
       但是在米尔德雷德承认自己是火烧警察局的凶手时,警员笑道:“还会是谁呢”。米尔德雷德也笑了,所以他们才会对自己的行为发出疑问。
        “是不是真的要去杀了那个人?”
         “让我们在路上决定。”
         我相信,他们最终不会再去使用暴力,因为他们已经让愤怒在路上走过了,和解已经达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