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生活操了怎么办?操回去啊

林安
2018-03-04 21:11:4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

喜欢《三块广告牌》,主要是因为喜欢电影塑造的三个真实、立体、不单薄的人物形象。

通过他们我看到了最真实也最复杂的人性,在观影过程中跟随每一个角色的情绪变化而紧张、难过、痛苦、放松。

比如女儿被奸杀后一年过去了仍然不知道凶手是谁的母亲,化失去爱女的悲痛为愤怒,为了找到真凶,将道德、面子、同情、名誉这些常人在意的东西统统抛之脑外,一心只有一个目标:逼迫警方早日找到真凶。

为此她不昔花光全部积蓄租下路边的三块大型广告牌,控诉警局的无能,也向身边一切阻碍这个目标的人开炮,怼天怼地怼神父。

“你癌症晚期了?who cares?你死了再告你状岂不是没意义?”

“他是好人他是道德模范,关我屁事?并不妨碍作为警察的他没有做好分内之事。”

典型的“凭什么你弱你有理”心态。

有些时刻,她耿直得让人喜欢,有些时

...
显示全文

1.

喜欢《三块广告牌》,主要是因为喜欢电影塑造的三个真实、立体、不单薄的人物形象。

通过他们我看到了最真实也最复杂的人性,在观影过程中跟随每一个角色的情绪变化而紧张、难过、痛苦、放松。

比如女儿被奸杀后一年过去了仍然不知道凶手是谁的母亲,化失去爱女的悲痛为愤怒,为了找到真凶,将道德、面子、同情、名誉这些常人在意的东西统统抛之脑外,一心只有一个目标:逼迫警方早日找到真凶。

为此她不昔花光全部积蓄租下路边的三块大型广告牌,控诉警局的无能,也向身边一切阻碍这个目标的人开炮,怼天怼地怼神父。

“你癌症晚期了?who cares?你死了再告你状岂不是没意义?”

“他是好人他是道德模范,关我屁事?并不妨碍作为警察的他没有做好分内之事。”

典型的“凭什么你弱你有理”心态。

有些时刻,她耿直得让人喜欢,有些时刻,又自私得让人讨厌。但更多时刻,是对这个角色的同情。

前一秒还在欣赏女主直爽暴躁的个性,后一秒又因为看到了“广告牌事件”牵涉之人艰难人生的另一面而动容,转而抱怨女主为何自私偏激到如此不饶人的地步。再下一秒又因女主在独自一人时展现出的脆弱而原谅了她。

即使暴躁易怒如女主,也有一些卸下愤怒面具的温情瞬间。

比如在和警长的对峙中遇到警长当面吐血时,她眼神中透露出的本能担忧与恐惧;当看到不务正业的警员迪克逊在大火中誓死保护自己女儿的案件档案时,她强忍着不让眼泪爆发;还有在曾经水火不容的迪克逊告诉她也许找到了凶手时,她憋了好久后说出的那句“谢谢”。

这些细节一幕幕汇聚,让我在那个愤怒的面具背后,看到了一个用复仇伪装内心悲痛的绝望母亲。

她在寻找真相的过程中伤害了那么多原本无辜的人,放不下心中执念,折磨着别人,也更深地折磨着自己。

这就是真实的人性啊,既有惹人怜的部分也有惹人恨的部分。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每个人都有他痛苦的一面,在命运这个蛮不讲理的强盗面前,世间无对错,他人皆地狱,唯有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才是自我世界中的绝对真理。

当然除了成功的人物塑造之外,这部电影还有一个让人沉迷的地方在于各种意料之外的转折,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在你以为一场对战即将开始,一场好戏即将上演时,警长毫无征兆地选择了彻底退出、撒手人寰;当你觉得这次主角玩大了,该被人性和罪恶感化,放弃复仇时,她依旧不依不饶,没有最猛,只有更猛;在气氛紧张到让你屏住呼吸,闭紧双眼时,最后什么也没发生——就连故事的结尾也令人出乎意料,怎么两个曾经相互对立的人就这么心平气和地和解了呢。

这才是一个好故事该有的节奏,层层递进、出其不意、扣人心悬。在看了太多一眼就能猜透导演的精心铺垫和小心思的院线电影后,偶尔出现一部让人猜不透结局、全程心痒难耐的电影,实在是过瘾。

2.

看完电影以后我在想:这部满屏戾气却又不失幽默的电影究竟想表达什么?

我记得《奇葩说》曾经做过一期话题讨论 “该不该感谢生活的暴击?”

忘了是谁说 “生活都把你打成了重伤,你还要跪在地上毫无尊严地对它说谢谢,这不是被打傻了是什么?”具体描述记不清了,大意似乎是这样,当时就对这段话深以为然。

虽然理解有些人在面对巨大到不能承受的苦难时,会用这种自我麻醉的方式给自己一个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这是对生活的暴击无力反抗的弱者进行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没经历过相同暴击的我们没资格加以批判。

但这是不是也意味着:我们同样应该允许那些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向暴击低头,而是以更激烈的方式去反抗命运的人存在?

说到这里衍生出了另一个相似问题:

面对负面情绪,该努力克制压抑,还是发泄出来、以暴制暴?

《三块广告牌》里的女主选择以暴制暴,在镇里租下三块广告牌,控诉警长的办事无能,不仅如此,还在控诉过自己租广告牌的牙医手指上钻了个洞,打人、放火、简直要操翻世界。

看似玩世不恭、不务正业的警员迪克逊也喜欢以同样粗鲁的方式解决问题,愤怒到极点时完全不顾自己的警察身份,直接将人扔出了窗户。

愤怒与负能量都是他们情绪的出口,能动手解决的事情坚决不动口,以暴制暴,畅快淋漓。

因为“愤怒得不到发泄只会酝酿出更深的愤怒”

想起前阵子看的石原里美新剧《Unnatural》中也有相似情节。

在非正常死亡研究所,性格古怪的法医中堂的女友惨遭杀害,且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送到了自己的解剖台上。作为一名法医,他除了忍住内心的悲痛沉默着亲自完成女友尸体的解剖外,对女友的死亡真相完全无知。

此后的许多年,他都在默默寻找杀害女友的真凶。一遍遍问自己为什么惨遭杀害的偏偏是自己的女友?真相究竟是什么?凶手又是谁?

从那以后,寻找真凶,手轫杀害女友之人成了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有一集,他遇到了一个同样是妻子惨遭杀害,却被警方确认成自杀的丧妻男子,在查明了真相后中堂私下告诉了这名男子,并“暗示”他去复仇。

他发自内心羡慕男子能亲自手轫杀妻之人,并且说出了“杀人凶手在杀人之前,就该做好被杀的觉悟。”这种乍听之下如此“政治不正确”的话来。但细思之后又会觉得,这才是人性最直白的展现,也是一个被伤害得遍体鳞伤之人的正常反应——怨恨、痛苦、不甘, 复仇只是给了这些负面情绪一个合理的出口 ,仅此而已。

也许从道德和法律的角度来说,这样做不是一个文明社会该发生的事,文明社会就应该大家和和睦睦、克制压抑。

像日本社会中的人们,哪怕心中有再大悲痛、再大不满,也要在外人面前保持镇定,不透露过度的情绪,因为那样有失体面;也像过去的英国皇室贵族那样,在皇室成员的葬礼上,表现得端庄严肃、不失仪态,只在回到后花园时哭成一团。

一个人活着,被社会道德驯服成一只失去原始天性的动物,连在该愤怒的时候表达愤怒,该悲伤的时候表达悲伤的权利都丧失了,想想都觉得可怕。

而《三块广告牌》里,我们看到了那么多“反常”的人类,他们无所畏惧、喜怒于色,这种新鲜感刺激着我们。

其实面对仇恨,无论最后选择了原谅还是报复,都不该成为被批判的对象。如果对于那些陷入仇恨之中常年无法自拔的人来说,原谅和放下是一种救赎的话。那么对于那些无法被命运驯服、个性激烈的人来说,以暴制暴何尝又不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自我救赎。

因为从至爱之人惨遭杀害的那天起,向这个不公的世界寻求一个公允的答案,就成了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如果连愤怒和报复的权利都不给他们的话,他们早就死了。

3.

“不要再勉强自己了,就这么丧下去吧。” 看完电影后脑子里一直有这样一句话。

为什么在鸡汤泛滥的热潮过去之后,又流行起了“丧文化”?因为很多时候生活确实很丧。

不像某些电影和书里呈现的那样:经历了99次挫折的人,在第100次终于成功;也没有那么多被生活深深伤害过之后,还能挥一挥手选择原谅,获得内心平静的人存在。

相比“取得成功”和“原谅他人”,“碌碌无为”和“无法释怀”才是大多数人的人生底色。

就像《奇葩说》那期“该不该感谢生活的暴击”节目里,蔡康永说的那样:

生命的本质本来就没打算善待活着的任何物种。 很多人能够活到今天是有幸运的成分在里面的,那对于那些屡遭生活的暴击而崩溃的人,对于那些因为生活的暴击而患了抑郁症的人,对于那些患了抑郁症而自杀的人,这些人都不够幸运,因为生活没有在他们都崩溃的时候给他们一点甜头,生活没有让他们所经历的事情出现任何转机或者回旋的余地,所以他们都选择了逃避或者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那些幸运而活着的人类,会抱着一点点侥幸心理和对未来的美好幻想继续存活下去,没办法,这就是生活,不这样也许没法活。

既然生活的真相如此之丧,那么以“丧”之名义自嘲,已是我们能表现出的最乐观心态了。

就像《海边的曼彻斯特》里酒后失误烧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也烧毁了自己的幸福家庭的丈夫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从前的当事人都渐渐原谅了他,他却始终无法走出往事,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原谅自己。

可见面对生活的暴击,有些人注定要背负着这种创伤生活一辈子。“走不出来就走不出来吧,逃避可耻就可耻吧,没关系,就让我把伤痛藏进心里,继续丧下去好了。”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以自己的方式“原谅”自己,也才能活下去。

首发于:

10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