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母亲和同性恋

Ono
2018-03-04 19:48:2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又得说那句很久都没有说过的开场白了——准确的说,这并不是一篇影评。

刚看完《三块广告牌》,虽然被警告这是一部看完之后很容易陷入到情绪死循环的电影,但是看完之后对故事本身的开放性结局没有太多的想法,倒是里面所承载的难以宣泄的感情却成了一种值得被记录下来的灵感,所以才构成了这篇可以说是“影评”的文章。

这个题目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剧透”,原本剧情也是这三个元素构成的——两个死人,从故事一开始就作为一个重要单元的被奸杀然后焚烧的死者,以及在剧情之中作为分界线的选择自杀的罹患癌症的警察局局长Willoughby;一个母亲,也就是在故事中决定要用喷涂广告牌来表达对警察局无法寻找到杀害自己女儿凶手的不满决定在小镇展开一场孤注一掷地复仇的母亲Mildred;和一个同性恋,虽然电影中并没有明确地表达这一线索,仅仅是Willoughby临死前留给他的那封信,揭开了在他身上藏匿着的暴戾、厌世的成因,只是最后他也选择了另一种看上去疯狂却无能为力的悲剧的同性恋者Dixon。

人们很难定义这部电影的中心思想,特别是在“江歌案”轰动之后,这部电影看上去总有那么一点含沙射影和“让人不适”,不知道那些在过去口口声声叫嚷着要置刘鑫于死地的人们如今还是否抱有那份热情,而那个哭喊着不接受裁判的母亲是否如今还游走在日本的街头为处决一个凶手而想尽一切办法——要杀一个人太容易了,以任何的借口以任何的仇恨都可以——但是要用法律杀一个人却太难,难到让人误以为法律从一开始就没有站在正义的一方,如果没有舆论的存在,或许一切的冤案都没办法得到所谓的正确的解决——所以这些秉持着正义的人们,都希冀有这样三块广告牌,用这种最原始的最震耳发聩的方式惊醒所有人:任何人都拥有复仇的权利。

但是结局呢?一个女人为了复仇葬送了自己的生活,她确实拥有发声的权利,也拥有在真相面前寻求正义的权利——但是我相信并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法律允许了她的报复和纵火。但是显然,人们并不这样觉得,她因为在维系所谓的正义,而她的犯罪只是一种无声的呐喊,应该得到人们的理解,甚至是可笑的尊重。这是个悖论——Willoughby死前给Mildred留下的那封信提前总结了这个故事的结局:没有人会赢没有人会输,复仇只可能是一种循环的谋杀——Mildred因为自己女儿的死而责怪自己,渐渐的,这种责怪被投射在了“不务正业”的警察身上,而当她得知Willoughby罹患绝症的那一刻,她虽然有所心软,但是他必须找到一个投射情绪转移自责的目标。没想到Willoughby选择了设局般的自杀,并把一切的答案和自责又还给了她。所以她找到了第二个人,Dixon,这个看上去在警察去横行霸道的男人,她将一切的情绪和自责又投射给了他,当他看到广告牌被焚毁的那一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向这个男人复仇——直到她看到原本以为空无一人的警察局中竟然还爬出了已经被烧伤的Dixon时,她的情绪和自责又被投射回来,毁掉了她的一切——第三个人,她得知是自己的前夫烧掉了广告牌,那一瞬间,他的自责又追加了另一份情绪,害死了自己的女儿、逼死了Willoughby、还纵火烧伤了(还在帮她查案的)Dixon,作为母亲的情绪必须找到一个新的发泄口——终于她找到了那个契合的人,Dixon给了她最后的答案,一个与案件并无关系的陌生人,然后把畸形的情感都投射到了这个人的身上……

再说Dixon,他最终也选择了情绪的投射,是因为在他的身上也负载着被不断累加的自责。为了隐藏自己的同性恋事实,他必须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横行霸道的“男性”,他蛮横无理的能源是每天从警察局的窗口前看到在对面经营着米尔德雷德镇外三块广告牌的Red与女同事调情的画面,他越是对这个男人充满着爱意,就越是充满愤怒,在台球桌前那段对同性恋恶评的桥段,更是他已经拙劣到极致的内心一方面想要试探出对方是否真的是自己的同类,而另一方面他用这种“恐同”的隐藏着自己让自己不受伤害。最终当他得知自己敬佩的Willoughby自杀的时候,他将所有的仇恨都投射到了Red的身上——不仅仅是因为他租借了三块广告牌这么简单,更多的是他对这段得不到的感情的自我毁灭,用这种方式将因为得不到却无法放下的痛苦都推卸给Red。但是,当他因为被烧伤也被送进医院的那一刻,他发现Red并不恨他,甚至还原谅他的那一刻,Dixon也明白,他的情感投射体系崩溃了,他也必须找到了下一个宣泄的出口——找到那个造成这一切不幸的罪魁祸首,那个奸杀了Mildred的女儿的罪犯……

复仇是一个循环,或者说是一个如同∞符号的循环,当第一个复仇开始的时候,被你复仇的人也将参与到复仇的链条之中,他们也需要找到一个出口,如此循环,而故事的结局是这个复仇的游戏在命运的交叉点交错,两个已经彻底深陷在复仇游戏中的人物沦为了同样的人,他们愤怒,却不知道如何停止,他们悲哀,却是在无时无刻地提醒自己要去铭记悲哀——失去了女儿的母亲,和失去了面孔的同性恋,她无法再向已经自杀的人问罪,他也必须接受是那起悬而未决的案件毁掉了自己的人生——他们无法再彼此当成是投射的目标,因为他们相依为命,在复仇的闭环之中,朝着下一个人义无反顾地甚至有些飞蛾扑火地奔去。

复仇没有停歇的那一刻,因为任何人都知道,死去的人永远都会因为仇恨被终结而活过来,这是个美妙的悖论——因为死去的人再也不会活过来,所以仇恨永远、永远、永远不会被终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