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少年 犯罪少年 6.9分

老天爷放过你了,亲爱的好姑娘!

风绿江南
2018-03-04 18:46: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忍不住要写这篇影评。因为我发现这部电影的影评少的可怜,而且写的看法都不够仔细!不能让我从中产生所见略同的快感!

我在这里只想多写写这部片子的女主角贞贤,因为我很同情她,下面就是我对她的理解。

贞贤是个好姑娘。

年轻时首先是漂亮的,这点现在十几年过去了,也能看出来。很漂亮是吧!倒退十几年正是女孩儿豆蔻年华,更是又年轻加持,肯定更加不得了的漂亮!

聪明,贞贤一点都不笨,很机灵!这点从她十几年后在美发店借钱,恳求老板宽限住房期限,以及最后到歌厅(也有可能是酒吧包房)和老板娘的对话都能看出来!

单纯,贞贤年轻时是单纯的,单纯到把自己的身体给了一个认识两天的男孩。后来才知道,这个男孩从一开始就是抱着玩玩她的态度跟她表白,欺骗她,真名都故意的隐瞒。事后怀了孕(也不知道用套吗,但想想生活里肯定有不戴的,或破了的,随便吧),还生了孩子(傻缺姑娘,有无痛人流啊,虽不提倡,但万不得已也可以啊)。

贞贤很会撒娇,很可爱,对爱情很渴望!就是这样一个很吸引人的年轻十几岁小姑娘因为在十四岁(很有可能)时怀了孕,还生了孩子,结果书念不成了,还被不肯原谅她包容她的老爹赶出了家,一个人流落在外头了!为什么我说是十四岁生的孩子呢?因为电影里不是说了吗?贞贤17岁离家出走,而外公告诉外孙说她他妈妈在她他三岁时死了!可以推断出贞贤是十四岁就怀了孕。等到她十七岁走时智久刚好三岁。太早未婚先孕也可能是她父亲特别生气的一个原因!(这一个结论我胡乱猜的)不过在这里说一下,贞贤父亲比那个智久女朋友父亲强的一点就是他最起码没有把孩子送走,还是扶养大了,可以让贞贤还有机会接回来扶养。

一个17岁的女孩一个人无家可归,身心也被人刺的是千疮百孔了!流落在外,满腹委屈,无依无靠!吞吃着渣男不负责任结出来的苦果!哎!再苦生活还要过啊,怎么办?从后面智久女朋友走的路也能看出来大概。但贞贤毕竟早了十几年,那时韩国经济刚刚开始提速,什么都没有现在好,可以想象她面临的现实处境比智久女友来的更残酷,甚至如果说的较真点,97年亚洲金融海啸,韩国经济崩盘,韩国人民族性格使然,坚决不接受外国援助,咬着牙冲硬汉子,老百姓纷纷把自己的金银首饰捐出来救国了!那时韩国经济整体惨淡,失业人数巨大,像贞贤这种没学历,小身板没力气的姑娘要怎么活啊?很有可能她的骗子和诈骗犯这段经历,还有偷钱包都是在这时做下的!那时她自顾不暇,根本没有能力养自己的孩子,这就是她第一次去少管所见到智久,智久问她:“你既然活的好好的,为什么一直不来看我”的原因!她没有好工作,看了也养不起,干脆就不看了,看了肯定会忍不住想养,从她后来接智久去首尔可以看出来。她对美容院老板说:“我本来只是去打算就看一眼罢了,结果实在忍不住就带回来了”。好一个“实在忍不住”啊!说明这么多年,她对意外生下的这个孩子终究还是生出了难以割舍的母爱,尽管她还在依然的撒着娇,依然笑起来也像个孩子,但她已经是母亲了!

贞贤在美容店这段是电影的高潮段落,但是这已经不是贞贤人生里最彷徨的一段了,因为她不顾一切的接来了智久,是已经开始坚强担负起责任了!尽管她只是一个普通美发店的洗头妹,实际上她的年龄比创业开店的老板都大!洗头妹是美发店最低级的岗位,客人多了要不停洗头,对手很不好(干过洗头的都知道!)她不但洗头还打杂,你可以注意到她在拿着簸箕扫碎头发时别人正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嘻嘻哈哈聊天!证明她干的都是下等活儿,辛苦不说工资肯定也不会太高,加上她找工作不好找,很可能她的工资比正常的洗头妹还要低!这从她老是找老板娘借钱就能看出来,连给儿子买件衣服的钱都没有!电影里也没有表现出她有什么奢侈的消费,她连平常用的手提包都是老板借给她的,而且她们母子搬走时行李为没多少,证明贞贤其实没有什么收入!

但尽管收入最低,但贞贤工作可是很努力啊,她还抽空的帮别人给客人烫头,学手艺,可以看出贞贤是在努力追求上进。她以前的骗人啊,诈骗啊,还有偷钱这些行为都没有再发生,也可以侧面看出,贞贤本质善良,以上种种多是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她并没有被生活的压力扭曲了人格!实际上这个美发店贞贤是抱着很大希望的,她当初来这找工作时很可能只是管吃管住外加仨瓜俩枣刚够生活费!所以她一有额外开销就只能找老板借钱,老板看在工资低,人又勤快的份上就不情不愿的借给她,后来她们俩搬走时老板说这钱不用还了,估计也是因为确实工资给的很低,付出收入不成比例!其实老板人还是不错的,起码可以说她比很大一部分人对贞贤的讨厌少,信任多,包容也多一点。但仅仅是多那么一点,她还是有一个底线的!这个底线可能就是贞贤那个从少管所接回来的儿子!于是这个老板与贞贤之间艰难维系的平衡关系很快就失去了!老板对贞贤讨厌了,不包容了,也不信任了!尽管贞贤更加倍的低着头,夹着尾巴,撒娇卖萌,给她当保姆,涂脚指甲油,对她的命令言听计从,对她的当面羞辱不吭不哈!谨小慎微!可这所有的一切却连她们母子唯一小小的要求――在这多住几天。都满足不了!影片细节可以看出贞贤的房间是个小暗间,签合同的新房客也是两个人,她把贞贤母子赶走也不会清净多少!可她硬是赶走了!她的理发店地处首尔江南区,是典型的富人区,房租贵,生活成本高,江南本地人不会应聘洗头妹,外来打工者给的工资不高没人愿意干!说白了她这个工作岗位不好招人!贞贤这么努力的干着这么差一份工,也是可怜至极了!

贞贤本来小心翼翼的降低尊严,维系着美发店的关系,她想多学,力争上游。如果她没把儿子接来,很可能老板真的不会赶她走,她或许也能一步一步往上走。可是美好的明天还没到,她就“一看见就忍不住”把智久接来了!结果她连这份工也干不成了!她苦苦求着老板可以把她心里的底线放低些,低一点点,成全她和儿子!但老板仅有的一点爱心储量已经用光,再也没有了!这就是后来贞贤绝望到极点吼的那句“你究竟要我怎么做”。

她做什么都不行了!

贞贤后来进了歌厅当了小姐,已经是跌到谷底了,但这也是黎明前最后得黑暗了!她长大了,成熟了,承担起了巨大的责任,不再退缩了!这些肉体的凌辱都是头上苍穹因果的加减乘除,她承受了分给她的那一份,就再也不会多出一分!否极泰来,她很快就会走完了一段旅程,至于下一段旅程有什么境遇,那是另一段因果际遇,过无关,或相连,只会坚强面对!

老天爷放过你了,我的好姑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犯罪少年的更多影评

推荐犯罪少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