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财之死

俗书
2018-03-04 18:25:0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夜色渐深,海边的村落如被遗弃般的寂静,结束烈日下拾荒的肚财叩开文创工厂葛洛伯的大门,与担任夜间警卫的菜埔消磨长夜。警卫室的电视坏掉,肚财怂恿呆笨的朋友偷看老板黄启文的行车记录仪。黄启文的世界是五彩斑斓的汪洋大海,肚财和菜埔驾乘一叶孤舟,孜孜不倦地打捞每一段性爱录音,毕竟,记录仪只能录下这位挺有气质的海归艺术家和各色情人的车震声音,——录音已经让活在黑白世界中的肚财和菜埔由衷而无奈地感慨人生了。

雨夜,肚财和菜埔在狭小的警卫亭重温黄启文与Gucci小姐的激情录音,无意中发现黄启文杀死情妇叶女士,并将尸体封入大佛。当晚,两人无眠,坐待天明,——知晓案情,报警还是求神指路?报警自身难保,扶乩,神说要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中正庙拜蒋公,庙祝说神也看人的。与此同时,叶女士失踪,黄启文被警员视为嫌疑人讯问,议会副议长大闹警局,救走朋友。没两天,肚财车祸身亡,菜埔和超市店员土豆、流浪汉释迦为他送葬。葬礼结束,菜埔问土豆肚财的遗像为何那么难看,土豆说肚财没有证件照,从网络上翻出他被警察制服时的录像剪来的。卑微的人,一辈子只上过一次新闻,虽是主播口中危及治安的形迹可疑人员,却留下了当作遗照的影像。

...
显示全文

夜色渐深,海边的村落如被遗弃般的寂静,结束烈日下拾荒的肚财叩开文创工厂葛洛伯的大门,与担任夜间警卫的菜埔消磨长夜。警卫室的电视坏掉,肚财怂恿呆笨的朋友偷看老板黄启文的行车记录仪。黄启文的世界是五彩斑斓的汪洋大海,肚财和菜埔驾乘一叶孤舟,孜孜不倦地打捞每一段性爱录音,毕竟,记录仪只能录下这位挺有气质的海归艺术家和各色情人的车震声音,——录音已经让活在黑白世界中的肚财和菜埔由衷而无奈地感慨人生了。

雨夜,肚财和菜埔在狭小的警卫亭重温黄启文与Gucci小姐的激情录音,无意中发现黄启文杀死情妇叶女士,并将尸体封入大佛。当晚,两人无眠,坐待天明,——知晓案情,报警还是求神指路?报警自身难保,扶乩,神说要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中正庙拜蒋公,庙祝说神也看人的。与此同时,叶女士失踪,黄启文被警员视为嫌疑人讯问,议会副议长大闹警局,救走朋友。没两天,肚财车祸身亡,菜埔和超市店员土豆、流浪汉释迦为他送葬。葬礼结束,菜埔问土豆肚财的遗像为何那么难看,土豆说肚财没有证件照,从网络上翻出他被警察制服时的录像剪来的。卑微的人,一辈子只上过一次新闻,虽是主播口中危及治安的形迹可疑人员,却留下了当作遗照的影像。

肚财死了。他不是个游手好闲的人,每日拾荒,卖给废品回收的同学,换得一顿便当的钱。他不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偷看行车记录时为痴情付出的叶女士被黄启文抛弃而不平,深夜捡回7—11丢弃的冰冷快餐与菜埔分享,释迦终日游荡,整个村子只有肚财一个朋友,巡警浮夸地检查肚财的垃圾回收车,笨拙而奋勇地制服肚财,释迦旁观,事后肚财也不过抱怨一句而已。他不是个毫无洞察力和生活智慧的人,他知道“七分靠背景,三分靠作弊”,他也知道警察、法院和老板们沆瀣一气,他更知道巡警理直气壮地查他时他只能低声下气地叫“警察大人”,而不是高呼“警察打人”。这样一个人,出场时已是中年大叔,父母双亡,家住海边,无人进过他的家门。之前发生了什么,何以沦落到这步田地,影片没有多做交代。他的死因,村民虽有疑惑,但谁会深究呢?而他的死因真的不重要,酒驾自毁身亡,告发黄启文而被谋杀,还是警察伪造死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窥探到黄启文不可告人的另一副面孔,另一个世界,另一种人生。在黄启文们看来,他们有多面,政、商、宗教,工作、娱乐、社交,朋友、客户、老板,应付自如,多姿多彩,但展示给肚财、菜埔们的,是富有、宽厚、威严而国际范儿的老板。肚财的死可以解释为他们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一面,颠覆黄启文们的光鲜形象,可怕的是这将坐实他们对社会现状的感性判断,侵蚀他们听天由命的顺从,甚至可能激发抗争。——导演黄信尧批判台湾人有种奴性,所谓的奴性大概就是释迦如置身事外般的悲苦而无奈,不会反抗,无力改变,只有默默地活着。

肚财死了,菜埔与土豆在肚财门前打了一架。一向懦弱、内敛、安静的菜埔突然爆发,毫不客气地殴打土豆,土豆以遗像还击,玻璃碎了一地。这是菜埔在影片中唯一一次与人言语与肢体冲突,唯一一次打骂别人,此前都是别人欺负他,——或许是因为土豆没好气地说没人在乎肚财,仿佛在讽刺他。是的,他的处境比肚财好不到哪里去,老母在世,但疾病缠身,小叔摆摊,却坑他微薄的钱。肚财走了,葛洛伯文创艺术的厂房倒塌,菜埔回到倒在地上的警卫室,翻看肚财带来的色情杂志,是怀念,但何尝不是无处可去的无奈选择。此时,黄启文设计、锻造的铜佛安放在大佛山,无人知晓大佛里封存了什么,就像黄启文的婚外情和杀人灭口被封存了一样,——菜埔是知道的,但他是沉默者,——但就像大佛在法会上发出的巨响一样,所有人都发现了庄严之下的荒诞与异常。

肚财死了,释迦失去了唯一的朋友。他似乎是生活的旁观者,为肚财送行,释迦抱着肚财的遗像,是他唯一一次介入别人的生活,也是他对朋友唯一一次安慰。释迦原是佛陀的部族,影片中的这位流浪汉只有一句台词,“逛一逛”,村里所有人都认识他,但无人知晓他的身世,而他也一直游离在村外。释迦的存在,更像大佛,面带无奈甚至悲悯地看着村民逼仄地生活,而村民走不进他的世界,唯有死才得到他毫不嫌弃与逃避的拥抱。

肚财死了,世界似乎有些变化,但愿真的有变化,使生活在边缘的人得以改善艰辛的处境,如果不能,但愿他们能够解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