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人为我掌灯,我便做这长夜中唯一的光亮,焚心,如火。

一领淡鹅黄
2018-03-04 15:55:1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这个世界里,白起的身世是一个未知之谜。

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是穆公名将之后,抑或楚国落败公族,总之当这个少年第一次出现在我们视野里的时候,只是个灰头土脸的,铸剑的学徒。

和魏冉的莽撞直率不同,白起向来是从容的。他在一室嘈杂的,迎候君王的脚步声中,淡定的割臂引血,浇灌出炉的长剑,不着一字,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惠文王和他的相国并肩而立,含笑看着白起的面容隐在飘舞着火星的空气之后,日光从那少年的背后照过来,自发顶,到肩膊,投射出让人不敢逼视的晕轮。少年微微低着头,双手恭敬的交握,一身的顺从谦卑,唯有长长睫毛覆住的眼内,有着不同寻常的镇定——他知道自己想要的,绝不止是一个王室御用铸剑师的位置。

然而他并不着急。

属于白起的篇章才刚开启,岁月的书页慢慢舒展,杀戮和兵戈都还未曾到来,在那人的指尖触摸到冰冷的虎符之前,一切,都可以像锅里翻滚的羊肉汤那般,澄明,醇厚,带着氤氲的香气,仿佛承载了世间最温暖的期冀。

未来的镇秦剑尚在炉中,日后持剑横扫六合的骑士却已经等不及了。沉重的兵刃握在他童稚的手内,砍削,劈刺,此后数十年中,他所有的敌人都会明白,在这个孩子的心中,从不曾有“畏惧”二字的存在。

可他的父王却是真的怕了。

惠文王十九岁登基,一即位便手刃了权倾朝野的商君。令人惊讶的是,仇人的尸身还未冷,年轻的惠文王便宣布,秦法必以商君之法为准,仿佛忘了死去的那人是被他亲手族灭, 鲜血的腥膻尚在鼻端,无论如何挥之不去。

此后他不顾朝野反对,擒甘龙,迎犀首,破魏卒于雕西,收河西于囊中,更取河东上郡一十五县,成功的招致六国侧目, 诸侯震动——原以为虎狼之秦囿于函谷,就算再怎么凶悍,也不过是欺负欺负近在咫尺的三晋,不想这厮得寸进尺,竟然自立为王,觊觎起了中原的天下——要是让这头饿虎出了牢笼,那还得了!

函谷关之战,在所难免。

对赵魏韩燕楚而言,这不过是未雨绸缪。对惠文王而言,这却是将秦国今后几十年的国运摆上了赌桌。若此战得胜,则六国数年间再无西顾之力,秦国可借势做大,进而称雄中原威震华夏。若败,则秦国历代先王呕心沥血励精图治的基业从此毁于一旦,东出之时遥遥无期,甚或破家灭国任人鱼肉,都是看得见的结果。

千钧重负一力承担,就算是素来坚毅果决的惠文王,也开始犹疑了。

他不是魏冉,孤身亡命,为高爵厚禄甘洒热血可以不顾一切后果。他不是张仪,满腹才学待价而沽,便是无人赏识,也可燕居乡里退保身安。他是秦国的王,是无数生民将相仰望倚靠的头领,却唯独不能仰仗别人,亦无人能为他遮风挡雨。

暗夜独行,不知前路何时才是尽头,却偏要将下颌高高扬起——若无人为我掌灯,我便做这长夜中唯一的光亮,焚心,如火。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大秦帝国之纵横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秦帝国之纵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