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不是巧合

质子鲨鱼
2018-03-04 15:04:42

原本在我的猜测里,《水形物语》里的爱情可能只是偏向简单的情感诱发,就是那种“我为什么会爱上你?不知道,我的大脑好像被爱击中。“这样的爱情,在爱情片里占据了九成。情感是难以被分析和概念化的,作为导演对“爱情到底是如何产生的?”这种命题即使挖空了脑子也不一定让观众获得一星半点情感上的理解和赞同。更何况,《水形物语》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爱情,更不是鱼和鱼之间的爱情,是人鱼和人鱼之间的爱情。《水形物语》交出的答卷已经足够真诚,起码没有欺瞒。

回到刚才提到的那个问题,我们怎样才能使观众理解或者说主动沉浸于一部爱情片中的情感?听起来很容易,实际上很难,但最终又很容易。一层的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二层的难:“你的爱情是不是大多数人的爱情?大多数人的爱情是什么?”,三层的容易:“我 没 有 骗 你”。

作为导演,似乎去承认自己不懂自己的作品,是一件最难的事情。可事实就是,获得观众认同的必要途径就是去承认这一点。即使是承认,同样会要面对苛求:承认的过于坦白,会被观众鄙视;承认的过于低调,会被观众认为在装逼。到底要怎么做?每个人,包括导演,都没有去定义的权利,即使这是你的作品,反映的是你的观

...
显示全文

原本在我的猜测里,《水形物语》里的爱情可能只是偏向简单的情感诱发,就是那种“我为什么会爱上你?不知道,我的大脑好像被爱击中。“这样的爱情,在爱情片里占据了九成。情感是难以被分析和概念化的,作为导演对“爱情到底是如何产生的?”这种命题即使挖空了脑子也不一定让观众获得一星半点情感上的理解和赞同。更何况,《水形物语》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爱情,更不是鱼和鱼之间的爱情,是人鱼和人鱼之间的爱情。《水形物语》交出的答卷已经足够真诚,起码没有欺瞒。

回到刚才提到的那个问题,我们怎样才能使观众理解或者说主动沉浸于一部爱情片中的情感?听起来很容易,实际上很难,但最终又很容易。一层的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二层的难:“你的爱情是不是大多数人的爱情?大多数人的爱情是什么?”,三层的容易:“我 没 有 骗 你”。

作为导演,似乎去承认自己不懂自己的作品,是一件最难的事情。可事实就是,获得观众认同的必要途径就是去承认这一点。即使是承认,同样会要面对苛求:承认的过于坦白,会被观众鄙视;承认的过于低调,会被观众认为在装逼。到底要怎么做?每个人,包括导演,都没有去定义的权利,即使这是你的作品,反映的是你的观念,或反映的是你“猜测的观众的观念”,你都不能将自己置身于事外,以俯瞰的视角定义任何事情。除了观察和思考,导演不应将任何角度摆放在自己的作品里,戏里戏外都应保持同样真实的心态。这是我对优质的电影最高的评价。

以上,是理性的基础。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做出的爱情片我没有理由不相信它没有打动人心的能力。导演没有给你灌输任何观念,他只是跟你讲述了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有些片段,你在过去的时间里似乎体验过。直到结束,你也不能从那种情感体验里走出来,他把你的时间和感受打乱,你在虚幻和现实里纠缠,此刻你只是笃定的相信他,“你说的这个故事,如此真实的存在于生活之中。”

情感这种难以捉摸的,各不相同的,没有规律的,难以划分的,没有界限的,不应束缚于道德的东西,每一次击打人心看起来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可在我看来,这种“需要巧合才可能成功”的想法,只是导演们对待自己的作品的态度出了问题。带观众走的太近,真的会让人不适,表达爱的方式有那么多种,你能有几成把握确定这就是爱情的模样?通过人物的言语、眼神、动作这样的东西要去表达爱情的模样,真的足以打动人吗?学学陀螺吧,站得远一点。就好像陀螺坐在你的身边,他清楚的告诉你,“你经历了什么?到目前为止,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进展的怎么样了。”但他是做得不够的,在某些情节,陀螺仍然急于告诉观众了一些不该强加的情感,比如哑女唱歌表达爱意。这是《水形物语》留给我的缺憾。

我们怎么样才能理性的表达感性?这看起来真像个伪命题,它不只是爱情片的难题,更是电影的难题。但回头看看,在电影的长河里,有那么多人做出过尝试,他们中的一小部分确实成功了,不是巧合。成功的第一步似乎就是摆正态度——我也不知道,但是,听我讲个故事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