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家 钢琴家 9.0分

《钢琴家》:饥饿让我更好地活着

德德
2018-03-04 13:15:4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 艾德里安•布洛迪的鼻子从犹如湖水的黑暗中浮现,他轻快地走着,鼻尖在空气里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7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舞台上,布洛迪走向哈莉•贝瑞,并从这个女人手中接过最佳男主角的小金人,然后毫无征兆地将哈莉•贝瑞揽入怀中,深深一吻…… 在电影《钢琴家》中,瓦德里克•斯皮尔曼(艾德里安•布洛迪饰)穿过战火硝烟,穿过曾经的家园以及此刻的废墟,拖着虚弱的病体,寻找着延续生命的食物……被战争摧残的由内而外的无力感在斯皮尔曼忧郁的目光里,在跳跃的指尖上,在蹒跚而行的跛足中自然而然的呈现出来。 2 地势绵延上升,在尽头缓缓隆起,形成刀劈斧砍一般的带状群山。山上植被稀疏,大部分是裸露的黑色岩石,山顶有存留的积雪,终年不化。最高的那座山离我很远,在我和它之间,是一片辽阔的戈壁。戈壁上的岩石被太阳炙烤的黢黑发亮,泛着油光。芨芨草散落在各处,时不时的会有一只蜥蜴逃窜到其中。百米外的地面在升腾的热浪中姿态妖娆地扭动着。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可身边只有一瓶水,所以这一路的饥饿和干渴是我必然要面对和经历的现实。 3 倒在地上的人蜷缩着身体像婴儿一般,可这一回并不是生命诞生的形式,而是生命消亡的真相。斯皮尔曼看

...
显示全文

1 艾德里安•布洛迪的鼻子从犹如湖水的黑暗中浮现,他轻快地走着,鼻尖在空气里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7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舞台上,布洛迪走向哈莉•贝瑞,并从这个女人手中接过最佳男主角的小金人,然后毫无征兆地将哈莉•贝瑞揽入怀中,深深一吻…… 在电影《钢琴家》中,瓦德里克•斯皮尔曼(艾德里安•布洛迪饰)穿过战火硝烟,穿过曾经的家园以及此刻的废墟,拖着虚弱的病体,寻找着延续生命的食物……被战争摧残的由内而外的无力感在斯皮尔曼忧郁的目光里,在跳跃的指尖上,在蹒跚而行的跛足中自然而然的呈现出来。 2 地势绵延上升,在尽头缓缓隆起,形成刀劈斧砍一般的带状群山。山上植被稀疏,大部分是裸露的黑色岩石,山顶有存留的积雪,终年不化。最高的那座山离我很远,在我和它之间,是一片辽阔的戈壁。戈壁上的岩石被太阳炙烤的黢黑发亮,泛着油光。芨芨草散落在各处,时不时的会有一只蜥蜴逃窜到其中。百米外的地面在升腾的热浪中姿态妖娆地扭动着。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可身边只有一瓶水,所以这一路的饥饿和干渴是我必然要面对和经历的现实。 3 倒在地上的人蜷缩着身体像婴儿一般,可这一回并不是生命诞生的形式,而是生命消亡的真相。斯皮尔曼看着这一切,而这样的悲剧每天都在上演。 戈壁上的风迎面拂来,热辣辣的。空气里偶尔会传来某种不知名的鸟儿凄厉的惨叫。有一块绿草如茵的地面,在这荒芜的戈壁中显得格外惹眼,而在它的中央几片风化严重的碎布下一堆白骨乍现。我不知道这是谁人家的可怜人。他或许是个流浪汉,或许是个伤心人,我无法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一片萋萋芳草陪伴他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找来差不多大小的圆圆的石头,在他躯体的一周摆出一个大大的圆圈,祈祷来世安稳,再无饥寒! 4 纳粹的高墙将几十万犹太人围困其中。斯皮尔曼在这区分人与非人的高墙内踽踽独行。忽然墙外传来一阵怒骂,同一时间墙脚的洞子里一个孩子拿着一包东西(食物)探出头来,拼命往墙内爬着,可他被外面的人抓住了腿,残忍地抽打声和孩子的惨叫声随之而起。斯皮尔曼抓着孩子的手拼命地往里拉扯,渐渐地激烈的呼叫声在孩子的喉咙里消失,最终他躺在斯皮尔曼的怀里如软泥一般。斯皮尔曼压抑着情绪喊着:“站起来,孩子,站起来……”孩子的母亲若是听闻了噩耗,该有多伤心啊;又或者这孩子早已没有了母亲。 白臀鹿有着修长的四肢和丰腴的体态,优雅的步调里尽显造物主的匠心。在这荒芜的戈壁上白臀鹿妈妈带着他的孩子悠闲地吃着芨芨草,在嘴中细细地体会草汁鲜美的味道。惊叹于这美好的画面,我试图走近,看得清楚一些。才走了几步,它们就发现了我,迅速的跑开了。我高声喊着:“快跑,再不快跑,我就把你们抓来做我的午餐!”旅程过半,我拖着沉重的步子艰难地前行,肚子里此刻也响起了密集的鼓点儿。“忘记食物,忘记饥饿”我不断地暗示自己。 5 斯皮尔曼躲进纳粹空置的医院。在角落里有一桶水,迅速地撇去水面上的灰尘和浮物,他渴极了,将头伸过去如动物一般啜饮起来。 天上没有一星半点的云。我的后背已经湿透。那瓶水也已经见底,我想我喝水的速度有些快了。殊不知在这样炎热又干燥的地方,水喝的越多,脱水的速度也会越快。嘴唇也开始干裂并伴有隐隐的疼痛。幸运的是在戈壁的中间有一条水渠从山上来,往城里去。我径直走进水里,渠水过膝,躺进去清凉无比。喝了个饱,将瓶子装满,重新上路。 6 斯皮尔曼拖着病怏怏的身体从屋后的窗子里爬了出来,他很害怕,因为身后的德国士兵随时都可能会发现他这个犹太人。到了后院,有一堵高墙横在面前。斯皮尔曼又累又饿,身体极其虚弱,可生的意志驱使他爬过了高墙…… 面前出现一条十几米高,三十几米宽的河谷,已经干涸断流,从空中看,像是巨大面孔上一道深深的疤痕。抵达高山,必须通过这条深谷。顺着谷壁下去还比较容易,但经过河床,去到另一面的谷壁再往上行的时候就变得异常艰难。谷壁笔直陡峭,壁体上有许多曾几何时流水冲击的沟壑,我顺着沟壑向上攀爬,其间的碎石疏松,一踩,一爬,一滑。到了沟壑狭窄的地方,尽管我的想象力夸大了那种狭窄,但我还是异常紧张,万一被卡在那里,那就等同于死亡了。向上的进程缓慢,不过最终还是顺利的来到了谷壁上面。消耗了太多的能量,我整个身体瘫倒在地,喘着粗气,如同搁浅的鲸鱼动弹不得。肠胃里的怪物们开始啃噬我的身体,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在神经里穿梭往复。我抬头看着太阳,它一直都在那里,仿佛没有挪动过,依旧投射着它炽热的光芒,可我此刻却觉得冷,后背里满是冰凉的汗。拿起水,喝了一大口,又躺了下去。周围传来窸窣的声响,这让我想起杰克•伦敦《热爱生命》中那匹荒野的饿狼。我很害怕,可我知道那只是温柔的风在撩动多情的草。 7 在高墙的背后,曾经的繁华化为灰烬,高楼坍塌变作废墟。斯皮尔曼跛行在废墟之间的街道上,四下环顾,满腹心酸。人类的欲望啊,毁灭一切! 我用尽气力站起身来。抬眼望去,在远处地势低洼的区域有一大片残垣断壁孤独地聆听着风中古老的吟唱。曾经这里是一片绿洲,人们享用着造物主的赐予,我猜是欲望让他们无节制的索取,最终招致了覆灭,沦为这被遗忘的空城! 8 在破败的楼宇里,斯皮尔曼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个罐头,他饿极了,用随手能够得到的铁器敲打着罐头的封盖,那专注的神情像极了他弹钢琴时的样子。因为他知道为了活下去,他必须吃下这一整个罐头。 一只蜥蜴从我的脚边跑过,一只麻雀从这株沙柳飞向那株。我饿极了,下意识地想要杀死它们,用它们的血肉填筑我饥饿的废墟,我甚至想起了那一对白臀鹿,我希望变成它们,啃食这戈壁的芨芨草。可是我控制着自己的欲望,为了活下去,我一定要抑制自己内心的野兽! 9 我已经在病床里躺了许多年。我的身体像巨大的搁浅的鲸鱼,像加了太多水的面团。我的身体轻微的移动,都会引发脂肪的涌动,而这让我喘不过气来。饥饿的野兽奔腾在我内心荒芜的戈壁上,我一定要驯服它:我必须节制我对于食物的欲望,只有那样我才能重获自由。我又看了一眼那张明信片,看那里的群山,戈壁,以及悠闲的白臀鹿啃食芨芨草的画面…… 床前的电视里,布洛迪脸上已经没有了饥饿的颜色。因为他在《钢琴师》里出色的表演,获得了奥斯卡影帝。此时他的鼻尖在空气里划下许多的弧线,优雅地发表着他的获奖感言。他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钢琴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钢琴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