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不要质疑人性》

肖肖儿~
2018-03-04 11:03:15

这世界不缺善良,缺的是加了理智的善良。 刘峰是个自带崇高属性的人。表面上看,在文工团他不可或缺,连炊事班的猪丢了,也来找他帮忙。“谁也没有设想过,我们这支队伍里没有了刘峰,会是怎样。” 但他无底线的付出,结果却是被践踏,这是为什么? 他做的那些事,给别人修表、做沙发、从北京捎东西、抓猪,是可替代性最强的。过度消耗自己去做这些琐碎小事,让人忽略了他的价值。 刘峰离开三天,就没人再说起他了。太过轻易得到的东西,最初让人欣喜,然后他们就会将你的付出看成理所当然,这就是人的劣根性。 多年以后,郝淑雯在街头碰上了被执法人员讹上的刘峰,仗义执言,罚金也代付得爽快。下一个场景,却是和萧穗子一起调侃刘峰曾经“猥亵”林丁丁。 她们趁着刘峰去写借条,手里拿着他的假肢和林丁丁在国外发福的照片,嬉笑着,“换现在还摸吗?怕是假手都不摸了吧!” 打心眼儿里,她们从没相信过刘峰。 就连林丁丁,在被刘峰抱了以后,舍友劝她“谁都有追求你的权利” 可她说“不,他不行,谁让他是活雷锋” 这样的对话让人心碎又窒息。活雷锋。把自己活成了没有底线,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理所当然的好人”,这在那个特殊的时代,特殊的要求下,在那个洗脑文化下,却违背了真正的本性啊。所以爱而不得,会那样的激烈,这是一个可怜平凡小人物的唯一一次抗争。 善良,要有锋芒。 中立有时也是一种恶。 比起刘峰、何小萍的主角光环,作为叙述者,萧穗子身上发生的故事就显得平淡许多。但她又和观众距离最近——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像穗子一样的旁观者。 郝淑雯有在部队高层的父亲,林丁丁姿色出挑,穗子显得很平凡。她能做的,就是融入文工团的核心群体,才能让自己没那么逊色。 在何小萍被质问是不是偷了军装时,她在门口看着。 小芭蕾去撕扯何小萍的内衣,她也只是做了“事后诸葛亮”——在女指导喝止之后,才弱弱说了句“你这样有点过分了”。 她和谁都能聊上一两句,却也都不深不浅。从不参与斗争,在散伙宴上面哭得最惨。 唯独一次失态,就是“海绵事件”,为了附和女生们的群嘲,她笑得最厉害,说,“搓澡的海绵垫胸,那上面可能还有老泥儿呢!” 向来不温不火的人,“面面俱到”一旦用力过猛,讨好群体的面目就被显露。 在某些时刻,中立的态度,本身就是在纵容作恶。 《芳华》的作者严歌苓也说,“我有自己的一份忏悔,因为当年欺负战友的经历,也有我的一份罪恶。 写这个故事也在幻想我当年的角色,给出一份忏悔,给出一份批判。” 经济学家约翰·凯恩斯在《概率论》中提出过“中立原理”,也叫“理由不充足原理”:如果我们没有充足理由说明某事的真伪,我们就选对等的概率,来定每一事物的真实值。 现实中很多人都是这样。说话、办事从不跨出安全区,保护自己的同时,其实也是在附和他人,显得自己合群。 遇事始终中立的人,一方面不想得罪人,另一方面是在保护自己。人际交往中,这样的方式虽能保人不受伤害,但也难以让人接受。 正如但丁在《神曲》中说的:地狱中最黑暗之地,乃为那些在道德危机之时、保持中立之人而留。 电影中很多细节,可以看出来郝也很喜欢陈灿。不论是比赛枪法,还是在下车的时候,和小穗子同时向陈灿伸出手… 但是由于一开始不知道陈灿干部子弟身份,(从一次洗衣服发生争执可以看出来)。 不禁感叹冯小刚,每一个细节,都不被浪费。 后来得知陈灿身份以后,很快他们就好了。 和穗子说的时候,郝先提了,“我们俩呀,也是门当户对”这个致命一击,把穗子有个劳改犯的父亲一下子打下去。 哪怕她非常爱陈灿,也只能偷偷把情书撕掉,趴在卡车上大哭。 门当户对。包括到现在,也是不能忽略的。这也是现实。 确实啊。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说的一点也不假。 爱情再伟大,有时候真的敌不过那些现实。 影片中的政委,拿各种糖衣炮弹给予手下们“无限关爱”——觉得你好,就送你去前线。 刘峰在被冤枉得最惨时,没有得到政委支持,被送去前线做伐木工; 何小萍因为刘峰的离开对团队心灰意冷,却被政委架上舞台情感绑架,结束后被送到前线做护士; 说穗子有文字功底,就派她去前线做记者,而现实原因似乎是,她的家庭背景,在剩下的一群人中,是最弱的一个。 其实,我们平时看的很多电影,都把所有的恶,集中到一个人身上,一个“大反派绝色”,其他人,都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各种美好品质汇集。 而事实上,就是像芳华这样,把人性的恶,分散到每个人身上,这才是让我们最窒息,也不寒而栗的地方。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