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缝匠 魅影缝匠 7.5分

从不讲爱情的PTA这次也不例外

荆棘
2018-03-04 05:17:3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果然像很多影迷说的一样,想看懂PTA的电影没有其他方法,只有一遍遍重看。Phantom Thread是我看过PTA电影中最好懂的一部了,至今我只重看了两次,就敢下手码字(如此猖狂?!)这次他不追求情色,也放弃了晦涩,但与DDL联手给我们的惊喜却丝毫没有减少。

第一次,我只是看到华丽的服饰装潢,战后阴云笼罩下,贵族阶级们苍白的歌舞升平,精致却冰冷的英伦礼仪,Cyril每一次取下眼镜时都要整理的两鬓,Woodcock 对生活每个细节的挑剔,“The tea is going out; the interruption is staying right here with me.” ,好一个让人有点讨厌的脾气性格。一个爱情故事,一个虐恋的故事。喜欢波兰斯基或者日本文学的小伙伴们,看完缝匠的故事也许会对结局见怪不怪。用给老公下毒的方法,让他病怏怏的只能依赖自己,自认为找到了爱情之后心甘情愿地被爱人摆布,这种所谓的价值观扭曲在谷崎润一郎的眼中简直太小儿科了。

第二次,我看到了可怜的Woodcock,工作带来的盛名笼罩下死气沉沉的生活,被跌跌撞撞的Alma打破,她与他接触过的一切贵族小姐都不同,说好听点是接地气,说难听点就是土。可能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过这样的体验,遇到一个人,一个与自己如此不同的人,你会对她的生活好奇,想知道和她在一起的生活会有多有趣,有多不同,你被这样的人瞬间地吸引,为她着迷,甚至为她疯狂,开始怀疑自己原本生活的可能性,好像开始了一段探险的旅程。这样的故事开始总是美丽而刺激的,两个迥然不同的灵魂之间迸发的火花,有时候你甚至觉得她是懂你的,她的生活才是你向往的,她带你发现真实的自己,因为有些你无法容忍自己做出的事情,由她做出,你就多了许多宽容和放纵。这也就是在我看来Woodcock真正被Alma吸引的时刻,是她大胆说出贵族老女人配不上那件绿色裙装的时刻,是她冲进房间脱下和衣而眠的Barbara Rose衣服的时刻。但这当然只是开始。时间久了,一个成年人,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是无法离开自己最舒适的生活方式的,她的不同日渐让你无法忍受,你尝试批判她,尝试改变她,远离她,想要放逐她,但这是再回头看自己,你已不是原来的自己,或许你已经离不开她,无论曾经多么强壮多么对原则执着,你也已经掉入她的圈套,掉入生活的圈套,她的毒药让你虚弱,再无踏出去的勇气,索性在糊涂中沉迷终老,这也许就是为什么Woodcock明明知道Alma在毒害自己,还是心甘情愿地吃下了那浸满自己讨厌黄油的蘑菇。

Woodcock在自己喜爱的工作领域是一个天才,而这样的天才往往在人情世故上只是天真的孩子,或者说是傻子。他不屑于,也不会经营与人的关系,一切行为的准则只是跟从自己的心,“我可以给你,只要我想。” 这就是他为什么如此依赖Cyril,他被Alma的原始气息所吸引,被她的身体吸引,他甚至可能喜欢她对自己的顶撞,喜欢她变得无法控制,因为从没有人这样不听从他的指挥。但这位Alma,她曾经只是一个可能并没受过教育的服务生,完全不在乎从自己口中说出粗鲁的脏话,与Woodcock恰恰相反,服务生的经历让她成为了人际交往中的大师,她被Woodcock的帅气吸引,被他能带来的奢华生活吸引,然而她无法摆脱自己的粗俗,她嫉妒和仇恨上流贵族的美丽和财富,她可以在贵族们面前谄媚的微笑搔首弄姿,甘心为Woodcock端茶倒水,但Woodcock终究只是一名裁缝,在Alma的内心深处,他们不过都是服务上等人的奴仆,他的一切都是表演给别人看的一场游戏,所以当她Woodcock肆无忌惮地测量她的身体开始,她已经一天天感觉到被摆布和约束的不适,在不断的妥协于不妥协中,她在权衡和预谋,她渴望拉近两个人的距离,渴望驱赶所有人独霸这个男人,渴望平等地对话的权力,甚至渴望变成主人,以至于她开始用她最狭隘且卑鄙的灵魂谋划一场将“爱人”控制在手心的行动,不惜毁掉他的事业,毁掉他的身体,然后充当他世界中的救世主,彻底地“农奴翻身做主人”。

这也许对Alma是最好的结局,她用着Woodcock无法理解的“爱情”哲学,最终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所以说到这里,PTA这次真的还是在讲爱情故事吗?Woodcock最后真的是病了么?还是他根本一直在病着,一直生活在自己对工作病态的追求中,活在对过去的怀念中,Alam只是用毒蘑菇治好了他的病? 也许Alma的出现,将Woodcock从对奢华生活虚妄的幻想中解救了出来,Woodcock作为伦敦旧时代浮华而空洞的贵族生活的代表,他们的软弱终究会被长久与泥土接触的劳动人民所攻陷瓦解,进而成为后者的奴隶。虚弱的Woodcock如此楚楚可怜,病中的他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的母亲,是缅怀还是告别,我并不知道。而此时的Alma作为英雄一样的存在,如此可怖,却又如此自然。她接下了母亲的职责,取代了母亲的位置,从此以Woodcock太太的姿态变成了永恒。

另外,很喜欢Cyril这个角色,与男性角色Woodcock的态度和命运不同,Cyril虽然也在固守对传统和礼仪的尊重,作为女性,她似乎对不断变化的世界有着更好的适应,同时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Woodcock。她的善良和悲悯更加动人,不论是对她并不喜欢的Alma,还是对需要彻夜加班的女工,她都一样的呵护。也许她才是故事中真正的母亲,也只有她可以在Alma的阴谋中持续地生存。

很多人不喜欢女主角的表演,确实,这样复杂丰富的重量级角色,如果是出色的女演员,绝对有可能成功冲击各大颁奖礼的影后。但Vicky的表现,至多只是及格,我感到了对这个角色的一点点厌恶,也许算是女演员的成就,当然也可能是在DDL的对比之下,所有人都黯然无光了。被人捧上天时的狂妄,沉浸热恋时的痴狂,坠入深渊时的挣扎,和最终妥协投降后孩子般的天真,DDL的表演可以说是,无可挑剔的完美,我甚至开始确定,他应该是如今活在世界上的,最会演戏的男人吧。

14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魅影缝匠的更多影评

推荐魅影缝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