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关于和解的电影

2018-03-04 02:37:0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庆幸,继《冈仁波齐》后,又看了一部值得思考的电影。一个很简单的故事,猴神先生在路上意外捡到与家人走散的巴基斯坦小女孩,从收留到最终送她回家,一路上发生了各种冲突与和解,这些冲突与和解构成了电影的明暗两条线:冲突作为电影的主线,当然指的是宗教冲突(比如饮食习惯、信仰对象、宗教仪式等等)和地缘政治冲突(印巴矛盾),而暗线,则是冲突之后的和解,这里的和解不仅包括男主人公发现小女孩是伊斯兰教后的和解,边境军人、记者先生和警察先生了解故事真相后与男主人公的和解,更多的是当每个人放下了宗教冲突、政治冲突这些其实是被建构起来的“宏大叙事”后,与自己内心的和解,而后者,显然是电影的主题,也是导演的野心。

很多人说,促成这些和解的是人性、是爱,它能超越宗教、超越国界,当然这种解释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然而一味的将冲突的化解归咎于人性与爱这些美好的词汇,未免过于草率。

宗教冲突并非来自教义和信仰本身(恰在这个层面,宗教之间具有同理性),而是仪式、组织层面。出自拉丁文 religio的宗教,本身包含着两层涵义——“虔敬”(believing)与“联结”(belonging),前者是信仰部分,后者则是宗教组织、仪式部分。

...
显示全文

很庆幸,继《冈仁波齐》后,又看了一部值得思考的电影。一个很简单的故事,猴神先生在路上意外捡到与家人走散的巴基斯坦小女孩,从收留到最终送她回家,一路上发生了各种冲突与和解,这些冲突与和解构成了电影的明暗两条线:冲突作为电影的主线,当然指的是宗教冲突(比如饮食习惯、信仰对象、宗教仪式等等)和地缘政治冲突(印巴矛盾),而暗线,则是冲突之后的和解,这里的和解不仅包括男主人公发现小女孩是伊斯兰教后的和解,边境军人、记者先生和警察先生了解故事真相后与男主人公的和解,更多的是当每个人放下了宗教冲突、政治冲突这些其实是被建构起来的“宏大叙事”后,与自己内心的和解,而后者,显然是电影的主题,也是导演的野心。

很多人说,促成这些和解的是人性、是爱,它能超越宗教、超越国界,当然这种解释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然而一味的将冲突的化解归咎于人性与爱这些美好的词汇,未免过于草率。

宗教冲突并非来自教义和信仰本身(恰在这个层面,宗教之间具有同理性),而是仪式、组织层面。出自拉丁文 religio的宗教,本身包含着两层涵义——“虔敬”(believing)与“联结”(belonging),前者是信仰部分,后者则是宗教组织、仪式部分。对信仰者而言,宗教意味着一种虔敬状态以及由相同虔敬状态之会众所构成的联合体,即社区(community)。换言之,宗教意味着一整套的生活方式——虔敬(believing)、并且属于(belonging)一个教会或者教派,由此,在家庭以外或以上,同一信仰的人构成一个交往的共同空间(社区),然后,再向上联合,形成不同的宗派,乃至民族、国家。我一直认为,在“虔敬”层面,各种宗教之间的相通性要大于冲突性,因为尽管教义不同、信仰对象不同,但任何宗教就其本质,都是诉诸于人类内心最质朴的情感(比如同情)。而宗教冲突则指的是“联结”层面的冲突,是生活习惯、仪式不同的冲突(比如电影里神猴先生看见小女孩吃鸡肉时的惊讶,看见小女孩做礼拜时的愤怒),是群体冲突、组织间冲突(最能激起人们对异教徒的憎恨和道德谴责的,并不是教义内容上的差别——因为在许多情况下,人们根本没有领会教义内容——而是个体对抗整体这样一个事实。围剿异教徒和非国教徒是为了维护集体所必须的整合性。)

那么我们再来看宗教之间的相通性。人与人在交往过程中除了受到利益驱动外,还受到感情的影响,由此形成一种必要的秩序,这种秩序内化于人们自身,形成一种宗教契机,换句话说,每个人内心其实都有同情、执着、无私、无奈的屈从、对权威的反抗这种直接性的情感张力,这些内在的情感构成了人们去信仰宗教的可能性(所以我从来不会将宗教信仰的发生与持久归因于某人“因病或因祸得救”,或许发生是因为此,但持久一定是宗教契合了人们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所以细想下来,人与人之间各种各样的关系中都包含着一种宗教因素:孝顺的儿女与其父母之间的关系,下层人民与欺骗他们的统治者之间的关系等等,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些都有一种宗教的共同基调。而宗教信仰不过是把人与人的关系提升到了人与永恒的神的关系上。也正是因为普遍存在的内在的情感因素,单就宗教中的信仰层面来说,宗教之间未必冲突(这也就解释了电影中那么多人去帮助这个小女孩,不是爱能够跨越宗教冲突,而是宗教本身就是爱的体现,其信仰本身就具有超越政治上对冲突的建构的能力),也正是在宗教信仰的场域中,不同信仰之间因为普遍情感的存在能够相互理解,和解才会发生(因而我们看见了电影的最后一幕,猴神先生用伊斯兰教礼仪向帮助过他的人致敬。如果这部电影拍的是believer和atheist之间的故事,那么故事的走向又将如何?)

最后我们再来说说和解。其实一直想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完全说,这是这个时代的错误,因为我们现在经历的,是很多人早就讨论过的,托克维尔告诫过(mild despotism form)、阿伦特提醒过(Evil of banality)、韦伯无奈过(Responsibility Ethics)、弗洛姆恐惧过(escape from freedom),这似乎是人类的魔咒,是现代性的代价。很多人为了克服孤独与无能为力感,便产生了放弃个性和主动融入的冲动。然而,这种放弃并不会带来安全感和满足感,反而会在潜意识里加剧不安全感、叛逆与敌视情绪。也有很多人就此沉默、一言不发企图换来片刻宁静(我曾这样过,直到有人建议我要写些东西),然而等待我们的却是内心更大程度上的压抑。那么,问题就是,在我们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该以什么样的心态生活?若不愿放弃个性,不愿融入,我们怎么样与自己的内心和解?首先,我们自己要避免二元对立的简单化思维 ,去冲破各种grand narrative(政治上的宏大叙事也好,阶层上的差距也好,甚至是宗教),尽可能少的自我建构和自我限制。愿意去相信身边的每一个个体,相信他们的内心也许和我们一样柔软,相信我们的学生会去思考。就像电影里的神猴先生,他的单纯和执拗正是因为他愿意相信。然后相信我们对这个世界来说不重要,这很矛盾,但也正是因为不重要,我们依然相对自由,依然能够在各自的领域里做一些事情,坚守一些东西。所以我们要坚守住内心的良知,用尽全力去做想做并且还能做的事情,哪怕微小的改变,比如认真读一本书、看一部电影;比如相信我们的学生、用心去传授知识本身;比如去爱。无问西东。

当然,除了宗教,这部电影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值得思考,比如两个国家的国家与社会的关系。记得之前看过一个模型,将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划分为四种类型:强国家-强社会,强国家-弱社会,弱国家-强社会,弱国家-弱社会,电影里的印度和巴基斯坦或许是第三种类型,国家权力形式单一,只有暴力机器的强制性权力在发挥作用,而意识形态权力较弱(比如我们的男主人公还有在监狱受刑的镜头),这样就自动生成了一个相对自主的社会。(至于每种模式的好坏,不做价值判断)。

我们还可以去思考有关建构的话题,这是我一直以来思考的问题,我们的人生到底有多大程度是被国家、媒体、他者的观念所裹挟,以至于丧失了自主性。为什么电影里普通民众很容易相信男主人公的故事,而官僚人员却坚持认为他们是间谍(我觉得这纯粹是从自我利益出发的一种建构)?恰恰是建构本身让这个世界变得复杂,反而让单纯成了伪善。

ps,最近内心戏颇多,略不正常。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