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 浪潮 8.7分

一切皆有可能

雪白滴熊
2018-03-03 23:55:0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小说非常一般,电影稍好一丢丢,但都是现实意义远大于艺术价值。文章中的引言均来自埃里克·霍弗的《狂热分子》。)

在德国一所中学,历史老师文格尔在讲解独裁的时候提出一个问题:纳粹在当代德国有没有可能卷土重来?

学生都不以为然,认为经历了纳粹之后,没人会再买这一套的帐。

文格尔被学生轻飘飘的态度激怒,开始了一场实验:他给这个班级组织取名叫“浪潮”,让学生们穿同款的服装,用统一的手势打招呼。文格尔是运动的绝对领导人。他要求学生遵守记录,绝对服从。学生们不能再喊他的名字赖纳,而要称他为“文格尔先生”;上课不可以自由地开口讨论,而要举手等待文格尔先生点到;回答问题不可以随自己的思路发散,而要简短明确;不能和自己的朋友坐在一起,而要听从文格尔先生的安排,上进生和落后生插着坐。(反正大概中国课堂什么样,他们就变成了什么样。)

...
显示全文

(小说非常一般,电影稍好一丢丢,但都是现实意义远大于艺术价值。文章中的引言均来自埃里克·霍弗的《狂热分子》。)

在德国一所中学,历史老师文格尔在讲解独裁的时候提出一个问题:纳粹在当代德国有没有可能卷土重来?

学生都不以为然,认为经历了纳粹之后,没人会再买这一套的帐。

文格尔被学生轻飘飘的态度激怒,开始了一场实验:他给这个班级组织取名叫“浪潮”,让学生们穿同款的服装,用统一的手势打招呼。文格尔是运动的绝对领导人。他要求学生遵守记录,绝对服从。学生们不能再喊他的名字赖纳,而要称他为“文格尔先生”;上课不可以自由地开口讨论,而要举手等待文格尔先生点到;回答问题不可以随自己的思路发散,而要简短明确;不能和自己的朋友坐在一起,而要听从文格尔先生的安排,上进生和落后生插着坐。(反正大概中国课堂什么样,他们就变成了什么样。)

“纪律铸造力量”

“团结铸造力量”

“行动铸造力量”

对集体的高度认同使同学们互帮互助,孤单的人找到了朋友,失意的人赶上了春风。后来,集体意识促成了一场狂欢,学生们彻夜在街道上奔走,让浪潮的标志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怀有大希望者可以从最荒谬的来源汲取力量:一个口号、一句话或一枚徽章。

之后,集体成员开始排斥非集体成员。这种排斥又进化成对“非我族类”的惩罚。在水球赛上,殴打对手。对待非隶属于集体的爱人,态度极其恶劣,甚至动手。

群众运动不需要相信有上帝,却不能不相信有魔鬼。

从一场实验到一次小规模的群体运动,仅仅用了七天时间。文格尔的实验充分证明了,一切都有可能重来。就连文格尔这个曾经的左翼先锋人士,都被运动吞噬,迷醉于权利。

所幸,经学生的提醒,文格尔意识到他们走得太远了,他决定停止这种实验。可最终的结局却是一名学生的死亡。

霍弗的书,虽然被翻成了《狂热分子》,但英文名其实是“the true believer”——忠实信徒。

霍弗认为,对忠实信徒而言,群众运动是一种替代品:要么是可以替代他的整个“自我”,要么就是可以替代一些能让他的生活可以勉强忍受的元素。

谁是群众运动的忠实信徒?

失意者(the frustrated)。

失意者马尔科

马尔科学习不行,所在的水球队成绩糟糕。母亲总带不同的男人回家。而女朋友卡罗漂亮,聪明,有主见,还有一个算圆满的家庭。她总替马尔科拿主意,她衬托得马尔科一无是处。马尔科感到迷茫,他不想成为那种做一份普通的工作,拿一份过得去的薪水,每天日复一日往返于公寓和单位之间的大人。

在浪潮里,要不是因为群殴,他所在的水球队差一点就能获得久违的胜利。他不再对卡罗言听计从,而是有了自己的主意。他和集体的其他人一起party,一起大笑。

他们也渴望通过某种惊心动魄的集体事业,去掩埋他们已经败坏和了无意义的自我。

失意者丽萨

丽萨没有男朋友,她偷偷喜欢闺蜜卡罗的男朋友马尔科。丽萨回答不出的问题,卡罗总能轻松打出来。丽萨上课大声说话结结巴巴,卡罗总是表达得清楚明了。在话剧团,丽萨没有角色,卡罗是主演。

浪潮让丽萨越来越自信,开始主动举手回答问题,主动参与课堂讨论,言语清晰,一语中的。在排演的话剧中,原来只能打酱油,如今丽萨得到了一个有头有脸的角色。丽萨陪在卡罗不搭理的马尔科身边。丽萨和马尔科接吻了。

每一个群众运动在某种意义上都是一场移民:追随者会觉得他们正向一片应许之地迈进。

一无所有的蒂姆,狂热的蒂姆,死掉的蒂姆

蒂姆在学校被称为“软脚虾”,是总被欺负的那一个。没人和他一起吃饭,他总是孤单的那一个。为了得到朋友,他尽力讨好每个人,他给不良少年们免费的大麻,而对方却把他当白痴。在家里,父母不关心他,没耐心听他讲一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只希望他尽快闭嘴。

浪潮让蒂姆有了朋友。他再被别人欺负,浪潮的伙伴会替他出头。他和伙伴们在街头奔走。他将浪潮的标志喷得高高。他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浪潮。他和伙伴们在学校墙角一起吃冰淇淋。他主动申请做文格尔先生的保镖,终于有人在餐桌旁听他讲一天发生的有趣的事儿了。

没了浪潮,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因为他从来都一无所有。

失意者最深的渴望是终结人人皆有自由的现象。他们想要取消自由竞争,取消自由社会里人人都要经历的无情考验。

浪潮是场错误。可如果没有浪潮,蒂姆恐怕整个学生时代都会是被欺负、被排挤的对象,没人会拯救他。

在现实中,我们都知道,蒂姆这类人绝不是少数。

就算不像蒂姆这般极致,像马尔科那样迷茫看不清方向的人,到了成年恐怕依旧浑浑噩噩;像丽萨那样在任何场景都只能做绿叶的人,恐怕一辈子都会落在他人的阴影里。

就算不像蒂姆、马尔科、丽萨,谁还没失意过痛哭过怀疑人生过?

为什么无论哪一种运动,学生都是最好发动的群体、最容易被利用的集体?

因为青春太残酷了。

而他们又太年轻,相信就算现实再残酷,总还是会有希望的。

一个人是不是欢迎改变,更重要的不在于是否掌握权力,而在于是否对未来有信仰。

电影改编自小说,小说改编自真实事件。真实事件没发生在德国,而是发生在美国,在美国最不待见极权和集体主义的地区——加州,Palo Alto,如今是硅谷的核心区域。

就算在当年,也是时髦先锋小青年的聚居地。

现实中,这场运动被命名为“第三浪潮”,因为第三波浪潮是一组波浪中最后出现、同时也是力量最强大的一组浪。这充满了地域特色的名字,却莫名地切合整场运动的氛围。

真实的“第三浪潮”只进行了五天,时任老师罗恩·琼斯也享受当“元首”的滋味,但没有像文格尔入戏那么深。没有人受伤,没有死亡。即使如此,罗恩·琼斯还是付出了代价:他一辈子都没法在正经的学校当老师。

我记得之前留学的时候,老师讲到种族问题,谈到黑奴。有同学和电影里的学生表现的一模一样,特别不耐烦地说了一句“again?”

老师和文格尔一样,当场怒了,说了一堂课为什么奴隶问题要一谈再谈。

当时也有学生(包括我在内)觉得老师有些小题大做:都什么年代了,哪还可能让奴隶这种事儿再次发生?

可现在回想起来,只能说自己太幼稚。

无论电影、文字,还是现实,都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一切皆有可能。

(个人微信号“光影与文字的交错” 抽风式更新 欢迎来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浪潮的更多影评

推荐浪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