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转)

非虚构
2018-03-03 17:38:48

剧情简介:在一个时间和地点都不明确的场地上,一群裸着身子的人就要被卡车载去受毒气刑。

导演:罗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

制片:Swedish Film Institute,Goteborg Film Festival(瑞典)

片长:15分钟

出品时间:1991年

主演Klas——Goran Olsson

获奖记录:

1992年法国克莱蒙·费朗国际短片电影节Canal+奖、报刊奖

1993年丹麦欧登塞国电影节一等奖

“《光荣世界》的片头重返二战时‘种族灭绝’的情景,这词当时还不存在,当时的叫法是‘最终方案’,指灭绝犹太人、吉卜赛人、同性恋和政治分裂者。这些人被关在封闭的柴油卡车里,毒气由发动机输入到卡车里,窒息而死……这卡车便是后来毒气室的前身。”——罗伊·安德森。

在《光荣世界》的开头,毒气被接到卡车里,里面传来疯狂的尖叫(类似《辛德勒名单》里女工在维也纳浴室里的尖叫),但叫声很快被马达声淹没(在《辛德勒名单》里则用广播里的圆舞曲来掩盖屠杀),卡车远去,绕行,彻底听不见尖叫声。观看的人木讷地站着。在关卡车门的某个时刻,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声“等等”,但喊声那么虚弱,像喊话人自己都没听清,就被融在马达声和灰尘里带走了。

喊话的人背对着镜头站着,接下来将一直以糨糊似的面孔、直不起背的形象出现在影片中。

影片被切成一团漆黑。

《光荣世界》跟二战的关系其实并不大。说的是一个隐藏着“袖手旁观”罪恶感的人无聊无望的生活。其生活场景用黑幕一块块隔开,用直陈式(而不是表演)托出。主人公每次必定要对着镜头说些话,像介绍产品一样介绍他的母亲、兄弟、父亲的坟墓、妻子、床,以及欠了他钱不还的人,以此反映他没有爱情的婚姻、无效的工作和冷淡无趣的人际关系。人物在镜头里除偶尔扭动一下身子,其余时间都僵硬不动,像凝固的摆设。

因为绝对的无聊,《光荣世界》的对话却显出了个性。主人公在剪发时忽然问理发师:“生命那么短暂,你说是吗?”理发师有气无力地回答:“是啊是啊,你说得对。”接着继续理发。主人公夜里被幻想的尖叫声困扰、惊慌、癔绝。他的妻子躺在床上,连连说“你要睡觉,不然明天起不来”等令人窒息的、让人崩溃的话,都是影片要制造的恶怪效果。

罗伊·安德森被称为“滑稽版伯格曼”,又被称“瑞典的路易·布纽尔”(Luis Buel),集笑剧和超现实为一身。《光荣世界》形式和内容上都像是罗伊·安德森后来作品《二楼传来的歌声》的简缩版。《二楼传来的歌声》情节松散,荒唐幽默,上阵的全是安德森随处物色的非专业演员。而《光荣世界》要再阳光一点,也算是个地道的搞笑剧。主人公在教堂领圣餐时,神甫拿着红酒说这是耶稣的血,每人要喝一小口表示祭奠,但此人接过杯子就狂喝不已,一定要让那杯子见底,神甫慌忙地抢杯子,几个人帮着,都还有些来不及,样子很让人喷饭。以及男人在他父亲的坟前声嘶力竭:“父亲啊,你可是什么都想好了呀!”(关于一家人死后的埋葬地点),那种莫名其妙的感叹让人始料不及。罗伊·安德森的超现实特征里除了人物举止的荒唐,更在于故事背景的无针对性。《光荣世界》里的主人公常毫无来头地穿着制服,带着公文包坐到床的一角,目视摄影机,向看片人介绍自己的床,并说明自己睡左边,妻子睡右边等。

除了不成体统,《光荣世界》却丝毫也不生涩。罗伊·安德森的荒诞是因为落俗过了度。题意“光荣世界”,事实却指萧条无望。在井然有序的表象里,侵袭着人的是死亡、失明的恐惧和病床的气息,都是罗伊·安德森对“光荣”的反向发挥。《光荣世界》里投射了罗伊·安德森眼里败落焦虑的现代欧洲世界,是他引领观众体味冰冷世相、驳斥传统叙事法的热身戏。

导演档案:罗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1943年出生,瑞典继伯格曼之后的顶梁导演之一。其影片以贫乏荒谬、精细残忍著称,也被说成“超现实主义悲喜剧”。长片:《瑞典爱情故事》(1970,柏林国际电影节大奖)、《吉里恰》(1975,入选戛纳导演双周)、《二楼传来的歌声》(2000,戛纳评委会特别奖)、《你还活着》(2007,入选戛纳“一种注视”)。

5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光荣的世界的更多影评

推荐光荣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